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拒絕美國大使發表署名文章

新聞來源:Breitbart《布雷特巴特》;作者:約翰·海沃德;發佈時間: 2020年9月10日

翻譯/簡評:致良知;校對:Julia Win;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近日,美國駐中共國大使布蘭斯塔德在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發表文章的請求遭到中共拒絕。對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先生髮推對中共此舉表示譴責。他說:“中國共產黨在抱怨美國對中共缺乏公平對等的原則。但美國允許中共大使在美自由發聲,而中共卻不允許美國大使在中共國發聲。” 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及中共黨媒作出了胡攪蠻纏,避重就輕的回應。他們在指責美國大使文章失實的同時卻完全無法提供文章錯誤的實際證據。

中共向來只顧全自己的宣傳是否能自由傳播,在它們的眼中,只要符合自身利益的就是“公平的”。它利用美國民主自由的製度中的漏洞,來宣傳自己扭曲的價值觀,而當美國政府需要發聲平台的時候卻嚴加管控,生怕中共國人聽見一點外面的聲音,引起中國人民的共鳴。中共的種種言論行為已經完全不符合一個正常國家的標準,完全的黑幫流氓做派,這使國際社會更加質疑中共到底有沒有能力領導這麼一個龐大的國家。

彭佩奧抨擊中共國家媒體拒絕發表美國大使的署名文章

2016年12月4日Trump 選擇北京的老朋友特里-布蘭斯塔德為美國駐華大使。

美國國務卿邁克·彭佩奧週三就中國共產黨拒絕發表美國駐華大使特里·布蘭斯塔德所撰寫的一篇署名文章提出批評,抨擊中共“害怕言論自由和嚴肅的學術辯論”。

中共政府對此作出回應,指責彭佩奧“不合邏輯”,並稱布蘭斯塔德的文章“漏洞百出,嚴重違反事實”。

彭佩奧指出,中共《人民日報》)在壓制布蘭斯塔德的署名文章的同時卻發表社論呼籲“建立兩國之間更加積極的關係”並要求“通過不受限制的參與和不經審查的討論來建立關係”,這非常的諷刺。

彭佩奧國務卿還將中共國的審查制度和美國願意讓中共官員訪問其自由媒體的做法進行了對比:

今年,僅中共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就在《華盛頓郵報》和《政治報》等美國著名新聞媒體上發表了五篇專欄文章,並接受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等媒體的獨家專訪。中共國外交部以及《環球時報》 和《中國日報》)等中共的宣傳機構經常利用Twitter和Facebook等美國社交媒體平台的自由訪問權,來攻擊我們的政策、我們的生活方式,以及保護著他們的言論自由的這個制度。他們在其它的民主國家也在這樣做。

如果共產中國有誠意成為一個成熟的大國,並加強與自由世界的關係,習近平總書記的政府就應該尊重西方外交官與中國人民直接交流的權利,並允許外國記者返回中共國,停止對通過努力維護非傳統主流媒體的正義來服務公共利益的中、外調查記者進行恐嚇和騷擾。中共對此的拒絕態度表明,中共非民選的黨內高層對本國民眾的自由思想和自由世界對他們在中共國境內的執政的判斷有多麼恐懼。

中國共產黨在回應彭佩奧的批評時堅稱,《人民日報》作為共產黨的一個純宣傳機構,作為“有聲望,嚴肅和專業”的刊物,具有很高的編輯標準,而布蘭斯塔德的署名文章在某種程度上未能達到這一標準。

中共長篇大論地抱怨它不喜歡的美國的其它言論和行動,包括禮節性地引用最喜歡的談話要點和口號,但中共完全沒有解釋布蘭斯塔德提交的署名文章中具體有哪些“事實上的錯誤”:

(摘自《人民日報》)

