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放開了落戶政策背後真相是經濟下行和房價下跌

作者:文茗

近日上海發布了落戶新政《2020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申請本市戶籍評分辦法》。闡明今後復旦、上海交大、同濟、華東師大的應屆本科生、以及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相當於原來的985)的應屆碩士,全國各高校的博士可以直接落戶上海。

表面看似因為北京將運用積分落戶、住房、入學等政策吸引數字經濟人才。以及中共給北京發放自貿區拍照。實則是經濟下行和房價下跌所致。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海戶籍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518.12萬人,佔戶籍總人口35.2%,較2018年提高0.8個百分點。而另據報導202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156人,其中男孩78人;10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1月1日,上海共出生380人,其中男孩211人;20年前的200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1148人,其中男孩646人;30年前的199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2784人,其中男孩1516人。這組數據來自於上海“隨申辦”小程序,由上海市公安局提供,它直觀地傳達出兩個問題,一是生育率在近三十年呈現斷崖式下降,二是越是生育政策緊的時候,男女比例越不均衡。

根據當前上海人口年齡結構、出生率急速萎縮、人口機械變動和自然變動情況等因素測算,上海老年人口規模將在2030年達到歷史峰值。上海作為中共國的經濟中心,本應該像世界其他國家的經濟中心一樣,例如紐約、矽谷那樣,不停的有年輕人為城市帶來勞動力和激情、創意、活力。正如今天的深圳那樣,人平均年齡只有32.5歲、是全國最年輕的城市,1980-2019年深圳常住人口增加1310.6萬人,(戶籍人口)老齡化率僅7%。以及如今的美國,正是全世界最優秀的年輕人在向這個國家移民(991-2018年美國20-64歲年齡段的移民佔比始終維持在70%以上)。他們彌補了美國的老齡化問題,不像日本歐洲那些老資本主義國家在老齡化的泥潭中掙扎。

如今的上海一方面是上海到了承載上限,一方面又需要年輕人改善人口結構。而人口老齡化以及經濟下行等因素直接影響到了上海房地產。如今上海的樓市:一方面眾多的新房入市對二手房市場有所衝擊;另一方面當前上海二手房掛牌量超5萬套,供大於求的情況愈發明顯,於是有人賣房時選擇送車位送家具等等,甚至有的選擇降價百萬進行拋售。

我們舉例來看幾個:

第一個位於斐濱江的尚海灣豪庭該樓盤由東安二小重點學區房某明星同款小區等光環,初始掛牌價為1650萬,後調整至1580萬。 5月30日房價從1580萬降到1530萬,降價幅度高達120萬,具體拋售的原因是貸款壓力大,可能面臨斷供。

第二個位於黃埔世博濱江的宏輝名苑,面積135平,初始掛牌價1380萬,5月30日掛牌價調整為1280萬,具體原因是房東急於變現,選擇降價。

第三個位於普陀區長壽路的光明城市面積152平,19年10月1日的初始掛牌價為1458萬,10月11日下調至1440萬,今年5月27日調整為1300百五十萬,足足降了108萬,套房的具體原因是業主置換房產,綜上所述都為市中心的房產選擇降價100多萬仍然沒有售出,雖然拋售的原因各有不同,但是上海二手房市場不景氣,面臨的拋售情況確實是存在的。

上海其實早已看清了中美脫鉤會給中共國帶來什麼,上海想要在未來衝擊之下活下去,那麼就必須有足夠的年輕人給這個城市帶來勞動力。北上廣這樣的一線城市,不論是醫療、教育等社會資源都對年輕人擁有足夠的吸引力,上海放寬高端人才的戶籍政策,變相的會對全國各地的人才產生虹吸效應。雖說救活了上海,但對於二三線城市的打擊也是毀滅性的。人才的流逝必然會摧毀二三線城市的生存基礎,首當其衝的就是房價(鶴崗等已驗證了這一點),而二三線城市房價下跌的多米諾效應必然會引發其他產業的崩潰,最終也會傳導致一線城市,最終必然是覆巢之痛。最終崩潰看似源自搶人,實則是戶籍制度對人口的限制,以及整體經濟下行所致。根源就在於中共這種畸形統治的必然結果。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8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