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六十七 – 1/2)滅賊行動之二 – 黃河邊在國安的力量,超出了一些人的想象,能來去自如進出中共

整理:文諤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8年9月7日,郭先生說:高冰塵在國安的力量,超出了一些人的想象,比一些所謂砸鍋的人要厲害的多,大家可能看到了。所以戰友們,高冰塵,我沒有爆你料呢,比如你老婆子宮癌的事情,我幹嘛爆呢?
2020年3月13日,郭先生說:這個孫子叫什麼?黃河邊是吧,那個孫子,爛人太監黃河邊。這個昨天我們律師把那個單子給我們,我說這個案子不是取消了嗎?包括黃河邊嘛。結果他說不行,不能取消。我說爲啥。他說我們會在加拿大會把他所有的資產,所有的相關事都查明白,而且加拿大有關政府部門不讓我們撤案子。這個孫子,這個爛人。我提起他我都嫌髒我的嘴,你知道吧。你看到有些人我從來不提了,我提都不想提,髒我的嘴,提我都不提。所以說這些爛人真的連我桌子上這些菜花都不如。有些人彆着急,看咱怎麼開始給他們打打太極,怎麼收拾他們。戰友們,沒人看清楚我怎麼出手的,未來你們會明白的。

2018年6月10日
你,郭國汀,黃河邊,在加拿大我們事務所看對你們採取什麼樣的法律行動,你們就會明白的。我一定要讓加拿大恢復華人的藍天。賴建平瞪着眼說瞎話,我納了悶了,這些人怎麼能反共產黨呢。他比共產黨還共產黨,比盜國賊還盜國賊。郭寶勝和他瞪着眼說瞎話,袁紅冰說瞎話說的義正言辭簡直太恐怖了。所以說,當時我的一個老領導跟我說,文貴啊,當你發現一個人把謊話當成真理的時候,這個人就是魔鬼。

