香港戰友說香港

作者:此心不變

校對:寧缺;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香港戰友說香港

大陸人對香港的看法一般都來自於大陸關於香港的報導以及他們短期到訪香港留下的印象。作為身在其中的普通香港人,我又是如何看待香港的呢?我分幾方面來聊。

一、香港為何經濟不行了

在這裡我不想用經濟數據來說明問題,那會讓人暈頭轉向,結果什麼也說明不了。在這裡我只想用最簡單的常識來解釋不行的根本原因。我們都知道為何中共國經濟不行,原因在於中共國要走向計劃經濟,沒有市場經濟。香港經濟不行的原因也是一樣的。

97回歸前,香港名義上為殖民地,實際上並非殖民地,當時的英國政府,對香港採用一種放任的管理方式,比如經濟上的積極不干預,放手讓香港自己去幹,結果港人自己倒是把經濟搞得風生水起,還躍居亞洲四小龍之首。

美國CNN引述英國解密文件,披露香港政制發展秘聞。其中,英國政府五十年代曾謀求讓香港自治,但招致時任中共國總理周恩來的不滿。

文件反映,周恩來曾說,“任何(令香港)邁向自治領土狀況的舉措,都會被視作非常不友善。”

據稱,中方官員更於1960年威脅,如英方嘗試讓香港擁有更多民主,中方可能因此而出兵。

另一批解密文件則紀錄,英國前首相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夫人1982年訪問中共國討論香港前途問題時,曾對中方堅持要取得香港的主權“深感不安”。撒切爾夫人當時的立場是,就算要把香港主權歸還中共國政府,但仍然對香港有一定的控制權。但中共國對此拒絕,並認為這建議是“不需要及不合適的”。撒切爾在這次訪問中,會見了當時的總理趙紫陽,趙曾形容,如在“主權”和“香港的繁榮穩定”兩個原則之間抉擇,中共國政府會將主權放在繁榮穩定之上。

所以,97回歸後,香港名義上為非殖民地,實際上變成殖民地,被CCP完全殖民了。從此,香港沒有自治權、沒有人權、沒有自由,除了地產、服務業等外,其它產業都無法發展,所有資源都被用在CCP的邪惡戰略上,市場經濟成為一個幌子,香港股市是假的,港幣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經濟當然就不行了。

二、香港的網絡平台

香港社交平台排名

港人常用的工具網站是Google 和YouTube。時事自媒體中,黃絲比較喜歡看蕭若元,特別是成年人,還有《城寨》,《852郵報》,《Ng Sam》等,還有最近逃亡的martin oei。大媒體中,《蘋果》有很多訂閱者,但是只有直播抗爭過程吸引人,其它節目沒多少人看,反而《大紀元》自從反送中後得到越來越多港人的信任,過去港人受CCP大外宣的影響對《大紀元》有偏見。

而社交網站,Facebook 顯然是第一,還有香港高登、香港討論區;新聞門戶網站包括《雅虎》、《NOW新聞》、各報紙與電視台的官網,以及個別獨立媒體,也少不了海外主要新聞媒體如BBC等。

在手機應用方面排第一位的一定是WhatsApp,微信雖然排名第五,但是多是藍絲在用。什麼是黃絲,什麼是藍絲?反警察的人為黃絲,反之為藍絲,或者說反CCP的人為黃絲,反之為藍絲。

去年報告中未見抖音(Tik Tok),今年終於出現在這份報告中,排名第14位。很奇怪, Tik Tok在西方的用戶量已與YouTube並列,而香港卻流行不起來。

在排名中未見Telegram 的影子,但我知道在香港它是有一定的用戶的,不知是Telegram 的用戶數字不足還是這份報告沒有將Telegram 包括在內。

另外因為反送中運動Twitter 在香港的用戶量有明顯增長,去年同期的統計中Twiter 約有47 萬名用戶,今年則達到75 萬名用戶,但是排名不變。

為什麼我要提這個事兒?因為我想說,港人與內地人根本不使用同一個溝通平台!香港至今還有很多人從來不用微信!還有,港人之間的網上溝通不是粵語書面語,而是粵語白話文,不懂粵語的內地人看不懂。同時,香港也有大量的人直接用英文溝通,而這一部分人又基本不會看中文網站(不論簡體還是繁體)。總之,從網絡上講,這是一個與中共國內地完全不同的巨大信息圈。這種局面形成了網上交流平台的語言分隔。

三、香港的教育

港人真正開始抗爭不是從反送中開始,也不是2014年的雨傘運動,應該是從2012年推出《國民教育教科書》開始。為什麼?因為港人很抗拒洗腦教育,怕這種洗腦教育會拿走香港的未來。今天上百萬港人自發上街抗議,為的是香港的現在嗎?不是,同樣也為了香港的未來,為了下一代。什麼樣的教育才會有未來?

