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21日郭先生GTV直播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這藍天白雲真漂亮,太漂亮啦。所以說,人啊得珍惜啊,風雨之時的天氣,暴風雨啊,頭兩天多厲害啊,在船上咣咣的,妳看今天這陽光明媚啊。我這是早午餐,戰友們.

這兩天妳說,咱們大陸啊,咱們中共國啊,妳說這也不下個雨,重慶都不下雨,結果這麽大的水,妳說哪來的啊?聽說天有不測風雲 聽說過天下有不測之大洪水嗎?沒有聽說過吧? 真是啥事在中共國都能發生,不可思議。

兄弟姐妹們,我晚了,抱歉啊,剛才說要直播。太多戰友給我發信息了 發那麽多的信息,我沒辦法回呀,我就跟大家亂聊聊吧。剛才我在直播前,我發了個公告,大家到蓋特上去看壹看吧。咱們的G-News app版已經上線了 ,這個蘋果已經給批過了啊,戰友們。

兄弟姐妹們,咱們G-News APP已經下來了,馬上就排到了29(名)哇塞!蘋果店29(名)妳想想這多誇張,多厲害。戰友們,兄弟姐妹們,什麽叫力量,沒有戰友們的, 他們現在給我去取衣服去了。剛剛寄來6包新衣服,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這兩天當模特,天天試衣裳。 這個(衣服)是新的,G-Fashion,新的。真熱鬧啊,這幾天真熱鬧啊。 原來說8月20號、21號有大事。很多大事發生。滅共的事業哪那麽簡單啊!兄弟姐妹們,它極為的血腥,它極為的殘酷。大家想壹想 我們看電影壹個戰場上,壹個小型的戰場上,說死個幾千,幾萬人,幾十萬人,是吧。用共產黨的話說,用2000萬的生命換來了共產黨的政權,對吧。共產黨不是等死的料,共產黨在美國,在西方的力量 那可不能小看的。所以說壹個月前我們就知道內部的戰略,現在我不方便說, 我不方便說, 以後我再跟大家說吧。

過去壹個多月發生的事,真是每天能拍好幾部電影,每天能拍好幾部電影。 很精彩,但是它是必須的,它就是必須的。就像壹個人壹生當中,從妳生下來,妳每天24個小時,妳會有各種各樣的風險。這就是我跟戰友們說的,妳必須要,人生是無常的,是吧?妳必須要接受這個。妳必須要接受人生是無常的這個事實,對不對?妳必須要接受這個,妳才能說追求信仰,過著與常人不壹樣的生活。有尊嚴,有體面的生活,那不是嘴裏面講出來的。是狗走哪都吃屎,狼走哪都吃肉。 那這個狗和狼之間的差距,不論任何情況下,狼就是狼,狗就是狗。 同時妳必須得做好準備,狼的風險可比狗的風險大多了,鷹的風險更大,是吧。還有壹生中的經過生死,蛻變,那是必須的,是吧!

妳說兄弟姐妹們,現在身邊的人,什麽風險最大?病毒! 爆料革命也好,還是妳說今天的… 人類上從來沒有像任何壹個人,面對著風險最大的就是病毒。妳不知道招誰惹誰了,孫子哎,就給妳惹上的病毒了,嗝屁了。都不用審,都不同判,都不用抓妳,是吧。而且有可能全家完蛋。 全世界都處在最大的危機之中啊!全人類都處在最大的危機之中啊!

今天上午我們加拿大的戰友索菲亞,給我發了大概十幾個信息吧。 都是關於加拿大農場的,很多都是負面的吧, 這樣那樣的問題。在這之前是我授權她在喜馬拉雅農場跟卡麗熙、文可、文風、江財神,處理和解決喜馬拉雅農場的這些問題。 但是索菲婭是每天給我發,有時候發語音,壹串的,發七、八個,十來個。每天十幾個信息,今天早上。本來今天就不是什麽好日子,結果她是壹再的發啊,全是負面信息。結果我就跟她說,如果戰友們都像妳這樣,那我郭文貴還活不活了?所以我就暫時停止跟她通信,喜馬拉雅農場的事情跟她沒關系了。還是由江財神、文風、文可、卡麗熙,妳們來解決,跟她沒任何關系啦。

兄弟姐妹們,我們要學會尊重別人,理解別人,要珍愛別人,特別是戰友。這種尊重和珍愛,妳必須為對方設身處地的想,妳才能可能得到對方的尊重。比如說小羊,小羊,人家小羊不代表不代表咱們矽谷的喜馬拉雅農場,她不是我們的敵人吶!不必要有很多人非要把人家小羊給弄得要打在地上,是不是啊?

太多媒體記者現在在這拍視頻呢。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哇塞,視頻、攝像機好多呀,現在我們是焦點,我們絕對是焦點。

所以說妳像小羊,人家是咱戰友啊。人家就是那天采訪完,不代表喜馬拉雅農場了。她不是我們的敵人吶,沒有必要把人家給踩到地上啊,是不是?再踹上幾腳,這太共產黨了吧?