2018年9月5日
今天嘮嘮叨叨說了很多。高冰塵的事過段時間我再說,把他賬號上的錢還有房子,這位鄭女士被他騙了,趕快遠離他吧。這小子有麻煩有大麻煩。
……
你們這幫壞良心的五毛畜生們,你看看我家人是幾次被抓進去,幾次被放出來的?你們想想去年這時候,我家人幹什麼?怎麼樣?你們這些王八蛋想想,是誰真正付出錢?告訴我,海外民主民運任何一個人,付出過一百萬美元的,告訴我。哪個不是一輩子靠募捐活着的?啊。就這些人敢這麼說。你們有一個揭發出陳國慶這樣的事情,讓美國人高度重視。我們開完會,人家拿着東西走了,(說)郭先生這事跟你沒關係,這是我們美國人的事,馬上走。那種憤怒,那是你們錢能買得了的嗎?是你們那些民主民運僞類們,天天弄“中國政治評說”、天天長着個破嘴在那塊兒亂講的嗎?你們這些壞良心的東西,這個“高冰塵”。剛纔我發推出去啦。我們有個調查團隊,到了常州去調查他。他這個人簡直就是爛到了不能行啦。我就簡單說,高冰塵那個前妻叫李瑾,這李瑾是他前妻。高冰塵我現在說,你記住我的話啊,你可以來告我。你不告我,這事兒咱到了法庭上說。高冰塵,性無能,性無能啊。這小子性無能吶,他還很變態。他呢,就拉着他老婆,老跟着領導去喫飯。拉着拉着,後來他老婆就發現不對勁兒啦。怎麼辦啊?這小子有意把他老婆推給他領導,人那領導還真不動他老婆。但因爲這個,他老婆纔看清楚了高冰塵。後來他老婆做那個廣告生意,他老婆就聰明瞭,李瑾。人家跟他離婚,人就是沒離婚以前,在外面就有男朋友,很開放個人。後來聰明跟他離婚。離婚後幹嘛?專門找他(高)認識的朋友睡覺,生了一個孩子叫做。你說這個高冰塵名字咋叫的?高、高啊,很高那個冰,冰上面有塵。你說那能好麼?變態嗎這不是,高冰塵。女兒叫高處寒,高處很寒冷。你說這心理變態嘛。你知道麼,所以他老婆呀,也到了加拿大。人家跟他離婚,但是離婚,這小子騙他老婆。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李瑾,昨天是我給你打的電話,打了兩次。我和我的律師。您電話沒接。您那個未接電話就是我的,您方便時給我回電話。我們那個律師要找您,因爲有些事情。如果您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合作,如果您不願意的話,無所謂,不打擾您。因爲高冰塵賣掉他那個房子的時候,83萬人民幣,他換了14萬美元。這錢,他既沒給他大老婆說,他也沒給他現在的二老婆說。
高冰塵一直很窮,給女兒的生活費一百塊加幣啊。每月一百塊,經常還不付。這是給前妻的。人家前妻到了加拿大以後,照樣啊也是經常有新男朋友。人家做廣告生意,還做地產生意,做的挺好。高冰塵呢,有一次去亞洲,大家都知道。就是2009年要所謂的機票索賠費,2008年沒讓他入鏡。跟這個國安、公安,就是徹底的合作了。他拿了人家的錢,回來以後呢,答應說好,把加拿大的一些民主民運人士的資料和活動,報告給常州的國安。但是他沒報,人家不願意,找他了。找完之後,他開始合作了。人給他兩萬,後來就給的更多了啊。在他回來的路途當中,做了一次飛機,認識一個現在的鄭女士。這位鄭女士是一位在日本的,一個博士生。他的丈夫在日本被抓判刑了,她很鬱悶,出來散心。在飛機上認識了高冰塵,就是“黃河邊”。“黃河邊”忽悠人家說他是碩士,文學碩士。然後呢,就給人家騙到手啦,半強姦狀態給弄到手啦。到了加拿大,現在同居狀態。他的第二個女兒叫“高處圓”,第二個女兒叫“高處圓”,“高處圓”。我剛纔已經貼出去了,他前妻的電話,前妻的身份。現在他的母親,在醫院還是“國安”照顧,他父親也是這個“國安”照顧。他的爺爺原來是看到他和他爸爸被抓起來,給氣死啦。這小子是認賊作父了,認賊作父啦。那麼他現在的妻子呢,跟他要分手。他最近經濟條件有改變。頭兩天,據朋友說,這傢伙很有意思,最近條件有改變了。拿了一千加元。高冰塵我說的對不對啊,咱法庭上見。去送給他前妻,他前妻很驚訝,哎呀這傢伙經濟條件好了?但是,他前妻很牛,不要、沒要。大女兒也沒要,一千加幣。我要告訴你,黃河邊,我要告訴你老婆。你的賬上的54萬美元,從來你就是沒讓你老婆知道過,你沒讓你老婆知道。所以,你說高冰塵這人,他有五十多萬美元,給他老婆送了一千加幣。就這,給他老婆感動的一塌糊塗,還有他大女兒。
你說對自己的前妻和女兒能這樣的人,我發現所有的僞類,民主民運人士最大的共同點,騙娟、募捐、自私。滿嘴謊話。永遠不會分享錢、幸福、快樂、物質,永遠不會。就像那個李洪寬一樣,啊。傳染完性病、徵完婚、騙完捐,就連那個茄子都不想給人家喫。人家給他幾十萬美元,買了車、買了房子。就把這個女孩兒,玩兒人家。天天玩兒變態。然後,高冰塵這小子也是玩兒變態,你性無能唄,還想把老婆拿來拉關係。然後現在在常州,這小子用兩三個賬號,其中一個賬號,我給大家已經公佈出去了,在那塊兒收錢。就現在大家要記住啊。從過去砸鍋是買賣,砸鍋能賺錢。到現在什麼,挺鍋能賺錢。爲啥“挺鍋”能賺錢呢?現在很多“挺鍋”的賺大錢,比如說這個郭寶勝到了加拿大那塊兒,弄了幾十萬美元,買了房子。還有這個民主人士,因爲“挺鍋”,別人默默地支持,拿了一百多萬美元。還有另外一個“挺鍋”的,從香港拿了三百多萬港幣。就“挺鍋”,根本跟我也沒有聯絡。他說你看我在網絡上“挺鍋”。然後呢,跟這些人關係,就說我支持你,就給幾百萬啊。“挺鍋”也是,現在發現,“挺鍋”的賺錢高於了“砸鍋”。因爲他“砸鍋”的人,像“黃河邊”從“國安”上拿錢。國安要領10萬美元,最多給他5千美元。那都算對得起你啦。那麼人家這些“挺鍋”的呢,人家想給,就是中間沒有中間商,想給就給了。像臺灣的一個商人,給了一個“挺鍋”人士,直接就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百萬美元。說你要“挺鍋”,不“挺鍋”我就肯定告你。現在真的是“挺鍋”,挺的很熱烈。但我知道,你背後拿了一百萬美元,這已經是幾個月以前了啊。
……
所以說你說這個咱去想一想啊,國內的國安的所有的朋友們啊,你們找高冰塵性無能的高冰塵黃河邊去砸郭。你們藉着他的手據我所知你們貪污了最起碼得幾千萬,幾個人照顧他老孃藉機貪污錢。你們砸郭啊也砸貪污是真,這個安全部要不整整這安全部就絕對不安全了,他讓老百姓不安全,他讓政府不安全,他讓家國不安全,這是肯定的。
……
黃河邊,你高冰塵,你這個性無能的東西。拿着老婆當生意,你天天靠砸鍋弄點錢。還有什麼袁健斌你個爛人,腳都不洗,你還在那反郭文貴。還有郭寶勝,你們這幫爛東西加一堆你們能幹啥?天天你說你們就像流氓一樣,趴着郭文貴的屁股上找屎喫。所以戰友們,不要受着影響。

