詆毀閆博士的報告實則是攻擊文貴和班農先生以及法治基金

圖片來源:Arre

《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於10月10日發表了一篇報導,名義上是報導閆麗夢博士與其他幾名病毒學家發布地第二篇指明CCP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的科學報告,實際是在用左媒和無良科學界人士的評論來打擊閆博士的報告,同時攻擊文貴先生和法治基金。

報導先簡要介紹了閆博士的報告,指出這篇報告由閆博士與其他病毒學家一起撰寫並與上週四發布。這份報告指出,試圖證明病毒來源自然界的基因序列是假的,同時閆博士在九月份就指出病毒是人造並由中共國釋放的。這四位病毒學家在這篇新報告中定義新冠病毒為超限生物武器,這場瘟疫就是由中共國發動的生化超限戰。閆博士再次做客《福克斯新聞》的採訪,在塔克(Tucker)的訪談節目上,她肯定了這個人工合成的病毒最初就是有中共釋放的。

報導為病毒自然來源論站台,對閆博士病毒實驗室來源的定論進行了無力的反駁

接下來, 整篇報導對閆博士的論文的解讀完全沿襲所有反對病毒實驗室來源論點的媒體腔調進行了所謂的報導。文章稱,閆博士這篇新論文只是再次強調了她在第一篇報告裡的實驗室來源的理論,同時報導借用專家的口稱,閆博士關於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從蝙蝠和其他動物身上創造並上傳假的冠狀病毒基因序列到數據庫指責就是為了模糊SARS-CoV-2病毒的”真正來源”。

報導開始似乎想表現出中立的態度,即不支持任何病毒來源說,稱“我們仍然不知道冠狀病毒疫情是如何開始的,或者在哪裡–這種不確定性為未經證實的理論創造了很廣闊的發揮空間”,但隨即報導採用了與大多數媒體一樣的口徑稱,大多數專家認為這種病毒起源於蝙蝠,後來才傳給人,並且有研究發現該病毒與從中國蝙蝠種群中取樣的冠狀病毒有96%的相似度。

報導還稱,在疫情大爆發之前,包括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內的世界各地的實驗室已經從蝙蝠和穿山甲中採集了有冠狀病毒的樣本。通過將這些現有序列與SARS-CoV-2遺傳密碼之間的相似性進行比較,專家們排除了該病毒是經過基因工程改造的可能性。

報導還用《自然》雜誌上的某篇文章駁斥閆博士的病毒實驗室來源論,稱閆博士的小組在九月份的第一篇報告指出中國病毒專家使用現有的蝙蝠冠狀病毒作為“骨架”或“模板”製造了病毒,而3月初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一項基於遺傳分析的研究得出的結論是,新冠狀病毒不是現有冠狀病毒的大雜燴,也不是“實驗室構建體”或“故意操縱的病毒”,“遺傳數據無可辯駁地表明SARS-CoV-2並非源自以前使用過的任何病毒骨架。” 接著,報導文章提及閆博士的推特賬號在第一篇論文發表後被封,意味著閆博士的觀點違反大眾傳媒的普遍認知,所以的得此“待遇”。

報導還搬出了在瑞士Nextstrain group研究冠狀病毒的遺傳學家艾瑪·霍德克羅夫特(Emma hodcroft)來抨擊閆博士的新報告。這個艾瑪說閆博士的論點無任何證據支持,她認為,關於“科學家在公共數據庫中植入’假的’類似SARS的CoV基因組目的為製造和發布致命的病毒變種” 的指控是離譜的陰謀論。

總之,這篇報導就是再次迎合那些企圖替中共說話的媒體或所謂科學界人士的論點,對閆博士的科學報告進行再次的歪曲事實的抨擊,稱閆博士有關病毒實驗室製造的觀點以及對全球科學界共同掩蓋病毒真相的指控沒有根據和滑稽可笑。純粹的打嘴戰,沒有能拿出一個論據充足的文章來和閆博士的論文進行完全科學上的辯論。閆博士的論文已經用各種真實嚴謹的數據證明了病毒實驗室來源的真相,連最頂級的美國生物武器專家都嘖嘖稱讚佩服不已。估計寫報導的記者恐怕讀不懂閆博士的文章,只能搬出別人的舊論來湊合出一篇文章。

報導無法在科學上反駁閆博士,不得不又一次扯到政治的因素

就像其他所有之前攻擊閆博士和她的第一篇報告的媒體和所謂科學界人士一樣,這篇報導在無法從科學上駁倒閆博士的論文後, 也不得不從政治上找切入點。文章提到了閆博士和其他病毒學家與前白宮高級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有關,並稱第二篇科學報告只是為了附和蓬佩奧國務卿和川普總統在五月份講話而已。

滑稽的是,報導到了最後變成了對班農和郭文貴先生的批判,與病毒的科學報告一點也扯不上關係!讓我們來聽聽記者說了什麼:病毒學家為班農領導的非營利性組織工作;閆博士和她的團隊都是法制基金和法制社會的成員,在班農8月份被捕前,這兩個非盈利組織都是由班農負責的;法制基金和法制社會是由班農和郭文貴先生共同創立的;法制基金從來沒有發表科研和醫學研究論文的經驗,而且閆博士的兩份報告發表前也沒有得到科學家們的評審;郭文貴先生的媒體Gnews也多次發表有關認定這個冠狀病毒是來自實驗室的生化武器,並由中共軍隊釋放出來。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寫這種報導的記者的立場,無非就是沿襲左媒和其他與中共同流合污的人做法,將其閆博士與川普、平民主義的班農先生,郭文貴先生和他領導的爆料革命聯繫在一起,不管閆博士的報告有多麼的科學嚴謹性和專業性,他們都只能從政治的角度進行抨擊,而無力從純粹的科學上進行辯駁。

我們不得不對這篇文章的真實目的產生疑問,到底作者是目的是為了維護病毒自然來源論,還是通過攻擊閆博士來抹黑郭文貴先生和班農,以及法制基金和法制社會呢?這些人不正是中共最頭痛的一群勇士嗎?不過作者為了寫這篇文章也下了點功夫看了我們的Gnews, 對此表示感謝。希望作者能多從Gnews的報導中領悟真理,尋求正道!

原文鏈接

譯評:Jenny

校對:Sarathecat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