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特克利夫:根據我看到的情報,中共國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文字版+字幕版)

翻譯:laowu,文範,奔騰的長江 字幕:文麥

瑪麗亞:自從5月26日宣誓就任國家情報總監以來,約翰·拉特克利夫就把中共國作為他的首要任務之一。除川普總統外,他是全國內見過原始情報最多的人。現在來到我們的直播節目,是他成為國家情報總監以來第一次接受采訪。拉特克利夫總監,很榮幸今天早上你能來。非常感謝來參加直播。

拉特克利夫:早上好,很高興來你的節目,瑪麗亞。

瑪麗亞:最近有很多關於你和你的最新行動的討論,我們談談這件事。 7月31日,你向全體國會做了一個簡報。緊接著第二天,大家都看到了關於俄羅斯干涉我國經濟的頭條新聞,但俄羅斯幾十年來一直如此,(而那天上了頭條。)請跟我們說一說,你為什麼做出改變,改了你向國會匯報安全問題的方式?

拉特克利夫:好的,瑪麗亞,我就任時,人們看到我做出的一些承諾,其中之一就是要始終遵守法律,另一個,是我會盡我所能保護未經授權的機密信息,防止人們出於政治目的將其洩露。我昨天宣布的事情與此完全一致。我向國會重申,請注意,我會按照法律要求向你們及時、完整通報情況,但同時,我們不會讓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情再次發生。之前我不以這種方式,當時按照國會的要求,我不僅要向監督委員會做簡報,而且要向所有國會議員作簡報。當時,瑪麗亞,我說我唯一的條件是你們必須正確對待這些信息,要保密。然而,僅僅幾分鐘後,其中一個簡報剛結束,多名國會議員就找不同出版商,再次出於政治目的將機密信息洩漏出去,就為了造成一種輿論,即在某種程度上俄羅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比中共國更大,那根本不是事實。因此,我將堅持履行我的承諾。我將堅持依法辦事。我會繼續向國會通報情況,但是我們已經有大量信息從情報界洩漏出去,我會有所行動確保這種情況不再發生。

瑪麗亞:實際上,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曾多次參加這個節目。他告訴我們,在從奧巴馬政府到川普政府的過渡期間,曾經在126天內發生了125起洩密事件。也就是,每天都有洩密事情發生。請跟我們講講,為什麼讓公眾明白這一點如此重要?因為我們知道在對俄羅斯進行調查期間,你深入參與了這項任務。亞當·希夫一直在那說,這明顯是(與俄國)共謀。瞧,推動俄國威脅說法正好迎合了他的論調,但是他們忽視了真正的對手,中共國。

拉特克利夫:是的,瑪麗亞,就像你在節目開頭說的那樣,在這個職位上,除總統外,我有幸比國內其他任何人,包括所有國會議員,看到的情報都多。我每天都看情報,假如把我們所獲得的情報數量考慮在內,以及從經濟、軍事、技術等方面考慮,中共國才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我並不是要弱化俄羅斯問題,它依然是對國家安全的嚴重威脅。但是,日復一日,我們面對來自中共國的威脅要大得多。我認為這顯而易見,任何人看到情報都明白這一點。如果有人不這麼說,那他就是在為自己的言論將情報政治化。我的意思是,比較俄羅斯與中共國,我們要看誰的潛在威脅更大。

瑪麗亞:總監,我們知道俄羅斯不像中共國那樣有資金支持。中共國是第二大經濟體,他們已經明確制定了計劃,他們要取代美國成為第一大國。

(廣告休息)

瑪麗亞:下面繼續採訪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總監,我們剛才就國家安全受到的威脅問題將俄羅斯和中共國做了對比。請再跟我們說一說它們的不同。

拉特克利夫:嗯,正如前面我概括所說的,俄羅斯本身有局限性,因此它只想在國際秩序中有一席之地。中共國卻想佔據首位。中共國有一系列計劃,通過“一帶一路”、“中國製造”、“千人計劃”、軍民融合項目(讓公司利用5G和華為為政府進行間諜活動)等等,所有都是為了從各方面挑戰美國優勢而製定的計劃,目的是成為老大,在國際市場上,在國際規則、標準和規範方面說了算。當然,你知道,我們這裡說的是中共,他們做所有決定都是為了那個政府,而置人的自由於不顧,以所謂“集體利益”的名義侵犯人權,這些都是美國的個人自由和民主價值觀所不齒的,是我們所有人都應感到擔憂的,也是情報界提醒大家的。凡是看到情報的人都知道這是威脅。

瑪麗亞:那為什麼總是有人說俄羅斯是更大的威脅。就比如,我們知道川普總統是第一個以實際行動抵制中共國的惡劣行為的總統,他們幾十年來一直在盜取知識產權,釋放了這個病毒,還極力說病毒不來自中國。有關冠狀病毒,你看到了什麼情報能跟我們說一說嗎?另外,中共國是不是想讓川普總統下台?