現在我們的滅共事業到了關鍵的時刻。滅共的事業,我在半年前、壹年前我都說,我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八月份、九月份是最重要的。2016年川普總統選舉的八月份的時候是班農先生代表他…班農先生加入川普總統的競選團隊,是吧?然後今年再次選舉的時候,今天班農先生被抓了,這真是非常的詭異啊。但是戰友們我特別想問問戰友們,如果在中國像這樣的人,妳覺得他會被抓嗎?周永康會被抓嗎?周永康可不是被抓的。徐才厚,是吧,薄熙來、令計劃?妳要不妳跳樓死,妳要不就是全家給妳抓了,審判妳,沒人知道誰審妳,妳犯啥罪沒人知道。人家美國這個體系系統就是偉大,人家怎麽偉大?在班農這個事情,人家履行正常的手續調查、被捕,然後妳可以保釋,然後審也可能半年、壹年,也可能兩年、三年。審完以後像羅傑·斯通似的,六個月以後妳去監獄報到去。這個期間動妳壹張紙,都要經過檢察官的批準,經過法官的批準。所有的妳的事情,妳都可以上法庭上說。妳可以請最好的律師,妳不會跳樓死,妳不會被跳樓,妳不會被消失。妳不會上美國的什麽CCTV電視臺,未判先審,未申先判,妳都沒法活了。然後家人的錢全給妳收了,家人也都給妳抓了。七大姑的八大姨,像我們公司的270個同事都給妳抓了,妳說啥,妳想說啥吧?妳說不了。抓妳壹回不行,兩回。兩回不行,資產全給妳查封。到現在就北京的中共的專案組就沒有給我們回復過,拿走的現金,拿走的金條,拿走的首飾,家人的私用品,從不給妳回復。這就是…

天哪,好多記者啊。我們現在真夠火的了,這得多大的宣傳?咱到哪兒去咱都是牛人,咱到哪就得出名。不出名不行,天哪乖乖。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說今天妳就咱不說別的,就班農先生這個事和中共比咱最大的(區別)什麽?這是有法治的國家,妳個人如果真有犯罪了,那妳活該。誰犯罪妳都應該被調查、被審。我剛才在這個聲明中說了,所有關於班農的我看到這個文件上說的事情,我從來不知道。還有什麽壹個叫foundation,有什麽壹個什麽墻公司。我從來沒聽說過啊,從來沒聽說過。包括什麽“We build the Wall”還壹個什麽,我從來沒聽說過。但是現在全世界共產黨沸騰了。班農先生事兒才知道,我知道不到20分鐘,共產黨的媒體就全部出來了,CCTV,所有的媒體全都出來了。然後再過20分鐘,美國媒體全出來了。哇塞!這家夥厲害啊。妳說中共能比美國的媒體都知道得早,而且是壹致性的,三大媒體所有的通通的全在上邊,全報道,班農被捕、詐騙。哇塞,這個行動真夠快的啊,比那個救水啊什麽快得多。他抓徐才厚,抓這些中共的常委的時候。從來沒有那麽快過,太快了,哇塞!真是不可思議。

所以說,妳說共產黨它到底有沒有扮演角色呢,戰友們?共產黨在美國的沈默的力量有沒有扮演角色?咱真不知道。但是共產黨這個反應,太開心了。班農先生,他是我們的共同的滅共的戰友。法治社會的主席,現在是全世界爆料冠狀病毒的最重要的戰友。但是,他自己在美國的事,咱可不知道啊。所有文件說他的事,我從來沒聽說過。但是我們會全力以赴,支持班農,只要是他是合法的,我們全力支持,只要班農做了合法的事情,我們全力支持。關於滅共的,我們全面支持。關於揭發冠狀病毒真相的,我們全力支持。永不放棄,不拋棄,不放棄,壹定的!但是是合法的那壹塊啊,咱要說清楚的。他現在這事,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啊。班農先生本來應該,我相信有重大使命之前突然間這樣。所以說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多大的事啊。全世界新聞現在班農先生最熱點新聞,最熱點。這班農先生真是個弄家,用我們老家話,真是個弄家,幹啥都玩大的,這件事是世界的大事啊。

