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爾·巴斯專訪談中共與香港未來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cropped_image1.png
圖片來源:https://finance.yahoo.com/news/kyle-bass-global-markets-are-at-the-beginning-of-a-tectonic-shift-204146265.html

(2020年10月9日)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做空美國住房市場而聞名的凱爾·巴斯(Kyle Bass)告訴《環球資本》(Global Capital),中共國政府正處於崩潰之路,美國政客終於認同了他的論點。

在中共國問題上,凱爾·巴斯(Kyle Bass)政治活動家與投資者之間的身份界線變得有些模糊。巴斯認為他對中共國的挑戰不僅僅是投資事務,更是一場道德鬥爭。

巴斯說,目前,其基金沒有針對中共國經濟的投資,所以他可以公正地表達自己對中共國強烈的觀點。但是,他在香港對港幣與美元的匯率掛鉤進行了大膽的押注。如果到2021年底港幣貶值40%,投資者的投資將增值64倍。

巴斯認為好萊塢和體育業等正在為中共國洗地。巴斯為貿易關稅辯護,並認為西方需要建立可以發動經濟戰爭的政府部門。

以下是採訪中的精彩內容。

當前形勢

當被問到為什麼巴斯的觀點仍與西方主流相去甚遠,巴斯回答了兩點。一是因為貪婪。中共國擅於侵蝕人性和西方法律制度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縫隙、每一個潛在的弱點。他們通過懸掛胡蘿蔔、公開賄賂或以其它方式行賄來侵蝕西方的自由。比如許多英國前國會議員都在中共國領受薪酬,但現在[总理]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已就華為和其它一些問題對中共國持強硬立場。

二是與主權國家發生四種方式衝突有關。最明顯的是熱戰,而美國和英國擁有世界上軍事最強大的國家。第二是網絡戰,美國也做得很好,並且自2000年代初以來我們就一直在與中共國進行網絡戰。但是其他兩個方面經濟戰和輿論/信息戰。在經濟方面,美國一直見招拆招處於被動,如今,美國和發達的西方必須組成經濟戰爭部門。巴斯認為雖然聽起來像是過於激進,但從務實和邏輯上講這是絕對必要的。中共國在輿論和信息方面的花費比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多。美國雖然有一個制裁部門負責懲處作惡者,但沒有輿論部門講這些故事。

同時巴斯認為,信息和輿論是未來大規模毀滅性武器。這就是下一個主戰場。它將以強制、控制和全知的方式進行戰鬥。擁有所有信息者獲勝。

關稅政策

巴斯認為,關稅手段是必須的。以“鋁”產品為例,之前美國的鋁冶煉廠的產能利用率為84%,供需平衡良好。鋁冶煉所需的第一大投入是電力,中共國政府決定向其冶煉廠免費提供電力,這使得他們的冶煉廠不管任何價格都可以獲利。幾年內將美國的產能從84%降低為40%;而在40%的產能下,鋁業生意就會倒閉。

只要中共國繼續免費​​提供電力,唯一的對策​​就是對中共國鋁產品徵收高額關稅。如果有不良對手以非經濟方式行事,則必須徵收關稅。我們不必對中共國政府採取懲罰措施;但是,如果他們的公司想要美國的資金,就需要遵守美國公司的上市標準。如果我們遵循正當的英制普通法制裁如巴基斯坦和委內瑞拉這樣的世界各地的不良行為者,而中共國銀行決定繼續為這些不良行為者提供交易資金,那麼我們也必須制裁中共國銀行。

“以前,一直以來美國都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巴斯說到, “但是我告訴你,美國政府現在已經在解決這一問題,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您將看到這些事情發生。”

中共國能夠通過西方公司控制金融領域的數據流和輿論是因為西方公司同意這種架構

巴斯提到95%的亞洲首席經濟學家都是共產黨員。如高盛這樣的機構,都必須要進行合資。而未經中共的批准,任何東西都不能被打印出版。中共構建的金融體系架構的方式非常聰明。

巴斯曾問及相關人士為何不能發表報告,他們說:“哦,那永遠不會通過編輯審查,或者說我們的首席經濟學家不會批准這些報告。但這確實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巴斯認為揭穿中共國的數據其實很容易。例如,中共國說它們的出口在一個季度中增長了8%,但可以看看從中共國購買出口產品的十大產品進口商的數據。假設所有這些進口商的季度數據顯示均下降了4.6%,那麼中共國的正數8%可能就是假的,真實的數據可能是負4%或負5%。

中共國“開放”資本賬戶

巴斯認為中共國根本沒有開放其資本賬戶。他以蜘蛛和蒼蠅為例,蜘蛛會讓蒼蠅進入網絡,但不會讓他帶路。中共國做得出色的是,他們吸引了許多大牌機構投資者,並允許他們有特殊的渠道來致富。然後,這些人對在中共國開展業務的好處宣揚福音。讓少數億萬富翁賺更多的錢,然後建立億萬富翁的福音拉拉隊,是對西方的一種高明的剝削手法。

