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一段曆史往事看中共超限生物戰之源

作者:Arvin Clark

闫麗夢博士的論文證實了CCP-Virus爲中共研發的超限生物武器,中共造毒投毒人類昭然天下,全球滅共再上一台階,窮途末路的中共惡魔正在收買大批專業人士進行反撲,正義和邪惡的較量在科研界也開始了終極之戰。翻開中共的曆史,中共繼承了二戰日軍731部隊細菌戰的衣缽,在朝鮮戰爭中就小試牛刀,不過對准的是中國的軍隊。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1925年6月在瑞士日內瓦《關于禁止毒氣或類似毒品及細菌方法作戰議定書》被簽訂,但這沒有制止住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細菌戰。臭名昭著的731部隊(舊日本帝國陸軍關東軍防疫給水部的統稱號)擁有龐大的科研人員和63個支隊分布各個戰場。1945年日軍戰敗撤離時其研究設施和研究材料並沒有完全銷毀,攜帶病菌的老鼠四散逃逸,這導致當時哈爾濱當地鼠疫流行,而且還有大批的生化武器丟棄在各個戰場,這些都被共匪收入囊中,包括各個戰場上投降的731支隊生化兵也被共匪收編。

1949年竊國後最令毛賊東不安的是投降的國民黨軍隊,國民黨軍隊數量龐大而且都是愛國的铮铮鐵骨,這和共匪黨衛軍的習性格格不入,怎麽消滅這部分人成爲一大難題,1950年6月25日爆發的朝鮮戰爭爲毛賊東提供了機會,以抗美援朝的名義讓這部分人去送死是最好的解決辦法,10月8日中共決定出兵朝鮮半島。一開始中共偷偷潛入朝鮮打了聯合國軍隊一個措手不及,其後雙方在“三八”線附近呈現膠著狀態。

1951年,中共志願軍多個駐地上報稱“在美軍飛機過後,出現了大批蜘蛛、蒼蠅、跳蚤等,因此斷定美軍投下細菌武器”。很快志願軍部隊裏就傳出霍亂、斑疹、腦膜炎等症狀。共匪軍委很快在毛賊東的命令下展開了反細菌戰,而且在沒有調查取證的情況下,朝鮮、蘇聯都發聲譴責美國進行細菌戰,隨後蘇聯也在聯合國會議上指責美國使用生化武器。美國主張邀請國際紅十字會和世界衛生組織前往中國和朝鮮實地調查,但提案被蘇聯在聯合國安理會多次否決。美國改向聯合國大會提案調查,國際紅十字會擬派出調查團前往調查但遲遲得不到中國和朝鮮的回複,但中朝邀請了有共産國際背景的科學家前來調查發表報告,認爲美軍在朝鮮使用細菌武器,但中朝沒有拿出科學證據來支持其主張。至今爲止,朝鮮細菌戰還不時引起學術界爭論,這和CCP-Virus一開始中共誣蔑美國來中共參加軍運會投毒如出一轍。

朝鮮細菌戰中鐵定放毒的是共匪:一是它手中有大量的日軍戰敗留下的細菌武器,二是有戰敗的日軍731部隊的俘虜。我們知道1945年之後的國共內戰共匪就是大舉啓用收編的日軍俘虜參戰,國共內戰時共匪是否使用收繳的細菌武器仍然是一個謎,但依據共匪殺人如麻的本性不難想象國民黨一瀉千裏潰敗中共匪使用了非常規的武器。在朝鮮戰爭中,消滅投降的國民黨軍隊是毛賊東的初衷,共匪通過投毒志願軍(大部分是國民黨投降的官兵),不僅可以消滅大量的前國民黨官兵,而且還可以發動宣傳嫁禍美國讓美國騎虎難下,同時還可以爲在國內打造生化武器找到了很好的借口。

中共竊國之後,打造生化武器一直是其夢想之一,盡管收編了部分731殘留人員,但不成體系而且也上不了台面,所以整合國內相關科研人員是一個方向,而國際公約明令禁止研究生化武器,哄騙從事救死扶傷生物化學研究人員讓其研究殺人武器最好的辦法是讓其錯認爲“美國等發達國家也在研發生化武器”,因此在朝鮮戰場上共匪一手投毒志願軍,另一手組織國內相關科研人員去研究反細菌戰,從而爲科研人員打造生化殺人武器找到了很好的愛國理由。1951年6月11日,中共黨中央、軍委下達了“關于迅速成立軍事醫學科學院”的命令,其人員主要來自協和醫院和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而這兩所機構主要從事救死扶傷的公共衛生防疫等研究。軍事醫學科學院成爲軍方最核心和最主要的科研力量,中共的病毒生物研究的根就此形成,表面上研究防生、防化等防疫防禦研究,實際上進行生化武器研究。此後的P4、P3實驗室都在此基礎上建立起來,一個個潘多拉盒子在以造福人類的名義下打造。

共匪建政是建立在中國老百姓累累白骨之上,血旗飄蕩之處血流成河,共匪惡魔嗜殺成性,如今財大氣粗的共匪把全人類納入它的獵場,這次的CCP-Virus絕不是最後一次,隨著中美終極之戰的到來,一波又一波的CCP-Virus要從潘多拉盒子裏被中共惡魔釋放,正如闫麗夢博士所說“留給人類的時間不多了”。在爆料革命的指引下,全球愛好和平的人類更清楚地看清了中共惡魔本性,消除人類的危機只有滅共一條路可走。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