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CCP病毒對全球發動恐怖襲擊的個人理解

作者:小智
校對:文一樂 審核:Giselle

爆料革命揭露中共發動生化武器戰運動轟轟烈烈,閆博士驚為天人的正義之舉、無懈可擊的科學報告,令人折服。作為爆料革命的戰友,我在這場驚濤駭浪中也是大開眼界,曾經感到疑惑的問題慢慢有了頭緒,我也學石正麗出個概述來描述一下我對中共生化武器戰戰略的個人理解。

本篇概述基於以下幾個問題而展開:

1、中共這麼多生化實驗室,為什麼香港的P3實驗室處在此次事件的中心位置?它在生化戰中的關鍵作用是什麼?

2、香港反送中運動和香港國安法與中共的生化戰有什麼關係?

3、為什麼說中共發動的是超限生化戰?為何生化戰不首先從西方開始,而是在武漢先爆發疫情的?

一、中共這麼多生化實驗室,為什麼香港的P3實驗室處在此次事件的中心位置?它在生化戰中的關鍵作用是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文貴先生、路德訪談及閆博士都做過相應的說明,這裡總結如下:

  • 要開發冠狀病毒生化武器做冠狀病毒功能增強性實驗及其他實驗是必不可少的,由於中共的體制(即劣幣驅逐良幣)造成中國國內的實驗室無法完成研發任務,必須藉助國際頂尖科技人才、信息及科研機構的支持才能完成。
  • 如果這些國際頂尖科技人才、信息及科研機構的支持被放在了中共國內則是不被世界所接受的,因為中共國是獨裁國家,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他們也不會去。同時冠狀病毒功能增強性實驗已被西方文明國家所禁止,西方的實驗室有技術、有能力,但不能開展這方面的研究。
  • 但是香港是個例外,就如同香港國安法之前的香港在中國與世界金融、貿易事務中扮演的角色一樣,香港的港大P3實驗室也扮演著科研領域文明前哨的作用,是可以承接國際科研投資、合作及聚集冠狀病毒研究方面高端人才的地方;同時中共對香港多年的深度滲透和控製造成香港實際成為了一個灰色地帶,中共秘密展開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研究而不被世人發現,中共在港大P3實驗室派駐中共軍方人員就可以證明這一點。
  • 那些心懷不軌的,想越雷池做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的科技人員與中共沆瀣一氣在香港港大找到了世界上唯一一個可以展開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相關研究並且能夠出成果的場所:香港港大P3實驗室!而Malik的參與則證明這個研發團隊已經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團隊了,因為SARS冠狀病毒的學術泰斗就是他。當然還有那些被忽悠的,被矇騙的不知情的科研人員也在其中,是被利用的關係。
  • 中共國眾多的P3、P4實驗室扮演的又是什麼角色呢?俗話說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呀,他們沒有本事研發出冠狀病毒生化武器,但他們可以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到處尋找適合做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的病原體,沒有合適的冠狀病毒病原體,是很難開發出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的,而恰好就被這幫跑腿的找到了舟山蝙蝠冠狀病毒病原體;其次,在港大研發出冠狀病毒生化武器後,需要大規模生產時,就需要這些P3、P4實驗室了,只要按照一定的流程做就行了,沒有什麼難度,這一點閆博士專門說過。
  • 應該說,香港港大P3實驗室留有大量的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研發的證據和資料,而中共國的P3、P4實驗室留有大量的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生產的證據和資料,這就與後續的香港國安法有了莫大的關係。

二、香港反送中運動和香港國安法與中共的生化戰有什麼關係?

