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華與以色列曆史看中華民族的出路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Kathy(文藝)

先秦以前,中華大地曾經是沐浴在最先升起的那輪紅日中的神州,居住在那片土地上的人們,哼著《詩經·小雅》裏傳頌的民間小調,以家族爲單位祭祀、勞動,安逸地享受著上天賜下的青山綠水,良田山川。各種美麗的傳說無不表達著中華兒女那份樂天淳樸、善良勤勞的天性。從各種民間傳說、古書記載或考古挖掘,可以想像得到那是多麽美好的一片黃天樂土的景象。以至于許多學者分析,因爲中國人這份宗族血緣安居樂業的舒適,重土難遷,造成故步自封、閉塞愚昧的國民性格。

反觀在很多方面與我們民族極爲相似的另一民族——猶太人,被神揀選爲子民。很多人不明白神的旨意,還極力憤懑不平,爲什麽神揀選的不是那個得天獨厚的中華民族?《舊約聖經》描述了一幅被驅逐出伊甸園的人類,從此自相殺伐,遷徙遊離,居無定所,四處受敵甚至被神責罰,管教,跋涉沙漠,被外族蹂躏,被賣到埃及爲奴等慘慘淒淒的生活圖景。以色列民族隨著當初被賣到埃及爲奴的約瑟在尼羅河畔被法老奴役壓迫近400年, 直到以色列的神聽見其哭聲再也看不下去祂子民的慘狀。年老又膽怯的摩西被神呼召出來帶領他的子民逃離埃及。就在那個漫長的曠野之路,神用各種神迹保護著他們,分開紅海讓其逃避法老的追捕。但以色列民的悖逆抱怨,對神的不滿一路未歇, 直到百姓終于背叛神而拜起偶像。摩西用盡一切人的聰明與智慧,他的嶽父教他用行政管理的方法即人與人設約的形式管理都無法奏效。

神親自頒布律法並與祂的子民立約,使以色列民族成爲他的選民, 並要爲以色列國的建立打下堅固的根基——主權、領土、百姓 。這是人類曆史上第一次實行的對人類的救贖。不信神的人也許不信聖經所述,從猶太人的曆史其實不難看出,聖經描述的就恰是猶太人的血淚史。神要用祂愛的獨生兒子的死而複活來對人類施行拯救。

中華民族如傳說真的是諾亞去往東方海邊地極的長子閃,還記得亞伯拉罕的一對雙胞胎孫子,長孫以掃爲了一碗紅豆湯把長子身份給了弟弟雅閣嗎?公元前400年幾乎對應著先秦時代,《舊約》“瑪拉基書”就成書于公元前400年間,其最後一段這樣寫道:“你們當紀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筆者加:與同一時期的秦朝商鞅惡法比較),就是我在何烈山爲以色列衆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之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裏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詛咒大地。”其後神保持沈默直到耶稣誕生前,以利亞式的先知約翰預知神的兒子耶稣誕生,西方文明在經曆了漫長的蠻荒時期後,走上了天主教—新教—東正教等孕育著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的信仰之路,資本主義高度發達治強的坦途。而中華大地上卻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先秦走上了“焚書坑儒”的大一統秦朝,以及用“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完善其封建專制的漢朝,從此中華民族走上了被封建皇權鉗制奴役的淒慘之路,直到CCP更加發揮到極權統治,暴力革命加無産階級專制鐵拳,把中華大地徹底變爲一片焦土墳場,處處毒霾霧繞,人心不古,道德淪喪。這是何等觸目驚心的一幕黑色荒誕劇啊。

前兩天網傳就讀于廣西藝術學院的二年級大學生石可,公然發表“給國家和社會的公開信:我願意對窮人開殺戒,包括我的父母”,信中所言駭人聽聞,其思維邏輯是典型的毫無人倫,無信仰無底線的法西斯邏輯:受黨的愛國主義教育,愛國不想連累國家,所以要殺死六億窮人,包括本人父母。夠了,CCP,你把中華大地汙染得不適合人類居住不說,你要把中國人拖向深淵而不自知,還要高唱贊歌爲你陪葬嗎?那片土地上的人們成了行屍走肉,孤魂野鬼,被世界文明所抛棄所厭惡,離被抛棄球籍也不遠了。

從十誡可以看見神對祂子民嚴格規範管教所表現出的愛 ,它不像法律更像是倫理道德規範,沒有懲處只有規勸, 尤其第十條“不可貪戀他人財産,妻子及仆婢”是對人的心靈的規勸,是神對以色列民靈魂的救贖 , 這種普世價值對人類的未來影響極爲深遠 。 美麗堅合衆國的建立就是神對人類施行愛的極成功的例子。在郭文貴先生三年來先知般的呐喊聲裏誕生的新中國聯邦,就是沒有被神所忘記且所愛與祝福的喜馬拉雅之巅的神聖王國。CCP,你完了!中國人,快醒來!福音的最後一棒即將到達神州大地!

(本文觀點只代表作者本人)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