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作戰室:百年後仍會被銘記的節目

作者:戰友之家維基百科小組/VOG WIKI GROUP

2019年10月,在華盛頓特區國會山連排屋的地下室裏,斯蒂芬·班農(Stephen K・Bannon)先生租下了曾是布萊特巴特新聞網(Breitart News)總部的辦公室,開始了他自信地稱為“百年後人們仍會記得”的節目——班農作戰室(Bannon’s War Room,也稱“班農戰鬥室”)。2019年末,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後更名為“作戰室——大流行”(War Room Pandemic)。該節目是全球首個最全面揭示中共病毒真相和最新病毒大流行信息的媒體平臺。斯蒂芬・班農、Jason Miller(傑森・米勒)、Raheem Kassam(拉希姆・卡薩姆)和Jack Maxey(傑克・麥卡錫)通過眾多視角,采訪醫學專家、政治家、商界領袖和普通老百姓,展示來自各行各業的翔實證據來審視這場大流行,揭示這場大流行的真相。

立場:傳播真實信息

戰鬥室節目的起源來自班農先生2019年10月在保守派談話電臺上的壹次露面,當時他實事求是地表示,川普將被彈劾,並將提交給參議院。他回憶說,當時聽眾們都瘋了,說“那是假新聞,是政治迫害,是深層政府(暗勢力)。”他回答:“是的,就是那個(指政治迫害)。” 他對《紐約郵報》說:“就像地球轉動壹樣,川普將在未來六周內被佩洛西彈劾。”在那之後,班農決定需要壹個節目來“審視現實,而不是杜撰編造”(go through the reality, not the spin)給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觀眾。“我們要做的壹件事就是確保人們明白我們是在為妳提供壹個內部人士的視角。並且人們想要這個”。[1]

班農作戰室由班農與川普總統競選團隊前高級顧問傑森・米勒,英國獨立黨領袖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的前助手拉希姆・卡薩姆壹同組建,於2019年11月開播。最初致力於挽救現任美國總統川普的彈劾案,前100余期節目標題大部分為“班農作戰室:彈劾”(Bannon’s War Room:Impeachment)。2017年8月,班農離開白宮,局外人的身份使得作戰室節目成為壹個為川普彈劾案辯護的最佳的“真正的信息平臺”(true messaging platform),不受政府或共和黨內部建制派的阻礙。該節目雖然受到形式和媒體界地位的限制,但始終堅持發聲[1],以其主要成員在政治上的特殊影響力和優質內容,不斷向外界傳遞著白宮的核心理念,同時捍衛川普政府的決策,目標是推動白宮及其政治盟友采取更集中、更主動的姿態抵消川普總統彈劾案的影響。

班農作戰室在開播伊始就以鮮明的政治觀點,敏銳的新聞視角,真實可靠的信息來源和各行各業人士為被采訪對象等令人耳目壹新的特點吸引了億萬觀眾與聽眾。在同事眼中知識淵博如“百科全書”的班農先生曾在中國香港和上海工作,對中國的了解非常深刻,“爆料革命”發起人郭文貴先生稱他是“最了解亞洲的西方人”[2]。

為川普總統彈劾案辯護

在應對川普總統被彈劾的問題上,班農認為共和黨人應該要求並促成延長參議院審判的時間,這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的策略,即在沒有證人的情況下進行快速審判,以便迅速宣判川普總統無罪,形成對比。班農認為,這種“快速而骯臟”的選擇,仍會給川普和他的總統任期蒙上壹層疑雲。在班農看來,壹個簡短的審判只會讓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Adam Schiff)向全國觀眾展示精心策劃的反川普言論要點,而沒有機會讓他們徹底反駁。相比之下,班農認為延長審判,傳喚雙方證人——包括前川普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代理幕僚長Mick Mulvaney,前奧巴馬政府的國家情報總監John Brennan以及共和黨的匿名深喉——將能觸及問題的實質。這種長時間的審判將迫使“華盛頓機器”在公開場合為自己辯護,並不可避免地導致“(川普)真正的免罪,然後在11月為其辯護。”[1]

關於共和黨人應該如何在彈劾的背景下,以自己的方式捍衛這個有爭議的決定,米勒認為“整個彈劾行動都是因為與未當選的官僚在外交政策上存在分歧,他們不同意總統處理烏克蘭問題的方式”而導致的。針對於伊朗的外交政策辯論將成為民主的“無效計劃”的另壹篇章。在班農看來,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將利用“戰爭權力辯論”來強化“川普是壹個明確而現實的危險”的說法。[1]

對待中共病毒疫情和中共國人權問題

斯蒂芬・班農先生於2020年1月25日開始直播班農作戰室—大流行節目。當時正值中國農歷春節,湖北武漢多地已有疫情爆發,逐漸向全世界蔓延,但真實信息被中共掩蓋。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爆料革命”戰友將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地區的真實資訊傳遞到海外,通過華人自媒體“路德社”向全世界報道。班農作戰室作為英文媒體,每日美國東部時間上午10:00 –12:00,壹周七天及時為聽眾提供接近白宮核心圈的獨家分析和來自頂級醫療、公共衛生、經濟、國家安全、供應鏈與地緣政治專家的最新動態分析。中共疫情導致數千萬人感染,數十萬人死亡,多個國家的GDP呈現負值,重創世界經濟,是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大流行病,“Pandemic”作為主題名稱,契合時局,對觀眾有強大的吸引力。