2018年9月7日
前天我播了,在加拿大的,砸鍋的,叫黃河邊,中文名叫高冰塵,老跟在文貴屁股後面找屎喫那個,騾子的後人。說這個我爆了他料了,他妻子理解,因爲他陽痿,還拿他妻子做人肉生意,成天當皮條客。現在在飛機上剛剛騙了一箇中國在日本留學的博士,鄭小姐。然後他妻子,這個事情,還有他賬號有50多萬美元,這很多信息80%都是我們調查的。另外20別人給的,另外爆料昨天的時候,那個給料的朋友的朋友給抓了,被常州安全給抓了。哎呦,高冰塵有人那,安全上有人那,厲害呀,佩服呀。那麼剛剛我要直播前的40分鐘,我那個調查朋友說,莫名其妙接了2個電話,打電話,說你認識誰嗎?他說他肯定有問題了。我說你沒有任何事情,不要緊張,這事情都會過去,但是肯定會找到你。高冰塵在國安的力量,超出了一些人的想象,比一些所謂砸鍋的人要厲害的多,大家可能看到了。所以戰友們,高冰塵,我沒有爆你料呢,比如你老婆子宮癌的事情,我幹嘛爆呢?子宮癌誰搞的,你搞的。你沒性功能,你老婆找男人。就和李洪寬一樣,跟他的女人都得子宮癌,子宮驗證,人家都發信息,都在這搞。你說你把你老婆搞成子宮癌了,人家非常痛苦。還有現在這位女性,鄭小姐,你應該馬上離開他,你不離開你也好不了。大家一定要小心,這個高冰塵砸鍋也有錢了,拿着50萬美元,給你老婆1000加拿大元,你說你有多壞。加拿大能不查你嗎?美國能不查你嗎?不可能的。黃河邊肯定在那看,黃河邊你這傢伙活着真是對人類的侮辱。這個男人拿他老婆去掙錢,然後把老婆整成子宮癌,然後自己的女兒叫高冰寒。我現在真知道爲什麼了,叫高處寒是吧,爲啥,你冷,你就把你女兒弄成高處寒。你這個傢伙真有問題,你害她媽媽,那你女兒對你是什麼樣子。你說你拿50萬美元,你給你老婆1000加拿大元。你太過分了。五毛們,當你們罵我的時候,我看到你們罵我的時候,我就感到特別搞笑,你們就沒有想到,你們罵我的時候我能想到你們有多麼的憤怒,多麼的無語,沒啥話說了哈,只能在那罵髒話。所以說去年的9月7號,和今天比較的時候,有什麼不同。親愛的戰友們,去年9月7號,我要說把戰場拉倒國際上來,誰信?你們相信會有今天嗎?你們相信我們有這麼多戰友嗎?你相信我們現在能聯美抗共嗎?你們相信現在的這幫僞類民運們,像這個性陽痿的高冰塵,拿他老婆去做皮肉生意的人能暴露出來嗎?能將郭寶勝以牧師爲名以挺郭爲民能騙到房子嗎?你們能看到藍金黃,3F在西方世界,在澳大利亞,馬來西亞,委內瑞拉,歐洲,非洲有那麼多人認可嗎?把戰場拉向國際,我們絕對能夠成功。
……
黃河邊還叫我亂陣腳,你太看得起他了。我肛毛上的力量都比你高冰塵比你強一萬倍,不信你試試。