哎呀,班農兄弟啊,他很快會回到戰鬥室的,很快會繼續滅共的。其它這些事情美國司法調查,我更加佩服美國司法制度。這跟咱們任何G-TV沒半毛關系,跟咱文貴沒有半毛關系,跟爆料革命沒半毛關系啊。這是他的那個什麽墻啊,還有什麽foundation,完全不知道。但是在滅共上,在滅共這事上,冠狀病毒真相上我們是兄弟,是戰友。這點毋庸置疑的,永不放棄,永不拋棄!現在欺民賊還有共產黨,哇塞,這家夥,開心啊,高興啊。允許人家開心、高興。但戰友們要接受啊。憑啥咱天天就對著直播,就天天說共產黨這個跳樓了那個跳樓了,這個被殺了那個被殺了?允許咱說,不允許人家?當然啦,妳有事,妳當然允許人家說了,是吧?反過來說,如果妳真做錯了,妳當然要面對司法了,是吧?美國就偉大在這兒。妳壹定要相信,妳有這事兒了,那妳就完了,那妳就是要受到審判。關鍵是公平啊,還有程序啊。所以說從班農先生這件事兒上啊,我們的班農先生這件事上,看出美國他是有法律的。如果妳真是做了這事兒,那妳就要受到法律的審判和制裁,任何人。這是為啥兄弟姐妹們,文貴這麽多年,共產黨我跟它睡覺睡了30年,我永遠記住千萬不能讓它抓住和設計,妳有任何壹分錢臟錢,有壹分錢就完了。壹分錢就完了,臟錢有壹分錢就完了。給我壹下,我得拍壹下那哥們兒啊,我看看這是啥媒體嘞?這攝像機對著我們,有意思啊。

同時司法是有程序的,不管妳背後有什麽力量,它最後還有法律。妳像班農先生,如果是在中國早被對方給消滅了是吧,消滅壹萬回了。而且什麽逮捕妳,不逮捕妳,直接讓妳消失,跳樓死了。所以說這是非常非常關鍵的,美國有司法啊。第二個,任何人都有機會證明自己是有罪和沒罪,這太了不起了。所以我在中國的時候壹定要小心,不能涉及壹塊臟錢。還有壹個,幹掉妳就是性,其實咱現在天天扶墻嘛是不是?性和錢嘛,妳在這兒別犯錯誤。所以說啊G-TV也好,妳G-News也好啊,到現在所有的啊,沒有壹毛錢,郭文貴沒碰過壹毛錢。包括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我現在好多錢都沒報啊,我壹分錢沒動過。從第壹天我說我不要參與,妳們參與,妳現在這種C3C4法治基金,今天我們趕快就是把這個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把這些班農先生包括基金的主席就給他移除了。這是壹個保護戰友們投資利益,也是美國法律程序,特別是現在妳有這麽多投資股東是壹個準上市公司的情況下,妳必須做的決定。所以說律師建議我也同意啊,法治社會讓他離開,包括凱爾巴斯我們也讓他辭職,不要給人家帶來麻煩啊。然後呢再壹個就是G-TV我們馬上開董事會,移除他主席選出新的主席。這是班農先生面對美國司法調查我們必須要走的,必須要做的啊這個程序,這是由律師建議做的。但是在滅共這個事兒上,還有這個冠狀病毒真相不但不會有任何影響,只會讓我們更加堅定的揭發這個真相。

這還有壹個更關鍵的戰友們,我們要看到共產黨的兇殘,共產黨的流氓。這走了,幹嘛走啊?共產黨的流氓,共產黨的兇殘,大家要看明白,哪那麽簡單的?大家記得我在去年我就在視頻中說過,我說班農先生也好川普總統也好,妳不是妳不滅共,包括未來蓬佩奧國務卿、皮特納瓦羅,就是共產黨上了所謂的反共七君子,未來都可能是這下場。妳想想的這些人都可能都必須要接受捐款才能搞政治吧。在捐款當中,人家壹旦臥底給妳設計壹個東西,那妳不就這樣嗎?調查妳,先惡心妳,在癩蛤蟆跳到妳腳上啊,先說能不能幹掉妳,先惡心妳壹下子是吧。這就是這是共產黨的最重要的,而且壹定要在8月份這個大選最關鍵時刻。所以說我們知道情況早就知道,內部人也很平靜,說肯定贏肯定把川普總統幹掉,人家都是有步驟的,共產黨。哪那麽簡單啊!滅共是人類上全地球最難的壹件事吧,對不對啊,大家看到了吧。所以妳看,是不是?

越到這個大選,這剛剛開始,戰友們,兄弟們,妳這太多驚掉妳下巴的事兒,妳練好心臟吧。最近老看咱在這塊兒贏贏贏贏,妳不讓人家贏壹回能行嗎。人家是壹個流氓體制,人家綁架了14億人,人在美國有著上萬億的現金,多少人被藍金黃,對不對呀?所以說川普總統他很難,大家把事想的太簡單。川普總統這句話我覺得說特別好,有些人在自己的國家輸的壹塌糊塗,結果到了美國來指手畫腳。有些人在說川普總統開戰啊,川普總統妳這樣啊那樣啊,妳不嫌寒磣的慌。妳憑啥說這話?我們都沒有資格說這話。我們在自己國家連命都不能保,妳做啥了?妳啥也沒做,跑到人家西方國家來蹭吃蹭喝蹭陽光蹭白雲還蹭這種法律保護,還蹭熱點。然後妳就讓人家總統就聽妳的,妳這不是神經病嗎!對不對呀?

