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長軍2018年論文中如何描述新冠病毒的骨架病毒及最接近SARS毒株

作者:Maarago

天使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在《SARS-CoV-2IsanUnrestrictedBioweapon:ATruthRevealedthroughUncoveringaLarge-Scale,OrganizedScientificFraud(SARS-CoV-2是超限生化武器:揭露大規模,有組織的科學欺詐行為揭示的真相)》論文中參考文獻部分第3篇文獻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中國蝙蝠中一種新型SARS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特徵和感染性)的通訊作者王長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主任,下面我們來看看這篇論文的相關細節:

論文作者:Dan Hu,1,2 Changqiang Zhu,2 Lele Ai,2 Ting He,2 Yi Wang,3 Fuqiang Ye,2 Lu Yang,2 Chenxi Ding,2 Xuhui Zhu,2 Ruicheng Lv,2 Jin Zhu,2 Bachar Hassan,4 Youjun Feng,5 Weilong Tan,2 and Changjun Wang(王長軍)1,2

作者的隸屬關係:

1、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College of Preventive Medicine, Thir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038 China(第三軍醫大學預防醫學院流行病學教研室,重慶,)

2、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Research Institute for Medicine of Nanjing Command, Nanjing, 210002 China(南京指揮學院流行病學教研室)

3、Jiangsu Institute of Parasitic Diseases, Wuxi, Jiangsu Province 214064 P.R. China(江蘇省寄生蟲病研究所,江蘇省無錫市)

4、Stony Brook University, Stony Brook, 11794 USA(史托尼布魯克大學,史托尼布魯克,11794美國)

5、Department of Pathogen Biology & Microbiology and Department of General Intensive Care Unit of the Second Affiliated Hospital, Zhejiang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Hangzhou, Zhejiang 310058 China(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病原生物學與微生物學教研室和普通重症監護室,浙江杭州310058)

這篇論文發表的時間線是Received 2018 Apr 10(接收日期2018年4月10日); Revised 2018 Jul 9(修訂日期2018年7月9日); Accepted 2018 Aug 2.(接受日期2018年8月2日)

由於公開資料查詢非常困難,只能確定本篇論文通訊作者王長軍的身份,但是我們要知道本篇論文濃重的軍事色彩——重慶第三軍醫大學和南京指揮學院,雖然對於本篇論文的內容一知半解,但是我相信這些軍事專家們的研究目的不是為了救人,而是為了更好的殺人,所以我們必須記住他們!

依據穀歌翻譯該篇論文的內容是:

由於專業知識的限制,未必能對該論文進行精准解讀,但是通過對於論文摘要的解讀,發現文中提到[在過去的幾年中,在對中國雲南省的鼻犀的棲息地進行縱向監測時,一個中國研究團隊成功地從Vero E6細胞中分離了活SL-CoV樣品,並於201313年在蝙蝠糞便中進行了培養。該病毒顯示出與人類和靈貓SARS-CoV的基因組序列一致性超過95%。對它們的進一步研究表明,蝙蝠的SL-CoV可以直接感染人類,不需要中間宿主。]

這段文字提出了SARS冠狀病毒可以直接從蝙蝠傳染到人類,不需要中間宿主,那麼管軼發現的果子狸作為SARS的中間宿主該如何解釋?作為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病毒專家王長軍對2003年的那一場中共對全人類發起的SARS生化武器攻擊到底知情多少?

[對RNA依賴性RNA聚合酶(RdRp)氨基酸序列的分析表明,這些從世界不同地區獲得的蝙蝠SL-CoV樣品的基因組序列在彼此之間具有80-90%的同一性,並表現出87-92%的同一性從人或靈貓來源提取的SARS冠狀病毒][在對攜帶冠狀病毒的蝙蝠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後,在中國浙江省舟山市的犀牛標本中鑒定出兩種新型的SL-CoV。隨後,利用大鼠感染模型評估病毒的跨物種傳播潛力。]

[我們使用Simplot分析了五個bat-SL-CoV和SARS-CoV SZ3的序列相似性。龍泉140菌株與ZC45和ZXC21同源性最高,Rs3367是蝙蝠起源最接近人類病原體SARS冠狀病毒的菌株,而SZ3是Civetorigin的代表性菌株。]

據GNEWS 2020-08-12 17:12發佈的閆麗夢博士接受Newsmax TV電視臺主持人斯派塞採訪時說: “病毒來源於中共實驗室!是他們基於ZC45和ZXC21改造的病毒!”,明確指出中共冠狀病毒是基於ZC45和ZXC21改造的病毒,而這篇論文提出作為新冠病毒骨架病毒框架的ZC45和ZXC21同源性最高的龍泉140菌株,其中提到的Rs3367是蝙蝠起源最接近人類病原體SARS冠狀病毒的菌株,而SZ3是Civetorigin的代表性菌株是不是意味著2003年的SARS病毒是基於SZ3改造的病毒呢?2003年SARS病毒的真相何時浮出水面?那些死於2003年SARS的冤魂能夠安息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注:以下為正文中用於分析的該論文中相關文字翻譯內容