1、香港沒有標準教材。在香港,不可能按照某一套給定的歷史為藍本,來進行課堂教學或國民教育。這裡的很多學校,一個國家或世界的歷史,並不是按照一本教科書來教授。在實行“IB”系統教學的中學裡,按照歷史課大綱的要求,有百分之二十幾的分數,是放在能否正確查找和判斷歷史資料,尋求歷史的真實性。學生做作業,就是要努力尋求各種角度和不同立場的當事人所留下的歷史記錄,然後做出自己的分析和解讀。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下,任何一本歷史教材,都不可能成為唯一的“標準教材”。

2、核心價值。曾有個民調報告比較真實地反映了香港當下的民意:法治、公正廉潔、自由,這三個價值觀最重要,民主和社會穩定次重要。儘管中港兩地有著這樣那樣的矛盾, 均可以通過一些政策來解決。但是香港民意中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法治、公正廉潔、自由若被侵犯, 那就是大問題了,港人絕不會讓步。很多人很懂得用語言來表達什麼叫法治,什麼叫公正廉潔,什麼叫自由,什麼叫民主。比如海外民運,他們說了三十多年,只靠嘴巴,說得讓人信以為真,但是一旦要付之於行動時,完全是另一回事,我在他們的行為上看不到一點法治意識、看不到一點公正廉潔意識、看不到一點自由和民主意識。王陽明說:“知而不行,只是未知。”港人不同,他們未必懂得用語言來表達什麼叫法治,什麼叫公正廉潔,什麼叫自由,什麼叫民主,但是卻能在舉手投足中做到這些,因為他們的法治、公正廉潔、自由民主的概念是來自潛意識,是刻進骨髓裡,融進血液裡。郭文貴先生對香港人的評價很準確,他說香港人抱團但不團結,勇敢但沒有智慧,因為港人根本沒有內地人的那種抱團取暖的意識。港人走上街頭根本不是為了抱團取暖,而是聽從內心的呼喚。港人不可能做到內地人所理解的那種“團結”,所以香港人的口號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各自”的意思就是不需要完全統一行動。為了減少因此而帶來的負面影響,香港會用另一句口號來補救:“不分化、不篤灰、不割席、不指責。”所以我們常常會看到,港人就算意見分歧,也不會出現分化、篤灰、割席、指責的現象,更不會隨便扣帽子,這就是郭先生所說的“抱團”。港人的勇敢是來自於信仰,不是衝動。有沒有智慧完全取決於個人的悟性。有些人悟性高,就能領悟到郭先生的不反習的智慧,比如我們的戰友們;有些人悟性低,只會把不反習理解成郭先生有私心,比如《蘋果日報》記者。我在網上看到一則港人對《蘋果日報》的評語,他應該不是五毛,因為我查看過他的Facebook言論,都是自主思考的判斷,在他Facebook裡還有很多爆料革命視頻的轉發。他的評論說:“郭文貴先生應該不明白香港自由民主精神,作為長期的自由讀者,我們會自主思考判斷。《蘋果日報》作為一個獨立大媒體,報紙老闆是不能干涉各部門編輯的自主決定權,如果乾預自主精神,這和共黨專權有何分別?《蘋果》的經濟版,我是不看的,因為大部份分析師都親共;而國際版則是親美國民主黨,所以報導國際新聞都會傾向非共和黨化。在這裡我第一次談有關對《蘋果》報導負面感覺,在蘋果已不只一次直斥其非。香港版新聞、肥佬黎和大部分蘋果人都是親香港人,請勿誤會與曲解。” 這就是民主與自由的代價,不可能做到“團結”,內地人可能無法理解,特別是“報紙老闆是不能干涉各部門編輯自主權”這一點。

