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悍妻”到在野黨——談自由民主的真正意義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Kathy(文藝)

在中國歷史上百科全書式、被英國科學史家李約瑟評價為中國科學史上的里程碑的、北宋年間沈括寫的《夢溪筆談》裡,作者居然有這樣的描寫:沈先生第二任妻子彪悍無比,常對自己老公高聲厲喝甚至動拳出腳,沈先生可想而知受了不少委屈,兒女們為此揪心不已。不久,沈妻得暴病而早夭。按說沈老先生該如錢鍾書的《圍城》所描述的,從此如小鳥般飛出牢籠自由展翅飛翔啊,可事實往往不按劇本設計的方向走,相反,沈先生從此終日寡慾不振而一病撒手人寰,追隨在斷橋那頭等待老先生的在水一方的伊人芳踪。

無獨有偶,西方聖哲古希臘的蘇格拉底也有一丑陋的悍妻,面對“驕”妻,咱們可愛的哲學家卻在狂風暴雨般的怒吼聲裡思考著自然與人類的真相與意義,首創出人類探討真理的對話模式。甦的弟子有著作描述蘇妻是一名脾氣暴躁而又嘮叨不休的潑婦(哈哈,想起了誰了嗎?)。一次蘇妻對蘇大吵大鬧,然後用污水澆了蘇一身,蘇兩手一攤卻說:“暴雷之後,必有陣雨。”何等大度與寬容,又何其有哲理真相!

還要舉例嗎?大到民主政體的兩黨輪番執政,小到家庭裡的夫婦之道,寬容的容忍異己恰是民主的底色。胡適先生在美生活工作了很長的時間,自以為找到了民主自由的鑰匙,直到有次見到一名老先生與他談到西方普世價值的真諦——容忍異己。從此胡先生對比西方政體與中華封建家長制集權制,在100年前共產主義幽靈剛剛漂移到中華大地上時,就提醒國人,幾千年的中華文明雖有過幾次民主萌芽的火星閃耀,但從未涉及封建政體的改變,一代代從造反起義奪取了政權的開國皇帝,最後都免不了為了保護一家之國,而不得不用封建皇權的極權統治來壓制蒙蔽老百姓,直到老百姓忍受不了再次被逼上樑山起義,循環往復,延綿不絕。

而與此同時,西方的民主政體在幾百年間發展到自由主義的兩黨輪流執政,執政黨容忍在野反對黨的存在,極大地保護了少數人的自由權利。中國傳統文化有一種非黑即白的認知,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人倫關係上如此,政治上更是如此。但近代西方的民主政治卻漸漸養成一種容忍異己的度量與風度。當然這種自由的“異己”——悍妻,是有法律法製作為底線的。在美式民主裡,執政黨的權力來自多數人民的支持與授予,一旦你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就成為在野黨,所以任何在位的執政黨領導人都隨時有被趕下台坐冷板凳的可能,而只要代表民意,任何少數黨都有可能逐漸變成多數黨或成為執政黨派。這種民主政體有自我糾錯的能力和機制。

筆者前一段時間在街上抗議偽類時碰到一位美國女士說過一句話,讓我震驚不已。當筆者在給這位女士解釋我們是誰,為什麼要來社區揭露利用美式自由民主的寬容,躲藏在社區裡幫助CCP實行控制全球野心的CCP代理人時,這位基督徒保守主義者說:說實在的,我不想要這樣的民主自由。筆者一時語塞,明白那是一種無奈與掙扎。但有一點筆者必須指出的是:上帝容許人犯錯也容許人改正,人類的思想是自由的,但要為你的選擇後果負責。不論你是個體,還是政黨。尤其在這末世時代,人類還遠未被普世價值所洗禮和覆蓋,共產主義極權幽靈已從“歐洲大地”徘徊蔓延到了地極,正以最後的瘋狂模式——封建皇權加奴役加暴力專制加世界命運共同體的CCP——為集大成者,70年的蹂躪把人類快團滅的真相正在喚醒世界。美國及世界各國眼下的亂像即說明,共產主義極權模式再不被剷除,連美式民主也快變成民主與極權的對立,最終真的像共產主義老祖所預言的,資本主義終將以被共產主義極權統治所取代的人類悲劇收場?

爆料革命的真正意義在於喚醒了美國及西方民主政體下的人們:那個“悍妻”已經不是對你怒吼咆哮但起碼還是忠誠於婚姻契約的驕妻,此時可能已經給你戴上了一頂鮮嫩嬌豔但表面讓你看上去瀟灑風流倜儻的綠色牛仔帽,你還洋洋得意著自己的寬容大度而不自知,被世人譏笑的人倫家醜的歷史黑劇!嘿!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