班農反對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對華政策,在節目中曾說:“基辛格先生,我再也不想聽到妳說的所謂自由世界秩序了,妳有罪過,妳認為妳在越南戰爭的炮火中手上沾滿了鮮血,對這次疫情妳也是有罪的,妳手上同樣沾滿了鮮血,妳從壹開始就是中國共產黨的代言人,妳為中國共產黨代言,不僅僅是妳從中共那裏拿到了沾滿鮮血的錢,中共已經支付給妳幾十年的錢,這些真相都會被揭開,所有這些華爾街和中共做生意的人,所有這些大公司和中共做生意的人,所有和中共合作的智囊團,妳們都拿了沾滿鮮血的錢,這些事實馬上會真相大白,整個世界都會對妳們進行審判。妳們和中國共產黨壹樣壞,事實上,妳們更壞,妳們信仰金錢……華爾街和對沖基金與中共壹樣有罪,妳們想要改變世界秩序,還有達沃斯黨……妳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妳們知道(中共非法)器官移植,妳們知道(中共迫害)東突厥斯坦和維吾爾人,妳們知道(中共迫害)達賴喇嘛和藏傳佛教徒,妳們知道(中共迫害)地下基督教會,妳們知道(中共迫害)地下天主教會,妳們也知道(中共制造了)天安門大屠殺,妳們知道每壹個在中共殘暴統治下為自由而戰的人,但是妳們仍然跪舔中共獨裁政權,妳們手上同樣沾滿了鮮血。相信我,直到我生命的最後壹刻,我都會和妳們戰鬥到底,揭露真相,我們會從基辛格開始,妳這種暴行,我不在乎妳說什麽自由秩序,所有的死亡和傷害都是因為像妳這樣的人跪舔中共獨裁政權,並且為他們歌功頌德,妳的手上沾滿了鮮血,妳現在應該做的就是向所有美國人和全世界的人說‘我道歉,我錯了,我從中共那裏拿了錢,我和他們狼狽為奸’。妳們現在制造了這些爛事,真讓人惡心了,所有和妳們狼狽為奸的人都讓我感到惡心,還有所有拿了中共錢的智囊團們都有罪,我們有事實會證明他們有罪,這還沒有提到這個病毒是不是生化武器或者從實驗室來的,如果這是真的……我們會為中國人民的自由而戰,這不是種族主義,中國人民在中共惡魔的殘暴統治下首當其沖,幾十年來,我們都是從另壹個角度來看的,為什麽呢?為了錢,因為使用中國的奴隸工人可以獲得更高的利潤,相比使用在密歇根州和賓州的勞工。妳們這些人太惡心!是國家的恥辱!是國家制度的恥辱!”[3]班农先生将当今的中共与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纳粹相提并论,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威胁,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勤劳体面的族群……中国共产党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中国人民,这一点在武汉体现得淋漓尽致……要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和王岐山进行纽伦堡式的审判”[4],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并没收中共高官,包括习近平、王岐山的在美资产并捐献给中共病毒死难者家属。

广泛受众

包括雷恩斯・普裏巴斯(Reince Priebus)、蘭德・保羅(Rand Paul)、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內的川普眾多盟友的加盟使作戰室節目迅速成為收視率最高的媒體節目之壹。除了在官網warroom.org和Youtube網站的Bannon WarRoom – Citizens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頻道播出,節目也同時在其眾多合作夥伴,如美國之聲新聞(America’s Voice News)、約翰・弗雷德裏克斯廣播網(John Fredericks Radio Network)、塞勒姆媒體集團(Salem Media Group)和川普總統的親信克裏斯・拉迪(Chris Ruddy)旗下的有線新聞網Newsmax電視上播出。Newsmax TV覆蓋眾多電視、衛星和廣播平臺,包括DirecTV,Xfinity,DISH ,FiOS,Spectrum,Cox,Mediacom,Optimum,U-verse,WOW! TV,Suddenlink,T-Vision,Armstrong,TDS TV,Orby TV,Hotwire,FuboTV, Sling TV,SimulTV,向全美7,000萬個家庭播出。[5][6]

截止到2020年1月,班農作戰室的播客(podcast)版本已經獲得了接近600萬次的下載量,常常名列播客下載榜單前茅[7]。播客是美國近年來最受開車族、健身族歡迎的數字廣播,美國用戶在2019年已達到1.55億,占總人口的55%[8]。播客用戶可在Apple、Spotify、Stitcher、SoundCloud和Google Play等平臺收聽班農作戰室節目[9]。

在Facebook、Twitter及其旗下的Periscope流媒體視頻直播APP等社交媒體上,班農戰鬥室節目被制作成多種語言的短視頻快速傳播。華語觀眾更可以在Gnews.org,GTV.org上收看中文同聲傳譯。在眾多嘉賓中,郭文貴先生、閆麗夢博士、路德先生更是為觀眾所熟知。班農先生同全世界壹同見證了北京時間2020年6月4日新中國聯邦成立的歷史時刻,郭文貴先生的豪華遊艇Lady May也多次出現在觀眾面前。

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大廈的共和黨議員馬特・蓋茲(Matt Gaetz)說,這個節目“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白宮的很多人都在聽”。[10]

截止到2020年8月20日,班農作戰室已經制作了344期節目,幫助世界各國人民,尤其是英語世界,認清了中共反人類的邪惡本質。中共通過其對國內媒體的絕對控制,對世界其他主流媒體包括《紐約時報》,對社交媒體如Twitter、Facebook的特殊影響力,掩蓋疫情真相、歪曲事實,造成中共病毒在全世界大流行,數千萬人感染,近百萬人死亡,嚴重威脅了世界各國的國家安全,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甚至威脅到人類文明的延續。班農作戰室始終站在喚醒和引導美國民意,對抗中共對美發起的超限戰的第壹線。在加速形成各國壹致對抗邪惡中共極權的世界趨勢中,班農作戰室和“爆料革命”壹樣,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班農是當之無愧的“媒體之王”!