為啥我們要尊重人家班農先生呀,人家作為壹個西方國家,能和我們站在壹起,跟我們這幫loser ,我們都是loser ,這個民族國家被綁架了14億人,綁架了70年了,咱幹啥了?我們要求任何人做的事情自己做到了沒有?就像有戰友跟我說誰誰誰不行,誰誰誰不行。我說戰友啊,所有的戰友像我們這麽大的平臺,每天都會發生這個好那個不好,這個上那個下,這是正常的。但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妳怕什麽呢?這是個正常現象,但是前提是, 戰友們妳不要妳像人家矽谷小羊也好,還剛剛的把索菲亞我們要離開這個群,不要摻和喜馬拉雅農場建設,她還是我們戰友,妳不要上去踩兩只腳。然後自己覺得壹看人家出事了啊,我就是偉大的。有人倒下,不能證明妳就是巨人;有人暫時或者被別人傷害,也不能證明妳是好人。我們的敵人還是我們的朋友,任何人遇到了困難和挑戰,都不能證明妳的偉大,也不能證明妳的錯誤,妳就是妳。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站在那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然後給這個安排事給那個安排事,哎呀我的媽呀,我真是受不了啊。就是我覺得這個世界上只有咱們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怎麽都是領導呢,都是大師啊,都是天才啊。而且從來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從早到晚啊就能給妳發幾十個上百個信息。告訴妳妳吃的不好,妳吃的不對,妳穿的不對,妳說的不對,妳應該這樣,妳應該讓這個美國人這樣,讓歐洲人這樣,就差了沒說妳把上帝給弄來吧。然後就不開戰呢?趕快開戰呢。妳做過啥呀?妳能做啥呀,妳敢做啥呀?

班農先生被捕了。妳要能壹輩子有班農先生被捕以後有全世界這麽高的關註,妳八輩子燒高香啊。人家被捕了那叫世界新聞,妳被捕了都沒人理妳。為啥8月份要逮捕班農啊?他咋不在去年8月份呢,人家重要嘛!是不是啊?我們有這樣的戰友,那欺民賊那幫孫子,妳想在美國有這待遇妳有嗎?妳找個全世界,找個地方,故意蹭壹下子逮捕,蹭捕壹下,說妳逮捕我吧,蹭捕壹下,讓全世界關註我。那些民運欺民賊巴不得呢。我要是那欺民賊整那個壹下,那我不就成了未來天天可以捐款了嘛,是吧?也不用天天圍著這個茅屎坑吃屎了,天天也又成烈士了。甭說是班農先生是我們的朋友啊,法治基金主席、G-TV主席,說妳就是親兄弟,妳做事,妳承擔,這是壹個。這沒有人說,只有共產黨什麽父債子還吶!壹人有事全家倒黴,禍滅九族,只有共產黨的思維。而且這個天底下最可怕的事,就認為只要我開戰,我就必須永遠贏。永遠贏的壹定不是戰爭,永遠贏的壹定是騙局。哪有妳永遠贏的時候?憑什麽班農先生,妳在war room天天幹這個、幹那個,他還滅共。然後揭發病毒真相,那得多少人受到傷害!他罵多少人了!

但是這是我們的原則,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絕對不參與美國內部政治,這是戰友們、我們的底線。絕對、我再說壹遍戰友們,絕對不摻乎美國內部政治。這是我們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的核心,核心戰略。大家現在覺得這個對吧?咱摻乎得了人家嗎?咱懂嗎?我特別欣賞川普總統的壹句話,在咱們的國家都是Loser,都是輸家,跑到人家國家來,壹會給人家指揮這個,壹會(指揮那個),丟死人了。

班農先生被捕了,被捕壹回、被捕壹千回,他都是我們朋友。他的事是他的事,他自己承擔。滅共這事上是我們的兄弟,永遠感激。永永遠遠的感激,誰都擋不住!我們中國人最重要的是有感情,永遠看妳對我的好,永遠看妳對我的好,永遠不忘妳對我的好。我們只去爭取正義,法治、法律保護的所有的正義事情。但是我沒有資格,也沒有權利評價任何我們的親人、家人、兄弟姐妹包括朋友。那個叫什麽?墻foundation跟咱毛關系呀!是不是!人家沒有跟咱任何關系。是吧!咱往上撞啥呀!是不是?在美國這個地方,如果妳要沒有被調查過幾回,沒發過什麽Subpoena,第壹,妳不是什麽大人物;第二,妳肯定不會有什麽權力和能力。在美國的大公司,妳要是壹輩子在這個大公司,都要跟著告、被告,Subpoena,訴訟、調查、壹直呀,任何壹家公司,哪家不是?妳看那微軟的比爾蓋茨,在幾十年前他剛開始的時候,就被我那律師David .Boies在那問話,問了兩天,傻了都快。美國哪個總統不被彈劾、不被調查,有多少?這就是美國的偉大,它永遠是妳來我往、妳退我進,然後讓這個社會優勝劣汰、去假存真。這就是媒體和美國法律。

