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革星評:依法滅共懲賊的幾個注意事項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文星(一號&大衛阿波羅)

校對上傳 XM

圖片來源:HFC

美國是世界公認的法治民主國家,各種法律汗牛充棟,任何事情都要受到法律的限制,既有保護也有約束。爆料革命推動依法滅共,就是準確拿捏到了美國社會的脈搏,因為離開法律在美國寸步難行。有效使用法律,就會“藝高人膽大”,必然促使中共滅亡。

爆料革命三年來,戰友們都在踐行著依法滅共。面臨目前的決戰形勢,為了更好地依法加速滅共和避免不必要的失誤,現不揣淺陋提出四點看法。

首先,要真正認識到美國法治及其力量。

美國憲法及其修正案是美國法律的基石,由此衍生出美國聯邦法律、以及各州千差萬別的州法,更有美國各級聯邦法院、各級州法院的司法判例,成文法、判例法交錯其中,錯綜複雜。還有深入人心的法律程序和規則,讓人眼花繚亂。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美國能做到,但你必須知法、懂法、依法去做。

美國的偉大之處,不僅法無鉅細均與各級草根百姓息息相關,而且法律極具操作性。任何人侵犯了你,你都可以找到合適的法庭維護合法權益。現實中有很多百姓挑戰政府、高管的勝訴判例成為美國法律史上的經典佳話。爆料革命的行動,更應該充分認識到美國法律及其程序的複雜性,凡事須法律意識先行。

其次,要了解美國的對外長臂管轄權

美國在世界範圍內出名的“霸道”,既表現在軍事上,也表現在法律上。美國的國內法很大程度上也是國際法,這表現在美國法律的長臂管轄權上。美國對州和外國推動、使用的很多法律,就是源於長臂管轄權(long-arm jurisdiction)。這是源於是國際法上的一個概念,指地方法院依法將管轄權延伸至域外(指州外乃至國外)的被告。

由爆料革命推動的美國《台北法案》、《香港人權保護法案》、《維吾爾族保護法案》等等,就是對國外行使長臂管轄權的立法表現。目前,美國已將長臂管轄權延伸到了合同、侵權、商業、家庭、網絡等領域,而且美國法院也率先將長臂管轄權延伸到互聯網案件之中。那麼,接下來對中共病毒引起的的各種賠償起訴,必然會接踵而至。

再次,要準確把握美國法律的內外執行效力。

美國RICO法案越來越為大家所熟悉,而且已經進入實質操作階段,司法部已經對在美國的中共代理人提出了指控和起訴,據稱還有2000多中共代理人正在被調查之中。朱利安尼也直接指出,要用RICO法案追究中共製造和釋放病毒的全部責任。如何追究?除了在本土指控起訴外,還可能跨國執法,將中共犯罪分子境外抓捕。此前,美國就曾利用RICO法案,由FBI到瑞士直接逮捕了世界足球協會的成員。

美國1976年《外國主權豁免法》(FSIA)也是追究中共責任的有效法律利器,此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已經就撤消中共的國家司法豁免權進行了幾次聽證。 4月份,參議員霍利又提出了《中共冠狀病毒受害人正義法案》(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VID-19 Act),要求剝奪中共就中共病毒的主權豁免,引起轟動。霍利參議員還提出了《李文亮全球公共衛生責任法案》,要求制裁在公共健康領域的中共犯罪嫌疑官員。這些法案一旦通過,對內對外都對中共有著巨大殺傷力。

第四,要雇傭最有實力的律師團隊。

不客氣地說,美國律師多如牛毛,很多都是法律界的“混混”,唐人街尤其突出。這些律師品行很差,專業一般,經常會錯失所代理的案件的絕佳時機,不僅幫不了當事人,還會給當事人帶來損失,甚至讓當事人惹火燒身。所以,僱傭最高水平的律師非常重要,這也符合文貴先生一貫的高標準要求。

美國律師接近200萬,而且每年以12%的比例增加,良莠不齊,差別很大。而且,美國50個州基本都有自己的律師資格考試,除了移民、刑事等聯邦法外,律師不能跨州辦案,再加上各州經濟類、生活類的州法規定千差萬別,這對委託律師的要求非常之高。一旦委託了不適當的律師,後悔都來不及。大家知道的周立波非法持槍案、桑蘭案的笑談,都可能與不當委託律師有關。

總之,依法滅共需要知法、懂法,並且善於用法,在美國尤其如此。就如文貴先生所說,只要不越過法律紅線和道德紅線,什麼都不要怕。當前,依法懲賊活動正在全球展開,依法懲治傅希秋、盲流子、黃河邊、熊憲民、曾宏、郭寶勝等“老油條”式欺民賊,更要善於運用美國法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