参考资料:

[1] Ben Jacobs, Steve Bannon Wants to Save Trump — So He’s Launched a Podcast, Intelligencer, Jan 19, 2020

[2] 郭文贵受访赞班农是“了解亚洲的西方人”,BBC, 2017年12月10日

[3] War Room: Pandemic EP 103 – Bannon Unloads on Kissinger, CCP,Youtube,2020年4月6日, 第39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PlSD0uK3g&feature=youtu.be&t=1757

[4] 前白宫策略顾问班农在节目访谈中提到,要对习近平、王岐山进行「纽伦堡审判」!他也强调,「中共的最大受害者是中国人民」「中共是全世界的最大威胁」,Youtube, 2020年4月5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Zw2HUo4lPU

[5]Brian Freeman,Sen. Braun to ‘War Room:’ Trump Has Played Iran Crisis Correctly,newsmax, August 18, 2020,https://www.newsmax.com/newsmax-tv/mike-braun-trump/2020/01/08/id/948915/

[6] https://www.newsmaxtv.com/findus

[7]Raheem Kassam,Twitter Suspends Bannon’s ‘War Room: Pandemic’ Account Without Reason,April 13, 2020,https://pandemic.warroom.org/2020/04/13/twitter-suspends-war-room-pandemic-account-without-reason/
[8] Ross Winn,2020 Podcast Stats & Facts (New Research From Apr 2020),April 21, 2020 ,https://www.podcastinsights.com/podcast-statistics/

[9] Steve Bannon Presents ‘War Room: Pandemic’,July 25,2020,https://tennesseestar.com/2020/07/25/steve-bannon-presents-war-room-pandemic-3/

[10] Ben Jacobs, Steve Bannon Wants to Save Trump — So He’s Launched a Podcast, Intelligencer, Jan 19, 2020

班農作戰室主要成員

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

斯蒂芬·班农

经历

斯蒂芬・班農(Stephen K Bannon) ,1953年11月27日出生於美國弗吉尼亞州的壹個工人家庭,從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是虔誠的愛爾蘭天主教徒。畢業於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城市管理專業,後取得喬治敦大學碩士學位。任五角大樓海軍作戰部部長助理時仍繼續進修,並最終取得哈佛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從海軍退役後加入高盛集團,成為壹名投資銀行專家。90年代後成為好萊塢的執行制片人,先後創作和執導了九部紀錄片和十九部電影,其中包括揭露華為內幕的電影《紅龍之爪》(Claws of the Red Dragon)。2012年接管布萊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主要目的是幫助和支持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的“英國脫歐”運動。布萊特巴特新聞網是美國壹家保守新聞及評論網站,在政治上支持現任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1]。

班農先生在2016年參與川普的競選活動前辭去萊特巴特新聞網的壹切職務。2017年4月5日他選擇退出美國國家安全會議,辭去白宮的職務重返布萊特巴特新聞網,任執行主席。布萊特巴特新聞網的編輯Peter Schweizer出版了《克林頓搖錢樹:外國政府和企業如何和為何幫助比爾和希拉裏致富的隱秘故事》(Clinton Cash:The Untold Story of How and Why Foreign Governments and Businesses Helped Make Bill and Hillary Rich)壹書,要求調查克林頓夫婦的財務。班農先生2018年8月成立了美國共和公民團體(Citizens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2018年11月起擔任由郭文貴先生發起成立的法治社會基金(Rule of Law Society)主席,該基金獲得了來自世界各地數萬捐款者,特別是受中共壓迫的中國人民的大量捐款,成為真正的滅共基金。在中共病毒大流行後,該基金為美國的醫院和政府部門捐贈了大量口罩、消毒噴霧等個人防護設備,成為中美人民友好交流的橋梁。

班農先生是右翼保守派共和黨人的代表人物之壹,主張平民主義(populism)和經濟民族主義(economic nationalism),但反對種族主義和排外,建議川普政府以美國利益為首位,改變對華政策,采取強硬對華政策。在他的建議下川普政府啟用了蓬佩奧,皮特・納瓦羅等強硬派人物作為內閣成員[2]。

观点

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米拉諾維奇2016年的新書,《全球不平等:全球化時代的壹種新方式》中繪制了1988至2011年間全球收入分布圖(也稱“大象圖表”),表明高收入國家的中產階級的實際收入停滯不前。他還發現自1988至2008年,最富有的1%人群收入增加了60%,而最貧窮的5%人群的收入則沒有變化。

班農先生認為中共國通過不計代價的汙染本國環境,壓榨本國勞動力,成為“世界工廠”,正在掏空美國,造成美國工人失業。中國已對美國發起了超限戰,這是壹場“文明的沖突”,是壹場價值觀大戰,我們每個人都已經在戰爭中!他多次訪問梵蒂岡,梵蒂岡主教後來表示“美國(全世界)和中共的戰爭,是正義與邪惡的戰爭,是屬靈的戰爭。”

班農先生在擔任川普總統競選團隊高級顧問時曾說:“未來五年到十年,在南海,我們會與中共國發生戰爭,這是毫無疑問的。”

他還曾表示,“中共國和伊斯蘭國是美國兩個最大威脅,他們有力量,也很傲慢。他們在邁步前進,他們認為猶太—基督教的西方文明已經沒落。”

2018年,班農先生曾批判奧巴馬的全球政策,認為奧巴馬政府對自由主義理念、全球化和國際主義的堅持實則是在瓦解美國,如果這樣下去,美國將走向衰落。班農認為,全球化使得跨國集團和金融集團成為了既得利益群體,他們不能創造財富,而且也沒有真正的才幹。他們把持了各國的議會、遊說機構和決策機構,依靠裙帶關系和特權來保障自己的既得利益。這些人正在這壹場空前的全球化中導致民眾生活水平倒退。為什麽班農卻被全球化“精英”視為另類右派的領袖?這是因為班農先生在全球化帶來問題的解決方案上,有著鮮明的特點。班農不是壹顆憑空長出來的大樹,這個讓美國憂慮的時代,這片充滿神話的土壤,註定了班農的出現[3]。班農先生認為“平民主義”不同於“精英主義”,“他們不是壹群種族主義、本土主義和仇外者,他們是我們國家的脊梁,是地球上最正派的人。”“我們正處於壹場新的政治革命的開端,那就是平民主義。平民主義運動並不是種族主義運動。”[4]

班農反對多元化,反對經濟全球化,希望維護“西方價值”,對溫和派、左翼政客的言論多次進行譴責。“解讀班農,將是各國的重要任務”,德國新聞電視臺說。美國外交政策分析家安吉特・潘達曾撰稿:“鑒於班農在川普征政府中的中心地位,以及他與川普總統的密切關系,班農有關在南海必有壹戰的看法應該引起足夠的註意。不重視班農的看法,將會有很大的危險。”

