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商2個月巨虧1700萬這就是現在中共國製造業的縮影

作者:文茗

今年4月左右,東莞的羅衛、肖志明等人籌重金轉型口罩生產,然而僅過了2個月,口罩市場崩盤,百萬隻口罩積壓,投入1700多萬的設備只能當垃圾處理。

羅衛面對著空曠的廠房,回顧數月的經過:”牽扯到口罩事業的人太多太多了,都像瘋了一樣,做出來多少貨就能賣多少貨。我們弄的最大產能是100萬隻一天,按照原有的利潤,5天就能回本,哪怕把利潤砍一半,10天回本,甚至15天回本。沒想到崩盤會這麼快,做口罩的就是一幫人過雪山,被雪崩壓死了。”

隨著中共病毒的爆發和肆虐,全國各大定點醫院防護物資緊缺,尤其是口罩的需求量是大大地增加,隨之而來的便是全國三千多家企業緊急申請審批資質,改造生產線,跨界轉產口罩,防護服等緊缺物資。東莞某科技有限公司,原先是做滑板車電池,主要出口歐美,考慮到當時口罩需求量的增加,羅衛、肖志明等幾個股東商量後決定轉型。主要做KN95口罩,仍是以出口市場為主。一個口罩的成本加上人工費一塊多錢,當時可以賣到6.5-7元。剛開始(口罩)一天的量產也就在10萬個左右,為了盡快擴大產能,又在二樓做一個無塵車間,逐步投入了10條生產線左右,每條生產線150多萬,實際固定資產在1700萬左右。

為了籌集這筆資金,羅衛、肖志明他們不僅搭上了全部積蓄,還跟親戚朋友借了一些錢。同一時間,口罩用的原材料市場也瘋狂增長。 “像無紡布剛開始2萬多元一噸,高峰期的時候是15萬一噸……”

而隨之而來的便是,中共想通過醫療物資操控全球而限制出口,以及中共國口罩質量問題頻出,2020年4月出口收緊,海關總署10號發佈公告,決定自當天起,對醫用口罩、醫用防護服等11類物品實施出口商品檢驗,明確要對相關商品的質量實施檢驗。由於出口門檻的提高,一些企業的口罩遭遇了賣不出去的困境,口罩行業面臨新的調整,呈現出了冰火兩重天的現狀。 “國家進行整頓的時候就出了商務部的白名單,我們又要抓生產、抓品質,然後再要去申請這些資質的時候,實際上速度就很慢了……”據羅衛介紹,五一節過後單價就直線往下降,到後面擠壓庫存想賣的時候就已經賣不掉了。五月底開始停工。據他所知,身邊的朋友也都陸續停產停工了。他形容這情形就跟當初選擇做口罩時一樣,大家一起跟風上,又一起停工。工是停下來了,可是1700多萬的投入的廠房、設備、原材料每天都在貶值,焦慮開始了。員工怎麼辦?設備怎麼辦?目前,庫房還有100多萬隻庫存口罩,眼看回本無望,小股東開始鬧著要撤資。

羅衛說:“真的很焦慮,虧損只是一個方面,我們都到了這個階段,為什麼會做一些這種決策”,這樣的事情情況,讓他們開始懷疑自己當初選擇的創業方向是否正確。 “基本上像我們虧損的渣都沒有的還有很多,因為整個市場的崩盤沒有預兆,所以導致市場崩盤之後反應不及時。還有朋友的朋友已經走了極端了……”肖志明說。

我看到很多所謂的學者都在批評:國人看見熱點總喜歡蜂擁而上,結果把很多產業迅速搞垮。歷史上,太陽能板,LED等都是這樣。把這些產業原本可以用研發推動創新的機會都毀掉了。可是這些學者只看懂了中共國經濟的皮毛,就妄自批評他人。在中共國稍微賺錢的行業毫不誇張的講,幾乎全部被紅二代佔據了,最典型的就是石油和通訊等,留給百姓的除了房地產,還有什麼。僅剩無幾的機會必然會導致游資蜂擁而至,而如今口罩行業虧的渣都不剩,根源就在於中共的統治。

數據顯示,上半年規模以上中小工業企業增加值降幅比一季度收窄10.3個百分點,前5個月利潤降幅比一季度收窄21.7個百分點。疫情爆發使企業面臨現金流趨緊、供應鏈中斷、市場供求普遍下滑等壓力,多數企業預計上半年營收將明顯下降。 1/3 企業現金流承受期限不足 1 個月。調研企業現金流承受期的有關報告中,期限僅在 1 個月以內的企業佔比超過 30%,維持期限在 6 個月以上的企業不到 10%。中小型企業整體預期低於大中型企業。

而近年來,國內中小企業由於貿易戰等諸多原因導致經營困難,出現倒閉的現象屢見不鮮。據2019年數據顯示,我國有超過100萬家企業倒閉,其中超過90%是中小型企業,而大多數企業的生命週期只有3年,能超過5年的只有10%左右。 2020年開年至今,全國註銷的企業數就超過80萬,估計到年底這一數字會遠遠超越去年的數據。

這就是中共國中小製造企業的現狀,口罩行業的崩潰,只是整個中小企業的一個縮影。公佈的數據原本就被修飾過,現實有多殘酷只有中小企業主最明白。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8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