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革來了!香港淪陷!

新聞來源:Hong Kong Free Press 《香港自由新聞》|作者:STEPHEN VINES;

翻譯、簡評:萬人往|PR:感恩|審核:海闊天空|PAGE:玄天生;

簡評:

香港“回歸”才23年,堅持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變成一句空話,民主、自由、法治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共產主義極權的殘酷統治。在中共的鎮壓下,民主人士被打壓,抗議的人們被失踪、被自殺、被侵害……

在中共的高壓統治下,各種光怪陸離的事情不斷出現:強行更換教科書,篡改歷史,增加愛國主義教育的政治課,對民主人士開展紅衛兵式的批鬥。種種跡象表明,曾經的東方之珠,逐漸淪為文革時期的大陸城市。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一定會受到清算,這一天即將來臨。正如文章最後所言,這些紅衛兵將會受到歷史的審判。

國安法:香港豐城紅衛兵忙著動員反民主人士

在20世紀60年代中共國文化大革命的可怕歲月裡,一個永恆的噩夢是,由於一些真實或想像的罪行而受到檢舉揭發的威脅,當局或暴民在全國各地進行批鬥。

人們曾以為,這種糟糕的行為已經消失了,或者至少已經停止了。但現在我們看到它在香港重新出現。香港曾為大批逃離文化大革命的人提供了避難所。

文化大革命資料圖片:《蘋果日報》

快進到2020年,新生的香港紅衛兵正忙著動員起來,以懲罰他們的反對派。他們也許不再在大街上毆打民眾,但在高壓的新時代,他們會躲在愛國面具後面,憤怒地發起請願,並在事先寫好的要求懲罰民主人士的信件上簽名。

在教育局的大力支持下,一場步調一致的批鬥運動開始了,即對一名小學教師採取嚴厲行動。該教師現已終身被禁止從事這一職業。顯然,他的罪行是允許他的學生談論與抗議活動有關的問題,他們認為這是強行引導學生支持抗議運動。

名義上的特首林鄭月娥也贊同這一做法,並決定通過煽動批鬥者,宣布她打算從教學行業清除其他“害群之馬”,以提升自己的愛國資歷。

林鄭月娥的前任梁振英一直急於站在“紅衛兵”式活動的前沿,他呼籲點名批評任何涉嫌持有類似民主派觀點的教師(在他的理念中,懷疑就是證據)。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資料圖片:香港政府

就連法官和地方法官也未能倖免於重生的香港紅衛兵的憤怒。令人困惑的是,這些紅衛兵選擇了藍色作為自己的顏色,而且通常寧願匿名,而不是露面。他們要求清洗那些對抗議者“過於仁慈”的法官,一直忙於傳播這些法官的姓名和個人細節。

傳播個人信息,或所謂的“doxxing”,是他們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確實是,他們似乎可以很好地查閱官方記錄,以便公佈他們日益增加的目標名單。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名香港電台記者,他被控在記者招待會上咄咄逼人地提問。還有一些前線記者因為“越界”報導被指控。

最近,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因在臉書上發表反警察言論而受到批鬥,同時紅衛兵還發出了取消他醫生資格的要求。

藍衫軍的嗜血成性令人印象深刻,讓我們直面現實吧。他們以“普通公民”的名義發起了批鬥運動。這些批鬥隨後被政府當作行動的理由。

就像20世紀60年代的紅衛兵一樣,他們不希望通過對話來證明自己的觀點,他們只是希望看到反對派被鎮壓——最好是以折磨人的方式。

香港政府在本地報紙的頭版廣告。照片:香港政府。

國安法的存在是追求這些政治仇殺的完美工具:它的規定足夠廣泛,以確保任何形式的反對活動都可以歸屬到它嚴苛定罪的管轄範圍。我們目前還沒有看到這些權力將如何被充分使用,但與此同時,國安法隨意起訴的威脅足以讓最堅決的脊梁不寒而栗。

在文明社會中傳播毒物更加陰險,因為它依賴於製造一種隨時可能成為現實的恐懼氣氛。

那些低著頭,不再積極反對政府的人沒有什麼好害怕的,這種可笑的想法沒有得到歷史的支持。恐怖氛圍是每一個獨裁者武器的重要組成部分,尾隨其後的總是對一大群人的大清洗。

香港的豐城紅衛兵發揮了自己的作用,使氛圍變得恐怖。他們還沒有面臨清算的日子——但歷史將證明,他們的所作所為會受到嚴厲的審判。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