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如何監視世界

新聞來源:Technology Review《技術評論》;作者:Mara Hvistendahl;發佈時間:2020年8月19日

翻譯/簡評:Linda Black;校對:leftgu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馬拉·維斯滕達爾,美國作家對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薩曼莎·霍夫曼的採訪,講訴了中共用舉國之力、強大的國家資本為支撐的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全球收集數據和信息的量之大超過常人的想像, 每年收集到的數據相當於200億張Facebook的照片。本文的作者擔心將來中共會利用數據操縱和控制民主制度的國家。 Tiktok也把使用者的面部數據傳輸到位於中共國的服務器,這將被用來開發人臉識別。如果西方各國現在不採取措施制止,將來全球都會變成中共控制下的國家,個人隱私和言論自由被毀壞殆盡,獨裁政權控制全球,每個人都會變成現代高科技的奴隸。如果有人討論政府有錯,就會失去工作和生活保障。美國將不再是美國,澳大利亞也不再是澳大利亞。美國下一步對阿里雲計算的禁運制裁,和微軟可能發生的對中共國禁止使用WINDOW的製裁,都將對中共國的數據收集和企圖控制全球的野心產生毀滅性的打擊。

中共國如何監視世界

(中共國)政府通過與國內外公司的合作夥伴關係來利用龐大的全球數據源。

中共國不僅收集自己公民的大量數據:它還利用國內外公司作為渠道,從世界各地收集可能有一天對中共國家安全有用的數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薩曼莎·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是中共國監視狀態的領先專家之一,去年她通過“建構全球同意”報告闡明了這一現象,該報告的重點是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是中國全球數據收集戰略核心的國有企業之一。為了簡明扼要,本次採訪進行了濃縮和編輯。

Samantha Hoffman (Photo:ROHAN THOMSON 攝影:羅漢·湯姆森)

問:中國共產黨(CCP)如何收集數據?

答:該黨使用的數據有多種形式,包括文本、圖像、視頻和音頻。在中共國內部,訪問這些數據非常簡單。為了獲得全球數據,該黨使用了中外科技公司等國有企業以及大學研究人員等合作夥伴。

CCP不僅通過侵入性監視技術(例如採用面部識別的相機)收集數據。它還依賴於提供日常服務的技術,例如與智慧城市相關的設備。在AI或“大數據”成為流行語之前很久,共產黨的意圖是讓社會(合作而不只是強迫)參與對社會的控制。

問:CCP如何處理所有這些數據?

答:CCP會批量收集數據,如何利用這些數據以後再作打算。即使不是全部立即可用,該黨也期望有更高的技術能力可以在以後利用這些數據。

大數據集可以揭示人類行為的模式和趨勢,從而幫助中共提供情報,宣傳和監視。其中一些數據被輸入到諸如社會信用系統之類的工具中。像圖像和語音數據一樣的批量數據也可以用於訓練面部和語音識別算法。

CCP的方法與我們在全球廣告業中看到的方法沒有什麼不同。但是中共沒有銷售產品,而是試圖施加專制的控制。它以資本主義為載體來訪問數據,以幫助其破壞民主進程並為其權力創造更有利的全球環境。

問:為什麼這是對中共國以外(其他國家)的威脅?

答:自由民主國家的公民正確地關心科技公司如何濫用其數據,但至少在自由民主國家中,對如何使用數據的限制越來越大。在中共國,黨國明確地說法律的目的是“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能力”,因此採用了技術來擴展黨國的政治權力,並根據該標准進行發展。該黨談論了其塑造全球公眾輿論以保護和擴大其自身政治權力的意圖。同時,中共國科技公司收集數據以支持此類工作。生活在自由民主制國家中的任何人都應該關注這對自由和隱私的影響。

問:那麼我們都應該從手機中刪除TikTok嗎?

答:我不會把它安裝在我的手機上。 TikTok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看似無害的應用程序可以為CCP提供很多有用的數據。您不會想到,由於政治原因,世界上許多兒童使用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本身就存在問題。但是,來自TikTok之類的應用程序中的情感數據可以用來了解人們如何受到影響以及他們的想法。最近在加利福尼亞州針對該公司提起的訴訟稱,從該應用程序收集的面部數據已連接到位於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服務器,從而引發了嚴重的隱私問題。

TikTok曾表示,它將用戶數據存儲在位於美國和新加坡的服務器中,但這是一種逃避有關該黨潛的在對公司政治控制問題的方式。此外,還發現該應用程序審查或禁止了“黑命貴”和LGBTQ內容。 《譯者註:LGBT(或GLBT)是代表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者的縮寫。 》對我來說,這種情況在全球經常發生,以至於看起來像是一種模式而不是一個錯誤,這是一個我不能忽視的錯誤。

問:您能解釋一下為什麼您為何對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感到擔憂嗎?一個你進行了研究,鮮為人知的公司?

答: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由中共國中央宣傳部控制的大數據和AI公司,該公司深入參與了黨的嘗試,來改變全球對中共的力量的表述。他們的一種產品聲稱每天從網頁,論壇,Twitter,Facebook,微信和其他來源收集10 TB的數據,或每年收集2-3 PB的數據。就大小而言,相當於200億張Facebook照片。該公司將其工作描述為直接為中共國的國家安全做出了貢獻,包括軍事情報和宣傳。

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研發部門已經開發出算法,可以在收集到的信息中尋找軍事關鍵詞,這些關鍵詞可能來自簡歷或專利。該公司明確表示其工作有助於國家安全。 2017年,一位高級主管說,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建立了一個依賴於圖像,文本和語音識別的信息安全系統,以“預防安全風險”並“為國家安全提供技術支持和協助。”

問:GTCOM在海外的工作如何?

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在全球擁有大量業務的中共國科技公司有著牢固的關係。例如,它與阿里云達成了一項戰略協議,將其翻譯服務嵌入該公司的技術中。 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服務的業務模型使它可以收集GTCOM翻譯服務生成的任何數據。從表面上看,它的服務似乎可以用來提高翻譯質量,但實際上,它們還可以用來構建其他產品,包括與國家安全工作相關的產品。

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與全球語言學研究人員建立了合作關係。這些夥伴關係使GTCOM(中譯語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可以訪問各種數據。在大數據分析方面,GTCOM所做的與[美国分析公司] Palantir並無不同。不同之處在於推動GTCOM工作的意圖是由中共制定的,其利益與自由民主制國家的利益背道而馳。

問:我們應該怎麼做?

答:理想的解決方案尚不存在,部分原因是對這些問題的研究尚未深入或具有前瞻性。但是,我們可以從對數據素養和數據透明度程序的更大投資開始。自由民主制國家必須改善對數字供應鏈中安全性的盡職調查,投資於研發,並在智能技術市場上更具競爭力。他們不能一個人做這項工作。必須加強同盟。最後,自由民主政府必須支持數據隱私法,重新考慮如何在數字時代管理來自國內外的宣傳,但同時又不能損害民主價值觀。為此,他們必須清楚其價值觀是什麼,以及為什麼它們與獨裁政權不同。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