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看閆麗夢博士第二篇論文參考文獻中列舉的楊瑞馥談生化武器

作者:Maarago

視頻來源:華南農業大學:從穿山甲分離毒株與新冠相似度高度99%(來源:微博 發佈時間:2020-02-07)

現在中共製造和釋放新冠病毒生化武器的真相日益浮出水面,在正文之前,我們先看一看已經被川普總統確認的2009年的那一次中共對美國發動的豬流感生化襲擊的兩個視頻——

視頻1——揭秘豬流感人際間傳播途徑(來源:土豆 發佈時間:2009-04-27),請注意看陳馮富珍的表演:

視頻2——新型豬流感、人禽流感于與普通流感比較(來源:搜狐視頻 發佈時間:2009-04-28),請注意視頻中對美國受到豬流感病毒襲擊後的描述:

言歸正傳,天使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在《SARS-CoV-2IsanUnrestrictedBioweapon:ATruthRevealedthroughUncoveringaLarge-Scale,OrganizedScientificFraud(SARS-CoV-2是超限生化武器:揭露大規模,有組織的科學欺詐行為揭示的真相)》論文中參考文獻部分第74.生物恐怖襲擊——並非杞人憂天(BioterrarismAttack—NotAnUnfoundedConcern).保健時報,一文裡詳細列明瞭中共生化武器專家楊瑞馥對於生化武器的定性和效果,為了防止此文被404,以下為原文:

生物恐怖襲擊——並非杞人憂天(來源:本報記者王曉坤/保健時報2005年5月12日)

$T4月初,美國新澤西州員警根據電話線索,對一起交通事故進行調查後,發現車主身份可疑;接著,大批“病人”出現類似感冒的症狀前往醫院檢查,而且人數持續增加。醫生隨後發現,這些人可能是受危險生化物質影響。員警、消防和醫院等應急部門面臨的壓力達到極限,應急系統存在的不足和漏洞相繼出現……幸運的是這只是一次虛擬的演習,為的是考驗各部門應對真正生化危機的能力。

“美國之所以進行如此大規模的演習,是因為生物恐怖已成為現實的威脅。美國遭遇的郵件炭疽襲擊事件曾引起全球性恐慌,有‘窮人原子彈’之稱的化學和生化武器,正在成為某些國家或政治勢力抗衡高技術常規武器的最經濟有效的手段。各國必須未雨綢繆,防範生物恐怖襲擊于未然。”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教授楊瑞馥說。$E

$T楊瑞馥: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員,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檢測中心副主任、國家生物醫學分析中心分析微生物實驗室主任$E

生物恐怖襲擊後果嚴重

楊瑞馥認為,世貿大廈遭撞擊固然可怕,但畢竟不會威脅到整個人類的生存;而生物恐怖攻擊的危害則是全球性、無法估量和難以控制的。生物恐怖主義已打破了軍民界線,民眾的生物防禦受到全球普遍關注。

生物恐怖攻擊首先會造成人員的直接傷害。生物恐怖襲擊能引起受襲擊方人員大量死亡,而且由於大多數此類恐怖襲擊具有傳染性,使得受害者不僅局限于第一時間受到襲擊的人員,還可以由他們傳染給醫護人員及民眾等。這可以大量消耗被襲擊方的人力、物力,尤其是醫療資源,同時可以在被襲擊方的人群中引起恐慌。生物恐怖襲擊的威力巨大,日本東京地鐵沙林毒氣襲擊事件提醒我們,目前恐怖分子手中擁有的武器不再只是衝鋒槍和塑膠炸彈,任何武器只要能夠造成更大的傷亡,引起更大的恐慌,喪心病狂者就會毫不猶豫地使用。

生物恐怖襲擊還會對環境造成一定的污染。因為在特定條件下,有些病原體可以長期存活。上世紀四十年代,英國曾在一個小島上進行炭疽桿菌的污染實驗,實驗結束後進行了比較徹底的清理。然而數十年後,仍可從島上的土壤中檢測到活的炭疽桿菌,可見其危害時間之長。同時一些生物恐怖病原在動物體內,可以繁殖並傳遞給下一代(如731部隊在哈爾濱留下的鼠疫源地,現在仍要進行常規檢測),這無異於給後世埋下生態災難的隱患。

更令專家擔心的是有人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施放病原體。生化武器是“沉默殺手”,它會潛伏幾天,甚至幾星期才出現症狀。如果放毒者不說的話,人們起初很難察覺,病原體就會在暗地裡不斷擴大傳染範圍,每一個被感染的人都可能成為感染別人的“生化武器”。

現代生物襲擊事件

演習再真實畢竟也只是演習。回顧歷史,人們對生物恐怖的襲擊也並不陌生。1984年,美國一異教徒在俄勒岡州的一家餐館製造了用鼠傷寒沙門氏菌故意污染沙拉的事件。這次傷寒暴發至少涉及751人。雖然流行病學分析、實驗室化驗結果和官方的調查均證明,這是一起有意的生物襲擊,但直到1985年一個恐怖分子承認後,這一結論才得到最後確認。

1995年,日本“歐姆真理教”成員在東京地鐵列車上施放沙林毒氣,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傷或身體不適。事後,員警突擊搜查了這個組織的實驗室,發現其正在從事一項原始的生化武器計畫。他們被指控正在開展炭疽和肉毒毒素的研究。此外,該教教徒在1992年,還派人去薩伊尋找埃博拉病毒。