班農先生深刻了解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並熱愛中國人民。“我真的認為這是壹次歷史性危機,百年以後人們會回看歷史,審視我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是時候我們必須迫使全世界,迫使金融界,迫使商業界,迫使媒體界,迫使政治界,必須迫使他們看清中共的真面目。多年以來,他們視而不見中共活摘器官,視而不見藏人佛教徒和達賴喇嘛所受的迫害,視而不見新疆維吾爾人遭受的迫害,視而不見中共對地下基督教會的鎮壓,視而不見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視而不見中共與梵蒂岡達成協議,出賣中共地下天主教會。事實上整個世界,整個世界力量都對中共的惡行視而不見,但是現在,他們不能再裝著看不見了。妳知道為什麽嗎?因為這個病毒,這個來自中共的惡魔病毒,現在這個病毒已經在世界各地蔓延,不管妳是不是億萬富翁、擁有多少財富、何等政治地位,這個病毒都將向妳襲來。現在我們看穿了中共,就算病毒不是他們造的,我們假設病毒是自然產生的,中共還是對此撒了謊,掩蓋了真相的傳播,並且沒有采取及時的行動,而當他們采取行動時,他們又是如此的無能,無法正確地解決問題,而且他們繼續壓制真實信息的傳播,不允許世界組織和專家真正介入,現在他們已將這場危機強加給了全人類。現在人們真正了解到那些值得尊敬的、善良的中國人民幾十年來經歷的苦難。現在這種白色恐怖正蔓延到全世界各個角落。所以是時候了,這個病毒將成為推翻中共的最後壹根稻草。” [5]

评价

這位前白宮高級顧問,福布斯榜身價四千八百萬美金的前華爾街投資銀行家,法治社會基金主席,在同事的眼中是“蜜罐”,是堅韌的人,海軍長官評價他“表現傑出”,是“完全值得信任的人”。他是中國人民最真摯的朋友,中國共產黨的克星!

拉希姆·卡萨姆(Raheem Kassam)

拉希姆卡萨姆

經歷

拉希姆・卡薩姆(Raheem Kassam) 出生於1986年8月1日,英國新聞工作者和政治評論家,右翼人物,曾任倫敦布萊特巴特新聞網編輯,在英國、美國和歐洲的政治時事評論方面具有主題專長。卡薩姆在2017年撰寫了暢銷書《禁區:伊斯蘭教法如何滲透妳的生活》(No Go Zones: How Sharia Law is Coming to a Neighborhood Near You)。他也是英國保守派活動家奈傑爾・法拉格(Nigel Farage )的首席顧問,《人類時間》的全球編輯。他的父母是來自大倫敦希靈登的印度裔坦桑尼亞移民。他當過穆斯林,但他從不認為自己是穆斯林,聲稱自己是無神論者,克裏斯托弗・希欽斯(Christopher Hitchens)對宗教的拒絕啟發了他。

他曾任職於華爾街雷曼兄弟控股公司,也曾是青年運動保守未來(Conservative Future)的國家執行委員會委員和校園反極端主義組織Student Rights的主任,反對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接受利比亞卡紮菲的資金。在2011年的壹次采訪中,表明其偶像是邁格爾・戈夫、瑪格麗特・撒切爾和巴裏・戈德沃特,並對美國的自由市場政策欽佩不已。

2011年11月11日被聘為新保守主義外交政策智庫亨利邁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的競選總監,在英國和美國管理選舉活動,後擔任評論家(The Commentator)博客平臺的執行編輯。

他還曾是保守派智庫亨利・邁克遜學會、門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中東論壇(Middle East Forum)的成員,曾嘗試英國版的“茶黨運動”。

卡薩姆表示,大學畢業後,他與Uxbridge選區的保守黨國會議員約翰・蘭德爾(John Randall)會晤後步入政壇,蘭德爾為他提供政治方向的指導。他成為保守黨的競選者,分發傳單,並參加競選活動進行補選,與其他保守黨青年共度時光。他多次參加威斯敏斯特活動、飲酒和競選活動,在這種環境下,行動派和記者們互相幫助[6]
2016年他曾參加競選英國獨立黨領導人奈傑爾・法拉格(Nigel Farage)的競選,2016年10月31日退出。卡薩姆跟隨法拉格到每個地方, 通常穿著大衣緊隨其後,收集想法和聯系方式。

特朗普先生与奈杰尔・法拉格(Nigel Farage)(右三)和拉希姆・卡萨姆(Raheem Kassam)(右一)

影響

他是“布雷克手槍”團隊成員。他相信“在線媒體的非凡力量”[7]

2014年,他被任命為布萊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的倫敦編輯[8]。布萊特巴特新聞網是由羅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資助,斯蒂芬・班農(Stephen K Bannon)運營的右翼刊物,該網站被法拉格譽為對英國脫歐“提供了巨大幫助”。卡薩姆作為“新聞工作者”的職業始於右翼在線雜誌《評論員》。2019年10月起在班農作戰室主持節目至今。

杰森・米勒(Jason Miller)
图片来源: https://www.globalvolatilitysummit.com/speaker/jason-miller-2/jason-miller/

杰森米勒

經歷

傑森・米勒(Jason Miller)是美國傳播戰略家和政治顧問,川普2016年總統大選和過渡時期的首席發言人,川普2020年連任競選資深顧問。Miller曾受雇於Teneo Strategy咨詢公司,還擔任過Jamestown Associates的合夥人兼執行副總裁。