2018年9月12日
在社交媒體時代,有我們中國人的份麼?在google裏邊,我們今天我告訴大家查查,中國人,14億人口,全人類75億人口,我們最起碼佔了1/8,或者1/7,可我們在google上的社交媒體量佔多少?0.3%。可悲不可悲,沒我郭文貴來的時候,社交媒體有你們的份麼?你能賺廣告費麼?0.3%有多少是文貴的功勞?你們這幫畜牲,喫文貴,砸文貴,你就不怕天滅了你們祖宗八輩和你們未來子孫麼?哎呀,別上火了文貴,我不上火。你們是這邊喫着文貴的奶,那邊掐着文貴的奶,你這幫畜牲。你在中國混不下去,到海外你們還這樣?爲了一點錢把你老婆啊,黃河邊,李洪寬,搞他媽愛滋病傳播,性病傳播。然後你們再罵所有的人,恨全人類,要聽你們的,全人類都被你們殺了,包括美國。你看有的人說啥AI就是五毛,拜託了,你別那麼說話,好不好?不要把所有的壞人都找藉口,什麼AI是五毛,李洪寬是麼?黃河邊是AI麼?那胡平是AI麼?何頻是AI麼?郭寶勝是AI麼?

2018年11月13日
“黃河邊”播報,罵王雁平呢,天吶。罵得好難聽呀,哈哈哈。只要你有媽媽,“黃河邊”你就會得到詛咒噢。

2018年11月27日
你說郭寶勝個混賬王八蛋,這個大牧師,騙子啊,天天,結果乾嘛?騙200萬打着郭文貴的名義。瞪着眼撒謊:“郭文貴不行了,飛到森林裏邊去了,沒錢啦,然後躲避我對他的訴訟。”你說這個爛流氓,郭寶勝。這個黃河邊、袁建斌、陳軍、韋石、西諾,這個熊憲民,千篇一律,百分之百撒謊。啊,天天在我的肛毛裏面找屎喫。這就是這幫畜牲,唉,竟然有人信。

