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引以為傲75個和平年將面臨中朝導彈的挑戰

  • 安倍晉三政府長期以來關注的焦點威脅:隨時可能來自朝鮮或中國彈道導彈襲擊。
  • “我不認為《憲法》意味著我們只是坐下來等待死!”— 前首相的鳩山一郎(Ichiro Hatoyama)

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最新報導,對多數世界大國而言,購買武器來防禦朝鮮和中國等國家並不引人注目,但在日本,它正在引起一場敏感的政治辯論。

東京—安倍晉三(Shinzo Abe)面臨著日本首相任期中史無前例的嚴峻挑戰,冠狀病毒(CCP病毒)持續爆發,經濟陷入衰退,民眾對日本政府處理危機感到厭倦。然而,安倍晉三政府的注意力集中在另一種威脅,這一威脅其實是日本政府長期以來關注的焦點:隨時可能來自朝鮮或中國彈道導彈襲擊。

本月,安倍晉三的政黨開始公開討論,如果導彈襲擊迫在眉睫,日本是否應該購買能夠打擊到敵方領土內導彈發射場的武器。對於多數世界大國來說,這種能力將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對於日本來說,這一提議充滿了爭議。日本在周六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5週年,以及摒棄戰爭75年之際。考慮放寬日本攻擊其他國家目標能力的限制時,執政黨觸活了曠日持久敏感的政治辯論。

討論之所以在進行,是因為日本發現自己陷入了中國在亞洲不斷發動的軍事挑釁行為的境地之中。美國一度堅定地致力於保證該地區安全,但是目前是否持續可靠已經成為問題。日本國防部長河野太郎(Taro Kono)在本週的日本防衛省接受采訪時,迴避地談論了購買長距離導彈提議的敏感話題。

關於日本憲法和本國軍事發展

河野太郎(Taro Kono)先生說:“從邏輯上講,我不會說這是零百分比”,他指出,任何購買此類武器都需要配套複雜的雷達和監視系統以及對軍事人員進行培訓才可以使用它們。 “政府尚未真正做出任何決定。”河野先生的謹慎回答反映出日本民眾對日本的和平憲法的強烈認同,該憲法是美國占領者於1947年制定的,並將日本所能進行的軍事行動限制為自衛範圍。

安倍晉三多年來努力嘗試修改《憲法》中的和平主義條款遭到了強烈反對。總理內閣的議會聯盟夥伴公明黨(Komeito)和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s)表示,他們不支持購買遠程導彈。東京國立政策研究所(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研究生院安全與國際研究計劃主任道下徳成(Narushige Michishita)說:“就日本而言,提出這樣的建議可能是可恥的。” “如同當人們開始談論“罷工”時,人們會感到非常震驚。”

但是,鑑於日本周圍的風險越來越大,包括朝鮮擴大核武庫和中國在病毒大流行期間表現出的逼人態勢,道下徳成(Michishita)和其他安全分析人士表示,考慮加強防禦措施是自然而然的。在日本公共廣播公司NHK本週的一次民意測驗中,一半的受訪者表示,日本應該購買能夠在導彈發射出敵方領土外就可以將其阻止的武器。此項測驗的支持率目前比安倍晉三更高:根據NHK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只有34%的受訪者贊成內閣目前的表現,這是自安倍晉三在2012年重新就任首相以來的最低水平。 ( 他從2006年到2007年擔任第一任。)

這個數字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公眾對政府發出關于冠狀病毒的各種混合複雜信息感到沮喪,即使感染病例案件還在增加,政府仍在7月份對國內旅行推廣實施補貼。安倍晉三在公眾場合露面時,還一直在闢謠關於他的健康狀況。

關於 “岸邊宙斯盾”(Aegis Ashore)

目前關於購買遠程導彈的討論並不是空穴來風,由於政府在6月份決定取消購買本該在日本北部和西部部署的美國導彈防禦系統,即“岸邊宙斯盾”(Aegis Ashore)。執政黨表示,在取消該系統後,有必要尋找其他替代方案用來攔截來襲導彈。

河野太郎(Kono)先生說,儘管從原則上來說,岸上宙斯盾是一種很好的防禦方式,但是系統中確保火箭助推器不會落在日本領土內,所必需的硬件調整成本之高,實在令人望而卻步。考慮到這筆費用,他說:“我認為這不值得。”但是,儘管日本已決定取消部署美國的導彈系統,河野太郎(Kono)表示,我們重要的是向朝鮮“發送明確的信息“,明確日本與美國的聯盟,”我們決心保護日本免受朝鮮的任何導彈襲擊。”在聯盟中,美國歷來承擔提供進攻能力的角色,而日本則堅持純粹的防禦活動。