1974年10月19日,傑森出生和成長於美國西雅圖,後攻讀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政治學專業,獲得文學學士學位。1994年—1997年他的第壹份工作是擔任華盛頓州參議員斯拉德・戈頓(Slade Gorton)的助理。他大學畢業後去了加州聖疊戈,在那裏擔任商人達雷爾・伊薩(Darrell Issa)的聯盟主任,1999年底擔任伊薩的政治總監,幫助伊薩成功當選國會眾議員。2000年底,他成為競選經理,幫助裏克・凱勒(Ric Keller)贏得了佛羅裏達州的眾議員的公開席,獲得了50.8%的選票,並擔任幕僚長。2003年7月—-2004年7月他負責管理傑克・瑞安(Jack Ryan)在伊利諾伊州的美國參議員競選活動。在他的領導下,瑞安成功贏得了競爭激烈的共和黨(GOP)提名。瑞安的民主黨對手是時任州參議員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然而加州的壹名法官有異議,下令取消共和黨候選人的監護權檔案,之後瑞安選擇結束競選,而由馬裏蘭州的艾倫・凱斯(Alon Keyes)代替,奧巴馬也因此於11月輕松贏得選舉。後來他移居佛羅裏達州,擔任政治和傳播顧問,為梅爾・馬丁內斯(Mel Martininez)競選美國參議員做籌備工作。他幫助南卡羅萊納州州長邁克・桑福德(Mark Sanford)連任,獲得55%的選票。競選結束後他在南卡羅萊納州任職,為州長做戰略規劃,兼任副參謀長。

2007年4月國家政治招募他移居紐約,參加了前任市長魯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的競選活動,擔任副傳播總監。他的主要工作是“監督委員會的快速反應並替代紐約市的發言人工作”,同時也為委員會在南卡羅萊納州和其他壹些早期的組織建設作出了貢獻。朱利安尼在佛羅裏達州的初選中被最終提名人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勝出後結束競選。

2008年他加入了Denzenhall Associates ,壹家總部位於哥倫比亞特區的公共關系公司,專門從事危機公關業務,為大型行業協會和傑出人士提供咨詢服務。

2010年1月成為Jamestown Associates咨詢公司的合夥人兼執行副總裁。2012年——2016年壹直從事有關的政治競選活動,還在2015年參與了總統的競選工作,積累了豐富的競選活動經驗。2015年他和Jamestown Associates是肯塔基州州長Matt Bevin 的媒體與溝通顧問。2016年被聘為川普競選團隊的高級傳播顧問。在川普當選後的2016年11月——2017年擔任川普政府首席發言人,曾被提名為白宮公關總監壹職,但被他婉拒。2019年受邀參加班農的作戰室節目,擔任節目主持人。在美國同中國的超限戰達到白熱化的關鍵時刻他再次臨危受命,加入川普的2020年11月競選團隊,於2020年6月離開班農作戰室節目。

杰克・麦卡锡(Jack Maxey ),图片来源:Jack Maxey Twitter

傑克·麥卡錫

傑克·麥卡錫2018年加入班農作戰室,他做事十分低調,持續關註美國的弱勢群體,多次參加慈善活動。他是退伍特工[9],曾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埃裏克(Eric)廣播公司擔任董事兼聯合主持人[10]

為了喚醒不明真相的國人,他在華盛頓地區大聲疾呼,“當我的家人、我的歷史,我對上帝的信仰被摧毀時,人類精神又該如何找到歸宿?”


參考資料:

[1] https://johnmenadue.com/carole-cadwalladr-why-britain-needs-its-own-mueller-the-new-york-review-of-books/

[2]纽约时报中文网2018年12月5日及维基百科

[3] 2017年文章《被洗牌的国师班农,洗不掉的美国梦幽灵》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406-opinion-zhenxi-bannon/?utm_medium=copy)

[4]平民主义—一场新的政治革命演讲,Youtube,2018年11月10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kx8pofFBtE

[5]班农接受新唐人访谈时表示,中共将病毒的危机强加给了全人类,令全世界的人民了解到过去那些值得尊敬的善良的中国人民所经历的几十年的磨难,YouTube,2020年2月28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LOEIJ8iBa8

[6] https://www.buzzfeed.com/jimwaterson/raheem-kassam-ukip

[7] Bad Boys of Brexit, https://badboysofbrexit.com/2018/05/16/raheem-kassam/

[8] From the JC to the White House? The remarkable rise of Raheem Kassam
https://www.thejc.com/comment/opinion/from-the-jc-to-the-white-house-the-remarkable-rise-of-raheem-1.54962

[9] Curt Mills, Bannon Goes Back To War, Feb 27,2020, https://www.theamericanconservative.com/articles/bannon-goes-back-to-war/

[10] 2020年3月12日Kim Monson Show和Facebook

班農作戰室:中共冠狀病毒大流行節目要點(按時間線排序)

2019

2019年12月27日,《財新網》報道中國的實驗室確定了神秘流感,但當地和國家官員下令移交或銷毀樣本,不允許發布調查結果。

武漢市衛生官員被告知壹種新的冠狀病毒正在引起疾病。同時廣州基因公司對該病毒的大部分序列進行了測序,顯示與SARS“驚人相似性”。已經把病毒的樣本分發給至少六個其他基因公司進行測試。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等七名醫護人員在微信上分享了有關SARS樣病毒的信息。

2019年12月31日,中國向世衛組織報告武漢已經有數十人感染這種神秘肺炎,關閉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卻否認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臺灣卻向世衛組織發出警告,病毒正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2020

2020年1月1日,提醒民眾病毒已經人傳人的八位醫護人員被指造謠傳謠,遭到中國公安機關訓誡,此事在中國各大媒體廣泛報道。

1月7日,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說親自領導抗擊疫情,並下令控制疫情,但否認人與人之間傳播。

1月18日,武漢社區舉辦慶祝中國農歷新年的“萬家宴”,之後有數百萬人離開武漢前往世界各地。

在泰國曼谷、美國華盛頓相繼有人感染病毒後到醫院就醫。隨即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開始派遣人員到舊金山、紐約、洛杉磯等機場進行檢查。

1月20日,中國政府被迫承認病毒可在人際間傳播的事實。

美國政府啟動緊急行動預案。

1月22日,美國參議員湯姆克頓(Tom Cotton)說不信任中共當局。

1月23日,有上千萬人口的城市武漢被中國政府下令封城,受到影響而不能出行的人達到3600萬。

1月24日,武漢開始建設方艙醫院。

1月25日,班農作戰室更名為班農作戰室——大流行。

1月26日,武漢市市長周先旺說在此之前就有500萬人離開了武漢。

1月27日,武漢市市長周先旺說沒有得到上級授權披露該流行病。

1月28日,參議院議員湯姆・克頓敦促白宮高級官員對中國實施有針對性的旅行禁令。

1月29日,美國總統助理皮特・納瓦羅(Peter Navarro )向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送備忘錄,要求立即對中國實施旅遊禁令。