2003年,美國“9·11”恐怖事件後,美國遭遇的郵件炭疽襲擊事件引起全球性恐慌,在那次炭疽事件中,證實百餘人感染,5人死亡。

生物恐怖成現實威脅

“美國‘9·11’恐怖事件後,恐怖威脅首先在美國成為現實;而生物恐怖之所以成為現實威脅,主要是因為所需要技術並不複雜,恐怖分子利用網路等途徑完全可以掌握這些技術。”楊瑞馥說。

楊瑞馥介紹說,目前,公認曾經有生化武器研發計畫的國家有美、俄、德、日、英、伊拉克等。此外,還有一些國家也具有生化武器研發和生產的潛在能力。前蘇聯解體後,一些生化武器研發人員流散到國外,生化武器製造技術和設備廣泛分佈于中東、南亞等不穩定地區。

楊瑞馥指出,目前生物技術提高生物因數的穩定性或開發新型生物因數已成為可能,這將促使新的生化武器更快出現。生物技術與裝備的發展,也使生物劑大量生產更加方便,為生物恐怖的實施提供了條件。此外,利用基因技術修飾微生物或毒素也使生物基因武器成為可能。絕大部分病毒和60多個微生物基因組已相繼被闡明,正在進行的還有100多種微生物。利用重組技術研製重組烈性新病毒或毒性更強的病毒或細菌已非難事,無需是國家行為,僅幾個人的實驗室即可對人類社會產生嚴重後果。

認識病原體

據楊瑞馥介紹,被用做生化武器的一般是較易傳染的病毒的病原體。這些病原體一是有很高的毒性,對人員傷亡率高;二是有極高的傳染性,常為氣溶狀態的吸入性傳播,更嚴重的是可在人與人之間直接傳播;三是有較強的對外環境的抵抗力和運輸及投放手段。

根據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等7家國際組織的評估報告,可能用於生化武器的病菌種類,包括25種病毒、13種細菌、4種立克次體、1種衣原體、2種真菌、3種原蟲及多種基因重組的病毒或細菌。

2000年4月21日,美國將可能用於生物恐怖主義的病原菌,根據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分為A、B、C三類,其中天花病毒、炭疽桿菌、鼠疫桿菌和肉毒桿菌毒素等,由於易傳播或可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並可導致很高的死亡率,被列為危害最大的A類病原菌。

楊瑞馥認為,最可能被用作生化武器的是炭疽及天花的病原體。接觸炭疽細菌而染病者中,九成難逃一死。天花也是殺傷力非常強的病毒,雖然患病者的死亡率只有三成,可是傳染力非常強。

如何面對生物恐怖

楊瑞馥認為,反生物恐怖主義在實質上,就是生物安全和民眾生物安全防禦問題。過去,敵對勢力對我國安全的威脅都被認為是國家政府行為;但生物恐怖主義襲擊的對象是軍民不分的,而且襲擊的主要對象就是無辜平民。美國郵件炭疽襲擊事件是一個信號,說明現在的恐怖主義分子可能在一夜之間,就造成人民的恐慌和社會的不穩定;所以,各國應及時進行生物防禦的研究。

據瞭解,“9·11”恐怖襲擊事件後,面對可能發生的大規模生化襲擊,許多國家原有的管理體制受到巨大挑戰,不少國家紛紛整合政府機構,明確分工,細化職責。目前,美國已經啟動或設置了炭疽疫苗研究計畫、針對生物恐怖主義的快速反應研究計畫、針對生物恐怖主義病原的合作研究計畫等7項研究基金計畫,以加速生物防禦的多層次研究。此外,各國顯然也漸漸意識到必須攜手對付生化威脅。作為國際社會加強合作的一個例子,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和美國,已經同意建立一個國際細菌戰危機處理中心和疫苗銀行,總部設在加拿大的渥太華。它將密切與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合作,消除可能造成大量傷亡的傳染病的威脅。

在結合我國的實際情況時,楊瑞馥說,我國人口眾多,居住密集,容易遭受生物恐怖的襲擊。有證據表明,我國周邊國家和地區有的就具有生化武器研發的能力。據西方國家評估,臺灣當局就很可能有生化武器計畫,位於臺北的“國防科學院預防醫學研究院”的BL4研究室可能在從事生化武器研究。

據楊瑞馥介紹,經過十幾年的研究,我國已培養出一大批生物技術領域的專家學者,我國的生物技術水準並不落後,完全有能力對反生物恐怖主義進行高水準的研究,以保障我國的人民健康和國家安全。此外,我國將在2008年舉辦奧運會,我國規劃進行的防禦生物恐怖的研究應當在舉辦奧運前,以獲得一批有效的防禦生物恐怖襲擊的研究成果,確保奧運會成功舉行。

對於我國防禦生物恐怖襲擊的研究,楊瑞馥建議,應發揮科技部、衛生部、總後勤部等部門研究機構的力量,要有一個專門的領導機構,撥專項研究經費,制訂統一的研究規劃。

—–原文引用完畢—— 接下來我們要看一下中共媒體發佈的美國最惡劣的生物恐怖襲擊場景——美國最惡劣的生物恐怖襲擊?炭疽和天花?(發佈時間:2020年7月23日)

為什麼要關注這個視頻?因為當硫酸羥氯喹的作用日益被爆料革命向世界推開的時候,當川普總統在被中共冠狀病毒刺殺並治癒之後,我非常擔心中共接下來會放其他的病毒以延緩其被滅並徹底打垮美國,而且中共為什麼要製造這樣一個視頻呢?為什麼要指明美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NewFOC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