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供應鏈全面逃離中共

圖面來源: https://news-flash.info/china-scrambles-to-stem-manufacturing-exodus-as-50-companies-leave/

台灣在科技產業鏈扮演的角色

根據《日經亞洲》(Nikkei Asia)LAULY LI 和CHENG TING-FANG的聯名報導,各國已經就與CCP產業鏈脫鉤開始行動。在台灣的一間蘋果供應商表示:美國政府直接呼籲該公司切斷與中國的聯繫。此外,美國官員還與幾家供應華為(Huawei)使用的台灣芯片製造商進行了會晤並譴責該公司為CCP進行間諜活動。

一位熟悉此事的芯片行業消息人士說:“他們來這裡是為了確保我們清楚地了解美國的出口管制規則,並告訴我們美國對華為的立場。”在一年的時間裡,美國針對其華為對出口管制規則進行了三次修訂,今年到目前為止又增加了約70家公司和組織。

在美國這一新興政策方面上,台灣處於關鍵地位,因為台灣的科技公司對美中雙方的銷售均相等-從全球最大的芯片製造商台積電(TSMC)到富士康集團(Foxconn,前稱鴻海精密工業)。兩家公司的客戶群有蘋果,微軟,谷歌,亞馬遜,高通,惠普和戴爾等美國頂級公司,以及華為,聯想,小米,阿里巴巴集團和OPPO等中國領先企業。在新技術冷戰中,台灣公司正處在一條分隔中美的斷層線上,儘管不情願,台灣公司仍被迫選擇一方。就在上個月,美國政府通過AIT公開回應了其私人信息,即所有外國技術供應商都應離開中國。

一些大型科技公司起初試圖美中兩邊都討好

蘋果(Apple)總收入的20%,英特爾(Intel)收入的20%以上和移動芯片高通(Qualcomm)的60%的銷售都來自中國。一位熟悉行政級別的消息人士說到“蘋果一直在培養中國供應商。其背後的理由是,它賦予了蘋果與現有供應商更多的價格討價還價的能力,但現在它也已成為分散地緣政治風險的戰略,”像是在蘋果公司的同意下,台灣緯創資材於今年夏天將其在中國崑山市的iPhone組裝廠出售給了中國國內競爭對手立訊精密(Luxshare Precision Industry)。立訊有可能成為中國大陸相當於台灣科技製造巨頭富士康規模的公司。以及在8月,中國的藍思科技(Lens Technology)還從台灣一家Apple金屬外殼供應商可成科技(Catcher Technology) 購買在中國台州市的iPhone外殼工廠。

富士康已經將部分生產轉移出中國,但堅持認為他們不會選擇一方。富士康科技集團董事長劉揚在八月份在台北舉行的一次投資者會議上說:“向G2(兩人一組)的全球趨勢是不可避免的。如何為兩個大市場服務是我們一直在計劃的事情” ,指的是美國和中國。

一位中國供應鍊主管說:“我們正在做的是試圖保護我們自己免受在美國和中國這兩隻大象之間的戰鬥中受傷。”他補充說,他們一直在試圖悄悄處置一些中國資產,並把錢從國外拿出來投資東南亞。他補充說:“我們擔心,如果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繼續惡化,我們在中國的資產有一天會成為人質。”

各國各公司開始遷移的狀況以及面對的挑戰

對於科技行業而言,這標誌著中國製造的時代終結。 COVID-19的突如其來的爆發進一步推動避免將其所有資源集中在一個地區中的風險。同時,對中共的科技公司潛藏的外國間諜活動的風險更是一大危機。中共的數據顯示,根據以上原因,各行各業的大約2000家台灣,日本和韓國公司-包括許多關鍵技術供應商-已表示計劃在中國以外地區進行生產。科技公司,尤其是蘋果等美國品牌供應商,正在考慮將其總產量的15%至30%運出中國,這相當於其在美國的出貨量的份額,並要求其亞洲供應商在下一個年度也要安排中國境外的生產計劃。

日本已經啟動了一項2200億日元(合20.8億美元)的補貼計劃,以鼓勵企業將製造業帶回國內,並另外撥款235億日元以資助將生產轉移到東南亞。截至今年7月,近90家日本公司獲得了補貼,而1600多家公司已經申請了補貼。同時,台灣自2018年底以來一直在開展“將生產轉移回台灣”運動,並提供特殊的稅收優惠和貸款利率。

