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群中心大量進駐基層

新聞來源:The Economist《經濟學家》;發佈時間: 2020年9月12日

翻譯/簡評:Ricky;校對:沐子璐璐;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這幾年來,中國共產黨為了增加對社會的控制,建設了大量的黨群服務中心。有些通過社區的名義,也都建立黨群活動中心。很多企業也建立了黨委,黨員活動中心,從而進一步增加了對企業的控制。這與80年代,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對企業放鬆政策相反,現在一味的開歷史的倒車。此外,很多社區中心的建設花費不少,因為不符合市場的要求,現大多都成了擺設,浪費的都是納稅人的錢。

中國共產黨黨群中心大量進駐基層

接納他們會是一個挑戰

閃耀的深圳科技園裡,在大型的數字集團騰訊的總部對面,(可以看出)共產黨在想盡辦法爭取人們的注意力。 “跟黨走,做生意”的標語刻飾在一棟兩層樓入口的一個充滿現代感的立方體上,樓內的牆上都噴塗著大型的機器人。大廳裡還佇立著一個真人大小的毛澤東雕像,旁邊圍繞著其他共產黨領導人的雕像。不過,大多數訪客都只是穿過這個黨史展覽直奔樓上。

習近平思想沒有提供的免費課那麼吸引人:有書法,跆拳道,普拉提(一種健身訓練),尊巴舞。在一座緊挨著香港(這個世界上最昂貴的房地產市場之一)的城市深圳,經常有職業發展和購買房地產的講座。在午飯時間,工人可以享受免費按摩。 “大多數人覺得學習共產黨史的課程枯燥乏味“,一位本地中心的職員說,“學員更喜歡參加瑜伽或者區塊鏈講座。我們還舉辦過速配交友活動,促成了15對戀人。”

這棟樓被稱為“黨群服務中心”。最近這些年,這樣的黨群服務中心在全國各城市,鎮,鄉村快速的增加。發展基層的建設是共產黨這幾十年所做最大努力。他們部分目的是給當地提供“一站式”進入官方的各種服務,以改變之前那種需要走很遠才能找到官方機構的情況。在深圳,當地政府將黨群服務中心翻譯英文為“社區服務中心”(或許是為了對政治敏感的外國人掩蓋這些服務中心與共產黨的關係),像這樣的社區服務中心在深圳有1000多個。其中一個在深圳機場,那裡提供卡拉OK服務,飛行模擬服務開發一所超過3500本書的圖書館。

提供娛樂和幫助政府做文件工作,其實只是這種黨群服務中心的次要任務。它們的主要任務是給普通黨員提供空間相聚並討論習近平思想和黨的最新指令。伴隨著80年代和90年代很多國有企業的解體,很多黨的基層組織也解散了。這些年,中共通過在私營企業和非營利組織組內部設置黨組織將黨的基層重新建了起來。但,這些黨基層的人員通常是幾個很少和上級黨委組織聯繫的人。這種服務中心幫助把不同政黨組織聯繫在一起,在需要時更容易動員起來,比如在疫情封城期間幫助公眾。其中一個在機場的黨群服務中心把自己描述為近10000名黨員的“紅色家庭”,他們運行著30多個與機場相關的業務。那裡還有有一間兩個會議室大的舞廳。

建造和裝飾這些設施並不便宜。在過去兩年,東莞這個靠近深圳的城市為建造這些黨群中心花了1.9億(大約2800萬美金)。嘉峪關,一座在戈壁灘邊遠在西北3000多公里遠並不富裕的城市,在過去5年也花費了同樣的額度在這上面。這是不可選擇的,因為建造這些中心會用來評估官員的業績。城市為黨群服務中心的建築面積指定了最小空間。在深圳,鄰里之間的社區中心是650平米,相當於奧林匹克游泳池的一半。但很多官員喜歡將其建設更大。深圳炫耀其擁有廣東省最大的黨群中心,達到8000平米。

官員有充分的理由表現他們的熱情。在習近平2012年掌權中共國之後,在基層建設黨群中心是他優先要做的。在首都以外的視察中,他好幾次參觀了黨群中心。有次是七月,在東北長春,他引用了毛的話,說在基層的有效工作是確保黨在“大風大浪中穩坐釣魚台”中必不可少的,換句話說就是保持對權利的控制。

深圳這樣的國際大都市,吸引了很多年輕的技術精英,但他們在黨的意識形態學習上很少有時間。因此,中國共產黨通過提供創業免費諮詢來吸引他們。來自一家研究公司名叫中國官方有限公司(Official China ltd.)的瑞恩·馬努埃勒(Ryan Manuel),把這個新(黨群服務)中心和西方城市的教堂來對比,那些西方教堂會給忙碌的專業人士安排具有社區意識的體育活動、夜課。不管是黨群服務中心還是西方教堂裡的活動,其主要目的都是激發信念——在教堂是信仰上帝,在黨群中心是信仰黨。

黨群服務中心即使被黨許可而且也被譽為“紅色前線”,但其收效不總是如希望的那樣。人民日報(黨的主要喉舌)網絡版在2018年刊登的一篇文章說到,很多黨群中心是“空殼子”。很多地方“硬件很好但是服務不匹配,人流量很低”,一位昆明市附近縣區工作人員在一篇在線文章中感嘆道。她還寫道很多地方的黨群中心很空,市民也缺乏“滿意和幸福感”。

但是共產黨不會為吸引新成員擔心,新成員通常都要在這些黨群中心宣誓。在2018年,只有10%的申請者被接受加入中國共產黨。目前中共國有9000多萬黨員。 “儘管共產黨試著更包容並接納更多的成員,但在招募新黨員時仍然保持著高度的選擇標準,”一位研究公司Plenum的研究員馮楚城(Feng Chucheng)說道。中共想吸引深圳有智慧的科技人員入黨,但僅限於那些對中共命令完全服從的人員。只會卡拉OK技能而沒有實際才能的人沒有入黨優勢。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點擊spark adobe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