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博士稱冠狀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

據《國家脈搏》報導,揭露中共病毒的華裔女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發表了期待已久的爆炸性的第二份報告。

閆博士指出,SARS-CoV-2的起源應考慮兩種可能性:自然進化或實驗室製造。在我們之前的標題為“ 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徵表明其經過複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以及對其可能的合成過程的描述”的報告中,我們對SARS-CoV- 2通過進化自然產生的可能性進行了駁斥,並得到SARS-CoV-2必須是實驗室改造產物的證明。儘管做出了這樣及類似努力,實驗室製造的結論仍被淡化甚至消失。

閆博士,康教授,冠博士,及胡博士解釋說,如果SARS-CoV-2是自然起源的,則無需捏造即可證明。因此,本報告證實了我們先前的報告,並進一步證明了SARS-CoV-2是實驗室產物。

博士們進一步補充:儘管由於殺傷力相對較低,公眾不容易接受SARS-CoV-2為生物武器,但這種病毒確實符合楊瑞夫博士所描述的生物武器標準。楊博士在軍事醫學科學院任職,此外還是中國國家和軍事生物恐怖主義對策顧問組重要成員,並於1998年以聯合國特別委員會(UNSCOM)成員身份參加了對伊拉克生物武器計劃的調查。楊博士在2005年為病原體制定了生物武器的標準:

  1. 它具有極強的毒性,可導致大規模人員傷亡。
  2. 它具有很高的傳染性,很容易傳播,通常以氣溶膠形式通過呼吸道傳播。最危險的情況是它會允許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3. 它對環境變化不敏感,可持續傳播並能向目標投放。

顯然,SARS-CoV-2不僅滿足而且超越了傳統生物武器的標準。因此,應將其定義為“超限生物武器”。

最後,除了該報告的三十三頁科學細節外,閆博士等人還堅持:

科學證據和記錄表明,當前的疫情不是偶然釋放功能獲得產品的結果,而是使用超限生物武器進行的有計劃的攻擊。因此,應將當前的疫情視為超限生物戰的結果。

在這種情況下,被感染人群不知不覺被當作促進感染的傳播疾病媒介。被襲擊的首批受害者是中國人民,特別是武漢市的中國人民。在最初階段,隱瞞武漢的傳播還可以達到另一個目的:驗證生物武器的終極功能,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效率,這最後一步成功完成後,就可能已完成了病原體的靶向釋放。

評論:第二篇論文以更加無懈可擊的理論數據證明了此病毒為超限生物武器。中共自知死期將至,利用超限生物武器,殺害無辜平民,搞垮各國經濟,讓世界陷入驚恐不安與無望。閆麗夢博士冒著生命危險,勇敢站出來,揭露病毒真相,讓世界看清中共邪惡本質。此乃人類存亡危機時刻,望世界各國正義力量團結起來,滅掉中共,還地球一片淨土。

原文鏈接

翻譯: Ronni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