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共國和俄羅斯的“非常規戰爭”

圖片來自:asiatimes.com

《國會山報》(THE HILL)10月11日發表了肖恩·麥克法特(Sean McFate)署名文章稱,上週,在世界焦點都還集中在美國總統辯論中爭論的稅收、最高法院法官任命、白宮病毒感染等一系列主題時,大家都忽略了一個重要事件,就是國防部正式公佈解密版的《 2018年國防戰略之非常規戰爭附件概摘要》。該戰略告訴美軍,下一場戰爭十有八九是“非常規”,美軍應如何做好準備並贏得勝利。

麥克法特是大西洋理事會的高級研究員,著有《戰爭新規則:美國如何取勝–對抗俄羅斯、中國和其他威脅》(2019)等五本書。他是喬治城大學的戰略教授,也是牛津大學技術與全球事務中心的顧問,曾在美國陸軍第82空降師服役,之後擔任私人軍事承包商和軍事顧問。

美國面臨的下一場戰爭一定是非常規戰

軍方使用諸如“非常規”,“非傳統”,“非對稱”,“混合”和“灰色地帶”之類的術語來描述與“常規”戰爭不同的其他戰爭形式。根據軍事理論家卡爾·馮·克勞塞維茨(Carl von Clausewitz)和“戰爭法則”(Laws of War)所述,“常規”戰爭表現為國與國之間的武裝衝突,士兵像角斗士一樣為世界的命運而戰,參與戰鬥的人員要穿軍裝,有愛國熱情並遵守和平條約。

現在除了美國沒人再進行這種常規戰了,難怪阿富汗戰爭是美國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戰爭。自1945年以來,絕大多數武裝衝突都是“非常規”的,要么是試圖推翻政府的叛亂,要么是打擊綁架國家的毒梟的毒品戰爭,或是種族滅絕的種族鬥爭,以及對抗希望毀滅世界的恐怖分子戰爭。二戰以來的數百次武裝衝突中,常規戰爭有: 朝鮮戰爭、阿拉伯-以色列戰爭、印度-巴基斯坦戰爭、福克蘭群島戰爭等等。

《2018年國防戰略》的重大意義的是將美軍的打擊重點從恐怖份子轉向具有威脅性的國家(中共國和俄羅斯),五角大樓稱之為“大國競爭”。但問題是大多數專家認為美中/或美俄之間的戰爭將是一場常規戰爭,但其實常規戰爭已經過時,許多國家安全界人士則認為下一次戰爭將是一場技術型更強的二戰。任何認為“大國競爭”將是一場常規戰爭的人都被唬弄了。美國的對手知道只要與美軍隊做傳統戰爭中的正面交鋒,無疑是一種有組織的破腹自殺。但他們也知道美軍也苦惱於非常規戰爭,美軍在越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參戰就是很好的證明。

美國應積極應對中國和俄羅斯的非常規戰

由於這一點,應預見到中共國和俄羅斯用非常規戰爭策略來對付美國。俄羅斯這在掌握這種戰爭方式。自冷戰以來,他們首次在中東和非洲發動遠征行動,而且完全是通過非常規戰做法進行。在烏克蘭也是如此,俄羅斯與Spetsnaz特種部隊、瓦格納集團、”小綠人”等僱傭兵以及親俄的”分裂”組織發動了一場影子戰爭,所有這些都是非常規模式下的戰士。坦克部隊和驅逐艦隊等正規軍事單位是在克里米亞被攻占後才抵達的。

中共國的情況更為微妙。它有傳統型的軍隊,但那並不是用來進行征服的。中共國用“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強國戰略,通過設置債務陷阱在外交上取勝。例如,2015年,中共政府像黑幫老大托尼·索普拉諾(Tony soprano)一樣,將斯里蘭卡驅逐出其著名港口漢班托塔(Hambantota)。

中共國還利用惡意影響削弱對手對抗它的決心。像俄羅斯一樣,中共政府也是製造虛假信息的大師,這是中共政府所謂的“三戰策略”之一,另外還有“法律戰”,其目的是改變或改寫國際秩序的規則使之有利於中共國。這不是法治,而是對法治的顛覆。

中共國和俄羅斯通過非常規戰爭策略來實現其的征服野心,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它們會一直努力將戰爭偽裝成和平,這是一種“慢火煮青蛙”的方法,克里米亞人或斯里蘭卡人飽受其害,非常規戰爭讓取得勝利之路模糊不清,這也是讓傳統戰爭中得戰士崩潰的事情。

人們甚至會問,美國是否已經與俄羅斯和/或中共國開戰但卻還蒙在鼓裡?正如勞倫斯(TE Lawrence)所說, “非常規戰爭遠比刺刀衝鋒槍更有智慧。” 非常規戰爭是最常見的武裝衝突,五角大樓早就該採取應對措施了。

原文鏈接

翻譯:Alton

校對:Sarathecat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