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大案 11:司法部長

作者:美東香草山農場文藝組  Tiffany的早餐

摘要:如果在不久的將來,美國的武裝力量有所行動,相信在下達命令的Trump總統背後,Bill Barr早已在道德和法律上解除了Trump總統和行政團隊的障礙。

2020年2月6日,當疫情還在中國國內發酵時,美國智庫CSIS(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舉辦了一場極爲高規格的“中國行動計劃會議(China Initiative Conference)”。發言人包括:

– John Demers, 負責國家安全的助理總檢察長(assistant attorney general)

– Brian Benczkowski, 負責刑事部門的助理總檢察長

– Christopher Wray, FBI局長

– Adam Hickey, 副助理總檢察長

– William Evanina, 國家反間諜和安全中心主任

– John Brown, FBI反間諜部門助理主任

以及一批聯邦檢察官(U.S. attorney)。

出席這次會議的最重要角色是司法部長William (Bill) Barr。在美國的法律系統中,聯邦的檢察和公訴權屬于行政分支的司法部(DOJ, Department of Justice),司法部長即是總檢察長(AG, attorney general),同時作爲行政分支的首席律師(會議錄像:https://www.csis.org/events/china-initiative-conference)。

Bill Barr在全国联邦检察官会议上即兴演奏
图片来源:New New York Post

這次會議可以被視爲美國司法滅共的公開標志事件。之後,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法律系統開始了一系列公開針對CCP的重磅行動。雖然從郭文貴先生爆料的2.29之後,疫情的火燒到美國,讓美國經曆了極爲混亂的半年,但美國的法律機器從未停止運作。雖然CCP暗中策劃的ANTIFA在美國國內造成了相當複雜的騷亂局面,讓司法部在治安問題上牽扯了不少精力,但始于8月份的訴Davis案仍然引爆了司法滅共的核彈,後面更重磅的涉案人信息仍處于媒體緘默期。司法部、FBI和其他相關部門還在安排更大的案件,更加重磅、眼花缭亂的案件正在醞釀中。

Trump的第一任司法部長老好人Jeff Sessions曾爲阻攔遣返郭文貴先生而不惜公開辭職,但由于在Mueller通俄門調查中的軟弱,Trump總統對他失望了。Trump總統需要一位正直而強硬的司法部長,用法律的武器保護他的政策,他提名了Bill Barr接替Jeff Sessions。

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任命聽證會上,Barr對刁難他的民主黨參議員說:其實我根本就不需要這個職位(Actually I don’t need this job)。這是他28年後重新出山再次執掌司法部,他並不視這個職位爲職業生涯的提升,而是確確實實地想做一些事——用天主教的價值觀和道德觀貫徹法律,打擊美國最大的潛在敵人CCP。

Bill Barr在紐約上西區知識分子家庭長大,母親曾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父親Donald Barr是紐約頂尖私立學校Dalton的校長,多年前曾把紐約大學肄業生,後來的性奴島島主Epstein招來做數學老師,Epstein也從而開始結交學生家長名流,開始了他的名利場生涯,他引來了世紀大案的另一個重大線索,而Barr因此也曾經回避此案,此處按下不表。

Barr父子都在中情局工作過。Bill Barr在哥倫比亞大學讀完本科和碩士,專注于中國研究,畢業後去中情局做了情報分析員。他在Trump內閣接手司法部後,成爲美國司法部最懂得中國問題的專家。更重要的是,Barr父子都是傳統的天主教徒,無論在學術上還是行爲上都遵循傳統天主教的價值觀。老Barr因此在日益自由化的紐約被迫放棄校長職位,而小Barr則在Trump總統的鬥爭中,重新走向捍衛美國價值的戰場——滅共。

Barr一直認爲只有一個強有力的總統才能保護美國免受威脅。當他還是哥倫比亞大學學生時,對同學的反越戰遊行就不以爲然,認爲要鞏固美國的力量。1989年,老布什考慮以販毒和洗錢等罪名逮捕巴拿馬領袖Manuel Noriega。法學界通常認爲總統缺乏在外國領土下令逮捕的權力。但在6月,巴爾發表了一份法律意見書,稱布什擁有“固有的憲法權力”,可以命令聯邦調查局逮捕拘留外國敵對分子。

次年,老布什在白宮會議上詢問他,是否需要國會批准來發動一次反對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行動。時任司法部副部長的Barr說,保衛國家安全的義務賦予了總統隨時開戰,包括先發制人的權力,語驚四座。次年國會批准,布什授權對科威特采取軍事行動。同年Barr被任命爲司法部部長。

在Barr強硬言行的背後,是他的宗教價值觀和道德體系。Barr生長于傳統的天主教家庭,在陰謀家盛行的樂園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Barr屬于那個虔誠的宗教道德圈子。1993年民主黨的Bill Clinton上任後,Barr離職轉而熱衷于宗教組織和慈善組織。他曾撰文寫道:“我們生活在一個日益好戰且世俗化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氛圍裏,我們看到人們對宗教,尤其是對天主教的敵意與日俱增。”他認爲,信奉宗教的美國人受到le 越來越多的迫害,“占美國人口1%或2%的同性戀運動備受關懷,而占美國1/4以上的天主教徒卻被冷落,這並非偶然”。

這些道德和法制觀念,和保守主義的Trump、Bannon、Pompeo等人極爲相似,共同的觀念最終使他們走到一起。如今,哥倫比亞特區的每個實權人物都清楚,CCP是世界的頭號敵人。在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法律系統中,用美國的法律武器保衛大選、排幹沼澤、切斷CCP和美奸的聯系,是以美滅共的核心。

图片来源:AFP/Getty

從Barr過去的言行,可見他在法律手段上是多麽強硬。如果在不久的將來,美國的武裝力量對北京中南坑的CCP匪首實施斬首,或者派兵占領香港,保護香港市民,相信在下達命令的Trump總統背後,Bill Barr早已在多年前就已經在道德和法律上解除了Trump總統和行政團隊的障礙。

自從世紀大案Davis案開始發酵,一個月的時間,北京中南坑的惡鬥便陡然升級,CCP窮途末路的一派給司法部送來了三塊硬盤,CCP的掌權派旋即就在提名Amy大法官時針對以Trump總統爲首的共和黨投毒。Trump總統奇迹般地在三天後康複,迅速發推授權解密通俄門調查的文件。從Davis案後,幾乎所有人都將焦點再次投向司法部和Bill Barr。現在,CCP的藍金黃網絡、Davis案的非法遊說利益集團、郭文貴先生的遣返、馬來西亞1MDB金融醜聞、Epstein的離奇死亡、通俄門,以及Obama、Clinton、Biden這三個家族的醜聞,交織到了司法部。

群魔亂舞,妖怪現形,在美國高舉司法之劍斬妖除魔,這把重劍就在Bill Barr手上。

(待續)

編輯:美東香草山農場教育組 飛虹

相关链接:

世纪大案10世纪大案9】【世纪大案8】【世纪大案7】【世纪大案6】【世纪大案5

世纪大案4】【世纪大案3】【世纪大案2】【世纪大案1】【世纪大案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