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聯盟質疑梵蒂岡對中共國的侵犯人權保持沉默

新聞來源:Breitbart《布賴特巴特》;作者:THOMAS D. WILLIAMS, PH.D.;發佈時間: 2020年9月29日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許先生;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中共國的人權記錄劣跡斑斑,中共國對宗教的壓迫、對宗教界人士的壓制震驚世界,然而聯合國和梵蒂岡卻視而不見,默不作聲,怎能不讓人覺得驚訝?中共國對宗教的迫害越來越嚴重,梵蒂岡卻還與中共國簽訂秘密協議,並公然為中共唱讚歌。梵蒂岡本來應該是受苦難的人們的代言人,但如今卻公然違反自己的信條,失去宗教領袖的道德力量,每個人有正義感的人都可以對他們進行譴責。


越來越多的力量聯合質疑梵蒂岡對中共國侵犯人權的沉默

羅馬:越來越多的人權倡導者和觀察家對梵蒂岡對中國共產黨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的沉默發聲表達困惑

儘管羅馬教廷不斷呼籲在其它地方停止侵犯宗教自由的行為,教皇方濟各和梵蒂岡的其他重要人物都避免批評中共國正在發生的這種侵權行為。

例如,教皇方濟各在去12月的年度聖誕致辭中,為世界各地的動亂地區祈禱,緬懷所有遭受迫害的人,但在幾乎詳盡的清單中卻明顯沒有提到受到迫害的中共國宗教信徒或正在進行的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議活動。

在提到因堅持信仰而遭受苦難的人時,教皇列舉了“中東”,“敬愛的敘利亞人民”,“黎巴嫩人”,“伊拉克”,“也門”,“整個美洲大陸”,“敬愛的委內瑞拉人”,“敬愛的烏克蘭人”,“非洲人民”,“剛果民主共和國”,“布基納法索”,“馬里”,“尼日爾”和“尼日利亞”。

但對中共國基督徒、法輪功成員或受迫害的維吾爾穆斯林人卻隻字未提。

教皇本人通過提到一個奇怪的認知失調的案例,對中共國贊不絕口,堅稱其共產主義政府保護宗教自由,並堅稱其“教堂滿是人”。他還改變了教會紀律,允許中共國天主教牧師參加國營的中共國天主教愛國會,而該協會是在毛澤東主席的統治下成立的與羅馬教會並駕齊驅的教會。

方濟各為迎合中共所做的努力遭到批評者的指責,比如香港前主教陳日君(Cardinal Joseph Zen)指出,教皇方濟各的天真正在“殺死”中共國的地下教會。

美國主教們不尋常地偏離了梵蒂岡領導的道路,呼籲信徒們為中共國基督徒祈禱,並請求他們了解習近平政府正在實施的駭人聽聞的侵犯人權的行為。

今年6月,美國主教們發表了一份尖銳的公報,指出中共令人震驚的侵犯宗教自由的行為。

這些主教指出,“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共國的公民有有限的宗教自由。但自2013年以來,在政府發起的宗教’中共國化’,即讓宗教符合政府認可的中共國文化解釋的運動下,宗教迫害加劇”。

主教們說“雖然梵蒂岡已經就主教任命問題與中共國達成了臨時協議,但由於地下教堂被關閉、牧師被拘留、十字架被摧毀、聖經被沒收及18歲以下的兒童被禁止參加彌撒和接受宗教教育,他們仍然持續受到有關中共國政府迫害的報告。”

除了受迫害的基督徒的苦難外,主教們還強調了中共國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情況,特別是維吾爾人的處境。

“穆斯林遭受了嚴重的人權侵犯,”主教們寫道,“自2017年以來,80萬至200萬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吉爾吉斯族和回族穆斯林被任意拘留在大規模拘留營中。”

同樣,亞洲主教會議聯合會主席緬甸紅衣主教查爾斯·博(Charles Bo)今年夏天發表了一份聲明,指出在中共國“維吾爾穆斯林正面臨著當今世界最嚴重的大規模暴行,我敦促國際社會進行調查”。

並不只是教會人士在批評中共國的暴行和梵蒂岡的綏靖政策。

今年早些時候,英國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勳爵(Lord Chris Patten)表示,梵蒂岡2018年與共產黨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中“對中共國的看法大錯特錯“。

彭定康告訴英國天主教雜誌《牌匾》(Tablet),“這是非常可悲的,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共國的事情更加倒退了。”他進一步說,梵蒂岡在這個時候向共產黨套近乎是“奇怪的”。

自2003年以來一直是牛津大學校長的彭定康問道,“當有一百萬或更多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在新疆被關起來時,你怎麼能在宗教問題上與中共國和解呢?”。

1992年至1997年任香港總督的彭定康勳爵說,他理解梵蒂岡為什麼對中共國感興趣,但質疑其時間和方法的恰當性。

“我當然贊成他們盡力讓天主教徒和基督徒更容易在中共國禮拜。”自己也是天主教徒的彭定康說。

“我只是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時期,去與已經在人權問題上倒退的中共國政府一起做這件事,這會讓人權問題變得更加嚴峻。這就是習近平一直在做的事情。“他說。

彭定康勳爵說,“我自己非常同情紅衣主教陳日君和其他人。”

7月下旬,《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一篇令人震驚的文章將著名猶太人對中共國暴行的反應與天主教會的反應作了不客氣的比較。