妳再看包括那華爾街日報,那壹看,人家都準備好的,是不是!頭兩天登報。那天報出來以後,班農先生相當不高興,他說Miles,這什麽情況如何如何?我說,我告訴妳,這個報告不是對著我的,對著妳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妳那21號和26的計劃,妳成不了。他說為什麽?我說妳得出事。這篇報告讓我聞到了味道,就是要收拾妳。他當時就特別不開心,這愛爾蘭人,就不會藏著掖著,啊啊!我說妳不用在這叫喚,沒用的。這事不是開玩笑的,弄的就是妳。絕不能讓妳回到,妳想回到的位置,決不能讓妳,幹妳想幹的事兒。共產黨在美國的沈默力量,我說妳是最重要的滅共的、反共的,我的兄弟戰友。但妳絕對,我說妳真的是,過去壹個月,我說妳不下上千遍了。妳絕對不了解共產黨在美國的力量,妳絕對不了解共產黨的流氓,妳絕對不了解共產黨的兇殘。不管妳多麽,咱們多麽好,我給妳說的是實話。對吧!發生了吧!他說他們會怎麽著我?我說壹,妳千萬記住,我讓妳待在船上,就怕妳被染上病毒,就這麽簡單。還有壹個咱們的計劃,把咱的計劃弄好。為啥?這個計劃也可以到妳那實現,也可以在我的地方實現,也可以到黃石公園。是吧,咱哪都可以。為啥在船上?我就怕妳染上病毒,然後再實行咱的計劃,再咱們滅共。對吧!現在我告訴妳(班農先生)的事情,我說這些人已經開始要用法律對付妳,調查他是在2018年開始的。對吧!調查他是2018年開始的,兄弟姐妹們,對不對!我說妳去想吧!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他(班農先生)那天還給我咋唬,我說妳不用咋唬,壹定是這個結局,對著妳來的,妳甭想。我說我在兩三個月以前,我給他說,我說8月20號、21號,對妳我都是大日子。他最近老問我,妳這啥意思?這快到20號、21號了。文貴,妳啥意思?我說妳信不信?

他說為什麽說國內、還有我和妳?我們是個大日子?我說很關鍵,我說我是壹個非常唯心的壹個人。妳我都是有信仰的人。我說我給妳,我在直播中,我曾經說了,在之前夢的那個事。我說我頭兩天做了壹個夢,也就是說大概六月份的時候,我做了壹個夢。這個夢,清清楚楚的就是兩個在那擺著。這個夢簡直是,我說就像比電影還深地印在我腦子裏。然後在這個夢之後,我就想我什麽時候做過這個夢?我就忽然回想起來,我什麽時候做過這個夢?我做過這個夢,原來都發生了。所以我就告訴他,我說8月20號、21號,就中國現在已經21號了,中國已經21號了。美國的20號、21號,對於我們中國人,對妳都是大日子。妳看我這講多長時間了,我講多長時間了。結果他現在,這兩天事情的發生。包括華爾街日報,華爾街日報的那幾個人,妳去想想,那百分之百全是假的,全是假的。

侯小寶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那是假的,人家臺灣侯小寶說那全是假的,戰友們投資,戰友們知道那是真是假。第三個,所有的事情,他所有問的人都是假的,但是他就要把我和班農連在壹起。人家班農根本啥都不知道,妳跟班農連在壹起幹嘛?是吧!班農先生這個案子,他是2018年就開始了,跟咱沒半毛關系。他給妳打了個錯位,讓妳感覺到這好像是真的。事實上完全是假的,而且共產黨能在這個時候,能讓華爾街登,然後馬上就行動,行動完,妳看看20分鐘,共產黨的、所有的中國電視臺、媒體全部出來。早於美國,壹片沸騰啊!

所有的微博、谷歌現在第壹搜索史蒂夫班農被捕,斯蒂夫班農詐騙。戰友們妳以為這是大事嗎?我認為這根本不是什麽事。任何壹個人現在妳染上病毒立馬就可能死,甚至壹輩子就生不如死,或者全家死。美國是個全人類最大的訴訟國家,天天妳告我我告妳,這個被調查那個被調查。妳告訴我,美國哪個名人不被調查過?馬丁.路德.金沒被抓過、沒被調查過?美國的哪個總統不被調查過,弄過?哪個總統不是有大的案子?這就是美國、美國就是壹個法治的訴訟國家,美國的訴訟產業養活了律師,美國的訴訟產業每年幾千億美元,甚至上萬億美元是跟這個有關系的,它的G-TV裏面5%-10%都和訴訟有關系的,只讓壞人被訴訟好人不被訴訟,不可能。根據美國的歷史,絕大多數的案子,70-80%都是庭外和解,但是50%左右案子都是胡扯的事,被調查太正常了。我們說在美國沒被調查沒被發Subpoena,說明妳不重要。因為沒人,妳付不起律師費對吧?但中共可不是給妳發subpoena,在中共國也不是把妳抓了,只要點妳名,點妳名妳就死,不管妳是上到常務,下到老百姓,連城管都拿著斧子敢砍妳。

