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評論系列(一)中國的文藝復興——新中國聯邦與華夏文明的覺醒

我是音雄文字組作者:Revenge

神州大地上幾千年來生活著熱愛文藝的民族。詩經風雅頌,屈原九歌,蔡文姬胡笳十八拍,杜甫江南逢李龜年,崑曲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宋詞元曲,塞北江南,或粗獷或婉約,音樂、詩歌、文學,發展出一個個文藝的高峰。詩經國風集列國民間文藝之精華,唐朝開科舉士以詩歌為答卷體裁,文藝不僅是文人騷客、凡夫走卒的日常雅興,更是中華文明教化的載體,民族精神的真摯表達。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世世代代的華夏子孫享受著境界崇高的文藝生活。

泱泱大國文明淵源流長的論述似乎已離我們的生活很遠了。身處當今這東西方廣泛融合、歷史急劇演進的時代,我們有多久沒有聽到過膾炙人口的歌曲了?一時間我們竟不能想起當今的時代神州大地上有什麼可以打動人心的文藝作品。沒有靈魂的作品充斥著社會,提到文藝圈我們直覺往往想到的是虛偽和墮落,我們的文藝事業能擔當起這波瀾壯闊的歷史背景嗎?

共匪高壓統治70年,奴役人民的身體和心靈。毛時代以殺戮和欺騙的手腕統治中國,文革達到了專制的高峰,泱泱大國數億人口,所有的文藝作品只有八部樣板戲,全國人民就被這樣板戲洗腦到麻木。毛死後,共匪的深刻危機展現出來,面臨空前的矛盾,鄧通過國際合作、經濟發展為共匪的統治續命,其間有十年的時間為了營造改革派的形象,表面上放鬆了對意識形態的管控。這短暫的十年間,整個國民都在反思文革及共匪統治時期的罪行,學習西方的自由民主文明,無數優美的文藝作品創作出來,成為膾炙人口的現在所謂的老歌。

十年的思想鬆綁為民族帶來了新鮮的空氣,也孕育著深刻的危機。共匪對民族覺醒、民主社會的恐懼,終於引發了1989年六四大屠殺。加上同時代的東歐劇變,蘇聯解體,讓共匪的國際生存空間急劇壓縮。十年間嚐到經濟霸權甜頭的共匪,除了權力的貪婪,又增加了財富的貪婪。共匪不再像毛左時代那樣只知權鬥嗜殺,而是開始一邊獨裁,一邊撈金。鄧南巡,從經濟上是官僚資本主義路線的確立,從文化上看,則是以經濟利益為誘惑,誘導全民向錢看。

比肉體的奴役更可怕的是思想的奴役,比思想的禁錮更可怕的是思想的蠱惑。華夏民族從來都是一個視精神境界高於世俗享樂的民族,香港、台灣、新馬、世界各地沒有被共匪洗腦的華人群體,展現出的智慧、和平、善良、勤勞的品質,君子好財取之有道,倉廩實而知禮節,這正是華夏文明的優良傳承。共匪僭權統治的前三十年,用高壓的統治給幾代人洗腦,89六四以後,又放出貪婪這頭魔獸變本加厲的奴役人民的心靈。

貪婪與恐懼相生相成,蒙蔽人純真的本性。從此,神州大地上至袞袞諸公,下到凡夫走卒,無不以撈錢為人生第一目標。至於人生而有之的對真善美的熱愛,都經不住物質財富得到貪婪和失去的恐懼,人性的本質被拋之腦後。六四勇士屍骨未寒,苟且偷生的民運偽類率先墮落,走向了吃六四人血饅頭的不歸路。真善美不再有生存空間,文藝徹底淪為撈金的工具。

龔自珍《己亥雜詩》:“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 六四後30年,神州大地表面繁華,內心一片荒蕪,行屍走肉般的各階層無不為財富奔忙,早已忘記了自由民主的滋味,放棄了對自由民主的追求。 2020年6月4日,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郝海東先生振臂一呼,新中國聯邦橫空出世。郭先生28年臥薪嘗膽,3年談笑間,環球結盟起事,眼看共匪將談笑間灰飛煙滅。殭屍一般生存的神州大地必將獲得生機。

