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四十 – 1/2)網絡防火牆不倒、金融市場不倒,中共不會倒——沒有了防火牆就看GTV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1月26日,郭先生說:治療疫情第一個要打開“防火牆”
2020年3月18日,郭先生說:他現在是紙包着這個火,只是這個紙包着火很大,大家看着很大。但是你包的越大,都是紙包的火,着的時候“啪”就完了。這是爲什麼我說防火牆不倒,金融市場不倒,中共不會倒。
2020年4月19日,郭先生說:G-TV是啥概念戰友們,你們想過G-TV什麼概念嗎。昨天我看到一個王八蛋,我不知道什麼名字,咱們有戰友說沒有了共產黨以後,所有中國人出來都會看到自由了、信息了,郭媒體將是最重要的。結果他在上面說,你們就敢這麼吹牛,敢這麼撒謊,沒有防火牆了我們就看你G-TV啊?我們可以看全世界的各種新聞啊,怎麼就你G-TV厲害了?你一聽好像說的很有道理,這種王八蛋這種畜生是我最恨的東西。這個世界上的毒不可怕,當你沒有能力迴避,你沒有能力把它給幹掉,那是你無能。

2017年10月5日
Bill: 好了,我有最後一個問題然後大家自由提問,郭文貴在社交媒體上產生了很大影響,推特上facebook 上,那麼你覺得社交媒體對於你未來的工作未來的變化會起到什麼作用.
郭文貴:首先社交媒體是美國人創造的,社交媒體在華人世界由我現在開始新的紀元,中國盜國賊們懼怕自媒體,他們建了一個世界上唯一的一個防自媒體的防火牆,那麼由於我的事件,這個美國創造的自媒體,和防火牆之間發生了巨大的衝突,當然,結果我們一定會改變他的防火牆,我們一定會徹底改變的,我的現在的發生的事實的結果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2019年4月20日
我覺得我給班農先生還有美國的所有朋友一再說,中美貿易談判不把中國的防火牆給拿掉,結構性談判不談的話,不解決這些核心問題,任何參與談判的人,都會是這場談判的最後的罪人和輸家,到最後都會成爲CCP的笑話。

2019年4月24日
這種地方,這是一年一次的,這個重要的全世界最牛投資人大會,這個屋子裏面2.5萬億美元。這個不一樣了,這些人都是你知道的你能數的最牛的那幾個公司的人,管理着2.5萬億美元的資本。非常漂亮,就在我隔壁,就在這個The University club,我經常去。我在那開過多少的會,所以說對我是很幸運,很吉祥的地方,裏邊有很多非常棒的空間,150年的歷史,安保特別好。
……
他們知道這是組織、政治的力量,他們鬧明白了,得幹他們。幹他們的方式,同意了我的說法,推倒防火牆,停止投資CCP。
……
我們跟這些人確定了新的口號,對法治基金,那就是推翻防火牆,“Take down the firewall, stop investment to CCP!”這就是法治基金的目標。接下來會全球式的宣傳,而且很多組織會加入。其他,比如什麼盜國賊財產,那都繼續做。

