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發動超限生物戰,科學界萬馬齊喑

編輯:文護念

校對:寧缺;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中共发动超限生物战,科学界万马齐喑

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染疫人數已超三千七百餘萬,死亡人數越過百萬大關。隨著事態的發展,疫情毫無減弱的趨勢,反而勢頭更猛,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葬送於中共發動的超限生物戰。

為何說這是一次超限生物戰呢?閆博士在接受war room訪問的時候明確指出,因為中共病毒不僅具備了生物武器的所有特性,而且還具有額外的特性給這場生物超限戰帶來更多的傷害能力。我們每個人都面臨著被感染的風險。當我們被感染時,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媒介,將這種病毒,這種生物武器傳遞給我們周圍的人,並造成更大的破壞。

當全世界都在苦苦找尋所謂的“中間宿主”的時候,中共先用WHO做掩護,多次為CCP背書,隨後定點投毒。前幾天的白宮投毒事件,圍繞川普總統的核心成員,包括川普夫婦,基本無一倖免。甚至連在家隔離辦公的川普總統高級顧問米勒也染疫,案情撲朔迷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五角大樓軍方多名將軍,也紛紛中招。中共發動的超限生物戰,令全球蒙在鼓裡,使得中共在這場超限生物戰占得先機。而美國確實遭受到了重大挫擊,倘若不徹底調查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做出強效反擊,後果將不堪設想。

如今科學各個領域,對此病毒的定義眾說紛紜,正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自都拿出自己所謂的證據來論述,佐證自己的合理性。如果是基於事實為基礎的科學論證,無可厚非。但如今確鑿的人證與物證都一一地呈現在大眾眼前,為何反遭到這些“科學寡頭”猛烈抨擊呢?其動機存疑。

無論是《柳葉刀》、《自然雜誌》、《新英格蘭雜誌》這些全球頂尖的科學雜誌,還是HIV的泰斗Robert Gallo教授,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生物武器專家Nancy Connell,都紛紛跳出來,罔顧鐵一般的事實,質疑甚至奚落閆博士。科學界集體鉗口禁聲,他們也學會了政治正確,黑白顛倒,但事有反常,必有妖孽。

根據網上相關信息,有戰友已經挖出了他們背後與中共投資的資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雖然披著學術研究的外衣,實際上卻是倒斃在中共藍金黃的石榴裙下。科學界竟淪落到如此田地,為一己私慾,站在正義的對立面,違背了科學家的初心,淚溢雙眼,令人痛心疾首。

縱觀全球,只有閆博士一個人敢於挑戰整個武林,為何閆博士底氣十足?是她有過硬的本領,還是有特殊關係?其實不然,皆因閆博士堅信唯真不破,以事實為基礎,站在正義和良知的一邊。我深信,上天也會眷顧我們這些有良知的人。

以下是Warroom的訪談片段:

  • EP-432 15 51:54-53:38

Steve: 你希望世界科學界對你提出的這些信息如何回應?

Dr Yan: 對此我沒有任何奢望。科學界的那些大佬諸如HIV的專家Robert Gallo教授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生物武器專家Nancy Connell。

這些專家用謊言和虛假信息來毀壞我的名譽。我要點對點的對他們進行回擊,因為不僅僅關乎我自己,更關乎全球公共衛生。

另外,你可以看到同行評審,最尖端的《柳葉刀》、《自然雜誌》、《新英格蘭雜誌》,他們試圖把它政治化。我意思是,這是個病毒對麼?病毒本身並不具有政治性。儘管現在它被用於政治,就像它定向襲擊特定的人,諸如白宮裡的人,五角大樓裡的人,特別是川普總統,病毒似乎有跟中共思想極為吻合的政治精神。

病毒本身不是政治,疫情無關政治,大家應該一起合作,去了解病毒是什麼,為什麼會有病毒,它從哪裡來的?我來提供證據,我告訴大家它從何處來,大家要讓中共負責,也要讓那些與中共密切合作的科學界負責。

  • EP-432 54:34-56:11

這不是傳統的生物武器。我已經展示了中共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的定義。實際上,這被定義為超限生物武器,因為它不僅具備了生物武器的所有特性,而且還具有額外的特性給這場生物超限戰帶來更多的傷害能力。我們每個人都面臨著被感染的風險。當我們被感染時,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媒介,將這種病毒這種生物武器傳遞給我們周圍的人,並造成更大的破壞。

還有,這是故意投放的。我說過,甚至在疫情爆發前,他們就開始計劃如何發表一些所謂的證據,後來又用它來鏈接到自然起源系列的整個證據鏈中。涉及的是中共國軍方,在中共的控制下,無論在中共國,香港還是在海外,他們都密切合作。我們不能指望這會停止,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場戰爭,除非他們戰勝了所有人,否則它永遠不會結束。如果美國人希望中共控制你,也許那時你可以期待一種和平的大瘟疫。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