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博士《SARS-COV-2是超限生物武器》第四部份

論文原文刊載於:zenodo.org;作者:閆麗夢博士及團隊;發佈時間:2020年10月8日

翻譯:TCC;校對:海闊天空;Page:拱卒

SARS-COV-2是超限生物武器

閆博士第二篇論文之最後討論和評論(第四部份)

4. Final discussion and remarks

圖11

(圖11) CCP控制實驗室最近發布的所有新型冠狀病毒與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具有100%的氨基酸序列同一性。病毒的其他登錄號:SARS-CoV-2(NC_045512.2),Pangolin-CoV(EPI_ISL_410721),P5E(MT040336.1),P3B(MT072865.1),P2V(MT072864.1),P5L(MT040335.1 ) )和P1E(MT040334.1)。

4.1所有偽造的冠狀病毒與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具有100%的氨基酸序列同一性

本文中的證據清楚地表明,由中共控制的實驗室最近發表的新型冠狀病毒都是偽造的,自然界中並不存在。這一結論的最後證據是,所有這些病毒與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具有100%的氨基酸序列同一性,正如我們先前的第一篇報告所揭示的,它們應該是被用來製造SARS-CoV-2的基因模板及骨幹(圖11)。儘管在病毒複製週期中它有被保存的功能,但E蛋白可以並允許氨基酸突變(文獻1)。因此,當病毒”被指證”已多次越過物種屏障時(在不同蝙蝠物種之間、從蝙蝠到穿山甲、從穿山甲到人類),E蛋白的氨基酸序列不可能保持完全不變。這觀察到的100%同一性更進一步地證明了這些最近發表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序列是偽造的。

這些偽造(這些假病毒序列)的主要目的是使SARS-CoV-2與ZC45 / ZXC21之間的連接模糊。因此,從他們的目的來看,比起ZC45和ZXC21,這些偽造的病毒應須更類似SARS-CoV-2。由於ZC45和ZXC21的E蛋白已與SARS-CoV-2擁有100%的同一性,因此,這些偽造的病毒也完全採用此序列。

4.2重要的大規模、有組織的科學欺詐的啟示

如果SARS-CoV-2是自然起源的,則無需進行任何偽造即可證明這一點。因此,本報告證實了我們先前的報告,並進一步證明了SARS-CoV-2是實驗室產物(文獻2)。如第一篇報告所揭示的(文獻1),通過遵循已建立的概念和技術,SARS-CoV-2的製造是可行的,其中一些被認為是常用的技術(例如,限制性內切酶消化技術),但這些技術仍然是被該領域的專家們廣泛地優選使用的(文獻35,73)。這項”創造”的關鍵組成部分病毒模板ZC45 / ZXC21是由(中共)軍事研究實驗室所擁有(文獻3)。

重要的是,正如這裡揭示的,多個研究實驗室和機構都參與了偽造和掩蓋(文獻4-9,59)。這顯然是中共政府精心策劃的一項行動

此外,RaTG13的原始測序資料是在2017年和2018發表的(文獻24,33),而這是偽造過程中的主要部分。此外,馬來亞穿山甲感染冠狀病毒的錯誤手稿已於2019年9月提交出版(文獻59)。顯然,掩護計劃已經在COVID-19爆發之前就開始進行了。因此,釋放病毒一定是計劃執行的,而不是意外事件。

4.3 SARS-CoV-2是個超限生物武器

儘管由於致死率相對較低,公眾不容易接受SARS-CoV-2作為生物武器,但這種病毒確實符合楊瑞夫博士(Dr. Ruifu Yang)所描述的生物武器標準。除了在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AMMS)任職外,楊博士還是中共國國家和軍事生物恐怖主義對策顧問組的重要成員,並於1998年以聯合國特別委員會(UNSCOM)的成員參加了伊拉克生物武器計劃的調查。楊博士在2005年為以病原體為生物武器訂立了標準(文獻74):

  1. 有極強的毒性,可造成大規模人員傷亡。
  2. 它具有極強的傳染性,很容易傳播,通常以氣溶膠形式通過呼吸道傳播。最危險的情況是它會允許人對人之間的傳播。
  3. 它相對地可抵抗環境變化,可以在運輸中存活,並能夠有針對性地釋放。

SARS-CoV-2滿足了以上所有條件:它奪去了數十萬人的生命,導致大量人員需住院治療,並留下許多後遺症和不同並發症。它易於傳播,可通過接觸、飛沫和氣溶膠由呼吸道傳播,並有人對人之間的傳播(文獻75-77)。這(人對人之間的傳播)最初被中共政府和世界衛生組織所掩蓋,並首先由閻麗夢博士於2020年1月19日在路德社節目中揭露(文獻78);它對溫度不敏感(與季節性流感不同),並且可以在許多表面上和在4°C(例如冰/水混合物)下長時間存活(文獻79,80)。

除了上述特性外,它還具有很高的無症狀傳播率,這使得控制SARS-CoV-2極具挑戰性。此外,SARS-CoV-2的傳染性、發病率和死亡率也導致了全球社會的恐慌,社會秩序的破壞和世界經濟的衰退。 SARS-CoV-2的影響範圍和破壞力都是前所未有的。