鄧承諾港人“馬照跑、股照炒、舞照跳。” 鄧只知財富可以籠絡人心,不知人類有遠比財富珍貴的精神追求。一年來香港勇士的浴血奮戰,豈止是為了跑馬炒股跳舞?香港的基本價值是自由、法制、和平、友愛。香港乃華夏文明之精華,百年不願低頭為奴的勇士,一代代克服艱難來到香港紮根,他們在香港的法制社會中融入社會,又保持著華人優良的傳統。幾代人的經營讓香港同時成為華人世界和西方世界的精華,成為東南亞的中心。 97共匪滲透前香港的文化也引領著整個華人世界,香港的人心豈是金錢財富可以收買? 20年來,香港的文化在共匪的摧殘下每況愈下,然而香港的精神沒有消失,香港不僅有過去的《海闊天空》、《光輝歲月》,還有壓抑中的怒吼《願榮光歸香港》。

郭先生說“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共匪70年的血債,必將千倍萬倍地償還,共匪做惡於香港,也必亡於香港。我們有理由相信沒有共匪的香港,將迎來比97前更加繁榮的文藝時代。香港一年以來的抗爭歷史,就足以成為幾十年優秀文藝創作的源泉。

王陽明曾說“去山中賊易,去心中賊難”。心中有賊,蒙蔽了人性的本心,失去了人性原本的認知力和情感,就失去了藝術的土壤。爆料革命的外在體現,是郭先生強大的情報能力和全球影響力。從只了解表面的人看來,爆料革命是一個加強版諜戰片。然而,熟悉爆料革命的戰友則十分清楚,以一人對抗一國絕不是靠個人英雄主義,郭先生的背後是唯真不破的信念。三年的爆料革命到新中國聯邦的橫空出世,處處彰顯著真的力量。孔子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文藝復興的首要問題就是求真。

美國獨立宣言,從字面上看是擺脫了英國殖民主義,建立了一個自治州(state)的聯邦,而從美國國父們的長遠考慮,則是在北美洲這塊上帝的應許之地上,恢復羅馬帝國時期的光榮,用強盛的國力彰顯上帝的榮光。新中國聯邦的成立,即時的目標是擺脫共匪的奴役,為世界各地的華夏子民建立自由的家園,而從郭先生的長遠考慮,是讓新中國聯邦成為一個支撐意識形態的基礎,在這個政治、經濟、法制的基礎上,久違的華夏文明的生命力將如久旱逢甘露一樣地萌發,民族至真至善的傳統將獲得浴火重生。三年的爆料革命中,郭先生每次結束時的祈禱語都提到“萬佛萬神”,萬佛萬神是超然於人類宗教組織的,在更高層世界上對超自然的理解,說是萬佛萬神,也就是每個人心中純真如初的本相。

共匪是人類之癌,需要人類痛下決心以除之。放在漫長的人類歷史長河中,共匪之患只是一個小小的不和諧音。能夠超越時空的是心靈,只有對未知世界的敬畏與絕對的信心,才能捕捉到華夏文明遠古時期的生活狀態,“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收於《黃帝內經》的開篇《上古天真論》。天真——上天給與的純真,唯真不破,天人合一的境界,幾千年華夏精神的追求。

經歷了這三年來波瀾壯闊的歷史變革,推翻了奴役華夏子民七十年的暴政,砸碎枷鎖獲得了自由以後,新中國聯邦的公民們,我們還會在思想上走老路,重新找一個爹親娘親不如誰親的強權,還會為了眼前的利益甘為貪婪與恐懼的奴隸嗎?新中國聯邦打破的是思想的枷鎖,是把人和天的關係揭示在每個人的面前,唯有坦蕩面對自己的真心,以真誠的心面對自我,才有真信仰、真覺悟、真感情,才有真正的文藝。

我們有理由期待,新中國聯邦唯真不破的精神,將引領一個偉大的傳統文明的複興,融合到人類的現代文明,用華夏的文明中的美好傳統反哺於人類文明,以真心奉獻藝術,在不遠的將來,我們將迎來中國的文藝復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usic

新中国联邦空中唱响团队! Sky Shouters from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8月 2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