這班農先生他連碰都不能碰他,是吧?規規矩矩,禮禮貌貌把人家請去,這叫被捕。然後下午到法庭上庭,上完庭妳可以保釋或者不被保釋,等幾天再被保釋,最終要保釋。然後開始要調查他,還要花半年到壹年,最後在庭上通過大陪審團給妳壹個結果。但是班農先生想回去,參與選舉這事沒了,是吧,肯定這回給他幹掉了。這是共產黨要的效果,現在國內現在歡呼沸騰了,班農被抓了啊……興奮。但是我今天說的很冷、很殘酷,我今天給他說,班農先生恭喜妳被抓了,他說為什麽?我說班農先生,妳被抓了妳才會知道共產黨有多大的能力,妳的被抓帶來的寒蟬效應,當時我還得查查手機寒蟬效應怎麽說啊,寒蟬效應會震驚美國和西方世界,反共的下場就是這樣。下壹個不會是蓬佩奧嗎?下壹個不是皮特納瓦羅嗎?下壹個不是湯姆科頓嗎?下壹個不是比爾格茨嗎?啊?那妳這很難說呀,那妳誰不想變成班農,對不起滅共吧!

這場共產黨的對全世界的威脅,已經從香港延伸到全世界。這叫什麽大家知道嗎?叫法律超限戰。這叫Legal war fight,Legal war fight。我第壹時間就告訴班農先生這就叫法律超限戰,妳光看書了,這回真的落到妳腦袋上了。如果現在很多美國官員或政客,還以為這事不會發生在他身上,下壹個他就是班農。毋容置疑!

等壹下啊,正在看我直播的美國朋友說妳講的太好,太對了。這現在旁邊都配翻譯。

所以說這個在美國人展示出來讓美國政客,包括所有共產黨已經宣布了制裁的那些人,寒蟬效應。戰友們,這對爆料革命多大的幫助?妳說路德,路波切他來到中國,他第壹感覺他幹啥?他害怕。現在來看我直播的妳們第壹時間妳們感到害怕,第二妳感到失望,第三妳感到猶豫和懷疑。但接下來妳要做的事情,妳有什麽選擇?退出爆料革命?躲起來?給共產黨妥協?妳就這幾個選擇。妳躲起來,共產黨能不能放過妳?妳給共產黨做交易,共產黨是不是就放過妳?路德先生他得想吧?任何人都想。咱們所有戰友都會想。這壹回就能證明到底誰想滅共?誰想收拾共產黨?妳會看到所有媒體上,妳會分著誰是戰友,誰是假戰友。歡呼雀躍者壹定是我們的敵人;沈默不說話的,有可能是戰友,有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堅決支持的班農先生繼續更加猛烈的,未來這些天天天去傳播真相的,堅決跟班農先生站在壹起的,那是生死戰友。

天底下還有這麽大的禮物能考驗誰是戰友的嗎?咱甭調查了,天天在那抓特務,妳抓啥特務啊,這事就能證明誰是特務。哎呀20萬?200萬了,天吶,天吶!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班農先生我故意給他開玩笑,妳被抓真不是個好事啊,但是對爆料革命現在是個好事啊。他說拉倒吧妳。回來以後有面包吃。嘿嘿嘿,等著快回了,我讓廚師給他做點面包吃吃。所有的恨班農的人,妳看全世界啊,美國恨班農的人現在已經開香檳,已經開了5 瓶了我估計得,開N瓶了。共產黨全呱呱呱的高興死了。還有我們的敵人,還有那些肛門派,吃屎派,欺民賊,這幫孫子就不要在乎他了。他們永遠都那德行。

如果滅共的事業那麽簡單,誰不滅共啊。70年來在西方,誰敢提滅共啊,不就班農和我嗎,是吧?這不很簡單嗎。它肯定不容易而且會非常的血腥。文貴崇拜的是遇難成祥,遇難成祥,遇災成為機會,變為挑戰。我覺得說實在話我希望班農先生晚幾天回來,別那麽早保釋,因為啥呀,他在裏頭能餓餓肚子,我這幾天跟他老不高興了說實話。那個郝海東兄弟還有葉釗穎妹妹給他錄了壹個減肚子的視頻,幾天前他就跟我說明天我減肥啊,明天我開始減肥,從來就沒有見過,從來就沒有減過,是吧。這是我們的船要到另外壹個島上我們要去開會去,壹會信號不好我就要停了啊。就不減,妳說說,我說什麽,結果郝海東兄弟說妳要有耐心,不放棄、不拋棄,是呀,現在在那邊呆兩天肚子肯定減下去了。我在清豐的時候看守所,減了幾十斤啊,減了幾十斤。我告訴妳呀,頭兩天我跟他說,沒進過看守所,沒進過監獄的人,列寧說的啊不是個完整的人。我說我再給妳加壹句,壹個人沒看透生死,看透榮華富貴,解決不了性的需要和金錢的需要,妳幹不了大事。他讓我馬上寫下來,我就給他寫下來。