2018年12月2日
有一些僞類、欺民賊還有一些人無知到給我寫了一堆的建議。哇塞,文貴你要這麼做那麼做。我聽了我都噁心。我在此說一句話,如果你建議我做什麼事之前,希望這些欺民賊們還有那些打着民主民運的,還有要接管國家的,接管中國政權的,要給中國人帶來什麼自由的,還有李洪寬這個畜生,還有夏業良這個畜生、騙子,還有什麼韋石、西諾、郭寶勝這些爛人們,你連飯都喫不飽,你有啥資格談民主啊?你有什麼資格給我談建議呀?都是一幫畜生,對不對啊?所以說任何人如果你連自己都沒能做到的事情,你就別建議文貴說了就別給文貴建議了,啊。你在那邊老老實實的在那邊把飯弄飽了去,好不好?爹不要,娘不要,媽不要,老婆跟人家去睡覺。然後天天要給全世界人民給中國人民說,你要給中國未來,給中國人要解決政權,你看你這啥玩意?我就別說了一說就激動。我所有的美國朋友都說,看你們這些丟我們民族的人多可恥。在中國你飯都喫不飽,你到這邊不勞動,不勞而獲,天天搞募捐,天天搞騙捐。你看那個袁健斌,你看那個陳軍,你看那個韋石那個德性,你看西諾那個樣子,說他是狗他都不配。還有什麼袁健斌、黃河邊他那個太監,說太監這個詞你都不能用,太監是有名號的呀。你說你把老婆弄出去當成買賣去,跟吳徵是有得一扯,跟吳徵很像,太像了,你說你還老給我建議。

2019年1月1日
我就是要說,爆料革命能否成功,能否得到正法,能否得到我們的正念,取決於戰友。十八羅漢,才能打擊這些妖魔鬼怪,博訊,韋實叫孟維參,熊憲民,袁建斌,陳軍,亂倫彪(滕彪),陳平,還與那個什麼叫山頂洞人,我真不知道他叫啥名字,還有叫什麼什麼這個加拿大的什麼叫黃河邊。才能除這些魔,證明了我們的法,證明了我們的正法。所以大家要想想,爲我們中國人被魔鬼迷惑了雙眼,拿走了智慧,連是和非都不評斷,真和假都沒有了評判的標準,更不要說對善惡是論斷,那既不知善惡之標準,何來行善,何爲作惡。既然不知道真,你怎麼知道做的什麼事不是假,這是我們中國最大的問題。

2019年2月19日
加拿大的那個叫什麼?黃河邊這個爛人,這個司法訴訟結果快出來了啊,大家看着吧,接下來是韓梅啊,還有澳大利亞的潘晴啊,還有日本的相林啊,都得上去啊都得上去,都得讓他們嚐嚐法律的滋味啊。我們最近再增加四個律師,再增加四個律師,這四個律師其中有兩個律師就專門就是對付這些天天在網絡上”砸郭”的,你就準備好。你有本事”砸郭”你千萬別募捐,別把律師費募捐啊。郭媒體手機哦,APP登錄不了,不會啊,不會不會,肯定能登陸得了。所以戰友們啊,共產黨絕沒有你想象得那麼誇張、那麼牛叉,他就是老鼠扛槍–窩裏橫。你看看它在外國用這些招,你看看這郭寶盛,它用這種人,用的這個黃河邊,什麼高冰寒什麼什麼這個爛人,你說太監樣。然後你再想想找得什麼美猴王、什麼林宇丹、博訊、韋石,熊憲民–韋屎,亂倫彪、什麼胡平,何頻、陳平,你看他們加在一堆,你看他們加一堆那樣,啊,都是騙共產黨的啊,但是呢都是老百姓買單。

2019年3月2日
所以說咱再回來說欺民賊,你到了海外來了,你有這樣自由民主法治的環境,不要臉到一百美金都打架,幾十美金都打架。你看那個郭寶勝,律師費,捐。家裡住著幾十萬美金的房子,機票,捐。唐柏橋老婆得癌症,捐。高冰塵啊那個叫,黃河邊加拿大那傢伙,老婆內褲掛出來,就差給他老婆捐款買那什麼紙了。你說這種人要不要臉哪,你在中國那樣,你到了美國歐洲你還這樣,而且這些欺民賊瞪著眼說瞎話,這個說瞎話到了真的你沒法想象。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99

9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