3、粵語是香港人的母語,是香港人的大腦。粵語並不是方言,它並不屬於普通話語系,這跟其它屬於普通話語系的所謂“方言”、“土話”有本質的區別。其它方言也許只是變一下音調就可以學會普通話,但粵語是完全不同的。粵語有一套有完整的發音體系和標準語言,如“廣州音字典”所見,每一個字都有發音標準,而且粵語的歷史比普通話長得多,用字範圍也比普通話(特別是1949年以後被簡化的普通話)廣得多。現在全世界說粵語的人有近1億之多,排名全球第十八位,可是CCP正計劃在香港全面推行普通話為主要教學語言,正如它現在在內蒙古所做的一樣,CCP的目的是要消滅粵語,消滅這個種族。

4、香港沒有高大上的道德教育,只有個人成長教育,比如尊重他人、反省、寬恕、解決紛爭方法,尊重生命、盡責、守信、誠實、兩難情況下作出抉擇的技巧,親情、感恩等等所有的修身養性和生涯規劃內容。這個教育貫穿整個學習歷程,從幼稚園到中學。香港有一種工作是內地所沒有的,叫社會工作(Social Work),簡稱社工,以從事社會工作為其專業的人員稱為社會工作者(Social Worker) ,也簡稱社工。個人成長教育離不開社工的幫助。香港每家學校都有社工常駐,每個社區也一樣,總之任何領域、任何階層都會有社工。香港統計截至16/9/2020止,總註冊社工人數有25457人。社會工作是由社會工作者協助人們認清困難和問題,尋找解決問題的途徑,改善生活環境,改變行為、態度及動機,並促進生活能力與潛能之發揮。社會工作的工作方法可粗分為直接服務與間接服務,直接工作是社會工作者直接對當事人(案主)提供服務時使用的工作方法,間接工作則相對地指社會工作者不直接面對當事人(案主),而以間接的方式提供服務。直接服務又可細分為個案工作、團體工作、社區工作。間接服務的層面較廣,包括社會工作研究、社會工作行政、社會議題倡導、社會政策與立法遊說等。社會工作常依照案主群的特徵區分工作領域,常見有兒童、青少年、老人、婦女、身心障礙者、勞工、原住民等等;或是依照實施的場域,例如學校、醫院、監獄、司法立法訴求等等,在此時社會工作的主要任務是協助其它專業(例如教師、醫師、司法官)等順利履行其工作義務。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內地人不知道社工的存在,所以一般只關註記者和救護員,其實社工跟他們同樣重要。

四、最後我想談談郭文貴先生經常說的貪嗔癡慢疑

貪,我的理解是,修行過程中執著、沉迷於某一狀態或境界都為貪。嗔剛好相反,貪是遇到快樂的境,我們拼命追求和貪戀;嗔是遇到不快樂、不喜歡的境,我們要拋棄它,但又丟不了,所以嗔。慢就是傲慢、我慢。疑就是毫無道理和根據就懷疑、否定一切,自以為是、想當然地下結論,迷信自己的一切都為疑。這裡我重點聊“痴”。

我為什麼只聊“痴”,因為痴,即愚癡,沒有智慧的意思。郭先生說香港人勇敢但沒有智慧,所以我得聊聊到底什麼是智慧?我認為智慧就是良知。 “良知“這個字來自《陽明心學》,《陽明心學》裡的“知”是“覺知”的意思,所以“良知”的真正意思不是淵博的知識,也不是高尚的道德,而是敏銳的覺知力,它來自人的本心,它是一種能力,需要事上不斷磨煉才能獲取,這個過程叫“致良知”。如何致良知?陽明先生說:“去私慾,存天理”,即郭先生經常說的“無私”。人有私慾是人性,所以“無私”不應作為一個形容詞來看待,而應作為一個動詞來看待。 “無私”既是陽明心學的“去私慾”的過程,也是“存天理”的過程,這兩個過程是同時發生的,目的就是為了提升我們的良知,即“致良知”。

