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社會對CCP病毒大流行的反應就像是一場鬧劇

新聞來源:The National Pulse《國家脈動》;作者:Staff Writer撰稿人;發佈時間:2020年9月9日

翻譯/簡評:文明明;校對: Julia Win ;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這個讓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混亂的CCP病毒,已經肆虐全世界八個多月了,然而,整個主流社會、政府和媒體對CCP病毒大流行的反應就像是一場鬧劇。人們情願相信中共官方所謂的吃蝙蝠湯以及穿山甲的傳說,卻不敢站出來大聲質問:這種病毒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根據2005年的《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IHR):

一個締約國如果有證據可以表明在其境內發生了意外或異常的公共衛生事件,不論其起源或來源如何,如果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那麼它應該向世界衛生組織(WHO)提供所有的相關公共衛生信息。

作為病毒的發源地的中共國,有分享病毒樣本的國際義務以及接受對此類事項的監管。然而,中共至今拒絕與世界分享中共國內部的病毒樣本,拒絕接受美國和其它國家關於開放武漢P4實驗室的正當要求。與WHO 、以及被它藍金黃的代理人一起,一再撒謊欺騙世界。

隨著我們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逐漸揭開病毒的真相,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個人開始在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信息,很快閆博士的新論文就會有理有據地向全世界展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真相,讓全世界的科學家聯合起來,共同解決病毒的問題,拯救人類。

卡薩姆:CCP病毒快一年了,“專家們”仍然不知道它從何而來

幾乎整個主流社會、政府和媒體對CCP病毒大流行的反應就像是一場鬧劇——正如那些專家們的反應一樣。

根據劍橋大學遺傳學家彼得·福斯特(Peter Foster)的說法,第一次新冠病毒的爆發可能早在2019年9月就已經發生了,這意味著我們很快會迎來該病毒爆發一週年的紀念日,該病毒使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混亂。

儘管目前的共識傾向於第一例CCP病毒的病例發生在11月份,但我們知道,關於這次大瘟疫的共識往往是錯誤的。

所以,安東尼·福奇(Dr. Anthony Fauci)博士圈子裡的天才科學家們開出的很多處方,都被證明是牽強附會的。

“你不需要口罩,你需要口罩;你應該待在家裡,但是你也可以去火種(Tinder )之類的色情網站約會;我們需要世界上所有的呼吸機,現在就要!”

而現在,他們又在攻擊皮特·納瓦羅(Peter Navarro)博士,因為他為美國確保了過於充足的呼吸機儲備而一本正經地攻擊他。

但與此同時,擺在人們面前的一個巨大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問題,卻幾乎沒有人想解決它。

那就是,這種病毒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我們似乎很快就放棄了對這個問題討論,而把中共官方給出的有人吃蝙蝠湯,或者太接近穿山甲了之類的說法當作主流論點。

我不是個陰謀論者。但是,當某種理論如此經不起推敲時,就一定要提出問題。

國務卿邁克·彭佩奧(Mike Pompeo)就很清楚這一點。

他從一開始就一直在提出問題,甚至探討了這種病毒實際上是人為製造的理論,而不是簡單地引用別人告訴他的結果。

當然,中共不希望交出該病毒的原始基因序列。

彭佩奧(Pompeo)指出:“中共仍然不願意與外界分享中共國內部的病毒樣本,因此使我們無法追踪疾病的演變。”

回顧:彭培奧稱中國仍未與外界分享中國境內的病毒樣本。

他特別提到了根據2005年的《國際衛生條例》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IHR),中共有分享病毒樣本的國際義務,以及接受對此類事項的監管。該條例規定:“各締約國均應評估其領土內發生的事件……各締約國在對公共衛生信息評估後的24小時內,根據決策條例的規定,將可能在其領土內構成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以及為應對這些事件而採取的任何衛生措施…… 以現有的最有效的通訊手段通報給世界衛生組織(WHO)。”

此外,還有“如果一個締約國有證據表明在其境內發生了意外或異常的公共衛生事件,不論其起源或來源如何,如果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那麼它應該向世界衛生組織(WHO)提供所有相關的公共衛生信息。”

而中共什麼也沒做,出於某種原因,主流媒體中卻沒有人問過這個顯而易見的問題。

為什麼?

如果該病毒起源於俄羅斯(Russia),那麼我們現在可能已經開始進攻俄羅斯(Russia)了,或者至少《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會希望我們這麼做。

眾所周知,川普(Trump)總統不是一個好戰的總統。

事實上,今天他剛剛被挪威國會議員提名諾貝爾和平獎(Nobel Peace Prize)。該議員說:“ ……川普(Trump) 打破了39來美國總統不是發動戰爭就是讓美國陷入國際武裝衝突的紀錄。上一位避免這樣做的總統是諾貝爾和平獎(Nobel Peace Prize)獲得者吉米·卡特(Jimmy Carter)。”

顯然,川普總統不是那種媒體所希望的好戰之人(他今天還宣布了進一步從中東撤軍)但他絕對是針對中共國的鷹派。

或者,我應該說是針對中共的鷹派。

毫無疑問,中共是近代歷史上最邪惡的力量。今天,國務院啟動了一個新的門戶網站,開始記錄這個殘暴的政權侵犯人權的情況,這也佐證了國務卿邁克·彭佩奧(Mike Pompeo)和他的上司的道德操守。

而喬·拜登(Joe Biden)和他的民主黨同僚們在過去他們執政期間對這些侵犯人權的事情,不僅令人難以置信地閉口不談,而且還參與其中。

哦,也對,他們只做對他們有利的。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