  • 在香港港大P3實驗室完成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研發任務後,中共就已經開始謀劃實施生化戰計劃了,而一旦全世界爆發疫情后開始追溯病毒來源時,最薄弱的、最容易出問題的環節一定是香港港大P3實驗室,因為這個實驗室留有大量的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研發的證據和資料。
  • 之所以說香港港大P3實驗室是最薄弱的最容易出問題的地方,是因為香港國安法之前的香港不像中共國的內地完全是在獨裁統治下的地區。在內地,中共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就算中共國的P3、P4實驗室留有大量的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生產的證據和資料也不足為懼。而香港國安法之前的香港就不同了,世界上各種情報力量、政治勢力等各種勢力交織在其中;香港除了有中共的駐軍外,其他的政治體系仍然是按照英國的三權分立來設置的,這讓中共感覺到不能夠對香港進行百分之百的控制,一旦世界開始對病毒來源進行追溯,港大P3實驗室難保不會不出問題,關鍵證據有可能會落入他人手中。
  • 在實施生化戰之前,先把香港現行體制廢掉,將香港完全納入中共體系,是必須要考慮的問題。接下來我們能夠看到的是,2019年6月後開始的香港反送中運動,雖然香港人民頑強抗爭,也阻擋不住中共黑警對香港的侵蝕和控制,造成了重大的人道災難,但中共對香港的政策不降反升,將送中法升級為國安法。特別是在2020年4月29日確認了閆博士成功出逃香港後,中共國在最短時間內強推香港國安法的實施,讓世界大跌眼鏡,這也側面說明了從港大出逃的閆博士與港大P3實驗室在此次生化戰中極其關鍵的地位和作用。
  • 中共在香港搞的送中法和國安法,曾經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這些法案的推行對中共來說是弊遠大於利的,不僅國際聲譽上大打折扣,甚至在經濟利益上也是損兵折將,國際關係上自斷渠道,基本上是自殘的行為,但是考慮到港大P3實驗室的秘密,這些也就不足為奇了,中共在香港問題上所丟失的利益比起用生化戰幹倒美國、控制全世界來說,真是它們完全可以承受的代價。

三、為什麼說中共發動的是超限生化戰?為何生化戰不首先從西方開始,而是在武漢先爆發疫情?

