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安尼直接說中共病毒是“戰爭行為”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天使在人間

校對風雲小哥發布小鷗

圖片來源: PBS

10月9日朱利安尼先生在《大紀元》發表文章表示,中共政權讓中共病毒肆虐全世界是“戰爭行為”。中共對冠狀病毒的大流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該病毒已造成數十萬美國公民死亡,成百上千萬的人(包括我們的總統)染病, 在世界範圍內奪去了100多萬人的生命,並摧毀了一個歷史上少有的繁榮的經濟。

美國人剛剛鬆了一口氣,因為我們的總統在戰勝了中共病毒後重返工作崗位。他經歷了一個短暫的住院和一個充滿了焦慮的周末。我們的國家仍在與一個無形的敵人鬥爭,而這個敵人本不應該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中共不透明的獨裁政權應該為重創了世界的冠狀病毒大流行承擔全部責任。當病毒首次出現在武漢時,中共官方採取了他們對付不利新聞的一貫做法,審查和壓制。治療病人的醫生被強迫保持沉默。新聞和社交媒體受到嚴格審查。人們的日常生活被嚴格限制。所有這些都是為了讓普通中國人和世界其他國家對剛剛出現的病毒威脅一無所知,讓他們喪失了做出必要準備的最寶貴的時機。

當病毒流行的信息和病毒本身散播到海外以後,中共領導人就開始試圖蒙蔽公眾。今年1月,他們說服了親共的世界衛生組織官員,即”沒有明確證據證明病毒可以人傳人”。在其他國家認識到病毒的嚴重性之前中共利用這段寶貴的時間囤積口罩和其他醫療用品, 並哄抬價格以保證自己的庫存。

當美國國務院意識到發生的事情,並為這致命的錯誤質疑中共時,中共官員變本加厲地散佈謊言,試圖炮製一種荒謬的美國軍人偷偷的將冠狀病毒帶到武漢的陰謀論。

圖片來源: http://blurredculture.com/

川普總統是最早認識到中共是罪魁禍首的人之一,但他不得不與處處作梗的民主黨人周旋—他們在病毒爆發初期還出於政治目的對總統進行彈劾。早在1月底,當總統對中國實行了關鍵的旅行限制時,前副總統拜登甚至指責總統為保護美國人民而採取的果斷行為是”歇斯底里的排外行為”。

拜登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才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當然,他不願追究中共的責任,因為中共給了拜登家族數千萬美元。他的兒子、弟弟和嫂子可能仍在與中共高層進行商業往來。無論如何,拜登家族和中共至少在過去五年中一直存在商業往來。這也解釋了拜登為什麼有如此荒謬的言論,比如中共國不是”競爭對手”或“威脅”。他可能是唯一相信這一說法的人。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民主黨的州長們,拜登和佩洛西反應依然遲鈍。至少在特朗普總統發布中國旅行禁令的一個月後,他們仍然不負責任地鼓勵人們像往常一樣聚會。這造成了許多不必要的死亡,並加速了疾病的傳播。

也許是為了給自己挽回顏面, 當他們最終採取行動時, 他們採取了過於極端的行為。他們頒布了嚴厲的封鎖令,使曾經欣欣向榮的經濟陷入癱瘓,迫使學校、企業和教堂關閉。與此同時他們卻又縱容數千人在無法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聚集,高喊”殺死警察”。

他們聲稱自己尊重科學,但這解釋不了他們為什麼容忍甚至是鼓勵“黑命貴”的抗議,這些抗議中幾乎都發生了縱火、搶劫、鬥毆、槍擊和大規模騷亂。難道有”科學證據”表明,CCP病毒對那些鼓吹殺害和毆打警察的人威脅更小嗎?

也許是不可避免的,美國總統最終染上了這曾經感染了700多萬美國人的病毒。所幸幾個多月的科學研究使我們有了多種治療方案可供選擇,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川普總統的”operaton warp speed”計劃(一項旨在加速疫苗研究的政府與民間的合作項目)。所有人都見證了川普奇蹟, 這使得川普比那些在病毒爆發初期被擊中的不幸者更加幸運,他的迅速康復為整個國家帶來了極大的安慰和鼓舞。

他對這種疾病的樂觀主義情緒,與拜登和他的民主黨的悲觀主義情緒形成了鮮明對比。這種人人都可以具備樂觀態度,甚至有助於提高你戰勝癌症的機會,這也使他立即將注意力放在康復上。這些都讓人們認識到一個被拜登和他的民主黨反川同僚們忽視的問題:CCP病毒已經不像三月份時那麼可怕。現在它是一種可治癒的疾病。我們的總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即便他現在還沒有痊癒,但那也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

但是, 如果不是因為中共的惡劣行徑,總統先生不會生病。數百萬其他美國人也不會。美國的經濟巨輪也不會陷入幾乎停滯的狀態,這種停擺威脅到全國無數的勞動者和企業。這一切本不應該發生。這是對人類的犯罪。責任完全在中共的獨裁者、這些有組織罪犯和謀殺者。美國人絕不能忘記這一點。我們遭受了嚴重的傷害—但是,一如既往的,我們將像我們不屈不撓的總統一樣,從這場鬥爭中重新煥發出活力和士氣。他是那些在歷史上戰勝了同樣巨大甚至更大挑戰的偉大的美國人民的象徵。

現在美國人民面臨一個巨大的抉擇。川普總統是自尼克松訪華以來對中國最強硬的總統。另一方面,那位前副總統被認為比奧巴馬和克林頓夫婦對中國更友好。當然,我們當時並不知道拜登家族是中共政府和中共高層官員的合作夥伴。

這是一個醜聞, 但是被我們帶有嚴重黨派傾向的情報機構隱藏了。但這也確實解釋了為什麼拜登一直堅持這樣一種即使是在民主黨人中也顯得特立獨行的政治觀點,即中國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或”威脅”。

評論:朱利安尼先生是爆料革命的堅定戰友,這篇文章再一次向我們展示了這位嫉惡如仇的傳奇式人物堅定的滅共信念。正如文貴先生強調的, 在任何時候,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被中共模糊了問題的焦點。那就是病毒的真相。中共獨裁者最怕什麼,我們就要抓住它。現在能促使全世界聯合起來滅共的最有力武器就是病毒的真相。努力傳播真相是我們新中國聯邦人最重要的任務。閆博士的兩篇論文揭示了中共病毒是實驗室製造的超限戰生物武器, 世界人民已經處於中共發動的生物戰爭中。每個人不論身份都有感染的風險,中共可能會有更多的病毒放出來。盡快消滅中共是結束一切威脅的根本辦法。

原文鏈接: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chinas-assault-on-our-country-and-our-president-will-not-be-forgotten_3531597.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