目前約55,000名美軍駐紮在日本,新加坡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亞太安全高級研究員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比喻說:“美日同盟的舊模式是日本戴著“盾牌”並擁有“劍”。”

格雷厄姆(Euan Graham)說:“但是這種模式已經被打破了很多年。” 隨著Trump政府推動盟國為自己的防衛承擔更多責任,這種趨勢一直在加速。澳大利亞是美國在太平洋的另一個盟友,最近宣布了新的遠程導彈軍事支出計劃。韓國最近還談妥了美國強加的導彈放寬準則,這將使韓國能夠製造可用於遠程導彈的火箭。

三年前,朝鮮導彈高空飛過日本上空,所有的手機發出嗶嗶的警告,日本必須做出類似的計算。鑑於Trump總統可以連任第二任期的可能性,日本“正在尋求開放防務選擇”。 “日本越來越必須通過日本手段提供自己的防禦。” 紐約外交關係委員會(Foreign Relations)亞洲研究高級研究員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說,“日本越來越必須通過日本自己的手段提供自己的防禦。”

日本隊自身導彈發展和抵禦中朝的威脅

在本月東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問日本防衛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日本在購買遠程導彈時是否需要考慮中國或韓國的敏感神經。批評人士質疑日本侵略戰爭時期的受害者是否會認為這種導彈違反了其對和平主義的憲法承諾。 “在中國加強導彈的時候,為什麼我們需要他們的批准?” 河野先生反駁說。 “為什麼我們需要獲得韓國的批准才能保衛我們的領土?” 日本對遠程導彈的討論可以追溯到1956年,當時日本政府裁定日本擁有向敵國發射導彈以抵抗對日本領土發動攻擊的合法權利。

當時,擔任首相的鳩山一郎(Ichiro Hatoyama)曾有句著名的話:“我不認為《憲法》意味著我們只是坐下來等待死亡。”2003年,當時的日本防衛大臣石破茂(Shigeru Ishiba)詳細介紹了日本向朝鮮等其他國家發射導彈的條件:如果敵人的導彈被加油並裝載到了發射器上,它攻擊日本的意圖顯而易見。這樣的標準可能導致模糊的決定和有關日本何時才能部署自己的導彈的疑問。

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分析師杰弗裡·霍恩(Jeffrey Hornung)對於僅允許自衛的意圖表示:“日本必須找到在法律準則上繼續精確細化的方法和策略”。 “如果你看到火箭在發射架上加油,卻不知道它的發射方向,如果對它進行摧毀,你就剛剛發動了一場戰爭。”

作為自衛活動的一部分,日本海岸警衛隊一直密切監視中國派遣的艦船在釣魚島群島/尖閣諸島(Senkakus)附近的水域巡邏,尖閣諸島是日本管理的東海島嶼,但遭到中國的反對。日本最近還簽署了一項協議,借用越南巡邏艇,以監測南中國海的海上活動,中國最近在該海域中計劃發展其軍事力量。

河野太郎(Taro Kono)在接受采訪時說,日本不希望其任何行動被視為引起該地區衝突的挑釁行為。河野說:“我不認為我們即將發動戰爭或其他任何事情。” “而且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在任何地方加劇緊張局勢。”一些分析家指出,日本已經開始發展發動導彈反擊的能力。兩年前,當日本發布新的國防方針時,指明日本可以購買可用於攻擊敵方軍艦甚至陸地基地目標的導彈。

批評人士說,安倍晉三政府試圖利用當前的情況,使公眾對購買遠程導彈的討論簡短化。 “我認為這是絕大多數日本人的共識,即萬不得已時,在敵軍進攻前五分鐘,日本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有權攻擊試圖襲擊我們的敵軍,” 時任日本海上自衛隊總司令Yoji Koda (香田洋二)說。但他說,當前的提議“可能是一種避開討論的肆意嘗試,把結論推向去擁有攻擊能力“。東京佐川和平基金會(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渡邊恆雄(Tsuneo Watanabe)說,美國讓盟國承擔更多國防費產生了盟國的焦慮,可能會促使東京就購買遠程導彈進行更認真的討論。

原文: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16/world/asia/japan-military-missiles-pacifist.html

翻譯:匿名

校對:瑞安平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8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