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8: 1984進行時(第二部)

作者:文石編輯/審核:Giselle

七十多年前,喬治·奧威爾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個完全處於極權政府監視、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經行走在絕望深淵的邊緣,如果沒有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人類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這部小說《1984進行時》中描述的那樣。

本書獻給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聖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的正義力量。

十個月後……

第二部地獄

13 、一夜之間

溫斯頓決定週一早上照常去上班。既然沒有接到通知,就必須去看看,畢竟他需要這份工作,他還想著安妮曾說可以讓媽媽到B國來。

街上的情況比他想像的還要糟糕。

抗議活動在周日沒有停止。即便關緊窗戶,還是會聞到外邊飄進來的煙味,像是什麼東西在燃燒的氣味。臨近中午,有一聲巨響,接著是連續兩三聲,然後就安靜了。溫斯頓想看看有沒有人把消息傳到網上。但是網斷了。這是溫斯頓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沒有網絡的情況。即便是在A國對信息的嚴密控制下,網絡還都是通暢的。

晚上,網絡恢復了,但只有官方媒體平台可以打開。總統再次發表講話,宣布軍隊將進入城市。他們被授權立即逮捕破壞分子。信號不穩定,總統的聲音氣若游絲,不像是發出警告,倒像是宣布投降。隔一段時間,就能聽到直升飛機的噪音越來越大,玻璃都跟著嗡嗡震動。一道強光不時隔著窗簾掃進屋裡。

溫斯頓和茱莉婭簡單說了幾句,叮囑她不要出門,此外也不便說什麼。這一夜,溫斯頓反而睡得很香。窗外的喧鬧幾次吵醒他,他卻又立刻睡著了,而且好像也沒有做奇怪的夢。就像戈斯坦因說的,該發生的就會發生。

但發生的,還是超乎想像。街兩邊的每一家店鋪都被砸了,有的被搶,有的被燒。甚至一家銀行的防盜門被撬開。大門口的取款機被卸下來扔在地上,裡面當然是空的。兩輛公交車被燒毀的殘骸橫在十字路口。從頭到腳武裝地嚴嚴實實的軍人,幾人一組,站在街角,端著槍一言不發地看著路上的人們。

手機振了一下。溫斯頓看到安妮發了信息,通知今天不用到辦公室。溫斯頓猶豫著,交通已經斷了,走到茱莉婭家至少要四十分鐘。天上飄下幾絲雨滴。溫斯頓加快腳步,他必須見到茱莉婭才安心。

地上有大灘深紅色的東西。溫斯頓心裡一驚。是油漆,一灘一灘,一直到高台階上。溫斯頓經常路過,卻沒有註意,這竟然是一個法院。法院前的柱子上貼著一些標語,歪歪斜斜的,已經被扯破了。緊閉的大門和外牆上全是用深紅色的油漆畫的叉子和塗鴉。一樓的窗戶也被打碎了。

馬路斜對面不遠處是D城最大的博物館,考古和裝飾藝術博物館。溫斯頓有不祥的預感。他快步奔過去,看到兩個人站在博物館院子前的台階上。溫斯頓停住,看看他們,不知是不是該進去。

其中一個人地問:“什麼事?”

溫斯頓不知該說什麼。

“不能參觀了。”另一個人生硬地說。

“被搶了。警察正在裡面。”另一個人補充說。

“被搶了!?”雖然有預感,溫斯頓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對。有史以來第一次,被搶了。這個博物館已經有190年了。第一次被搶!”那人罵了一串髒話,接著又道歉,“對不起。”

“他們絕對是有預謀的!”另一個人說。

“當然。最好的東西被搶走了,把其他的砸碎了。我聽說圖書館也被砸了,還燒了好多書!”