顯然,SARS-CoV-2不僅滿足而且超越了傳統生物武器的標準。因此,應將其定義為超限生物武器。

4.4當前的大瘟疫是對人類的襲擊

科學證據和記錄表明,當前的大瘟疫不是因意外釋放出這加強功能版產品的後果,而是用這個無極限生物武器進行計劃性攻擊的結果。因此,應將當前的大瘟疫視為生物超限戰的結果。

在這種情況下,被感染的人群在不知不覺地中被用作疾病的媒介,以便於感染的傳播。這“攻擊”的首批受害者是中共國人民,特別是武漢市的中共國人民。在早期,武漢的隱蔽式傳播還可達到另一個目的:對生物武器功能的最終驗證,那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人對人之間的傳播效率。在此最後一步測試成功時,其病原體的靶向釋放也已成功了。

鑑於SARS-CoV-2在全球範圍內的散佈及其長期持續存在的可能性,可以適當地說,這次襲擊是對整個人類的襲擊,並將全人類命運置之刀俎。

4.5應對當前大瘟疫必須採取的行動以及拯救人類的未來

鑑於中共在這(大瘟疫)所扮演的角色,要求中共對其行動負責是至關重要的。此外,世界必須找出在中共控制的實驗室中仍然存在的其他SARS-CoV-2的變異體,是否SARS-CoV-2或其變異體仍在積極散佈,是否SARS-CoV-2的再感染會因無免疫效力或抗體依賴性增強(ADE)(文獻81-83)而導致更差的癒後,以及中共是否擁有其他種武器化的病原體,這是由於中共對收集新的動物病原體並研究其在人畜共患病的潛力上,進行過度地及國家級刺激下的努力所導致的結果(文獻3,25,26,28,32,36,37,84-114)。

同樣重要的是,必須盡快揭示所有SARS-CoV-2不為人知的知識訊息。正如我們先前的報告中所示,儘管使用了一模板病毒,但SARS-CoV-2的製造必須涉及通過DNA合成對模板序列進行更改(我們第一篇報告的第2部分中的步驟1和4 )(文獻1)。這步驟可以通過可用的SARS和SARS樣冠狀病毒序列經多序列比對安全地引導造出來。這做法之過程已被圖示過(文獻115),並且在不同位置/區域引入同義突變和氨基酸(非同義)突變。從參與(製造)科學家的角度來看,這些更改是必要的,否則,病毒工程(製作)的本質及其與模板之間的聯繫將顯而易見。但是,重要的是,引入的更改可能也會改變病毒的不同部件的功能,這可能是原始設計也可是無意間造成的。儘管如此,這些引入的變化是否會或如何導致許多COVID-19患者經歷了各種持久的並發症,還有待回答;這些變化可能對有效疫苗和其他抗病毒治療藥物的開發造成什麼障礙,也尚待回答。合理的推斷是:在中共控制下這些參與的實驗室已經從事很長時間的研究,因此擁有大量的SARS-CoV-2不為人知的知識。這些知識可能為在應對COVID-19的全球奮鬥中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提供答案。這些不為人知的知識應立即提供給全世界。

還需要負責任的是在公共衛生和學術研究領域的某些組織和機構中的個人和團體,他們知情地和合作地幫中共錯誤信息的造勢並誤導世界。 2020年1月18日至19日,閻麗夢博士(當時匿名)首次揭示了SARS-CoV-2源自實驗室(文獻78,116)。緊接著,在1月20日,石正麗博士將其手稿送交給了《自然》雜誌,並報導了第一個捏造的病毒RaTG134。從那以後,偽造了許多病毒,所有這些偽造的病毒都在頂級科學期刊上經同行評審發表(文獻4-9)。隨後,基於這些報告,著名的科學家和國際組織在這些雜誌和其他備受矚目的平台上發表了的有影響力的意見性文章以促進自然起源理論的說法(文獻10,117-120)。

與積極倡導自然起源理論得到相反的結果是那些討論SARS-CoV-2(文獻18,121)可能是實驗室起源的的手稿卻被這些和其他期刊嚴格的審查了。我們早期的報告(文獻1)就是此類手稿之一,不但由“預印本”方式發表(譯者:因為被審查,所以無法取得傳統式紙張印刷期刊發表),也面臨著毫無根據的批評,這些批評分別由Robert Gallo和Nancy Connell博士領導的兩組科學家,裝扮成公正進行地同行評審(文獻122,123)(我們正在準備做點對點的回复,並將很快發佈出來)。由於這些合作的努力,大眾已相當地遠離了有關COVID-19和SARS-CoV-2的真相,進而導致了錯誤判斷,反應遲緩以及為國際社會帶來了更大的苦難。必須調查負責製造SARS-CoV-2和偽造/掩蓋的科學家、實驗室、機構和相關合作者。還必須調查世衛組織,有關科學期刊,有關供資機構以及其他相關機構中的有關人員,這些人員在完全知情的情況下,助長了SARS-CoV-2的製造並用科學方式來掩蓋其真正起源。最後,還需要調查哪些科學家是純粹被這科學詐欺所誤導而從事推廣自然起源理論的,而哪些是與中共政府勾結的同路人。

現在是世界面對COVID-19真相並採取行動拯救人類未來的時候了。

閆博士論文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點擊查看Spark Adobe英中雙語對照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