所以說戰友們,我們這個滅共事業它絕對不是說著玩的。妳必須是真正的信仰,妳沒有這個信仰妳不可能妳完成這個事業,而且妳要想在這裏想沾點油弄點腥是吧,蹭點油腥,蹭點利益,那妳會死的很慘。我不是開玩笑,不是信口開河。我們最要尊重的就是美國法律系統,不管妳有怎麽樣的猜測,妳都不能信口開河。這就叫為什麽唯真不破。妳要相信美國的法律系統,就美國的法律系統絕對能給妳公平。妳像如果班農先生在中國,他早死壹萬回了,是吧,妳還活什麽呀?壹半人都反妳,不早弄死妳了麽,那有被捕啊,那有上庭啊。那班農先生肯定是馬上今天CCTV就公告了是吧,這個玩弄女性,喪失共產主義的信仰,欺騙組織,背叛組織,然後養了二奶、三奶,巨額受賄,然後被人民所不齒,然後班農就被抓了。再也聽不見他說話了,然後就歇菜了,然後全家人也被抓了,是不是?

班農先生的家人壹直跟我保持聯系,人的家人很平靜,人說:這個我們早就有準備,早就有準備,他說沒問題的。然後我們跟他所有的律師聯系,說需要我們能做什麽?人說現在什麽都不需要,我們都有準備。很平靜。中國人要被抓了,妳能平靜得了嗎家人?嚇得妳尿褲子了,還有壹個都給妳抓了。當年在海南,2015年1月10號,去抓我全家,我的哥哥的時候,我爹我娘在海南在海口度假,壹堆警察沖到我爹我娘租的那個房子那去,當著我爹我娘的面把我哥帶走。妳想想,他就是要虐,壹堆人啊嗷嗷地喊摁在地上,然後當著我全家嫂子的面把我其他哥帶走。然後另外壹個哥正在盤古酒店,吃完了早餐過去。警察進去,進去以後,拳打腳踢旁邊的人,然後旁邊有個保鏢脫了個棉襖給我哥,當場這個保鏢就被用槍托給腿打斷了。正好碰到壹個女孩說有警察來了,正好碰見了,就刷壹巴掌過去,耳朵、嘴口冒血,壹頓給胖打,這孩子,耳朵、嘴冒血,現在是整個耳朵失明。然後在大堂裏邊,有女孩子喊警察打人,壹槍托過去,孩子當場腦袋(砸在)雪白的白砂石石地上,鼻口竄血。妳想想當天大客車就去了幾十臺,每個車上壹百多特警,都端著槍,咱啥陣勢沒見過啊兄弟姐妹們?妳想想看我那270個同事被羞辱,壹個女同誌站在大廳裏面,脫光了站了將近壹天,人來人往。班農先生在中國,那得對他啥待遇啊?估計當場把他脫光了,很多人都把他雞奸了估計,中國警察。那不知道啥結果了。是不是?他家人能平靜的了嗎?

妳說到底犯啥罪了,把家人弄那樣,孩子哭,把我老娘給嚇死。對吧?這就是美國和中國的不同,妳看看這兩天,中鐵建跳樓了,上海的公安局長龔道安,我跟他認識20幾年了,龔道安抓了。龔道安抓之前,先抓他家人,全給抓光再抓的他。也是壹頓的胖揍,把他給揍慘了。抓龔道安的是哪幫的知道不?國家安全部和中紀委,國家安全委員會去抓的,壹頓給胖打,打的時候,(問)妳不知道誰是老板嗎?妳不知道誰是老大吧?誰是老大呀?黑幫老大。這就是美國偉大,人家班農笑呵呵的,人家跟他走了,人家很正常,是吧?人沒有任何事情。妳想想要在中國,是不是?那得啥結局啊? 那不打的遍地找牙。

所以說,這就是我們追求的壹個有法治、信仰自由的壹個社會,這就是我們的追求啊!戰友們!在這事上,我們更加堅定要建立壹個法治、獨立、信仰自由的國家和體制。更加要讓我們珍惜,這麽多人,我們的付出。此時此刻,我們要為班農先生祈禱。此時此刻,更加要感激班農先生和我們壹起的滅共事業和冠狀病毒(真相)。