“為什麼?”溫斯頓幾乎驚叫出來。

那人又罵了一句,就不再說話。

溫斯頓向兩個人說了句謝謝,繼續往前走。他很想找個地方坐下來。 “這不奇怪,不奇怪。”他心裡對自己說,卻好像是在安慰別人,自己並不相信。

他沒有想到這麼快,這麼徹底。 A國曾發生的事突然橫掃B國,無人可擋。他以為B國至少會有人站出來抗衡一段時間。他還暗自希望,A國不會得逞。他是心存僥倖,認為人類文明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毀滅。但其實能毀滅A國就可以毀滅B國。而且只在一夜之間。

前面就是他原來常去的街頭公園。那裡是有長椅的。溫斯頓腦子亂糟糟的,被雙腿帶著向那裡走進去,不禁被眼前的情景驚住了。那個漂亮的大理石雕像倒栽在地上,頭不見了,身上被塗了黑漆。長椅被拆走了,只剩下幾段散落的木條,花壇裡的花草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在草叢邊有兩個油漆桶、一團繩子和兩把刷子,還有一個錘子一樣的東西。

溫斯頓似乎又聞到了倉庫裡令人頭痛的古怪氣味。他愣愣地站了一會兒,看著這些器具:是經過他的手,分發給那些暴徒的。儘管他對整個行動一無所知,而且安妮顯然也不信任他們,不想讓他們知道。但他心裡是清楚的,為聯誼會工作,他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雨突然“嘩”地大起來,變成瓢潑大雨。上天要告訴他什麼嗎?在這尊他喜歡的雕像被毀的地方,把他狠狠澆透,讓他永遠記住自己是個幫兇?

溫斯頓到茱莉婭家時,雨停了。但他需要洗個熱水澡。茱莉婭找出奧布蘭的衣服,溫斯頓不願意穿,寧肯穿著茱莉婭的浴袍。

“我和幾個同學從校園往外走,就看到有人在砸街上停的汽車。狄羅森上去問他們要幹什麼,一個人很兇,讓他滾。我們覺得不對勁。這些人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口音很奇怪。”茱莉婭的口氣像是在講一個冒險故事。

雖然溫斯頓沒有心情聽,但還是坐下來看著茱莉婭,鼓勵她說下去。

“我們還遇到了D夫人。她竟然換了運動鞋,興致很高,說要和我們一起走到市政廳。但是我們過了兩三個街區,就遇到一群人在拆欄杆,還給我們幾根拆下來的桿子,說是可以防身。我們說不要,我們不是來打架的。他們就起哄,說我們是傻瓜。然後他們就開始砸路邊的一個花店。旁邊就是一家咖啡館,還有人坐在那裡喝咖啡,嚇得趕快跑了。D夫人說這些人瘋了,說這不是遊行,是暴動。狄羅森也說我們還是不要再走了,最好回家。到家我就趕緊告訴你,怕你擔心。”

溫斯頓點點頭,想笑一下。

“今天接到帕森斯的電話,他讓我不要再出門。我說看上去沒事了。他說有人失踪了,有年輕女人,還有孩子。有人打電話到報社,要登尋人啟事。怎麼了?你不舒服?”

“有多少人?他告訴你有多少人?”溫斯頓心頭一緊。

“沒說,他只說有一些。怎麼了?”

“沒事。沒事。”溫斯頓努力否定心裡的想法。不可能,在B國,不可能。

越想忘掉,越是不斷浮現。回家的路上,溫斯頓一直都在想。 A國每年有大量兒童和女性失踪。販賣人口,是很龐大的一個網絡。在監視設施無處不在的A國,警方既找不到失踪的人,也抓不到人口販子。

想到這,他稍微仰起頭,看到安裝在高處的監控器依然完好。週末的瘋狂破壞就在監視下堂而皇之地進行,婦女和孩子的失踪也是。

戈斯坦因給他開了門,很關切地看看他:“還好吧。”

溫斯頓把門關好,走進屋裡,低聲說:“很嚴重,我都看到了。”

說完,溫斯頓直奔衛生間,眼淚已經流了滿臉,眼睛因為飽脹太多的淚水而生疼。他需要嚎啕大哭一場,但是只能忍住。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哭什麼,他是為自己生命裡的每一分鐘痛哭,為他的父母,為所有人的每一分鐘哀嚎,為了在A國的無盡的黑暗、迫害、壓榨、欺騙、壓抑、扭曲,還有完全一樣的、即將在B國發生的一切。

萬劫不復,萬劫不復。他反复想出來的只有這個詞。人類從此被邪惡統治,萬劫不復。

(未完待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1: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2: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3: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4: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5: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6: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7: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8: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09: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0: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1: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2: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3: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4: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5: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6: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7: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8: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19: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0: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1: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2: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3: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4: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5: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6: 1984進行時
【戰友文學原創】連載027: 1984進行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10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