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惡的計劃生育政策結出的惡果即將報復這個國家

作者:文茗

根據媒體統計全國至少有24個地級市在2015年末到2019年末(部分城市最新數據截止到2018年)的4年中,小學在校生數量減少超過10%。

以黑龍江省雞西市為例,從2015年到2019年,當地小學生減少的比例達到18.82%。 2019年,遼寧省本溪市小學在校生總數50291人,2009年這一數字為67112人,10年減少超過25%。

根據遼寧省統計年鑑和當地統計公報,2015年,鐵嶺的常住人口為300.4萬人,隨後逐年遞減,2018年為291.6萬人,2019年為289萬人。與此同時,從2015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數看,鐵嶺為24.48萬人,2018年這一數據已經下跌到18.9萬人。

很多城市和鐵嶺的命運類似。以黑龍江省雞西市為例,這一城市在2015年小學生人數達到5.95萬人,2019年這一數據下降到4.83萬人,減少的比例達到18.82%。

人口學者黃文政解釋:目前入學小學生減少最嚴重的區域基本在東北、四川和個別欠發達的區域。導致這個現象最直接的因素是這些地方的生育率長期低迷,這可以從當地2013年到2019的出生人口對比看出來。

最近有一組出生率斷崖式下跌的數據正好印證了專家之言。 202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156人,其中男孩78人;10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1月1日,上海共出生380人,其中男孩211人;20年前的200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1148人,其中男孩646人;30年前的1990年1月1日,上海共出生2784人,其中男孩1516人。這組數據來自於上海“隨申辦”小程序,由上海市公安局提供,它直觀地傳達出兩個問題,一是生育率在近三十年呈現斷崖式下降,二是越是生育政策緊的時候,男女比例越不均衡。

人口專家梁建章在其文章中提到,中國今天的生育率,如果扣除二孩堆積效應,比日本要低很多,大概只有1.1,而日本的生育率是1.4。在過去的三年,中國的人口出生率正以每年3%的速度遞減,如果考慮人口政策20年的延遲性,如果不改變的話,今天日本的老齡化現狀,很可能就是20年後中國要面臨的處境。一個社會的總和生育率要達到2.1才能維持下一代人口與上一代數量上持平,這也被稱為世代更替水平,是許多發達國家鼓勵生育要達到的目標;1.5則是人口結構危機的警示線。

據任澤平的《中國生育報告2020》統計,從勞動力方面看,2019年中國15-64歲勞動年齡人口降至約9.9億,中國就業人員總量2018年首次出現下降。按照當前趨勢,到205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將在2019年的基礎上再減少2.3億至7.6億,即減少約24%。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資料,80後、90後、00後人口分別為2.19億、1.88億、1.47億,90後比80後少約3100萬,00後比90後少4100萬。

與之相對的,是社會的老齡化進一步加劇,2019年中國老齡化達12.6%,如果按當前生育率,2022年中國將進入佔比超14%的深度老齡化社會,2033年左右進入佔比超20%的超級老齡化社會,之後持續快速上升至2060年的約35%。

當一個國家步入老齡化社會的時刻,將會對一個國家產生很深遠的影響:

第一,人口年齡結構會影響勞動力資源總量供給,而勞動力又是經濟增長中最重要的生產要素。人口老齡化趨勢下,勞動力供給下降,社會生產能力不足,經濟增速下降。

第二,老齡化會改變社會資源的配置方向,對經濟增速產生影響。一般而言,老齡化社會中老年人比重上升,老年人在經濟中屬於“消費型”人口,不創造產出。相應地,社會資源中用於消費的比重增加,必然對資本積累產生“擠出效應”,資本積累能力下降,將削弱經濟增長動力。

以老齡化極為嚴重(65歲人口占比超20%)的日本、意大利、希臘為例,2000年-2017年三國年均增長率分別為 0.7%、-0.1%和-0.9%。相反,印度、越南等年輕國家GDP增速普遍較快,兩國65歲人口占比分別僅為5.99%和7.15%,2000年-2017 年年均GDP增速則達到7%和6.5%。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日本的老齡化,史於 20世紀 70年代,自此之後,日本經濟增速中樞持續下滑。近年來中共國快速進入老齡化時代,也成為中共國經濟增速下行、進入經濟新常態的關鍵因素之一。

目前中共國經濟面臨轉型升級的同時,還要面臨世界經濟與其脫鉤的風險;年輕人減少導致的生產力不足,尤其是人口紅利消退而失去對經濟支撐作用;養老金空賬問題凸顯,後期面臨老無所依的困境等等。這一切問題的根源首先源自中共獨裁統治,其次就是萬惡的計劃生育政策對人口結構的破壞所致。拒不完全統計計劃生育至少減少4億人的出生,也就是說無形之中,中國缺少了4億的年輕勞動力。這也正是老齡化社會如此之快降臨到這個國家的根本所在。

面臨如此重大的老齡化問題,中共還在拼命的提倡孝道,子女為老人養老。看似是提倡美德,實則是在推脫政府應該負擔的養老義務。這就是中共,用道德去綁架每一個人,讓他們去負擔老人的養老。中共製造了世界最高的房價、個人承擔最高的教育成本、醫療成本、原本就已經被炸的油枯燈滅的中國百姓,還要去負擔如此龐大的老人群體的養老成本。活在如此繁重負擔的國度之下,真可謂是煉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8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