《人民日報》一直致力於促進中美兩國人民之間更好的溝通和理解。但近期,美國以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上的偏見,對在美國的中共新聞機構的政治打壓和迫害不斷升級,從必須註冊為“外國代理人”,到被定為“外國使團”;從拒絕發放簽證給中共記者,到事實上驅逐駐美中共記者;最近,美國還採取了具有歧視性的簽證限制措施,將所有中共媒體記者包括駐聯合國總部記者的簽證有效期限制在三個月以內。截止目前為止,所有中共記者本應於8月6日到期的簽證能否續簽仍是未知數。這使多名《人民日報》在美記者及其家人,包括年幼的孩子,面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嚴重地影響了在美中共記者的工作和生活,並極大地限制了報導的自由。

中共外交部在這件事上的態度也與《人民日報》不禁相同,它含糊其辭地指責布蘭斯塔德試圖為某些事情“誣陷中共國”,並對美國大使館要求按原樣發表布蘭斯塔德的這篇署名文章而惱羞成怒。

中共國黨媒《環球時報》更是援引了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話,重申了與《人民日報》相同的關於編輯標準和對布蘭斯塔德的文章不准確之處的抱怨,但趙完全沒有解釋布蘭斯塔德的文章中所謂的錯誤之處在哪裡。

趙立堅在新聞發布會上向在場的媒體發問道:“如果中共國像美國那樣,為你們提供一篇嚴重扭曲事實和對你們國家攻擊抹黑的文章,要求你們明天作出答复,並承諾不能做任何修改,全文刊發,你們能做到嗎?”

趙立堅說,這與新聞自由毫無關係。美方的用意不善。這是在陷害中共國,並要求美國停止散播謠言,放棄這種霸凌行為,並用實際行動來尊重新聞自由。

《人民日報》和中共國外交部還表示,如果美國稱和其它的中共媒體為中共的“宣傳機器”,那麼要求所謂的“宣傳機器”為美國做宣傳,這是不合邏輯、霸道且不合理的。

美國國務院於週三全文發表了布蘭斯塔德的署名文章。正如國務卿彭佩奧所指出的那樣,這篇文章首先希望與中共國建立更加“具有建設性的、注重結果的關係”。隨後,布蘭斯塔德就中共國政府對美國開放的社會和為追求更好的關係作出妥協的意願的利用表示了譴責。

“【中共國領導層】通常堅持認為,我們要消除桌子底下的分歧,這是交往的先決條件。有時對方承諾解決我們所關切的問題,但卻從未能在行動上有所跟進。其結果是,美中關係為美國人民帶來的至關重要的結果越來越少,“布蘭斯塔德寫道。

布蘭斯塔德的文章中最具有指責意味的段落,可能也正是中共國審查人員不希望其民眾閱讀的部分:

(布蘭斯塔德文章節選)

作為一個開放的社會,美國歡迎中共國公司進入我們的市場,向美國消費者出售商品,對項目進行投資和競標以及籌集資金。我們歡迎中共國的學生和研究人員進入我們的大學和實驗室,他們在那裡獲得了使中共國經濟現代化和發展所需的知識。雖然美國記者在報導甚至進入中共國方面都受到限制,但中共國的國有媒體工作者卻長期以來一直在美國享有公開的採訪權。中共國外交官可以自由進入美國社會,而我們駐中共國的外交官則必須通過其國家審批制度,才能與中共國人民進行最基本的接觸。

中共政府在受益於我們開放性的同時,也在利用這種開放(其方式越來越與國際準則不符)。一些中共國的企業收購了美國公司,不是為了創造就業機會,而是為了獲取技術,然後將這些技術帶回中共國,並開發出來與我們競爭。一些中共國公司已經在我們的證券交易所籌集資金,卻拒絕接受對所有其它上市公司(無論美國或外國)所要求的標準審計規則。少數的中共國學生和研究人員利用進入我們的大學、研究機構和公司的機會,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些行為不僅損害了我們的雙邊關係,也玷污了中共國人民理應為之自豪的顯著的合法經濟成就。

隨後,布蘭斯塔德為美國針對“中共國公司,包括像華為這樣的知名公司,採取的行動進行了辯護。他認為,這些公司竊取了美國的知識產權,規避了美國的出口管制,或者對美國公民的私人數據和我們的通信網絡安全構成了威脅。”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