巴斯認為這是傻瓜的遊戲。對中共國沒有影響力的許多小規模的投資人陷入了困境。突然間,這些投資人被中共國合夥人從股份公司中踢出,不得不花8年的時間和1500萬美元在法庭上與他們打官司。巴斯的一位朋友遭遇如此,結果一無所獲。

這些事情無時無刻不在發生,但對於那些大牌投資者來說卻不會發生,因為中共國不會搞砸他們。

NBA與好萊塢

巴斯認為這些行業都是因為貪婪。在後真理世界中,人們聽從任何輿論。如果只要閉上眼睛就能賺更多的錢,他們就會做。

巴斯指出迪斯尼的網頁和他們的使命宣言,然後卻在新疆拍攝《花木蘭》,主演也非常親共。在冷戰期間,電影可以以負面色彩描繪俄羅斯。但是現在,既然好萊塢認為他們可以在中共國聯合發行電影來賺錢,他們就不會允許CCP人士成為壞演員的負面形象。

為何關注中共國

作者指出巴斯在中共國沒有任何投資,卻已成為這方面的活動家,希望了解其中的原因。巴斯回答道,他的職業生涯一直專注於金融系統,從美國體系、大歐洲體系,然後是日本、中共國,最後到香港。在這過程中,巴斯研究了中共國的封閉式資本體系,試圖了解這個所謂的第二大經濟體如何擁有封閉的資本賬戶卻仍然與世界其他地區互動。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才了解他們的運行方式。

他以杰弗裡·尼斯爵士(Sir Geoffery Nice)的報告和ChinaTribunal.com為例,中共國在北方罪犯活體器官的採集問題,巴斯覺得他的立場並不孤單。他說道:“我不知道是否還有任何人可以在閱讀杰弗裡·尼斯的報告後,還能繼續與中共國有哪怕是一天的互動。”

“我不敢相信這種種族滅絕正在當今時代發生,但是,所有卻有這麼多人因金錢而視而不見。人的一生中會有某些事情讓人充滿激情…我多年的學習積累了豐富的知識,我看到了CCP絕對邪惡的內在運作以及其自以為是的本質。他們獵取貧窮的政府,從北非到南美、再到中美洲和東南亞。他們所有的“一帶一路”計劃基本上都是出於戰略原因,用財富掠奪和利用窮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我們說這些再也不能發生。但是,我們應該在“再也不能發生”之後加註星號。只要能賺錢,這些就可以再次成為現實。”

香港經濟危機

巴斯認為,貨幣掛鉤已經過時了,香港從抗議活動開始到現在已經在經歷大蕭條。 2019年第三季度,香港經濟已下降3%。現在,在銀行系統已使用850%的GDP作為槓桿的基礎上,香港的GDP實際同比下降了近10%。從宏觀角度來看,香港將面臨一場全面的銀行業危機,這一危機將在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顯現出來。

巴斯認為,最重要的是,中共國的政治色彩已經覆蓋香港,許多人正在離開香港。他認為大約10%-20%的儲戶會離開香港。香港目前有3萬億美元的存款,有3000億至6000億美元會撤離。因此香港沒有真正的儲備。

巴斯認為現在我們正在見證香港金融中心的終結。香港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其英制法治體系;人們的分歧可以在適當的法院體系中得以裁定。現在,法治已被CCP篡奪。人們將會把他們的生意轉移到新加坡和東南亞其他有影響力的地區,甚至悉尼、倫敦和紐約。轉移需要一些時間,而在此時這些正在發生。

中共國的未來

從巴斯的觀點可以推斷出兩件事。其一,中共國在遭受巨大損失,最終將自身崩潰。其二,中共國是西方的現存威脅,任其統治則法治、民主、人身保護等概念將不再存在。

巴斯認為儘管中共國聲稱自己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共國實際上仍然是一個新興經濟體。它也不是負責任的全球合作者。 “中共國有點像紙老虎,我認為它將崩潰,因為它的政治手製如此差勁。他們的財務架構不允許其貨幣成為世界其它地區的基礎貨幣。儘管中共國可以繼續賄賂所有人,但我認為民主的西方實際上將凝聚一體以打擊中共國的所有邪惡。中共國的所謂力量只不過是出於他們自己的臆想。”

巴斯認為中共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佔全球GDP的15%的論調是由親共的經濟學家提出的。他認為他們核算的是以人民幣為基礎的經濟,算法是以封閉的資本賬戶匯率換算成美元價值。但是,如果中共國開放資本賬戶,人民幣將下跌40%-50%,其經濟總量將僅是世界第三或第四大經濟體。

最後巴斯說:“如果中共國占全球GDP的15%,但其貨幣結算佔比全球交易量僅略超過1%,則西方國家依然牢牢掌握主導權。請相信我,西方國家政府已經釐清這一問題的本質。”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柯亭
校對整理:大魚缸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