本尼迪克特·羅傑斯(BenedictRogers)在他的文章中指出,英國猶太人代表委員會主席瑪麗·范德爾·齊爾(Marie van der Zyl)把今天中共國維吾爾人的困境跟對猶太人的大屠殺相提並論,然而梵蒂岡並沒有提出同樣的指控。

2020年2月,梵蒂岡聖座與中國舉行了數十年來最高層級的官員會談,議題包括2018年9月允許梵蒂岡在中國當局預先認可的人選中任命主教的臨時性協議。

范德爾·齊爾女士指出,沒有人會看到了證據而意識不到“今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生的事情和75年前在納粹德國發生的事情之間的相似之處:人們被強裝上火車;宗教男子的鬍子被剪掉;婦女被絕育;令人聯想起集中營的可怕幽靈。”

羅傑斯說:“但奇怪的是,教皇方濟各的聲音卻沒有出現,他通常是被壓迫者的有力擁護者。他的沉默說明了梵蒂岡與中共國達成協議的危險,並說明教會中其他的人必鬚髮聲。”

羅傑斯寫道:“最讓我震驚的是方濟各的沉默。幾乎每個星期天,當他祈禱三鐘經(Angelus)時,他都正確地提到了世界上某個地方的一些不公正。他過去常常不僅談到全世界基督教徒受到迫害,而且談到緬甸羅辛亞人的困境;敘利亞、也門、烏克蘭和尼日利亞的衝突;以及人人都應有宗教自由。”

今年夏天,多米尼克·勞森(Dominic Lawson)在為《星期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撰寫文章時,也對梵蒂岡頑固地不願用其道德權威將中國共產黨繩之以法表示了類似的困惑。

勞森寫道,“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對與日俱增的關於中共國新疆省的集中營甚至種族滅絕的證據表示關切,一個以整個人類苦難為其核心使命的羅馬教廷卻一直保持沉默。“

勞森補充說:“這是羅馬教廷為實現與北京的全面雙邊外交關係而進行的長期努力的一部分。梵蒂岡的外交官們以為這會讓他們有能力跟一個世界級的力量打交道。但是方濟各做出的讓步,是他的前任們,尤其是強烈反共的約翰·保羅二世不會做出的”

他寫道:“羅馬任命的主教被北京接受的、以及以前被逐出教會的主教所取代,這在忠實的天主教徒中引起了恐慌。一位牧師對我說,這是’不忠、愚蠢和背叛的行為。’”

梵蒂岡的觀察家們將羅馬教廷奇怪的不願公開指責中共國的侵權行為歸咎於它與這個亞洲巨人建立外交關係的強烈願望,所以梵蒂岡一直願意對無數的殘酷行為視而不見。

梵蒂岡資深記者約翰·L·艾倫(John L.Allen)寫道,去年5月羅馬教廷竭盡全力爭取與北京建立全面外交關係。

教皇方濟各在總接見期間,與一些打破禮節接近他的中國朝聖者分享時刻。中新社圖片/《羅馬人報》。

艾倫先生寫道,梵蒂岡“對與中共國的關係貪得無厭,而且往往顯然願意以壓制反對意見並放棄大量利益來實現這一目標。

簡而言之,艾倫說,“梵蒂岡正在向北京求好的過程中全速前進,以實現全面外交關係、教會的安全法律地位以及全球舞台上的伙伴關係為最終極目標。”

梵蒂岡魅力攻勢的關鍵在於其2018年與中國共產黨關於中共國主教任命的秘密協議,這一舉動在當時受到了雪崩般的批評,而且在協議簽署後,中國共產黨對基督徒的持續迫害反倒越發加劇。

幫助受迫害的基督徒的慈善機構Nasarean.org的創始人本尼迪克·基利(Benedict Kiely)神父對梵蒂岡願意向一個似乎沒有多少回報的敵對政權提供道德信譽表示驚愕。

基利神父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哀嘆道,梵蒂岡在2018年與中國共產黨簽署的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中出賣了一切。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把權威讓給了中國共產黨,但幾乎未受到任何回報。

基利指出,“在理論上,秘密簽署的協議允許’官方’愛國教會和地下教會之間有某種聯合,尤其註重梵蒂岡和政府共同批准任命主教。” “然而,在大多數知情的觀察家看來,協議把大部分權力都給了中共政府。兩年後,中共國98個天主教教區中有一半以上仍然沒有主教。”

他寫道:“與此同時,共產黨的官方教義是使中共國的宗教生活,不只是天主教,全面’中共國化。地下教會的迫害仍在繼續,主教和牧師仍在被逮捕。”

基利神父指出:“根據美國敞門慈善組織(Open Doors USA)的說法,近幾年來,隨著對’教會生活’教區活動、宗教教育、社會行動的迫害達到他們估計為“90%的迫害,中共國對宗教的’每一方面的迫害’都有所增加。 ”

他說:“據一些專家說,世界才剛剛開始意識到對中共國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迫害達到種族滅絕的程度。據保守估計,在’再教育營’中有超過150萬的維吾爾人。“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反對羅馬教廷的中共國政策,教皇方濟各有可能破壞其教皇的歷史名聲。

如果以保護窮人和被邊緣化的人為標誌的教皇,不是因為他在改善邊緣人處境方面的成就被銘記,而是因為他對中共國的沉默,那將不僅是悲劇的,更是是諷刺的。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點擊spark adobe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