摘要:

冠狀病毒(CoV)是屬於冠狀病毒科和冠狀病毒亞科的RNA病毒家族,是正鏈單鏈RNA病毒的最大組。 從學術角度來看,冠狀病毒可分為四個屬,即Alphacoronaviruses,Betacoronaviruses,Gammacoronaviruses和Deltacoronaviruses。通常在哺乳動物中發現α-冠狀病毒和β-冠狀病毒,而γ-冠狀病毒和δ-冠狀病毒主要與禽類1,2有關。 SARS-CoV是2002-2003年發生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爆發的病原體。自21世紀初以來,SARS爆發是首例人類大流行,在全球範圍內導致近8000例感染病例和800例死亡3,4。 SARS-CoV屬於Beta冠狀病毒屬,其基因組序列與先前鑒定的人CoVs-OC43和229E的相似性較低。因此,我們假設SARS-CoV經歷了漫長而獨立的進化過程。 SARS-CoV基因組通常編碼四種結構蛋白:刺突蛋白(S),包膜蛋白(E),膜蛋白(M)和核衣殼蛋白(N)。其中,S蛋白是三聚體的細胞表面糖蛋白,由兩個亞基(S1和S2)組成,而S1亞基負責受體結合。 S蛋白的變異在很大程度上是導致組織嗜性和不同CoVs5,6宿主範圍的原因。

SARS-CoV的起源一直是研究的重點。果子狸最初被認為是SARS-CoV的自然宿主,因為從2003年在中國廣東省的海鮮市場上交易的果子狸中分離出了幾種SARS-CoV菌株。但是,隨後的研究表明,該病毒僅在淘汰前經過測試的市場來源的果子狸中才檢出,而後來才進行檢測;從野外捕獲的果子狸也對該病毒呈陰性。這一發現表明,果子狸動物僅充當中間宿主,因此不是SARS-CoV8,9的自然宿主。近年來,蝙蝠由於能夠充當多種病毒的自然宿主而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其中包括與許多嚴重形式的新興傳染病(例如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亨德拉病毒)相關的許多重要的人畜共患病病毒和瑪律堡病毒10,11。 2005年,來自香港和中國內地的研究小組幾乎同時發現了來自中國的中國野生馬蹄蝠(Rhinolophus sinicus)中存在SL-CoV。這些發現表明,蝙蝠是SARS-CoV12的自然宿主。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的幾年中,在對中國雲南省的鼻犀的棲息地進行縱向監測時,一個中國研究團隊成功地從Vero E6細胞中分離了活SL-CoV樣品,並於201313年在蝙蝠糞便中進行了培養。該病毒顯示出與人類和靈貓SARS-CoV的基因組序列一致性超過95%。對它們的進一步研究表明,蝙蝠的SL-CoV可以直接感染人類,不需要中間宿主。 SL-CoV與SARS-CoV相似,具有利用其S蛋白與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受體結合的能力來浸潤細胞14。該觀察結果表明,SARS-CoV起源於中國的馬蹄蝠,因此從蝙蝠中分離出的SL-CoV對人類構成了潛在威脅。

近年來,已在全世界包括亞洲,歐洲,非洲和美洲的各種蝙蝠物種中發現了許多新型SL-CoV,。在中國,斯洛維尼亞,保加利亞和義大利的蝙蝠中發現了大多數SL-CoV15-17,而在肯亞和奈及利亞的希波塞德羅斯和Chaerophon物種中發現了與SARS-CoV相關的新型β-冠狀病毒18,19。但是,對RNA依賴性RNA聚合酶(RdRp)氨基酸序列的分析表明,這些從世界不同地區獲得的蝙蝠SL-CoV樣品的基因組序列在彼此之間具有80-90%的同一性,並表現出87-92%的同一性從人或靈貓來源提取的SARS冠狀病毒20,21。這些發現表明SARS-CoV可能會在更長的時間內在蝙蝠中進化。我們小組先前進行的研究表明,在中國東南部發現的蝙蝠具有很高的SL-CoVs攜帶能力22。在對攜帶冠狀病毒的蝙蝠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後,在中國浙江省舟山市的犀牛標本中鑒定出兩種新型的SL-CoV。隨後,利用大鼠感染模型評估病毒的跨物種傳播潛力。

(注:由於本文無法進行非常專業的解讀,故將論文中非常專業部分略去)

討論:

自2005年首次發表關於蝙蝠SL-CoV起源的報告以來,已經在來自十多個國家(包括中國,非洲和歐洲)的六個科中的十個蝙蝠物種中發現了CoV。我們對舟山的蝙蝠進行了為期2年的縱向監測,結果表明,收集到的所有334只蝙蝠均屬於Rhinolophus sinicus物種,這表明該蝙蝠是我們研究中發現的優勢蝙蝠物種,並且已被證明是SARS-CoV的自然宿主。巢式PCR擴增RdRp保守區顯示,與這種蝙蝠相關的CoV攜帶率遠高於先前報導的。同時,由於季節分佈的影響,夏季載畜率高於其他季節。在該地區,已鑒定出兩支冠狀病毒和三支冠狀病毒,這表明舟山地區的蝙蝠中傳播著多種冠狀病毒,而這些冠狀病毒在該地區的蝙蝠菌落中傳播最廣泛。

為了探索從該區域的蝙蝠傳播冠狀病毒的可能性,從感染了病毒的蝙蝠中獲取了兩個蝙蝠SL-CoV的全長樣本。這兩個蝙蝠SL-CoV是從同一地點獲得的,但季節不同。其中有88-99%的基因組序列一致性,表明蝙蝠是這些SL-CoV的自然宿主,並且這些SL-CoV可以在單個菌落內迴圈。同時,本研究中描述的兩種病毒與早期研究中描述的病毒之間存在很大差異,特別是在S1域的高變異性方面[30,31]。注意到編碼S蛋白的基因顯示出高度的可變性。 S蛋白負責病毒進入,並在功能上分為兩個結構域,即S1和S2。 S1結構域參與受體結合,而S2結構域參與細胞膜融合。 S1結構域可以在功能上細分為兩個結構域,一個N端結構域(S1-NTD)和一個C端結構域(S1-CTD),並且兩者都可以結合宿主受體,因此起RBDs32的作用。 ZXC21和ZC45與先前報導的與S1區域相關的蝙蝠CoV表現出巨大的差異,並且最高的共用同一性僅為83%。在本研究過程中嘗試進行重組分析。在我們的研究中,沒有發現潛在的重組事件。這可能是因為這兩個菌株源自蝙蝠物種中未採樣的SL-CoV譜系,與所有其他已知的蝙蝠SL-CoV樣品相比,它們在系統發育上更接近ZXC21和ZC45。然後,我們使用Simplot分析了五個bat-SL-CoV和SARS-CoV SZ3的序列相似性。龍泉140菌株與ZC45和ZXC21同源性最高,Rs3367是蝙蝠起源最接近人類病原體SARS冠狀病毒的菌株,而SZ3是Civetorigin的代表性菌株。

在這項研究中,最初使用哺乳大鼠模型來研究蝙蝠衍生的CoV在其他動物中增殖的可能性。以前,只有一份報告顯示了與從帶有Vero E6細胞的蝙蝠糞便樣品中分離活SL-CoV相關的有希望的結果13。在Vero E6細胞中培養的活SL-CoV表現出典型的CoV形態,並具有使用人類,小動物和中國馬蹄蝠的ACE2進入細胞的能力33。用Vero E6細胞分離病毒的嘗試失敗,這可能是由於病毒載量低或與Vero E6細胞不相容所致。這項研究發現,蝙蝠衍生的SL-CoVs可以在乳鼠中成功複製,並且病理檢查顯示在乳鼠的被檢器官中發生了炎症反應。該結果表明該病毒可以在大鼠中增殖並且具有跨物種傳播的潛力。如以前的研究所述,當通過電子顯微鏡研究從受感染的大鼠腦組織獲得的冠狀病毒顆粒時,發現它們的形態與典型的冠狀病毒顆粒相同。但是,典型的S蛋白無法通過電子顯微鏡觀察到。可以通過以下假設部分解釋這一觀察結果:使用過度的凍融或超速離心法很容易將S蛋白的S1和S2結構域(連接不良)容易從病毒體上分離出來。因此,存在S1結構域的損失,這可能是在製備電子顯微鏡樣品時發生的。同時,根據蛋白質印跡分析的結果,被感染的大鼠組織可以與與ZC45 N蛋白相關的多克隆抗體反應,表明該病毒可以在大鼠中傳播。儘管在大鼠腸組織中的蛋白質印跡結果為陰性,而在腦和肺組織中的蛋白質印跡結果為陽性,但我們認為這些差異可能是由於不同組織中病毒載量的不同所致。

總之,基於早期檢測到源自中國舟山蝙蝠的SL-CoV攜帶率高,該研究涉及對源自該地區蝙蝠的SL-CoV進行連續監測。在該區域發現了多種蝙蝠SL-CoV,該區域的SL-CoV保持穩定並可以相互傳播。儘管根據本研究獲得的兩個全長樣本,從該區域獲得的SARS-CoV與bat-SL-CoV之間存在一些差異,特別是與S蛋白區域有關,但該菌株仍可能導致感染新生大鼠。該觀察結果突顯了這些病毒跨物種傳播的可能性。這些發現強烈表明需要繼續監測野生動物病毒,並促進進一步研究以研究這些病毒跨物種傳播的可能性。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NewFOC

10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