世衛組織命名中國武漢爆發的冠狀病毒為Covid-19,稱這是中國的壹次公共衛生突發事件。

1月31日,川普總統宣布限制從中國來美國的旅行禁令。

2月7日,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因在工作中感染病毒去世。

2月19日,郭文貴先生被邀談武漢疫情。

2月23日,總統助理皮特・納瓦羅發送第二份備忘錄,警告病毒“會全面爆發大流行的可能性增加,美國可能有壹億人感染,並導致壹百萬到二百萬人喪生”。

2月25日,美國國防情報局(DIA),美國醫學情報中心專家提高了防禦力。根據ABC的調查,從Watch 2到Watch 1的狀況表明即將爆發大流行。

3月15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負責人艾芬醫生公開露面,稱當局阻止她和同事們向世界發出警告後消失。

3月19日,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發布了指南,指導醫療專業人員如何在沒有個人防護裝備(PPE)的情況下,“最後使用”自制口罩來護理感染Covid-19病毒的患者。但是自制口罩不被認為是個人防護裝備。

3月23日,伊朗領導人哈梅內伊說美國制造了影響伊朗的“特殊版本病毒”,拒絕美國提出的幫助消除病毒大流行的提議。

3月31日,白宮預測美國可能會全面面臨Covid-19大流行,造成壹百萬人到四百萬人死亡,川普總統警告美國人要為未來幾年的空前危機做好準備。

4月6日,因Covid-19導致的死亡成為美國的主要死亡原因。

4月8日,美國眾議院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呼籲美國向國際法院提起針對中國的訴訟。

4月14日,川普總統宣布在政府對世衛組織處理Covid-19大流行的方式進行調查之前,暫停對世衛組織的資助。

4月16日,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提出新法案要求中共為病毒買單。

國會議員湯姆科頓和丹・克倫肖(Dan Crenshaw) 提出新法案,允許美國人起訴中國賠償損失。

4月18日,中共故意造成Covid-19病毒爆發。

4月25日,“爆料革命”發起人郭文貴先生在節目中談中共的“藍金黃”和“3F計劃”,中共很早就嘗試用很小的代價對付美國。

4月27日,比爾.蓋茨是冷血的騙子,並對奧巴馬的不作為進行了批判。

5月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有大量證據表明Covid-19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並指責中共阻止對該病毒起源的國際調查。

6月4日,班農說,面對現實吧!

超級大國的婚姻在紙上看起來很棒,全球化者和自由市場的擁護者熱切地安排了它,他們尋求收入的增長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逐步民主化的前景。求愛始於1972年,當時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首次涉足中國這個具有四千年歷史的國家。這種關系發展了幾十年,並在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期間達到高潮。

6月6日,新中國聯邦剛剛成立。華人想從黑幫政府手中奪回自己的家園,郭文貴先生的吹哨人運動壹直為此努力。他們也驚訝美國人民因為冠狀病毒死了那麽多人,卻不把矛頭指向中共。媒體關註新中國聯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兩位偉大的運動員郝海東葉釗穎夫婦。

6月18日,中共許諾給老百姓自己的土地,然而從未兌現。毛澤東發動“大躍進”並在大饑荒中餓死四千萬人。搞文化大革命,花錢搞核武器。中國人民所遭受的痛苦,是無數屍體堆積而成的。

安提法(Antifa)源自二戰後的共產主義,名義上是反法西斯,實際上與法西斯壹樣,代表中共立場。

7月2日,中國共產黨是我們的敵人,要戰勝它,我們必須要反擊。

郭文贵先生参加班农作战室节目 Miles Kwok at War Room

7月18日,郭文貴先生解釋了李鵬和鄧小平決策建造的三峽大壩對防洪的負面作用,農業、漁業、教育等行業及三億多人口會受到影響。共產黨不希望人民有信仰,讓他們為食物忙碌。

班農認為中國14億老百姓是最好最勤勞的人。80%的個人防護用具(PPE)和仿制藥活性成分(API)的供應鏈會受到洪水影響。

7月24日,解讀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尼克松圖書館的重磅演講。

7月26日,郭文貴先生說胡錦濤曾告訴他,中共在美國的兩大武器,分別是紐約和洛杉磯領事館,18小時就查到所有資料傳回北京。紐約領事館的地下室都在從事間諜活動,美國人從來不查,中國城都在從事間諜活動,被中國共產黨控制。中共在美國建立了壹個國家,美國需要清理門戶,之後拆除防火墻並與中共國脫鉤!

7月27日,世界各地都有新中國聯邦的身影,中國人民正在抗議,使用納瓦羅先生的口號,非常有力。但是美國人為什麽不問病毒從哪裏來?誰制造了病毒?全世界媒體沈默。中共買通警察阻止新中國聯邦人民去抗議,並給世界真相。我們需要行動,行動,行動!

7月28日,閆麗夢博士受邀參加班農先生發起的“自由峰會”論壇,首次接受班農先生采訪。郭文貴先生說,閆麗夢博士拋棄壹切,冒著生命危險來到美國,告訴世界病毒的真相以及WHO與中共串通,P3實驗室發生的壹切,與軍方生化武器部隊合作的事實。敦促美國政府嚴肅地解決問題。

皮特・納瓦羅說,中共撒謊,美國人死亡!

