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閆麗夢博士在10/8路德社提到的中共生化武器專家楊瑞馥

作者:Maarago

天使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在10/8/2020 路德時評(路博艾冠康胡談):閆麗夢博士首次用中文解釋第二份報告的來龍去脈。 時間點19:40 說:

閆麗夢博士提到:[當你去掉這些之後你再看一下,首先這些造假背後它有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的影子,非常深!武漢的這個病毒所陳薇有入駐這個大家都知道,然後軍事生物醫學科學院的曹務春教授他是搞新興疾病和新發疾病、流行病這塊兒的頭兒,那他的影子從SARS期間他就存在這裡邊,整個的我們的文章當中其實是包括穿山甲的造假呀什麼的,都跟他脫不了關係的,然後還有象英年早逝的周育森教授,他的文章我們也有引用,非常重要的貢獻,很可惜他就沒有辦法出來跟我們一起公開探討一下這些問題,然後還有一位很重要的叫楊瑞馥的軍事醫學科學院的主任級別的人物,他是管病原微生物這一塊的,他呢很有意思,他是華南農大在二月初路德那個時候我讓他講過華南農大開記者招待會,首先聲稱自己找到穿山甲病毒的那個時候呢,四個當時在發佈會上出現名字的主要研究人員,當時就包括軍事醫學科學院的楊瑞馥主任,但是當發表這篇文章的時候、發表在自然這種高端雜誌上的時候,楊瑞馥和軍事醫學科學院就神奇的隱去了,那同時我們又列出楊瑞馥主任其實非常地懂生化武器,他不僅僅是中國反恐生化武器方面的專家,他同時還是執行了伊拉克的生化武器計畫的國際專家組的成員之一,大家想想這個經驗有多麼的豐富,他就曾在公開的場合代表軍事生物醫學科學院給生化武器下過一個定義,也就是今天早上康教授簡要介紹的那三點:首先要有大規模的殺傷性、傷亡率;其次呼吸道傳染、人傳人效果是最好的,要有高傳染性;第三點,要便於攜帶,便於去攻擊特定目標、定向給特定目標,然後還要有對環境的不敏感性,那我們知道新冠病毒它不光滿足這幾個條件,它還超越了這幾個條件,它甚至超越了我們已知的任何病毒對環境的適應性和高傳染性,它是一個傷亡率,它雖然死亡率不高,但是你生病這也算受傷啊!就算你無症狀,這也算是受傷呀!你本身你受到感染,其實你不知道有什麼潛在傷害的,那也就是說它完全滿足這個要求,並且它還對經濟、對全球健康造成了巨大的、不可估量的損失,那從這些角度來講,它是一個超限生化武器。(以下略)]

什麼是生化武器?據殺人於無形,生化武器就多可怕,曾差點毀滅整個歐洲!(發佈時間:2020年7月20日)

楊瑞馥何許人也?據楊瑞馥 – 百度百科:[楊瑞馥,男,1963年出生,河北廊坊人,1985年畢業于河北醫科大學醫療系,1988年獲軍事醫學科學院醫學碩士學位,2002年獲軍事醫學科學院理學博士學位。現任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微生物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國家生物醫學分析中心分析微生物實驗室主任。2004年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專案資助,2005年獲得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2009年擔任國家973項目首席科學家。]

[長期從事致病菌微進化與致病機制、致病微生物檢測技術(生物感測器和生物晶片)以及微生物法醫學。先後承擔了國家973計畫、863計畫、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專案、重大傳染病防治重大專項、軍隊科技攻關計畫等幾十項課題,獲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獲中國發明專利1項、實用新型專利4項,發表SCI學術論文100餘篇,累計影響因數超過300,累計H因數22,單篇最高影響因數為53.5。2002年獲總後勤部“科技銀星”稱號,2004年享受軍隊人才一類津貼;主編《細菌名稱英解漢譯詞典》、《細菌名稱雙解及分類詞典》、《生物威脅與核查》、《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微生物法醫學》等6部專著。]

華南農業大學發現穿山甲為新型冠狀病毒潛在中間宿主(來源:好看視頻 發佈時間:2020-02-07)