2019年10月22日
大家可以看到這個照片裏邊,當年烏鎮在全世界炫耀的時候的互聯網大會。第一屆大家看到都誰去了?全世界的政要,全世界的牛人,在中共的防火牆內開了一個叫互聯網大會。大家覺得荒不荒唐?在互聯網第一屆大會之後,大家看到最多的是什麼?是中國互聯網建的防火牆越來越高。但是大家別忘了,這田朔寧是江家人,所有的互聯網大會的這些大佬們,無論是馬雲,無論是李彥宏,還是馬化騰,還是小米的雷軍。不管你任何人,包括田朔寧你們都是共產黨的打手。你們在弄着五萬億美元,你幫助共產黨打造了當時的防火牆,全人類的。最早屏蔽就是郭文貴,你們最配合打擊的就是我們爆料的戰友。多少我們爆料的戰友被你馬化騰,被你馬雲,被你李彥宏,被你所有的這些所謂的互聯網大佬們,這些王八蛋們,全部都以投誠出賣。你覺得我們爆料革命都是小螞蟻,狗屁不是。
……
當年的13個人第一次的烏鎮大會,牛X到了世界去。然後又到了第二屆,增加了17,增加了,火了,叫流水席。當年要火到什麼程度?叫一菜值萬金吶。這個桌子上說是從五萬億變成了八萬億,算了算當時,當年桌子上喫的一盤菜,增加了大概一億美元這樣子。所以你數吧,你數那桌子上吧。再看這一張,李彥宏啊這些人是吧?大家看看,這是朱雲來,朱鎔基的兒子。然後馬化騰,然後雷軍,然後是這幾個大佬。大家記住,烏鎮因特網大會是誰搞的?是中國互聯網的魯煒,叫中國Internet沙皇,結果是喝奶的沙皇。喝女人的奶,也被抓了,也判了無期。我在2017年開始爆料,我就說魯煒這個王八蛋是什麼東西。他每次上我那喫飯,他啥也不看,先看桌子上小姑娘。我們的服務員都是各個年輕漂亮,老是動手動腳,這個魯煒。當時魯煒這個傢伙被從北京市副市長拔到了互聯網委員會,不就是拍了馬屁嘛。拍了王岐山的馬屁,拍了習的馬屁嘛。大家看到這個的時候,(覺得)天下有沒有報應,有沒有報應?他們爲了共產黨殘害我們爆料的戰友。所有的法輪功,當時我記得非常清楚。在法輪功這幾個字和法輪功有關係的人,是在所有的這些互聯網公司大佬裏邊,是叫碰高壓線的名字和公司。那是一定給你舉報一定是抓的。我就納了悶了,法輪功的人就從來沒有提過BAT對你們有什麼傷害。他們以傷害法輪功,出賣法輪功,以抓法輪功,和法輪功被抓的名額來湊齊他玩的所謂的維穩的目標。大家現在看看後面這些人,朱雲來,喝人血的。李彥宏,喝人血的。哪個不是?哪個不是?
……
那你再看國內的所謂的烏鎮,你再看所謂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互聯網大會是全世界上最厲害的互聯網牆,搞這個互聯網大會本身就是荒唐的。結果是誰玩的啊,就是這些互聯網大佬玩的。號稱BAT。這個BAT-百度、阿里巴巴、這個騰訊。全人類上人都羨慕他們,走哪去牛的不得了。我老去的日本餐廳,馬化騰去喫飯,在旁邊老喫單間兒。旁邊的經理說,哎呀郭先生,原來你來是我們最大的客戶,現在有馬化騰來,他是最大的客戶。我說我告訴你,馬化騰要能在這個房間裏待下去五年,我說你就告訴你這個老闆,我就把你這個餐廳雙倍給你買了。他根本就過不了5年,爲什麼?沒有一個人的財富,沒有一個人的能力,是建立在人的鮮血之上,和犧牲他人的自由和安全之上,還可以永遠安全的,人類上從來沒有過。
……
再看看bat,烏鎮互聯網叫世界互聯網大會,你大爺來的,你能叫世界互聯網,你真不要狗屁醜臉、你啊!你的世界在哪呢?你們這幫人偷得人家的技術。你在你家搞烏鎮、就搞了個世界互聯網,你代表誰呀?香港能讓你代表嗎?美國讓你代表嗎?一幫騙子、一幫小偷搞了個互聯網大會而且建立了人類上最大的互聯網的防火牆,要點屁臉嗎?哪能用邪性形容你啊!
……
世界烏鎮互聯網大會嚴格講就是叫 “世界污臉網” 就是捂老百姓臉的大會。就是捂、叫捂中國人民捂眼大會。就是捂住中國人的眼睛,捂住中國人的嘴巴,捂住中國人的耳朵大會。嚴格講就叫 “世界污網大會”。巫術、捂臉,可是14億中國人民都羨慕BAT,都想當BAT,都想當馬雲,都想當馬化騰,都想當丁磊,都想當雷軍,都想當朱雲來,都想當馬化騰。親愛的14億同胞,你們一定給自己祖宗去上香去,你們沒有機會當上世界的。

2019年10月25日
海外的你看夏業良那個畜生,聽說黃河邊回到中國了,他馬上說,我也要回中國。這些不要臉的東西,你替共產黨說話,爲共產黨高歌。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犯下的罪行,對老百姓的欺騙,邊境牆,防火牆。像一個豬圈一樣。所有在國內活得好的,絕大多數都是忍氣吞聲或與盜國賊爲伍,或者就是盜國賊的幫兇。胡錫進你面對這事實,你責備人家英國人,你非法入境。英國政府應該控告你,取消你所有的官員的簽證。你這個王八蛋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出來!

2019年11月27日
爲什麼共產黨他要搞防火牆?我再說,就很簡單,任何一個政府當他控制媒體的時候,他就是做個了惡怕別人知道,和他正在準備作惡不想讓你們知道,這個最簡單的邏輯。看看我們中國同胞被洗腦洗到什麼程度,商鞅五策讓他們給用絕了。但是在幾千年後還有商鞅五策,還能被用的那麼好,是我們14億人的悲哀。香港大街上強姦輪姦殺人滅屍,陳彥林母女,就是自己一個十幾歲的姑娘,被扔在了海里。在死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母親上電視臺,公開給自己女兒說是自己跳樓死的,然後自己又被殺害,他死前又發生了什麼事,這是在香港啊,親愛的戰友們,喪盡天良!

