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疫情作戰室425/426期

戰友之家新聞譯製組製作

425/426.摘要

2020勝利是人民的勝利,力量必須來自底層,就像2016一樣。

現在拉票的重點要放在參與傾向偏低、不活躍的選民。60歲65歲及以上是川普的鐵杆支持者,他們在2016支持了川普,現在不是,因為疫情,不是經濟。

這整個病毒事件,現在幾乎是一塊白板,所以有那麼多干擾,媒體一直在東拉西扯,不斷地誤導,轉移焦點,上周追問「川普上次檢測陰性是何時」,班農就說過左派一定會大做文章,指川普撒謊,玩歸咎川普的把戲,阻止65歲的族群重新支持他。

選戰的焦點要轉向拜登,川普得說「 CCP病毒」,還有經濟議題。現在不是沉默的時刻,有聲音就應該發出,做力量加強器。

麥克西:沉默就是幫兇。

薩姆法蒂斯(前中情局官員):亨特拜登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多個新聞報導提到,亨特飛去北京,先得到十億(?),然後十五億美元;俄羅斯長期分期付款給亨特。人們不會長期付款給聲稱有管道通向有力人士,很明顯中共與蘇俄得到他們所要的。喬拜登確實是影響奧巴馬決定的一要角,

他告訴奧巴馬遠離南海問題。

亨特出賣的不只是接觸副總統的通路,還有接觸整個美國官員和大亨階層的通路,現在美國與中共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收買了大量掌管美國的人,美國的精英不再代表美國開展工作,他們為中共工作。

民調問卷都不包含病毒的問題,白宮應該去主動推動民調的方向,川普應該每天談CCP病毒,然後再看民調。這才是距大選26天實現逆轉的方法,才是打動長者選民的方法。

川普在努力保護人們去除中共帶來災難,喬拜登和他的搭檔卻在包庇中共。

班農:簡單說本世紀前半部的大事,就是美國和中共的對抗。

2016年的相同經驗,川普在多個民調大幅度落後希拉莉,這可能意味川普的贏需要下至上的起義,這個責任落在人們的肩膀上,只有艱苦努力才能做到,支持者要面對現實。

雷蒙阿伯拉罕(「彎刀裡的劍」作者):1571的勒班托戰役,是伊斯蘭與西方世界之間的對抗,天主教,新教和正教聯合對抗伊斯蘭強國鄂圖曼帝國,基督徒贏得輝煌的勝利。勒班托通常被視為西方的轉捩點,改變了西方的方向。

鄂圖曼帝國勢力盤據東歐幾世紀,從1300年代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

學院裡不再教導這場戰鬥,是因為它的內容與目前正在教的互相矛盾,後者指伊斯蘭是和平的、進步的,那是個錯誤。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47

灭共之时,你在哪里? 灭共之后,你想在哪里? 灭共,就差你一个! 10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