7月29日,閆麗夢博士說,中共1月12日上傳了錯誤的基因序列,同為病毒學家的丈夫說出現這種錯誤是非常奇怪的現象。其中包含了錯誤信息,基於這些錯誤信息,病毒學家和科學家們無法追蹤到解放軍獨有的舟山蝙蝠病毒,而舟山蝙蝠病毒正是新冠病毒的模版病毒。但是壹天之後即1月13日,第壹個海外病例在泰國確診,這就意味著外國人也可以獲得病毒樣本,他們分離病毒後就會發現假冒基因序列和真正基因序列之間存在的問題。當他們知道謊言將被揭穿後,1月14日中共重新在NIH數據庫上傳了基因序列。這是版本2,中共清楚地說明了版本1被取代了。這在基因數據庫裏是非常罕見的。從那天起,如果對比,就會發現在數據庫裏所有的基因序列之中,舟山蝙蝠的ZC45和ZXC21 病毒是與新冠病毒最接近的。

7月30日,閆麗夢博士說,1月19日路德社披露了真相,1月20日石正麗急忙提交了RaTG13的報告(後被多名科學家驗證是虛構的) 。同時張永振也發表文章稱這個病毒與舟山蝙蝠病毒最相近,但是張永振受到了處罰。中共研究這個不是為了疫苗,而是加強版SARS,還有其他致命組件。常識判斷,這也是精心預謀的項目,絕非來自自然。

7月30日,拆除防火墻讓中國人了解真相,現在中共國處於混亂之中,病毒、疫情、洪水、房地產經濟都壹團糟。自由世界應該與新中國聯邦站在壹起,進壹步對抗中共。

郭文貴先生呼籲美國人徹查病毒真相,說需要行動!行動!行動!

路德先生和闫丽梦博士参加班农作战室节目 Mr. Lude and Dr. Limeng Yan at War Room

7月31日,閆麗夢博士說,看看WHO做了什麽,說沒有人傳人,不用戴口罩,不會大爆發,現在又阻止使用硫酸羥氯喹(HCQ, Hydroxychloroquine),背後都是中共指使。1月3日潘烈文讓閆博士終止對病毒的調查,不想讓閆博士知道更多。閆博士覺得不能再等了,要讓世界知道真相。

香港正在發生的事對中共是最大的威脅,香港天主教機構在陳日君的領導下沒有與中共勾兌。中共黑客入侵梵蒂岡,對天主教徒迫害劇增,燒毀教堂,阻止私人住宅集體祈禱,毀壞宗教標誌,然而梵蒂岡還在以上帝的名義與中共重簽秘密協議。

8月1日,邀請郭文貴先生談中國社會的現狀和在CCP獨裁政權下新中國聯邦在全球的反CCP的抗爭活動。郭先生說,2017年爆料“藍金黃’、“3F”、美國黑暗降臨、華爾街、網絡五毛都來圍攻造謠,川普總統曾試圖把他送回交給中共。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中共和巴基斯坦有生化武器研發項目,並且中共在伊朗也建立了P3生化武器實驗室。埃及也想要中共幫助他們研制生化武器。這四個國家的敵人是以色列和美國,他們看到新冠病毒爆發的破壞力,這是廉價有效的武器可以對抗美國。真善狠滅假惡黑,誰也擋不住!

閆麗夢博士說,中共高層無壹人感染,有情報證明他們都在服用硫酸羥氯喹。福奇博士2005年就知道硫酸羥氯喹對SARS有效,那麽為什麽不用於加強版中共病毒?硫酸羥氯喹安全劑量下孕婦和兒童都可以服用。硫酸羥氯喹使用受阻,背後有巨大的利益鏈條。

8月2日,新中國聯邦的成立是“爆料革命”的裏程碑,是熱愛自由的中國人要建立沒有中國共產黨的新國家。中共七十壹年的統治早該結束了,我們早就做好準備了迎接民主。這不只是為了中國人的自由,是為了所有自由國度,我們需要團結壹致,沒有妥協空間,現在是不抗爭就滅亡的時刻!

郭文貴先生說,新中國聯邦人知道西方世界是和平友好的,我們了解很多真相,並帶給世界真相,現在我們更有信心推翻中共,這是新中國聯邦的使命。我們想有與西方世界壹樣的公正和信仰自由,我們有信心把這壹切帶給中國人民,並與西方和平相處。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推翻中共,尋求正義真相。

很高興看到西方已經覺醒,並開始行動。1970年對中共合法地位的確認,是美國犯下的最大錯誤,現在是該糾正的時候了。基辛格作為政治家在文革期間秘密訪問中共國,他看到了什麽,就說中共能夠使中國走向民主,這是完全錯誤的判斷。

8月3日,與博士、參議員共同探討有些媒體抹黑打壓硫酸羥氯喹使用的真實效果。

8月4日,透露美國政府正在辯論全面禁止TikTok的行為。

閆麗夢博士義正詞嚴地大膽揭露:美國CDC中心負責人福奇(Dr Fauci) 用謊言欺騙和虛假數據阻擋HCQ(硫酸羥氯喹)被用於挽救千千萬萬美國人的寶貴生命。

8月6日,全美使用硫酸羥氯喹配合其他藥物治療的方法顯示出巨大成效,原來10%-15%的死亡率降低到幾乎為零。

8月7日,川普政府將對中共官員及香港同盟進行制裁,包括林鄭月娥。我們真正要做的是對制造和頒布國安法的人進行制裁,即北京高層,王岐山、習近平等。民意顯示美國人民從未如此團結要求對中共追責。

印度已經禁止中共國壹百多個應用。川普總統和內閣忽視了把抖音賣給微軟跟中共自己擁有有沒有區別,微軟壹直跟中共勾兌,參加中共AI大會,並與中共軍方的中核工業集團合作。

8月8日,我們的醫生需要站出來告訴患者,使用硫酸羥氯喹是正確的選擇。四項研究表明住院就開始使用硫酸羥氯喹會降低壹半的死亡率。

8月9日,印度在三月份就推薦所有壹線工作人員服用硫酸羥氯喹,因為NIH的研究報告(福奇所做)表明硫酸羥氯喹有效。閆麗夢博士說新冠病毒和SARS有80%相似。 中共高層五人感染,有情報證明他們都在服用硫酸羥氯喹。安全劑量下孕婦和兒童都可以長期服用。中共不想讓人們知道病毒的真正來源,以及對人有如此強的攻擊性。並且讓世界認為沒有特效藥,所以不得不投更多的錢研發疫苗,掩蓋硫酸羥氯喹的預防治療作用,讓人們使用中藥。由於會暴露病毒危害性,中共阻止對無癥狀病例的研究。

