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博士團隊第一份報告中有幾篇周育森&杜蘭英發表的論文

作者:喜馬拉雅的肉夾饃

在閆麗夢博士科學家團隊發佈的《Molecular Mechanism for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of Coronavirus Entry》(中文名稱:S ARS- – CoV- -2 2 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 其經過 複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以及對其可能的合成)報告結尾部分的參考文獻部分是非常重要的關於中共冠狀病毒的相關論文索引,同時據9/22/2020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川普總統聯合國講話”一定要追究中共政府釋放瘟疫的責任“意味著接下來將有哪些具體行動?軍事科學院微生物所主任生化武器研發專家周育森5月份突然去世意味著什麼?

47:56路德:第二,那你要知道,據我瞭解包括高福那裡的人都有港大畢業過去的,包括軍事科學院都有港大畢業過去的,冠博士知道的啊,港大畢業的軍事科學院,專門生物、微生物系,專門做主任的、專門研究生化武器的,前段時間突然死了的一個人,他老婆就是港大畢業過去的,港大博士後,07年還是08年,冠博士知道的,這個人是軍事科學院直接就是曹務春手下的,這是有人給我爆料的啊、給我們發了重要的資訊,這個人就是專門研究生化武器的,五月份還在發論文、前兩天還在發表論文,突然間就死了,並且這個人冠博士你可以說一下,跟你還有點淵源是不是啊?

冠博士:對,他是,,,(路德提醒:周),,對,曹務春的手下,然後他老婆是在美國(路德提醒:杜) ,然後之前是在港大,是做博士還是博士後我忘了,然後她老公是五月份的,我記得他們是了那個文章之後,我記得5月2號還有一篇新聞,說他是什麼科研人員,然後突然那個文章出來的時候,就寫著就已經是過世了,就是說是在五月份之後去世的,這件事情是在閆博士到美國之後他突然的去世和死亡的,所以這個是比較不正常的,而且他在這一段時間一直是在做研究、一直在活躍地工作,所以這件事情是有些蹊蹺的,好的,路德。

路德:這個人叫周育森——生育的育、森林的森,他老婆叫杜蘭英——港大博士後,周育森是軍事科學院微生物系的一個主任,其中他底下還有幾個人也是港大過去的,他們之前是在紐約血液中心,血液中心大家知道是幹什麼的?就是收集這些血液細胞,閆博士跟我說過要做細胞實驗的時候,你就必須得有別人的血液細胞,杜蘭英就是港大博士,07年,所以周突然間就死了,他老婆沉默得很奇怪,並且死因不明,他老婆就是袁國勇和MALIK他們帶的,他們之前是在紐約血液中心,他們夫妻倆都在血液中心工作,這裡頭你看看牽扯到面就太多了,紐約血液中心就是在邁哈頓很著名的一個地方,所以大家知道這個圈子特別小,小到基本上可以說幾個電話基本上就可以把真相瞭解的差不多了,最後再去驗證就行了。

55:12路德: 大家看啊,這就是周育森,他是,安徽淮北人。博士,研究員,博士研究生導師,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分子生物學研究室主任、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病原生物學專業實驗室負責人,鄭州大學、美國匹斯堡大學客座教授,然後在這裡啊(極度緬懷!生命最後一刻仍奮戰在科研一線!周育森等人開發出新冠小鼠模型發文時間202007/31 15:43),你看7月31號去世沒多久的,[2020年7月31日,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孫世惠,周育森(已故), 秦成峰及復旦大學薑世勃等人在Science線上發表題為“Adaptation of SARS-CoV-2 in BALB/c mice for testing vaccine efficac”的研究論文],去世前幾天還在商討論文,有人在他們的微信群裡頭、在杜蘭英的微信群裡頭,咱們這裡都有人、咱們都有戰友,說杜蘭英沒說什麼話,沒有任何悲傷這種感覺啊,這是別人跟我說的啊,(以下略)

由於專業方面的限制,對於閆麗夢博士的報告理解力不強,但是對於其參考文獻部分的每一篇文章作者進行考證倒不是太難,在參考文獻中有周育森、杜蘭英和其他作者共同署名的論文一篇,有杜蘭英和其他作者共同署名的文章一篇,下面分別進行說明:

1、周育森和杜蘭英及其他作者共同署名的論文——《Molecular Mechanism for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of Coronavirus Entry》,這篇論文的作者是——Yushun Wan, Jian Shang, Shihui Sun, Wanbo Tai, Jing Chen, Qibin Geng, Lei He, Yuehong Chen, Jianming Wu, Zhengli Shi, Yusen Zhou, Lanying Du, Fang Li,請注意其他作者中我們耳熟能詳的有石正麗、李放,對應的中文題目是——冠狀病毒進入抗體依賴性增強的分子機制,這則論文依據谷歌翻譯的內容顯示的主題是:[對於許多病毒,已經觀察到病毒進入的抗體依賴性增強(ADE)。結果顯示,抗體靶向一種血清型的病毒,但僅中和另一種,導致後者病毒的ADE。在這裡,我們確定了ADE的新機制:中和性抗體與冠狀病毒的表面刺突蛋白(如病毒受體)結合,觸發刺突的構象變化,並介導病毒通過規範的病毒受體進入IgG Fc受體表達細胞。依賴途徑。我們進一步評估了抗體劑量如何影響病毒進入表達病毒受體,Fc受體或兩種受體的細胞。這項研究揭示了抗體在病毒進入中的複雜作用,並可以指導未來的疫苗設計和基於抗體的藥物治療。]也就是說,這則論文主要討論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也就是中文說的抗體依賴性感染增強作用。這篇論文的發表過程時間點是—— 

Received November 27, 2019(接收日期2019年11月27日),Accepted December 4, 2019(接受日期2019年12月4日),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14, 2020(發表日期2020年2月14日).

2、杜蘭英和其他作者署名的論文——《Two Mutations Were Critical for Bat-to-Human Transmission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這篇論文的作者是——Yang Yang, Chang Liu, Lanying Du, Shibo Jiang, Zhengli Shi, Ralph S. Baric, Fang Li S. Perlman, Editor,這些作者裡除了杜蘭英,我們耳熟能詳的其他作者是:姜世勃、石正麗,對應的中文題目是——“兩個突變對於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從蝙蝠到人的傳播至關重要”,依據谷歌翻譯這篇論文並進行更正後的概要是:[為瞭解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MERS-CoV)如何從蝙蝠傳播給人類,我們比較了MERS-CoV和相關蝙蝠冠狀病毒HKU4的病毒表面S蛋白。儘管HKU4的S蛋白不能介導病毒進入人細胞,但有兩個突變使它能夠被人蛋白酶啟動,從而使其得以實現。這些突變存在於MERS-CoV的S蛋白中,解釋了為什麼MERS-CoV會感染人類細胞。因此,這些突變在直接或通過中間宿主的MERS-CoV從蝙蝠到人的傳播中起關鍵作用。]這篇論文發表過程時間點是——

Received May 15, 2015(接收日期是2015年5月15日),Accepted June 7, 2015(接受日期是2015年6月7日),Published online August 3, 2015.(發表日期是2015年8月3日)。

結束語:從這兩篇論文的發表日期和時間跨度來看,在我們和這個世界沉睡在中共的虛假宣傳的時候,中共的病毒專家們從來沒有停歇過對殺人武器的探索,在今天這種殺人武器正在殺死數以百萬計、感染數以千萬計的人類,對於病毒是生化武器的探究卻還在進行中,製造殺人武器的那個邪惡政權卻還在百般抵賴中!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NewFOC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