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空間裏的中共幽靈

作者:Xingfffooo

美國大選在即,中共的盜夢行動也在加速,他們每一層夢境中所布下的眾多幽靈,在瘋狂反撲,為邪惡的“終極之戰”不惜一切代價地賭注。

中共的最終目的是將美國夢變成兩種夢:一個是極權分贓之美夢,只要與中共勾結就能快速擁有巨額財富和更多特權;另一個是普羅大眾之噩夢,普通民眾的幸福主要仰仗的是對政府的依附和對權力的屈服,不再是獨立、勤勞和智慧。

中共數十年對美國的滲透猶如兩隻伸向美國的魔爪,在價值觀碑石上已經劃得字跡模糊,在美國夢大廈已經抓出千瘡百孔。在中共得意地狂笑之際,天選之人——Donald J. Trump出奇制勝而當選。最令中共抓狂的是,川普總統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是玩真的,他不僅在努力地修復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和美國夢,而且軟硬不吃,頂住了藍金黃手段、政治構陷、媒體詆毀、彈劾等一系列的打擊。在爆料革命的助攻下,川普總統的反制以及即將開始的滅共行動反而讓中共倍感脊背發涼。

為了徹底擊碎美國夢,中共派系的夢境搭建者急不可耐地召喚眾多幽靈,意欲在美國大選之前掀起血雨腥風。當然,中共派系鬥爭的棋局中,也是為了借助美國的幽靈打擊政治對手,起到一石二鳥的效果。

這些夢境搭建者和幽靈究竟是誰?

夢境搭建者習、王家族江、曾、孟家族胡、朱、溫、鄧等家族
勢力指數估計(%)40-6040-5010-20
趨勢上升下降下降
第一層:政治夢主極左中左建制
代表家族拜登、賀錦麗佩洛西、奧巴馬克林頓、羅姆尼
第二層:經濟夢主金融大鱷、跨國公司、科技巨頭、左派媒體等
第三層:學術夢主行業和技術官僚、大學和研究機構、專業媒體等

中共絞肉機的工作原理

中共絞肉機是一種嗜血、多腔合一、渦輪結構的機器,有三大入口:權力、財富和名氣,還有兩個稍小一點的入口:變態癖好和人體器官。每個入口的前面連接著一個造夢室,外表裝飾得炫彩靚麗,極具扭曲人性的誘惑力。

中共絞肉機的影響範圍與空間位置無關,不僅影響於中共政權之內,而且影響於全世界上所有與中共有過接觸的人。心存邪念的人往往主動接受或無力抗拒中共絞肉機的誘惑,而靠近上帝和良知、能夠掌控自我的人往往主動與之保持足夠的靈魂距離,刻意避免被中共絞肉機影響到。

在西方國家,那些成功被中共絞肉機藍金黃的幽靈,都是等級夠高、血量夠足、欲望夠大的人物。其本人或家族無一例外地有著不同尋常的歷史背景,與中共絞肉機有著天生的“機緣”,心甘情願地成為中共首當其衝的夢主。僅就美國而言,喬·拜登及其花花公子的兒子在情色的特殊癖好已經廣為人知,呼之欲出的三個硬碟將他家族的醜惡大白於天下。希拉蕊·克林頓也正在曝光中。而南茜·佩洛西和賀錦麗的瘋狂背後,並不是政治鬥爭那麼簡單,她們也是幽靈夢主。

賀錦麗

當這麼多的移民清楚地將美國視為機會之地時,賀錦麗父母也不例外,而且完全符合美國夢的標準。然而她作為第二代移民,如何會將美國描述為壓迫之地?

中文姓名賀錦麗是當年的中華總會館旗下三邑總會館書記蘇錫芬起的,也是中共大舉滲透海外僑會的時候。賀錦麗是多位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當中最弱的一個。賀錦麗思想極左,她的宣揚的政策包括:增加稅收、削減軍費、停止採油、實行全民健保等,她潛伏極深,絕非簡單地以膚色為理由成為副總統候選人。她不像喬·拜登那樣純粹地追求財富和怪癖,她的血液裡可能真的流淌著紅色的血脈,是一個真正的共產主義者。

重要關聯資訊:2013年的525日,三藩市中華總會館輪值總董黃榮達在43位商董出席月會的情況下,投票表決商董提出的撤除總會館所懸掛的青天白日旗的動議,結果在21票贊成,20票反對,一票棄權,一票下落不明的情況下通過,而從未涉足中華總會館的中國駐三藩市總領館當時的總領事袁南生也帶領屬下首次訪問總會館。