8月11日,閆麗夢博士在節目中說,判斷中共是故意釋放病毒的幾個因素。

並沒有看到病毒的自然屬性,它不是來自於自然界,是在實驗室內被改造過的,它基於中國解放軍所擁有的舟山蝙蝠冠狀病毒,壹些特性已經得到了增強。這類技術在病毒技術內部留下了證據。

病毒攻擊人類的ACE2受體,這個受體是人全身上下各個器官的受體,甚至在血管內皮上都有。病毒有很多目標,是致命的。當這個病毒進入體內細胞時,會對造成很多其他的附帶損害。通過引發細胞因子風暴並進而誘發血栓。

第二波疫情似乎已經開始,第三波疫情也會來臨。目前對於這個病毒我們發現了硫酸羥氯喹可以用於不同階段來預防和早期治療。但如果不追責中共,就無法找到真正的有效疫苗。中共是全人類的敵人,中共與美國精英的深度勾兌使我們陷入今天的沼澤。

香港《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被捕,《蘋果日報》總部被查。

8月12日,疫苗沒有那麽神奇,有了也不壹定能解決所有問題,疫苗是個大的課題,要了解病毒弱點,人體反應。現在變異種類太多,我們也不知道多久能產生不同的抗體,更關鍵的是中共不止做了壹種病毒。

8月13日,中共很可能釋放其他病毒,那麽我們怎麽能得到所有疫苗呢?誰制造了這場疫情?當然是中共!

如果采取正確措施還是可以阻止的,診斷出所有人,找出他們接觸過並追蹤那些人和找出病毒來源,即使中共政府不想承認,還是意外泄漏,中共仍然可以懲罰那些研究所負責人,沒有必要與世衛組織勾兌,向世界撒謊!

美國國務卿在壹個幾乎淪陷給中共的國家捷克,這個中共在歐洲的立足之地發表演講,意義重大。現在是壹個全球自由聯盟的行動,對自己的靈魂負責。全世界的老百姓都意識到我們領導人和企業家都為了賺錢出賣了道德。每個人當妳反抗中共時,妳會感到內心更加強大。

8月14日,如果這個病毒來自自然,那麽中共何必花如此大的力量來阻止人們了解真相?如果這是來自中共實驗室的意外事故,為什麽中共不阻止進壹步擴散?如果是事故,即使最開始不願意承認,他們也可以懲罰負責人,完全沒有必要與世衛組織和科學界乃至政治界壹起向世界撒謊!

中共國南方有壹千萬公頃農田被淹,農作物被摧毀。

8月15日,新中國聯邦人在白宮的抗議活動是非常和平的,有力量的,他們大聲說出來他們的觀點。

如果“黑命貴”示威是和平的,不會有人覺得有問題,但是現在變成了文化馬克思主義,而且“節節勝利”,Antifa背後有巨大的資金和權力支持。我們需要法律和秩序。

中共致力於分裂美國,制造混亂,已經不是秘密,他們制造假身份證件,武器配件和消音器等,已經出現在“黑命貴”遊行中。

川普總統宣布將中共宣傳工具孔子學院為外國使團,孔子學院完全受中共控制並將大外宣推向課堂,大學。關閉孔子學院與羅斯福在1940/41年關閉所有納粹分子宣傳部門是壹樣的,歷史是驚人的相似。

班農作戰室與“爆料革命”的關系

班農先生與郭文貴先生接觸的增多,作為平民主義的代表班農先生也接觸到大量中國老百姓,這讓班農先生越來越了解中共和中國的真實情況。為此他多次替中國老百姓發聲,還呼籲將中國人與中國共產黨區分開,中國人不等同於中國共產黨。“這壹切災難都是中共造成的,與中國人民無關。中國人民是我們的盟友,他們是中共最大的受害者。”“中國,我們愛妳,我們是妳堅強的後盾。”

班農作戰室喚醒了越來越多的人,人們看清了中國共產黨邪惡的本質,無底線,沒信仰,要用“藍金黃”和“3F計劃”搞亂美國和西方世界。班農作戰室節目由淺入深的闡述了在過去的20年裏中共如何變得更加激進更加危險、變得更加腐敗、變得更加流氓。作為“美國思想領袖”的班農先生深刻的認識到中共是個極權體制, 為他們的12到15個家族而服務。他們把錢洗到西方國家,在倫敦上流住宅區,在貝爾格萊維亞,在倫敦西區那裏都是權力頂峰的中共家庭在那裏居住。那些錢是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是中共權貴階層從中國奴隸勞工身上搜刮的。許多西方精英為了自己的利益喪失了道德標準。[1]

正如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所相信的,人生而有分辨是非善惡的道德觀,以與他人相處即無論是否自我約束,人生而了解他人之天賦權利。天賦的道德感足以信賴。正基於這種信賴,為了肩負民族的歷史使命,班農先生堅定地說:“熱愛自由的人民,即美國人民,要與中國共產黨對抗,並要援助和協助中國人民。因為只有中國人民才能推翻中國共產黨。沒有其他人可以做到這壹點,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善良的人們可以為他們提供幫助。這就是為什麽我壹生都在致力於這個話題的原因。”

班農作戰室與其說是媒體平臺,不如說是在超限戰中與中共戰鬥的戰場。揭示事實本來面目,堅持天賦道德觀,秉持普世價值理念,維護天賦人權,反擊扭曲事實的中共大外宣,喚醒美國及世界人民,講求真理,追求唯壹不變的真相,是班農作戰室永不放棄的追求。

行動!行動!行動!

班農作戰室節目必將流芳百年!

參考資料:

[1]美國思想領袖,大紀元,2020年2月6日

[2]Twitter:Himalaya Hawk [email protected]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ang777
1 年 前

各行各業的”翔實”證據 要將翔實 改成”詳實” 謝謝!

1+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8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