拉特克利夫:好。在此處不設保密級的情況下,我能說的是,首先,第一波感染病例出現在中國武漢,所以經評估我們相當確信該病毒源自武漢。我們還知道,該病毒是被任由從中國擴散出來的,因為當中共及其官員知道人傳人時,他們以其一貫的行事風格壓制信息,在其本國社區和醫療界淡化病毒(危險性) ,試圖影響外國政府和國際組織的旅行禁令、公民撤退等行動,以及從根本上,展開了一場轉移問題焦點的運作。你知道,律師講究“近因原則”,律師界不會…這麼說吧,情報界不做法律判斷,但說到“近因”,我會想到”要不是”:要不是中共國的行為,這個病毒本可以控制在中國內,要不是中共國的行為,就算病毒已經擴散到其他國家,也本可以利用個人防護設備和呼吸機更好地解決,假如中共沒有隱藏信息,藥物和疫苗研究早就開始了。他們是國際上不守規矩的一員,所以不能讓他們代替美國製定國際規則。

瑪麗亞:我在想,考慮到中共的行為,(例如)到目前為止關押了上百萬維吾爾族人,監控其國民並在年底給每人評一個社會信用分數,如果不合他們的意,就限制人們坐飛機等,因此世界各國會希望美國阻止中共國成為世界主宰。而我們知道中共肯定不會支持川普總統。本週,我們看到一家中國國家媒體表示支持拜登當選,說他比川普總統“更平和,更誠實”。跟我們說一說,你覺得中共國在幹什麼?他們想對選舉做什麼?

拉特克利夫:嗯,在不設保密級的場合,我不能說太多細節,只能說中共國正在從事大規模、複雜的影響力活動,讓任何其他國家、其他事都相形見絀。是這樣的,首先,說到競選安保工作,我向美國人民保證,任何人,無論俄羅斯、中國、伊朗,都很難篡改真實的選票計數。我們在全國設置了分散的點票點。但說到惡意影響和惡意外國影響,中共國正在地方、州、聯邦各級拉攏人,其他國家都不這麼幹。北京用毀掉經濟的手段來威脅人,比如對議員所在州,威脅對企業、工廠和工作造成破壞,除非議員支持親北京的政策,或反對本屆政府的強硬政策。所以,類似這樣的惡意影響,中共國已經運用到了他人無法企及的程度。所有美國人都應為此感到擔憂。

瑪麗亞:所以,最近的情報洩露事件應該引起各種警覺,因為真正的對手是這個試圖超越美國,而且可能有大量資金這麼做的國家,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著14億人口,這個國家不是俄羅斯,而是中共國。

拉特克利夫:是這樣的,中國、俄羅斯、伊朗或其他不守規矩的國家,為了自己的目的,都在試圖干預或影響我們的大選。所以,我不是說只有中共國。但,還是那句話,作為一個比其他人看到的情報都多的人,(我認為)中國在經濟、軍事、科技上對美國優勢構成了巨大的威脅。而且,你知道,他們強硬的…他們干預大選並表示對拜登副總統的偏愛,因為川普總統對中國態度強硬。中國一直沒停手。

瑪麗亞:總監,跟我們說說今後將如何向國會做簡報?你仍要就大選安保問題做簡報,會有什麼不同之處?

拉特克利夫:是的,我們將按法律行事,那些有權參加簡報會並獲得機密信息的議員仍舊會得到信息。我們不再向所有國會和參議院議員做全員簡報會。你知道,以前這麼嘗試過,信息未能得到保護。所以我們實施了一套程序,主要通過書面材料來做。但我們也會像以前一樣,向有資格的成員提供簡報。所以,不要誤會,按照法律的要求,國會依舊會得到全面的和最新的信息。這沒有問題。該做的我們都會做,但是我們還要防止信息出於政治目的而洩露。這事發生太多次了,我決不容許。

瑪麗亞:是的。我想听聽你對中共國的影響力運作有什麼看法。他們在進行一場大規模的間諜運作,收集美國人的信息並可能以此敲詐勒索。他們是如何對聯邦、州和地方議員施加影響的,能否跟我們說一說?

拉特克利夫:嗯,我能告訴你的是,中共國在地方、州、聯邦各級政府所做的就是拉攏人。他們試圖遊說企業領導、在任官員和國會議員,對他們施加影響。他們先試著公開這麼做,但不成功。於是就私下里用威脅、恐嚇、霸凌手段,利用中間人或代理人嘗試造成影響。有些情況下最終還敲詐勒索在任官員、企業領導及其他人,讓他們支持有利於中共國的政策。這是系列運作,其規模是任何其他國家所沒有的。所以,說到來自外國的惡意影響力,涉及多個國家,但沒有誰達到了中國的程度。

(原視頻中內容節選刪除一部分)

瑪麗亞:今天最後一個問題。我們知道中共國為了影響各級政府官員在做什麼。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曾告訴我,他曾努力組建一個中國工作組,但南希·佩洛西不讓她的政黨成員參加。所以說,有些議員在有選擇地把俄羅斯的信息透漏出去,但卻不提中國。我沒聽到過那些批評總統的左派對中共國的間諜活動和惡劣行為有一句微詞。所以我想問,議會在中共國問題上有問題嗎?我們是否會看到對議會在任議員的影響持續下去?

拉特克利夫:嗯,瑪麗亞,已經揭開了很多內情。有些是我管轄範圍之外的。作為國家情報總監,我的職責是向國會通報國家威脅。我想我已說的很清楚,中共國從很多方面對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包括惡意外國影響,對議員在內的政策制定者施加大規模複雜的影響。我會繼續向公眾,呃,和議會通報這些情況。遺憾的是,我們現在還是一切政治化,我認為人們還會試圖曲解事實。我會始終說出真實情況。

視頻鏈接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mitofo
1 年 前

CCP 是全世界的敵人,幹倒CCP

0

熱門文章

GM65

8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