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正悄然發生著一場不流血的社會主義政變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坐看雲起時

《國家郵報》10月2日報導,加拿大正在悄悄地經歷一場社會主義政變,這個社會主義革命,通過重新分配社會財富來達到沒收公民資產的目的。而這一切,均是在加拿大所有的納稅人的資助下完成的。

圖片來源:reddit.com

作者指出,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被公認為是21世紀新型社會主義的公開鼓吹者,佈道者。也許在一年前加拿大人還沒有清醒地意識到的話,CCP病毒大流行以來特魯多試圖給予自己國王般的權力和自由黨政府的所作所為,已經令許多加拿大人意識到了加拿大正在進行著一場社會主義政變。而上周自由黨政府公佈預算案時的講話更令人們看清楚了這一點。

當前加拿大的赤字高達3430億加元,已經開始實施類似阿根廷的永久債務計劃。更令人擔憂的是,對CCP病毒的救濟已經膨脹到與健康全然無關的問題上,例如完全不環保的”綠色能源倡議”,而不是自然資源開發。

政府推行的政策越來越缺乏透明度,且缺乏應有的公平。例如:利用新的規則,使較小的零售店和雜貨店難以經營,卻保護較大商店正常運作;禁止禮拜,卻不禁止抗議;限制民眾的家庭聚會,政要們卻可以完全不遵守。

耗費納稅人4,645億加元向身體健康、達到工作年齡的加拿大人提供每年24,000加元的收入保障,向全球狂灑數億加元幫助其他國家抗擊CCP病毒,但加拿大人卻沒有足夠的檢測,小企業和農民也沒有接受到足夠支持以度過危機。加拿大人完全不知道這些沒有答案問題背後的隱秘動機,但實質上正在被政府綁架威脅,如果不支持這種極不合理的開支,那麼政府將完全不會向加拿大人提供任何幫助。

特魯多明確表示,他希望加拿大成為一個”後民族主義”的國家。他正在加拿大進行著一場悄無聲息、不流血的社會主義革命,試圖通過民眾對政府的經濟依賴性來控制加拿大人的生活。

在這場社會主義革命下,政府只需通過房屋產權稅重新分配財富,沒收合法購買和擁有的狩獵槍支,增加無處不在的碳稅,甚至可能通過對私人出售房屋徵收新稅,沒收加拿大人部分退休儲蓄,便能達到財產重新分配的社會主義目的。

許多加拿大人已經開始擔心特魯多將加拿大轉變為一個無現金社會所帶來的影響,害怕自由黨會實行類似於中共國目前實行的通過5G攝像頭監控人們行為的社會信用評分。為此,大家不信任COVID Alert的手機應用。

但是,事實比人們想像得更險惡得多。當政府有權決定哪些企業可以開業,哪些企業不能開業,哪些工作崗位是必不可少的時候,他們根本不需要社會信用評分。

回顧加拿大失敗的暑期工作,自由黨早已打響了第一槍,根據個人信仰來決定是否給予政府支持。他們躲在政府官僚機構的背後來操縱這一切。而且他們還已明確表示,他們認為這些信仰將導致人們不適合擔任公職、成為法官或擔任任何有影響力的社會職位。

加拿大人必須要警醒了。這種專制的社會主義議程表現得非常隱蔽。根本沒有必要把持不同意見者投入監獄,只須制定新的社會規程,對那些不遵守不斷增加的社會”規範”的人們的輕微違規行為,進行罰款或監禁即可實現。社會主義國家都有兩套規矩,一套適用於與政客和官僚有關係的人,另一套適用於普通人。恐怕在社會主義的加拿大也一樣:最近我們已經看到政客們有重大的利益衝突,卻只被處以小額罰款或小小懲罰。與此同時,普通公民卻可能因為舉辦晚宴或與孩子在公園共度時光而面臨巨額罰款。衛生部長一面警告加拿大人不許旅遊,自已卻在瘋狂地積攢飛行積分。

幸運的是,加拿大目前依舊還是一個民主的國家,如果加拿大人都能開始積極參與和阻止他們的計劃,特魯多的政變將不可能成功。

評:中共幾十年來用“藍金黃”,“雙修邪教”和操縱選舉等種種方式已在國際上形成一個龐大的代理人勢力。 CCP病毒大流行,是中共妄圖搞弱世界,搞亂世界,成為世界霸主計劃的開始。與此同時,所有親共的勢力都在病毒大流行中,利用人們的恐慌和緊急狀況授予的特權,用種種方式在全世界各處進行著不同程度的社會主義政變,實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加拿大特魯多政府從疫情開始,一方面對中共走狗世界衛生組織亦步亦趨,在各種場合無恥地為中共洗地,另一方面,試圖用軍方的力量實施秘密警察之職,加強對加拿大人的洗腦和言論控制;通過法案嚴控各種媒體包括網上自媒體;利用警察上門質詢普通加拿大人在社交網絡上發表的與政府口徑不一致的言論;對外大灑幣,對內建立人們對政府的經濟依賴;對政府官員的腐敗,輕輕放下,普通民眾和小企業對政府稍不順從導致的經濟懲罰卻愈漲愈高。

我們可以看到這並不是獨立發生的事件,這種場面在世界各處比比皆是。從穿著馬克思列寧毛澤東頭像裙裝的美國佐治亞州長治下的佐治亞州愈演愈烈的混亂,到濫用警力抓捕普通民眾和記者的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從中共走狗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試圖推廣的疫苗護照,到與中共深層勾結的梵蒂岡教皇公開宣稱病毒大流行說明了資本主義的失敗,世人已經可以明顯看出,這是一個中共和全球黑暗勢力聯手推動的一個龐大的邪惡計劃。

這個龐大的邪惡計劃苦心經營了幾十年,牢牢地把控了教育和媒體,對民眾進行各種洗腦;利用種族和宗教的不同,成功地在人群中置入了對彼此的仇恨和分裂;它們滲透進了各行各業,這種滲透從這次疫情醫學界的沉默和無恥洗地就可見一斑;通過選舉操控試圖改變政治形態—澳大利亞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的《隱藏的手》(Hidden Hand),記錄了中共如何利用目標國家的精英來擴大其影響力和控制力。書中說“中共對其控制的選舉候選人的宣傳在加拿大最為先進”;利用緊急立法實現它們剝奪公民權利的隱密計劃—–澳洲近期緊急通過的達頓修正案,允許警察和情報機構追踪、逮捕和審問年僅14歲的兒童。還中止了人身保護令的規則,並允許國家任意限制被告獲得法律代表的機會…… 一切的一切正在告訴世人,當今的世界正在進行著一場正義與邪惡的終極對決。

10月1日加拿大蒙特利爾示威遊行中,一位首次參加遊行的戰友說,當他正視西方極左教育體係對孩子們的洗腦和世界正在發生的迅速而激烈的轉變時,他真正地意識到每個人都有義務站出來,為自己、為自己的下一代向邪惡勇敢說不。的確是這樣,中共邪惡的黑網早已遍布全球,全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應該清醒過來,堅決阻止中共對世界隱秘的改變。只有消滅了中共,世界才能有真正的未來。

相關新聞

1984進行時加拿大政府加緊言論管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newscanada

10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