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爆料革命徵文】我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

作者:只有一盞燈
編輯/審核:Giselle

前一段時間,有一位來自西方的百歲老人讓我流淚,有一位來自東方的十四歲年輕人讓我心碎。

當班農99歲的父親從屏幕外挪向路德訪談的鏡頭前時,他走得很慢,但我相信看直播的戰友沒有任何人在這個時候離開,大家都選擇了等待。

老人說:“我知道班農和Miles 是很好的朋友,他們有偉大的追求,我衷心祝愿他們使命達成。”那一刻我淚流滿面,我想到了我的父親,我在想,當有一天我選擇為另一個毫不相干的國家的未來而捨命征戰的時候,父親會在鏡頭前為我加油,為那個國家的人們祝福嗎?我堅信他不會,他會說那是多管閒事。但他會像所有的中國父親一樣,關心自己的孩子是否能找個好工作,娶個好媳婦,生個乖孩子,而至於別人,別的國家,與他何干?共產黨的洗腦下,人們哪裡還有大愛?

同一天,武漢某所中學一位十四歲的少年,在學校裡犯了錯,被老師告知了家長,然後母親在教學樓的過道裡徑直給了他結實的幾個連環耳光。幾分鐘後,這個少年轉身,沒有任何猶豫,縱身跳下了五樓。這個視頻讓我心碎,他用這種方法決絕的告別了這個世界。他一定在怨恨他的母親,他用這種方式報復自己的母親,但他無論如何都未曾想過,其實是這個罪惡的體制和政權,讓那個生他、養他的母親變成了這樣。

就在前天,當川普總統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的消息傳出,國內媒體的歡呼雀躍和一些大V的幸災樂禍讓我幾度作嘔;推特上一段孩子們的視頻讓人後背發涼,這是怎樣的教育會讓人性如此扭曲?是誰讓本該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學會了對七十多歲老人惡毒的詛咒?

幸好我逃離了那片土地,幸好我看到了不一樣的天空。

但我必須得承認,如果三年前沒有跟隨文貴先生,沒有爆料革命的開智,我也許會繼續愚昧下去,我的孩子們未來一定會活成那個我現在無比討厭的曾經的自己。

我想講三個故事,關於我的父親,關於自己,還有我的印度朋友。

我的父親

父親曾經是個軍醫,在文革的時候被莫名的打成了右派,當別人提起他被冠上的帽子“反革命技術權威”的時候,多數時候他都會謙卑的一笑:“談不上”。

那場浩劫對他,對我們的家庭帶來的都是災難,但他像我看到的很多人們一樣用時間治癒了傷痛,最終選擇了釋懷。我曾經問過父親,你恨那些給你帶帽子的人嗎?你恨那些發起文革的體制嗎?他說,恨誰呢?受迫害的又不是我一個。每當我和他談論這些的時候,他都會告訴我,閒談勿論政治,並會下意識的看下四周,有沒有人,門窗是否已關嚴。我知道,他的恐懼還在。

後來大家的日子好起來了,提起文革,提起那些不堪的遭遇,父親像所有人一樣,已經忘記了傷痛。但父親還是非常謹慎,告訴我,在家裡發發牢騷可以,但在外面絕對不能談論政治,小心隔牆有耳。我用了半生的時間,都不能明白,為什麼父親沒有怨恨,而恐懼卻未曾離去。

後來,父母用一生的積蓄買的房子麵臨強遷,而我們兄弟還遠在外地,那些凶神惡煞般的壯漢每天都會明里暗裡的上門威脅、恫嚇,而更多的時候兩個老人都要面對那些卑鄙的伎倆,譬如給鑰匙孔裡灌膠水,半夜敲碎玻璃然後潑進大便。兩個年過七旬的老人在無助的抵抗,而我和哥哥卻在外地屈辱的忍讓,一再告訴老人,算了吧,給點錢就搬出來吧。後來,他們當然是敗給了共產黨。老人在廢墟前大哭一場,說“我五十年的老黨員卻輸給了共產黨。”再後來,哥哥給父母買了新房,很快,我們就一起忘記了傷痛。