另外,蘋果從今年年初開始在越南開始大規模生產其廣受歡迎的無線耳機AirPods,併計劃將更多產品帶入東南亞國家,而就在去年,所有此類產品都還在中國境內生產。總部位於庫比蒂諾的蘋果還要求主要的iPhone組裝商富士康和緯創( Wistron)擴大在印度的生產能力,並急於另一家關鍵供應商和碩(Pegatron)在今年夏天迅速在印度建立工廠。

韓國三星電子( Samsung)於2019年關閉了其在中國的最後一個智能手機組裝工廠,以將重點完全轉移到越南和印度。在兩年前,用於Google,Amazon和Facebook數據中心的服務器的生產已經轉移到台灣,所有這些服務器原本都是在中國製造的。

蘋果手錶的台灣製造商仁寶電子(Compal)已在越南獲得土地。 AirPods和小米手機的台灣製造商英業達

(Inventec)也在馬來西亞設有工廠; iPhone和Acer筆記本組裝商緯創在菲律賓設有工廠。但是這些工廠通常規模較小,分散在東南亞各地,尚未滿負荷運轉。

台灣仁寶還向惠普和戴爾提供零件,該公司已在越南北部的Vinh Phuc省開設了一家工廠。但是,由於未能按照承諾使用土地和僱用當地勞動力,當地政府於2013年對其處以罰款,並收回了大部分財產。

儘管這些東南亞的工廠開始運轉,但東南亞效率低下對供應商構成了新的挑戰。蘋果,惠普和戴爾的主要電源組件供應商台達電子公司(Delta)董事長鄭崇華說,他的公司已針對貿易戰啟動了一項多元化計劃,以擴大台灣,泰國和印度的生產。

昂貴的遷移必要的遷移

但是,離開中國的代價巨大。因為中共提供良好的基礎設施,以及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熟練勞動力無與倫比的配合,加上能夠動員成千上萬的工人,只需一個電話就能在數小時內交付零件。美國銀行證券的研究表明,從泰國到美國商店上架產品的交貨時間最多可能需要40天,幾乎是中國的兩倍。

一家主要的印刷電路板製造商欣興電子(Unimicron Technologies)的高管說,對於他的公司及其同行來說,將生產轉移到國外仍然極具挑戰性。 “至少有30至40個製造過程。…在中國,我們擁有完整的產業生態系統,我們與所有上下游供應商都非常接近。…轉移到其他任何地方都意味著所有過程物流需要重新設計,這也意味著我們必須再次對工人進行培訓。”台灣印刷電路協會會長李長明說“這意味著成本增加。”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說:“如果離開中國,高科技製造業將面臨根本的變化。”他的公司以前只在中國和台灣集中生產,過去兩年在印度尼西亞和越南建立了新的生產設施,並將在印度建立新的生產設施。 “過去,動員中國其他省份的零部件只需要兩個小時。但是將來,隨著供應鏈在中國境外的分散化,至少需要一到兩週的等待時間。”

在貿易戰之前,由於中國成本上漲和勞動力短缺,一些供應商正在尋求將一些產品轉移到東南亞。在過去的四到五年中,製造商在高峰季節吸引越來越多的生產線工人已經變得越來越困難。近年來,缺乏工人,土地價格和工資上漲已經成為供應商的頭疼問題,並且已經促使公司在中國以外尋找替代方案。

預料美國大選結果不會改變科技產業鏈離開中國

各行各業和市場觀察家正在密切關注即將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但大家都相信,無論誰成為下一任美國總統,美國和中共之間的競爭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都不會消退。

新美國安全中心技術(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CNAS)與國家安全計劃高級研究員馬丁·拉塞爾(Martijn Rasser)說,美中兩國不太可能回到過去的“美好時光”。哈佛商學院管理學院教授史威(Willy Shih)對日經新聞表示:“我認為高科技產品的許多供應鏈遷移運動已經啟動,並且其勢頭將很難改變。”

原文出處

翻譯報導:william

譯評:

產業鏈移出中國絕對是勢不可擋的趨勢。去年爆料革命就提到,各產業鏈需要一年的時間移出中國,後來因為CCP Virus爆發、中共偷竊美國智慧產權事件,整個外移的速度更是加快。自從CCP於2001年加入WTO後,近20年來挾持著14億人口作為龐大而廉價的勞動力,為各國的產業做廉價勞工,CCP從華爾街獲取暴利,再在國內各地蓋出昂貴的房子賣給辛苦賺錢的打工百姓。 CCP不滅,所有14億人的幸福都是虛幻不實際的。接下來,讓我們繼續以行動來傳播唯真不破的滅共事實,耐心等待重錘落向中共的那一天。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0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