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重磅!閆麗夢博士發布了第二篇報告!

編撰:灣流起飛

2020年北京時間10月8日晚9點,我們的英雄女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發布了重磅的第二份科學研究報告:SARS-CoV-2是一種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通過揭露大規模的、有組織的科學欺詐行為,揭示病毒真相。

小編幫大家整理了下該報告簡要說明部分,如下內容所示:

對於SARS-CoV-2的起源,應該考慮兩種可能性:自然進化或實驗室制造。在我們早先的題為 “SARS-CoV-2基因組的不尋常特征表明是復雜的實驗室改造而非自然進化以及描述其可能的合成途徑 “的報告中,我們否定了SARS-CoV-2通過進化自然產生的可能性,而是證明SARS-CoV-2一定是實驗室改造的產物。盡管做出了這樣的努力和類似的努力,實驗室創造論仍然被淡化甚至被削弱。這從根本上說是因為自然起源理論仍然得到了在疫情開始之後中共公布的幾種新型冠狀病毒的支持。據報道,這些病毒(RaTG13蝙蝠冠狀病毒、一系列穿山甲冠狀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狀病毒)與SARS-CoV-2具有很高的序列同源性,共同構建了SARS-CoV-2自然進化的看似合理的路徑。然而,在這裏,我們通過對現有數據和文獻的深入分析,證明這些新型動物冠狀病毒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它們的序列是被制造出來的。此外,我們還對SARS-CoV-2可能天然來源於感染墨江礦工的冠狀病毒的假說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這些病毒編造的啟示使自然起源理論失去了根據。這也加強了我們之前的斷言,即SARS-CoV-2是實驗室改造的產物,利用中國人民解放軍某實驗室擁有的模板病毒,大約6個月就可以制造出來。用數據造假來掩蓋SARS-CoV-2的真實來源,這進一步暗示了這裏的實驗室改造已經不是簡單的功能增強研究。

這場科學欺詐的規模和組織性標誌著學術研究和公共衛生領域的腐敗程度。由於這種腐敗,科學界的聲譽和全球社會的福祉都受到了損害。

重要的是,雖然SARS-CoV-2符合解放軍規定的生物武器標準,但其影響遠遠超出了典型生物武器的設想。此外,記錄顯示,這種武器化病原體的釋放應該是有意而非偶然的。因此,我們將SARS-CoV-2定義為一種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目前的大流行是不受限制的生物戰的結果。我們還建議對涉嫌的政府和個人進行調查,並追究責任人對國際社會這一野蠻攻擊的責任。

有關更加具體的內容請查看閆麗夢博士第二份重磅報告的完整版鏈接:
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X38RvZMza3U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10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