想起來都滑稽,父親從來不會怨恨這個體制和那個黨,對他所受過的所有不公,他總會說:“黨都是為人民好,只是那些少數的壞人做了錯事而已。”而當日子一天天變好,他卻從不忘感恩那個曾經給他帶來無比傷痛的組織和體制,他會發自內心的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好生活。”

這個萬惡的體制和邪惡的政黨,就這樣用七十年的時間奴役了人民,也徹底收割了人們的靈魂,讓人們心甘情願的被奴役。幸運的是我們有文貴先生,有爆料革命,點亮了一盞明燈,才讓我們有了一絲的希望。

我自己

我也曾經在迷霧中行走,直到三十歲的那年我開始接觸外面的世界,我常常迷惑,為何我在國內受的教導總和我在國外看到的不那麼一樣?

天安門廣場的那一夜,我年紀尚小,但疑惑和好奇驅使我不斷的尋找真相。我還記得那年我上初三,給我們代課的師範學院實習老師帥氣又青澀,我依然清楚地記得那是個意氣風發的年代,他興奮的告訴我們他要離開一陣,去投入那火熱的遊行,去追求嚮往已久的民主。後來許久,我們才知道,他只是去參加了遊行,然後他就被發配到了家鄉的煤礦做了礦工,再後來,我聽說他已經精神失常。

他給了我關於民主的啟蒙,而他的遭遇也帶給我對於追求民主的恐懼和對真相的屏蔽。之後的很多年,我像很多牆內的人們一樣,無比堅定的認為是黨和國家的英明決策才沒有讓分裂祖國的企圖得逞,否則偌大的祖國將不可避免的陷入萬劫不復的可怕境地。於是我無知地和眾人一起狂歡著,我也像我的父輩們一樣被甘願奴役著。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我才知道,這麼多年,我們被摀住了耳朵,被蓋上了眼睛,在世界進步的洪流中我們像一頭拉磨的驢只知道埋頭轉圈。

共產黨的邪惡罄竹難書,你很難想像它在整個世界早已布下大局,共產黨的幽靈甚至籠罩在你可以到達的任何角落,它滲透到了每一個民主國家,那些埋伏在各個角落的大外宣們在自由的世界裡盡情的替他們的主子鼓吹和迷惑著無辜的人們,想想都可怕,如果沒有文貴的橫空出世,沒有爆料革命這三年的民智開啟,這個世界終將籠罩在共產黨的邪惡和黑暗之中。

我的印度朋友

工作的緣故,認識一個印度的朋友,儘管未曾謀面,但三年來他還是無私的給我提供了很多幫助。半個月前,看到印度的新冠疫情再次爆發,每天都是八萬九萬的新發病例,我問他怎樣?他回复我:“每一天都像生活在一場噩夢之中,更可怕的是根本不知道它何時結束?我所在的小區已經有五十個認識的人確診,而其中十個人已經離世。 ”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但我對他的恐懼感同身受。

我把閆麗夢博士的論文發給他,我把閆博士接受印度電視台採訪的鏈接發給他,我想讓他知道共產黨病毒的真相,善良的他說,非常感謝我給他的信息,但他不敢相信這個世界會有人做如此惡毒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

我終於明白,郭先生哪裡是在拯救中國,他其實是在拯救這個世界。

我清楚地記得朱利安尼先生在和閆麗夢博士會晤後,在看過閆博士的論文和所提供的證據後清楚的在電視採訪中針對病毒來源說:“我們看到了不同的世界。” 為文貴先生祈禱,為爆料革命禱告,祈求上帝盡快讓這個被中國共產黨邪惡與黑暗瀰漫的世界盡快醒來,take down the CCP, 讓無辜的人們無論在哪裡都不再有恐懼。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10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