至於其他方面問題,那跟咱沒關系。我們尊重美國政府、美國法治系統。我們不摻呼美國政治,不參與美國內部任何所有的政治活動。當然了,他那兩個事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第壹次聽說。所以說戰友們,還要守法啊!不守法不行啊!妳想想妳在美國這地方,妳給警察、妳給FBI妳撒謊了,妳欺騙了,妳是犯罪的。妳像那些欺民賊報假案,人家在查啊,壹定會查出來的。壹個都不會放過妳,因為那叫欺騙、玩弄聯邦政府。這個罪壹定是很大的,在美國這地方,妳千萬別僥幸,不能拿的錢壹分都不能拿。不該幹的事,妳絕對不能幹,對待法律不能有任何僥幸心理。絕對不能有任何僥幸心理。必須尊重人家美國法律系統。必須尊重美國這個法律系統。必須尊重美國聯邦政府的各個官員。不管妳有什麽觀點,妳都要跟隨政府,妳都要想到法律,這個政府,妳要尊重人家、不要騙它、妳不要玩弄它。所以妳在美國享受這藍天白雲。妳必須尊重這個法律系統,不要有任何僥幸心理。

我相信班農回來之日,這事會讓他更加堅定的跟我們滅共,他更沒選擇了,上天還有共產黨,還有美國沈默的力量,把班農先生再壹次的與我們緊密相連。他看見了我祈禱,在雷雨交加,爆雷閃電之後的藍天白雲。給我們新中國聯邦, 後邊的天給我們的宣言的力量。他再次回來,會嚇傻的,妳的夢怎麽那麽準哪!?沒辦法,我文貴做夢做的跟人家都不壹樣。妳看郭臺銘做個夢,結果做的那麽差。那是假的夢嗎!?還有新的中國夢,那都是噩夢。但我希望,我另外壹個夢裏面的故事。在未來、在這壹兩天不要發生。那事發生,比班農這事要大壹千倍、壹萬倍。我真希望不要發生。那個夢要真的都靈了,哎呦我的媽,我都能把我嚇死了。班農先生這個事已經發生了,我的夢準了壹半了,但另外的壹半,我不希望真的發生。雖然有利於滅共。但是,太過於殘酷!願上天不要讓它發生。

兄弟姐妹們,發生的這些事情,讓我們珍惜、學習戰友們!和這個世界上,正在威脅這人類的共產黨和共產主義。對正義、對善良、所帶來的威脅。我們更加的要堅定滅共,更加要同時看到建造獨立的法治系統。多重要!還有我們必須要守法,唯真不破。另外壹個,班農先生絕對是我們兄弟,在爆料革命,在冠狀病毒、香港運動,他絕對是我們的英雄,永遠的英雄!美國的事情咱就別摻乎了。美國的內部政治咱就不摻乎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很多人給我發了信息,我沒辦法壹壹而回,我暫時先給大家說到這,好不好?擇時、隨時我再跟大家隨時直播。咱等等下壹個夢能不能靈吧!壹起為全世界人民、班農先生、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香港同胞、西藏同胞、臺灣同胞祈福!

阿彌陀佛!耶!今天的班農先生被捕會開啟壹個新的爆料革命的高度!共產黨妳完了!!!不信咱走著看!妳越這麽幹,我們越有戰友!妳越這麽幹,妳看看,顫抖的絕對不是僅僅美國這些滅共的人士。顫抖的將是妳,美國人還會有人猶豫滅共嗎?還想不滅共嗎?共產黨能饒過妳嗎?共產黨露出自己的兇器,妳就會讓世界感覺到恐懼。我相信西方人對付恐懼的辦法絕對不是躲起來,他壹定是迎頭而戰,將妳這個恐懼的根源消滅!

對不起啊!我今天有點高興過頭。今天我也給班農先生說我高興,他氣個半死,“妳怎麽那麽高興!?”我看著妳逮捕,我很高興,哈哈哈!英雄變不成狗熊,狗熊永遠變不成英雄。但是英雄偶爾變成狗熊,但是狗熊變不成英雄。英雄和狗熊在事上。我當年中紀委抓我的時候,上百個武警,這麽多車,把我壹個樓都給關掉,審我。對面屋裏,黑龍江省組織部長的那個那個副組織部長。當時某案的,都死了多少天了,在冰裏面放著,熏得我鼻子難受,熏得感覺,快臭死我了,人死了,爛在那了。然後這邊武警24小時看著我。還把我吊起來打,咱啥沒見過!?咱在看守所裏60多人拉出去給槍斃了,妳想想咱啥沒見過?是不是?班農先生想當大人物,先學會讓自己強大起來,把心臟練大點。滅共是人類上最危險、最偉大、最正義、最殘酷、最需要考驗人的良知和勇氣的壹場運動!接下來的100多天,美國總統選舉,共產黨壹切都是幹掉川普總統,影響美國選舉,那時時刻刻都會發生。我相信最壞的時間並沒有到來。 讓共產黨歡騰吧,讓他們去高興吧,讓他們去慶祝吧,讓他們囂張吧!只有這樣,西方人,壹個資本主義的社會,壹個被共產黨用金錢收買的社會,才能真正的蘇醒,才能和我們壹起滅掉共產黨!

天意啊!上天會和我們在壹起的!走著看。唔該曬、唔該曬。等待著班農先生的回來,希望班農先生的肚子能餓的小壹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8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