她的父親Donald J. Harris是出生在牙買加後移民到美國的一名馬克思主義學者,曾在牙買加擔任牙買加政府的經濟政策顧問以及歷屆總理的經濟顧問,在此期間,試圖把牙買加帶入“社會主義康莊大道”。結果卻極具諷刺,牙買加仍然長期依賴歐盟和美國的經濟援助。

重要關聯資訊:2015年,奧巴馬訪問牙買加,是美國總統時隔33年來首次訪問牙買加。可見牙買加是左派意識形態在加勒比海地區佈局的要地。

她的母親Shyamala Gopalan于1958年以19歲的學生的身份到達美國,並馬上跳入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的民權運動。她的外祖父PV Gopalan是駐尚比亞的小小外交官,憑什麼能負擔得起她母親在美國的學雜費。在泰米爾以Gopalan為姓的知名人物當中,有多名是印度共產黨的創始人和領導人。可能她的母親有著不同尋常的紅色背景。

重要關聯資訊:20191011日,習近平訪問印度時選擇了泰米爾納德邦,在首府金奈會見印度總理莫迪。

左為她的母親 https://www.wsj.com/articles/what-kamala-harris-isnt-saying-about-her-mothers-background-11597944590

她的丈夫Douglas Emhoff,,漢名任德龍,2017年,任德龍以合夥人身份加入歐華DLA Piper律師事務所。歐華律師事務所在中共勢力範圍內的影響力不同一般,為中國平安就其對柏林初創公司Plusdental的投資提供法律服務,為微美雲息在美國的上市提供法律服務。(在本文撰寫之際,歐華代表平安和馬明哲給路德社致律師函,更加夯實了歐華與中共的關係。)

歐華律師事務所的另一名合夥人約瑟夫·大衛斯Joseph C. Davis,任助理總法律顧問,他曾是喬·拜登參議員司法委員會工作人員的法律研究員。喬·拜登當副總統期間一直支持的健康產業創投平臺StartUp Health,與騰訊、平安均有密切的關係,也與DLA Piper有密切的關係。這家公司或許是一個協助中共偷竊美國醫療技術的平臺。

南茜·佩洛西

南茜·佩洛西對川普總統的瘋狂舉動背後,都有著家族骯髒故事和與中共千絲萬縷的因果關係。曾經有個案子:居住在三藩市的臺灣籍婦女馮嘉玲(Karena Feng)稱,小保羅·佩洛西(Paul Pelosi Jr.)對她“侮辱”,他威脅她的生命來強迫她墮胎,並聲稱自己是南茜·佩洛西的兒子,他策劃了兒童保護服務處扣押馮嘉玲的四個孩子。

她的兒子于2017年訪問烏克蘭,會見了與政府有關商業計畫的官員。現在根據解開的記錄顯示,小保羅·佩洛西是一家在烏克蘭開展業務的天然氣工業公司的高管——該公司的宣傳視頻之一是南茜·佩洛西。他還在推特上炫耀與中共國的密切往來和讚頌。

據Fox business報導:佩洛西在2018年的資產最高金額為2.57億美元,而負債的最高金額為9700萬美元,淨資產不超過1.6億美元。她在江、曾、孟為主導的年份,財務表現非常良好。根據她在2011年的財務披露聲明,她從馬修斯國際資本管理有限公司(Matthews International Capital Management LLC)獲得了100萬至500萬美元的合夥收入,該組織吹噓其“對亞洲投資的單一關注”。

她的丈夫保羅·佩洛西(Paul Pelosi)于2010年成立時被列為馬修斯國際資本公司的董事之一。該公司管理的基金包括亞洲增長與收入基金,中國股息基金,太平洋老虎基金和中國基金。其中中國股息基金,自2009年11月啟動以來,該基金每年的收益率接近11%,同期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中國指數則下跌了0.6%。2013年,馬修斯基金位居表現最佳中國基金的前5%之列。

她的丈夫保羅擁有與漢佈雷希特的投資銀行WR Hambrecht相關的六家以上公司。WR Hambrecht專門從事亞洲投資,押寶中共政權,在2011年為保羅賺取了10萬至100萬美元的收入。截至該日,保羅還在Hambrecht的公司中擁有一個價值50萬至100萬美元的經紀帳戶。

基金投資這種方式是中共藍金黃中輸送利益的常見手法之一。川普總統對中共的反制是真的動了佩洛西的大蛋糕,而且可能讓她賠了夫人又折兵,因為把中共惹急了,真相隨時被曝光。所以,佩洛西顧不上老臉,不得不向川普總統發起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https://dailycaller.com/2012/07/11/nancy-pelosi-made-between-1-5-million-on-asian-investments-in-2011/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