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新書《已刪除》將“撼動矽谷的根基”

新聞來源:BREITBART TECH布萊特巴特科技;發佈時間:2020年8月31日

翻譯/簡評:文明明;校對:Julia Wi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的調查記者阿魯姆·博卡里(Allum Bokhari)即將出版一本名為《#已刪除:科技巨頭們的清除川普運動並竊取大選之戰》的書。作者自2015年以來一直擔任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對口的科技方面的記者。他曾幫助谷歌、臉書和YouTube內部的爆料人公開了那些至關重要的洩密信息,揭露了科技巨頭們的政治偏見。

有消息人士評論該書:“當選民發現科技巨頭們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做了什麼時,他們一定會憤怒”;“暗箱操控的程度令人嘆為觀止,每個關心未來選舉是否自由公正的美國人都應該讀一讀這本書”。

書中還採訪了大量在谷歌、臉書、推特以及其它科技巨頭公司工作或曾經工作過的消息人士和舉報人。他們揭露了這些科技巨頭用隱秘的、受AI控制的方法來控制和操縱信息,這種方法不同於公開的禁令和審查制度,外界輕易無法察覺到。他們還解釋了在2016年大選後幾乎每家科技巨頭公司是如何被拉向激進的左翼,而谷歌、臉書、推特中的激進分子目前正執著地追求著一個壓倒一切的目標:阻止川普連任。

我們對這些科技巨頭公司在信息審查制度上的政治化,早有耳聞。但是從目前透露的有關該書的內容來看,他們的所作所為比我們想像的更嚴重。在一個民主法制國家干預和操縱人們的言論自由和選舉是違反美國憲法的。而這本書將喚醒和警示美國的大眾以及全世界的人民,對言論自由的潛在威脅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那些企圖用科技手段來達到政治目的的做法也必將會遭到法律的懲罰。

《#已刪除》(#DELETED)將於9月22日出版,目前可在Barnes&Noble和其他零售商處預訂。

谷歌內部人士:重磅新書《已刪除》將“撼動矽谷的根基”

據一位曾在谷歌(Google)以及其它眾多科技巨頭公司工作過的資深科技人士透露,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的調查記者阿魯姆·博卡里(Allum Bokhari)即將出版的一本書將“撼動矽谷的根基”。

名為《#已刪除:科技巨頭們的清除川普運動並竊取大選之戰》一書將於9月22日在《中央大街》出版社出版,目前可在Barnes&Noble和其它零售商處預訂。

曾經為谷歌的關鍵產品工作多年的消息人士說:“當選民發現科技巨頭們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乾預了什麼時,他們一定會憤怒。”

“暗箱操控的程度令人嘆為觀止。每個關心未來選舉是否自由公正的美國人都應該讀一讀這本書。”

該書的作者阿魯姆·博卡里(Allum Bokhari)自2015年以來一直擔任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對口科技方面的記者。他曾幫助谷歌、臉書和YouTube內部的爆料人發布至關重要的洩密信息,揭露了科技巨頭們的政治偏見。

在2018年,他獲得了“ 谷歌磁帶(The Google Tape)”。這長達一個小時的磁帶記錄了谷歌高管們對2016年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當選時做出的反應。該公司最有權力的人,包括公司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在內,都對川普的當選表示沮喪,沃克(Walker)還誓言要讓這個民粹主義運動成為歷史上的“曇花一現”。

僅僅一個多月後,博卡里(Bokhari)獲得了《良好審查員》(The Good Censor),這份來自谷歌內部、長達85頁的文件,承認了矽谷“轉向審查制度”。參議院特德·克魯茲(Ted Cruz)後來在一次有關洩密的國會聽證會上質詢了谷歌的代表。

博卡里(Bokhari )還透露了YouTube “有爭議的查詢黑名單”的確存在,這是該公司用於操縱政治搜索結果的秘密文件。洩密事件顯示YouTube按照左翼記者的投訴,對“墮胎”和“聯邦儲備”等詞條的搜索結果進行了調整。

他還獲得了臉書(Facebook)的“仇恨代理人審查”名單—— 這是被該平台認為是潛在的“仇恨代理人”的知名政治人物黑名單。臉書會定期監視這些人,包括監控他們的線下活動。名單包括坎迪斯·歐文斯(Candace Owens)、布里吉特·加布里埃爾(Brigitte Gabrielle)和其它著名的保守派人士。

據報導,《#已刪除》(#DELETED)是博卡里(Bokhari)五年來對矽谷進行調查的結果,據說書中揭露了更多的科技巨頭的秘密。

為這本書,作者採訪了大量在谷歌、臉書、推特以及其它科技巨頭工作或曾經工作過的消息人士和爆料人。他們揭士了科技巨頭公司用隱秘的、受人工智能(AI)控制的方法來控制和操縱信息,這些方法不同於公開的禁令和審查制度,外界輕易無法察覺到。

他們還解釋了在2016年大選後,幾乎所有的科技巨頭公司都被拉向了激進的左翼,而谷歌、臉書、推特中的激進分子如今都在執著地追求著一個壓倒一切的目標:阻止川普連任。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