華南農大:穿山甲或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中新網(2020年02月07日 13:46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廣州2月7日電 (記者 許青青)華南農業大學7日發佈最新研究稱,穿山甲或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

  記者從發佈會獲悉,華南農業大學、嶺南現代農業科學與技術廣東省實驗室教授沈永義、肖立華等科研人員通過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組樣品,鎖定穿山甲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繼而通過分子生物學檢測,揭示穿山甲中β冠狀病毒的陽性率為70%;進一步對病毒進行分離鑒定,電鏡下觀察到典型的冠狀病毒顆粒結構;最後通過對病毒的基因組分析,發現分離的病毒株與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達99%。

嶺南現代農業科學與技術廣東省實驗室常務副主任、華南農業大學校長劉雅紅教授介紹,學校及實驗室將密切關注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對我國畜禽業及農業生產造成的影響,加強動物重大疫病及動物源性人畜共患病的監測及研究工作。(完)]

閆博士說的那一篇楊瑞馥隱身論文是什麼呢?這篇論文是——Isolation of SARS-CoV-2-related coronavirus from Malayan pangolins(鑒定馬來亞穿山甲中與SARS-CoV-2相關的冠狀病毒)

它的作者是:Kangpeng XiaoJunqiong ZhaiYaoyu FengNiu ZhouXu ZhangJie-Jian ZouNa LiYaqiong GuoXiaobing LiXuejuan ShenZhipeng ZhangFanfan ShuWanyi HuangYu LiZiding ZhangRui-Ai ChenYa-Jiang WuShi-Ming PengMian HuangWei-Jun XieQin-Hui CaiFang-Hui HouWu Chen(陳武——上文提到的獸醫師), Lihua Xiao (上文提到的肖立華)& Yongyi Shen(上文提到的沈永義)

其發表時間線是:Received16 February 2020(接收日期:2020年2月16日)Accepted28 April 2020(接收日期:2020年4月28日)Published07 May 2020(印刷日期:2020年5月7日)Issue Date09 July 2020(發佈日期2020年7月9日)

根據谷歌翻譯得出的概要是:[當前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爆發給全球衛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1。導致這次暴發的新冠狀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SARS-CoV-2)-與SARS-CoV和蝙蝠冠狀病毒RaTG132具有高度的序列同一性。儘管蝙蝠可能是多種冠狀病毒的宿主3,4,但SARS-CoV-2是否具有其他宿主物種仍是未知的。在這裡,我們顯示從馬來亞穿山甲中分離出的冠狀病毒(我們命名為穿山甲CoV)在E,M,N和S蛋白中與SARS-CoV-2具有100%,98.6%,97.8%和90.7%的氨基酸同一性, 分別。特別地,穿山甲-CoV的S蛋白的受體結合結構域與SARS-CoV-2的受體結合結構域幾乎相同,但非關鍵氨基酸具有一個差異。我們的比較基因組分析表明,SARS-CoV-2可能起源于一種類似於穿山甲CoV的病毒與一種類似於RaTG13的病毒的重組。我們分析的25株馬來亞穿山甲中有17株檢測到了穿山甲冠狀病毒。感染的穿山甲顯示出臨床症狀和組織學變化,並且針對穿山甲-CoV的迴圈抗體與SARS-CoV-2的S蛋白反應。從與SARS-CoV-2密切相關的穿山甲中分離冠狀病毒表明,這些動物有可能充當SARS-CoV-2的中間宿主。如果不能有效地控制野生動植物貿易,這種新發現的來自穿山甲的冠狀病毒(穿山甲是非法野生動植物貿易中最被販運的哺乳動物)可能對公共健康構成未來威脅。]

為什麼楊瑞馥要隱去呢?楊瑞馥的故事才剛剛開始,我們要一點一點查出楊瑞馥的學術軌跡,下面是關於楊瑞馥的部分視頻—— 1、認識超級細菌:楊瑞馥(來源:新浪視頻 發佈時間:2011-07-14)

2、【13】楊瑞馥(獅子山)——抗擊埃博拉(來源:騰訊視頻 發佈時間:2015-01-08)

3、楊瑞馥教授採訪視頻(來源:騰訊視頻 發佈時間:2017-06-06)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NewFOC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