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留學生或又成為中共影響英國的肉票

新聞來源:《Daily Express and Sunday Express /每日快報》;作者:Bill McLoughlin /比爾·麥克勞林;發佈時間: 2020年10月10日

翻譯/簡評:CharlesS;校對:理工男文峰;審核:海闊天空;Page:草根文人

簡評:

英國的政府智囊團,警惕來自中國留學生的學費在其高等學府的資金來源中佔比過多而被中共政權利用,英國政府對可能用於高端軍事的學科增加了審核門檻。而英國的教師為了堅定的學術自由信念,不對課程內容做任何更改,但為了保護非英籍的中國學生免受中共國的威脅而改變了教學手段。

不同崗位的人,在他們的位置上,基於責任,基於良知,面對中共的邪惡威脅做出正確的事情。這是正常國家、正常人的思維方式和邏輯。

而這種被英國政府感知到的威脅,最主要還是來自於錢。即使沒發生病毒這件事,中共綁架了這14億肉票市場,只要它還是名義上的政府,世界各國就不得不和這個沒有法治的黑社會打交道、做生意。但是事實已經證明,中共與你做生意,不僅謀你的利,還要圖你的本。他們給你蠅頭小利,卻要剽竊你、取代你,最後你會慢慢中毒而亡。

中共對科研、教育系統的腐蝕從閆博士的報告即可窺一斑。中共對學術界的侵蝕已經不能叫做風險,已經是重大災難,造成了無數生命的死亡。中共所到之處,世界無人安寧。

針對中共國警告:鮑里斯(Boris)敦促儘早保護英國(教育)機構免受北京的威脅

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已收到警告稱:在英國與中共國未來的任何貿易糾紛中,英國的大學存在被利用來施加對英影響力的嚴重風險。

英國大學非常依賴海外學生的資金,尤其是中共國學生。截至去年,中共國學生貢獻了17億英鎊,來自該國的學生人數在2019年增加至120,385名。隨著英國在香港安全法和新疆少數民族待遇方面與中共國發生衝突,越來越多的人呼籲保護我們的(教育)機構,使其在資金上不要過分依賴海外學生。

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前顧問,前進(Onward)智庫的負責人威爾·坦納(Will Tanner)在與每日快報(Express.co.uk)的對話中警告說,政府已允許我們一些最好的教育機構完全依賴於中共國學生(的資金)。

因此,他警告說,在未來的貿易爭端或談判中可能存在嚴重的風險,中共國政府可能會利用學生施加對英國潛在的影響力。

他補充說:“我認為令人擔憂的是,未經任何討論,我們已經看到來自中共國的學生人數激增,以及我們對這些學生資金的依賴。”

“這帶來了風險,我們的這些機構正面臨受中共國移民政策擺佈的戰略風險。”

中共國新聞:鮑里斯·約翰遜發布警告(圖片:GETTY蓋蒂圖像)
中共國新聞:鮑里斯·約翰遜(圖片來源:PA)

“中共國政府有可能開始利用其中的一些影響作用,在更廣泛的安全或貿易爭端中對英國施加壓力。”

“他們還沒開始這樣做,但是我們必須意識到這一點。”

在坦納(Tanner)先生撰寫的一份報告中,該組織呼籲政府對高等教育機構採取措施。

實際上,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這份報告堅稱,政府必須為學校的課程提供更多的資金,以吸引國內學生。

他們還表示,政府必須限制任何一所大學可以從單一國家的學生中收錢的總額。

由於擔心高等學府在財務上依賴中共國學生,英國政府還擴大了其學術技術批准計劃(ATAS)規範中所包含的選題。

如果學習某些學科可以使學生獲得可用於開發先進常規軍事技術(ACMT)、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MD)或其運載工具的知識,這些學科就需要ATAS批准。

一位白廳消息人士說:“隨著安全威脅的不斷發展,ATAS系統正在擴展。”

中共國新聞:敦促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保護機構(圖片來源:PA)
中共國新聞:英國大學依賴海外留學生(圖片來源:蓋蒂圖像GETTY)

“毫無疑問我們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一些最聰明的人才,但是有些人會試圖利用我們作為科學和創新領導者的地位。”

根據《泰晤士報》的報導,如果已經註冊的學生的簽證被認為存在安全風險,則可以將其吊銷。

由於對中共國共產黨的擔憂,國家安全委員會於今年早些時候簽署了這些措施。

在中共國香港安全法的範圍內,英國的大學還制定了保護學生的規定。

現在,全國各地的學術機構都要求學習與中共國相關學科的學生匿名提交作業。

與此同時,學校建議學生不要錄製講座,而小組教學課程將被一對一教學替換。

牛津大學中共國政治學副教授帕特里夏·桑頓(Patricia Thornton)表示:“本指南的全部精神建立在集體批判性調查之上,其成敗取決於該機構保障所有人的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和學術自由的能力。

“但是,隨著中共國針對香港的新國家安全法的出台,該法律因缺乏紅線和對境外適用範圍的模糊,導致了自我審查,這又該怎麼辦?

中共國新聞:北京與英國發生衝突(圖片來源:PA)

“當中共國宣傳有權干預任何地方時,人們如何保護學術自由?”

“我決定不改變教學內容。”

“但是,就像我在美國的同事一樣,我謹記我有責任照顧好我的學生,他們許多人並不是英國公民。”

“我的學生將匿名提交和展示作品,這樣可以為他們提供一些額外的保護。”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