2020年1月1日
你們沒有認真思考,她是一些官方的媒體界的。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辨別是非的。特別是在中共綁架下,有防火牆,有絕對的大外宣機器和大內宣機器的這種國家治理的情況下,我們14億同胞能搞清楚事實,分清黑白,能辨別出善惡是很不容易的。

2020年1月18日
大家現在要意識到,中共爲什麼要建防火牆這件事。大家就時間長了,就像你臉上長了個皮膚病時間長了你以爲那不是病一樣,實際上它很噁心人,實際上它皮膚病。這個防火牆是很大,你幹嘛沒事搞個防火牆?一你過去幹的事怕外面人知道,現在乾的事怕外面人知道以及外面的事怕裏面知道,或者你正在幹壞事不想讓別人知道。就這麼簡單的邏輯,哪那麼深奧啊。全世界建防火牆的是誰啊,中國排第一,北朝鮮排第二,俄羅斯排第三,伊朗排第四,土耳其現在叫管制,排第五。這幾個國家正常嗎,有一點正常的地方嗎。幾年前我去土耳其的時候,我在大河上坐着船,我聽着音樂,啪啪啪,因爲整個死海那塊還有土耳其灣都是豪宅啊,然後我去抽着這個水煙,然後晚上喫飯在船上準備很多很多好喫的,聽着爆裂的土耳其搖滾樂,突然我發現對面:汪汪汪汪,怎麼了,就開始到祈禱時間了,它整個河兩邊全是大喇叭,到時間就要念叨穆斯林,還有巨大的聲音。弄得我嚇我一大跳,我說是不是恐襲啊,這是時候我突然發現我的音箱沒了,誒,我再看我手機,我手機信號沒了。我問(旁邊人)說你們都沒有嗎,都沒有。結果是說,整個網絡都給你控制,連音箱都播不出來。再說你在的這個位置是最敏感的位置,所有的達官貴人都在這呢。陪我的是埃爾多安當時的祕書長,他說對面就是埃爾多安的家,他說現在不可能上去外面的網。我說你這個國家早晚得出大事,你有啥怕的啊,你跟共產黨一樣,最後大家知道後面發生了一系列的事,土耳其從來我就沒看好過,從埃爾多安上臺後我就沒看好過。當一個國家實行獨裁集權和網絡和言語控制的時候,這個國家一定不會好!它一定走向災難!0.01的機會都沒有,只是多壞而已。
……
中美貿易未來很大的一個問題就在防火牆上。所以這次我問他們,說防火牆最後一分鐘一定要把那條拿掉,然後劉鶴說:“俺不去,俺不去!“最後說:”你要老讓俺去啊,上你那屋?上你那牀?那你得給俺一點東西吧?“所以劉鶴同志說:”我不去,我纔不去呢,讓他去!”

2020年2月6日
但是現在我們不在乎這個。我們要阻止人們死亡,阻止病毒流向美國和歐洲,殺死更多人。這是第一重要的,透明度!我們需要拆除網絡防火牆,爲美國提供所有真相,併爲美國提供所有真實數據。這非常重要!

2020年4月15日
我當然拒絕了。但是大家知道G-TV、G-News對我們爆料革命來講,共產黨它爲啥怕我們?爲啥說G-TV、G-News重要?我說了咱得有錢,咱得有力量,咱得有媒體平臺,咱得有自己的、真正的發聲的地方和咱們的團隊。咱沒有組織,咱有平臺呀。這是咱的平臺的核心力量。他讓咱不幹的,那就是他最害怕的嘛。但是我真的是壓力非常大啊!我們的團隊表現真的非常非常的好。終於昨天上午,某個人又是直接給我打電話。戰友們,你們一般人受不了昨天上午的事兒啊。大早上起來,嗙唧一電話:“郭先生,我們經過討論,不跟他們勾兌,不會接受他們的條款,你可以上線了。稍後我們通知你們的團隊,你上線吧。”全球大概是170個國家,除了中共之外都是合法上線。如果在國內你擁有Google的賬號,你非常容易下線(下載)。而且還說 “我們全力支持你們。我們的團隊在技術上、在穩定上、防黑客上全面的支持你們。”他除非把蘋果整個系統(IOS)給黑掉,否則他幹不掉GTV了。大家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因爲很快沒有互聯網防火牆以後,還有天空WiFi、Space WiFi出來以後,那對GTV、G-News將意味着什麼。我剛剛在直播前,收到咱們那個大統領給我發的信息,“Miles,我對G-News、對GTV感到非常的驕傲和自豪。”因爲,大家一定往回看,它發生了什麼。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99

9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