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之子:不再與狼共舞, 美國終須向中共說不

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 天使在人間

校對 WJ

10月6日,DAILY CALLER刊出了川普之子與奧米德·馬里克(Omeed Malik)的文章。文中指出如果美國公司試圖破壞裡根總統贏得對前蘇聯冷戰的努力,那麼不管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會強烈不滿。然而,在2020年的今天,當川普總統正在努力的追究中共及其代理人(比如抖音和微信)的責任的時候,不僅美國的跨國企業試圖阻撓, 而且政黨和經濟組織也出人意料的保持沉默。

小唐納德·約翰·川普(Donald John Trump Jr.)圖片來源:Wikipedia

就在8月份,當美國政府因為國家安全對擁有十幾億用戶的微信平台發出禁令時,一些美國的商界巨頭對禁令表示抗議。理由是“對生意不利”,卻對美國人受到的威脅隻字不提。

冷戰過後,中共國已經成為對美國霸主地位的最大威脅。在某些方面,中共比蘇聯更可怕,因為中共清楚美國對利益的渴望超過了任何其他東西。與封閉的前蘇聯共產主義體制不同,中共國依靠廉價的勞動力和龐大的市場參與全球化,在過去的20年中一直麻痺著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和執行者。整個體制盲目教條地迷信與中國的自由貿使美國普通民眾成為最終輸家。我們都信仰資本主義和自由貿易,但是要有底線—貿易需要是自由的,但更要是公平的。不能讓資本主義變成重商主義,這會危害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和國家安全。

據估計,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美國已經失去了超過1000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而中共為了保持美元的堅挺而購買了超過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使美國可以繼續從中共國進口商品。他們毫不掩飾地強迫美國公司在與中共控制的當地公司簽署合資協議時進行技術轉讓。他們操縱貨幣,違反對南中國海的承諾,並犯下了無數次侵犯人權的罪行。最近他們試圖廢除“一國兩制”從而把香港併入中共的統治之下,同時也在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實行滅絕種族的政策。

無視這些可預測的後果,克林頓/布什/奧巴馬等新自由主義派向人們許諾,與中共國的貿易將:
1)實現中共國的民主;
2)向美國消費者提供低成本商品,從而改善生活水平。
事與願違,隨著中共的強大(在美國的幫助下),它們變得更加專制。在中共國,像Facebook,Twitter,Dropbox和Wikipedia這樣允許自由言論的美國公司被禁止。在西藏,法輪功或六四問題上的持不同政見者被關押或者被消失。儘管這種中美關係的確在過去20年中讓美國獲得了廉價的商品,並為上述跨國公司賺了數十億美元,但除此之外, 對於美國普通家庭而言,沒有帶來其他任何好處。

在2001年至2016年期間美國的工資水平一直徘徊不前,而教育和醫療費用增加了150%以上,收入不平等達到自大蕭條以來的最高點。同時,中國從第六大經濟體躍居第二大經濟體,使超過5億人擺脫了貧困,同時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這還不夠,中共病毒大流行和中共國試圖對美國公民進行監控的事實是壓垮駱駝的最後稻草。病毒的起源是讓人懷疑的,因為中共不允許第三方調查員進入武漢做出客觀的判斷。儘管缺乏透明度應該引起人們的懷疑,但我們至少知道,中共的疏忽是使世界面臨前所未有的死亡威脅和巨大破壞的直接原因。在知道了這種疾病的嚴重性之後,中共阻止了從武漢到中共國其他地方的任何旅行,但允許國際航班從武漢飛往全球。更糟的是,美國被迫從給她致命一擊的國家購買必要的醫療用品,藥品和設備。


一個無法掌握供應鏈的國家就是一個沒有真正主權的國家。美國當前的困境要求私有企業與政府進行合作以維護國家安全。受益於健全的法治,屬於那些只顧賺錢而對國家利益視而不見的商人們的時代已經過去。如果不能認識到這一點, 他們將陷入巨大風險。

這不是杞人憂天,我們的憲法賦予我們的自由受到了切實的侵犯。當中共定義休斯敦火箭總經理支持香港的抗議者是粗魯的行為時,人們很快就親眼目睹了對利潤的渴望如何使NBA向中共磕頭謝罪。這是中國綁架美國跨國公司的典型例子。


中共還試圖對美國人進行洗腦。許多美國人並沒有意識到,中共已花數十年通過資助孔子學院,以及將與共產黨有關的學生和研究人員送入美國大學,滲透到美國學術界。此外,好萊塢的主要製片廠都是為中共國市場而不是美國市場拍攝電影。您可能已經不記得上次看到對中國共持批評態度的電影時什麼時候了吧?

圖片來源: Hollywood Reporter

我們不能忘記中共國是一個警察國家。他們使用軟件監控國民的輿論,並使用面部識別軟件進行跟踪。中共政府為中國人設立“社會信用評分”,然後由中共決定人們可以做什麼或不能做什麼。所有這些都與美國的價值觀相對立,但這些正是中國希望通過Tik Tok和We Chat對付美國人的辦法。

圖片來源: nytimes.com

《中國國家情報法》允許中共強迫公司向政府上交信息數據(特別是有關外國公民的數據)。因此,隨著1億美國人(其中許多時未成年人)註冊,Tik Tok以及另外一個外國競爭對手有能力了解我們公民的私人信息,並將其用於勒索或其他邪惡目的。回應那些聲稱美國科技公司也這樣做的人,我們不會放縱這種行為,230條款的改革和反托拉斯措施將糾正這種過分行為。但是,這樣的回應也顯示出令人不安的全球主義心態,即中美是一體的。

美國和中共國不一樣。尊重自由勝過鈔票的美國人希望保持這種不同。

短評: 不可否認,美國和西方病了,而且病得不輕。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給他們開出了藥方, 但良藥苦口, 更有些人諱疾忌醫, 不願承認自己病了。苦果的釀成不是一天之功, 也不是一國之力。中共的獠牙和利爪已經清晰可見, 甚至中共自己都已經不在偽裝。留給世界的時間真的不多了。盡快與爆料革命站在一起, 聯手滅共才是唯一的選擇。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