  • 閆博士就中共超限生化戰做了一個描述,我只是在這裡演繹一下。傳統的生化戰指的是在戰場上,用特定的投放方式將生化武器投放到對方的陣地,從而造成對方戰鬥人員的戰力損失;而不加以區分地將生化武器投向非戰鬥人員的普通民眾,造成生命和財產的損失,不叫生化戰,叫屠殺、生靈塗炭、異物種襲擊!中共就是異物種!
  • 中共信奉災難中求機會、求生存理念(即放把火再換身消防服去救火,帶來名利雙收的機會)是其邪惡本質的具體表現之一。結合閆博士的水管論來說明,中共國家裡有一個儲滿水的大水缸,從水缸上接了很多暗藏的管線到各個鄰居家裡,也包括自己家,各水管的開關都在中共手裡控制著。中共首先打開自己家的水龍頭,在地上澆了一大灘水,讓其他鄰居都知道中共國被不知道哪裡來的水給搞濕了。接下來中共逐個打開了通往鄰居各家的水龍頭,開度有大有小隨他控制,這下可好,鄰居的家也被淹了,而且不知道水從哪裡來的,只有一味的去掃水除水,狼狽不堪且筋疲力盡。然後中共關上了自家的水龍頭,並在自己家裡也開始除水,各種方法、無所不用其極,用隔離的,用火烤的,用土埋的,總之很快把水處理掉了,之後對鄰居說水患解決了,而且不會再有水災了(暗指有疫苗)。此時各鄰居由於找不到水的來源,只有一味地去掃水除水,有的甚至其他事都擱置不干了,只為了掃水防止水災擴大,慢慢耗死在這件事上,回頭一看中共卻是一臉輕鬆,家裡的水也基本乾了,也沒有新的水漏進房子裡了,哪怕偶爾有一點也立即消滅之,無不羨慕至極。在各鄰居都被這件事整得奄奄一息之時,中共就以救世主的身份,跑到各家去幫忙,房主被累死的直接接管房子,把相應的水龍頭關掉;累個半死的就等鄰居下跪求救,態度好的水龍頭關小些或關掉;不肯下跪求救的水龍頭則全開。這就是超限戰,水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水災是中共可控的,是這個水災帶來的眾鄰居的奄奄一息和俯首稱臣。
  • 這個描述裡,水龍頭是超限生化戰中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雖然中共對疫情中的感染和死亡人數有造假,但現在看來,當下的中共國內的疫情確實不太嚴重,而且大部分人也不帶口罩了,此次十一假期各景點人流量也極大,聚集很嚴重,比起當下的美國、歐洲、印度的疫情真是要好多了。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中共國內的“水龍頭”是關著的,沒有新的病毒源被人為釋放,就算有個別疫情出現也是就地解決,加以隔離控制。這樣的效果也可以讓中共就疫情控制上向世界展示其效果和優越性。回頭再看看美國,一個醫療科技大國,人口是中共國四分之一人口的國家疫情居然居高不下,而且還隨著中共領導人的喜好有所起伏,這除了病毒本身的威力之外,最關鍵的是通向美國的水管的“水龍頭”一直是開著的,並且開度是中共隨意可控制的,就算美國再努力也無濟於事。由於美國的疫情一直居高不下,政府就不斷對社會進行救濟,負債達6萬億美元之巨,而且還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把美國財富耗幹;中共國就沒有這種壓力,不僅沒有救濟老百姓,還從這次疫情中掙了不少錢,美國怎麼和中共鬥呀,這就是超限戰!
  • 另外一個可以對比的例子就是,2003年爆發的Sars病毒疫情,暫且不討論這個sars病毒的出處,而當年王岐山就是藉著這個病毒疫情上位的,其中的相關人士和今天的又是出奇的一致,比如製造此次CCP病毒的最大嫌疑人Malik就是當年宣稱第一個分離出sars病毒的科學家,並且也因發現sars病毒成為了新冠病毒方面的權威,名利雙收;鐘南山無論是上次的sars病毒疫情還是這次的CCP病毒疫情都扮演著糊弄老百姓替中共洗地的角色,並且在疫情中賣自己的藥掙得缽滿盆滿;王岐山更不用說了,上次的sars病毒疫情還是這次的CCP病毒疫情都有他的影子,只是這次把全世界都裝進來了,還有國內的一些相關人士也是高度的重疊,這不得不讓人感到萬分的驚奇。這些都是將災難變成機會的經典案例,溫家寶說的“多難興邦”還真不是浪得虛名,只是這些災難都是人為製造的,讓老百姓當炮灰的遊戲而已,興的是盜國賊的“邦”。

最後還是要提一下此次中共生化戰中的一些驚奇和意外:

  1. 首先是習二在王岐山輔佐下當仁不讓的成為世界頭號戰爭犯,既然做了一尊就要負起一尊的責任,跑不掉的。
  2. 俗話說越擔心發生的事就越容易發生,中共最擔心港大P3實驗室出事,而且也做了相應的措施,但還是出了個閆博士把中共研發製造CCP病毒的事實揭露了出來。要不是中共對香港人民這麼狠毒,掩蓋疫情的手法這麼拙劣,控制國內疫情的手段這麼殘暴,也許閆博士反應過來的時間要長一些,盜國賊的目的也許會達到,真是造化弄人呀!
  3. 在此次由中共發動的生化戰中,最早由爆料革命莫博士於2020年1月29日提出的硫酸羥氯喹能救命的信息,意外成為正邪鬥爭的角力場。本來硫酸羥氯喹可以成為這場戰役中改變結局的關鍵要素,可大大降低病毒的破壞力,但由於邪惡勢力的有意阻撓和扭曲科學證據,造成羥氯喹被限制。但同時,羥氯喹又在關鍵時刻救了關鍵人物從而改寫了人類歷史。這其中的曲折離奇,讓人驚嘆。
  4. 此次疫情也順帶挖出了很多以往不為人所知的黑暗力量的線索,比如被中共買通的科學界,激烈殘酷的國內政治鬥爭等等。就說說美國福奇博士吧,這裡不討論他的立場和定位,而他所做的事與中共生化戰的要求和佈局高度吻合,並且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真不知道福奇博士該如何解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10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