那麼什麼是私慾?不要以為只有人的起心動念才是私慾,知識、成見、記憶、心理投射,以及看待事物的既定方式等等,也能成為私慾,而且很難察覺。我們以“不反習”為例。從字面上看,不反習,就是不反習近平,是這麼簡單嗎?偽民運的反習是私慾,因為他們把反習當成政治正確的需要,當成道德標榜的需要。要不要反習,不是取決於習是不是好人這樣的既定思維方式,而是取決於你的良知。習的職位是國家主席、總書記、軍委主席,以中國的國情,習代表的已不是他自己一個人,而是整個國家、整個黨和整個軍隊。所以在CCP被定性為非法組織、非法政府之前,若反習,就意味著反國家、反黨。中國的國情不同於香港,不同西方國家。在香港或在西方,每個人都是獨立意識的個體,誰都不能在未有協議下代表他,即便你是特首或總統,所以反對某人就只代表反對某人本身,不會牽涉到整個國家或整個黨。 《蘋果日報》記者顛倒是非,但是港人只能譴責這位《蘋果日報》記者,因為《蘋果日報》記者不代表《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黎智英難辭其咎是因為他接受FOX採訪時的言論,而不是這篇顛倒是非的報導。當然,如果黎智英真跟中共勾兌,暗地為中共做事,就真是愧對港人了。在中共國,抱團取暖是常態,人人習慣被代表,被代表是安全的需要,所以若反對某人,就等於反對他背後所代表的整個力量。根據這個良知,郭先生定下了“不反習”這一條,直到CCP被定性為非法組織、非法政府。

很多人把良知與道德等同,其實良知根本不是道德。道德是一種教條,是中共用來規範人的工具,它不可能帶來真相,帶來喜悅,所以香港學校沒有道德教育;而良知是一種能力,是人與自然和上天溝通的能力,它可以為你帶來真相,帶來喜悅。反習是道德,而道德是死板的,虛偽的,而且無法回應所有狀況;不反習是良知,而由良知出發的回應會是千變萬化,有著多種讓你意想不到的面貌,它不回應預設的道德教條與規範,而只響應當下的具體狀況。從良知出發的回應不管是什麼都是好的,而且深不可測,所以郭先生才能讓中共永遠無法捉摸,三年多來百戰百勝。

很多偽民運老是拿郭先生的不反習來說事,來詆毀郭先生。不反習不等於支持習,不等於不滅CCP。郭的不反習是根據他對中共國國情的良知而定的,這樣才能不被CCP利用,不成為CCP內鬥的工具,正如他不反拜登,不參與美國政治一樣。郭的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有信仰自由,有民主法治的新中國聯邦,滅CCP是必須的過程,而建立新中國聯邦、讓每一個中國人有尊嚴地生存才是終極目標。很多偽民運喊了三十多年的反共,美國民主黨魁佩洛西也標榜自己反共,他們是真心反共嗎?還是為了佔領道德的至高點,為了政治正確的需要?偽民運這樣幫CCP打擊郭先生,跟CCP慣用道德手段來消滅自己的敵人有什麼分別?郭先生只會遵從他的良知,不會迎合虛偽的道德規範和政治正確,他這樣做不但讓CCP無法用道德手段來打擊他或滅他,還可以助他百戰百勝。陽明先生百戰百勝的秘訣是:“此心不動,隨機而動”,這個此心指的就是本心,即良知,“此心不動”的意思是,不管多少藍金黃的誘惑,不管偽類怎樣攻擊,他都不會改變他的“不反習”的良知。郭先生時常說,99.99%的黨員都是好的,都是製度的受害者,所以他主張對黨員大赦,但是他要滅CCP,即消滅CCP這個邪惡體制,因為這是建立新中國聯邦的必須過程。 “隨機而動”不是投機取巧,若為了道德的慾望和政治正確的需求而反習,那就違反了他的良知,即違反了“此心不動”的原則,那就變成投機取巧,最終一定不可能滅CCP,甚至萬劫不復。 “此心不動”是良知基礎,“隨機而動”就是從良知出發的千變萬化的、深不可測的回應,分化習王不過是其中一個回應而已。

郭先生說香港人沒有智慧,那是因為很多香港人沒有郭先生這樣對CCP的認知,即良知,所以他們沒法看透CCP的本質,這就是中了“痴”這個毒。不過現在越來越多的香港人開始覺醒,連老年人都站出來了。

參考報告: Digital 2020 Hong Kong

【注:文章謹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xy9422-1
6 月 前

好犀利,正!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