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說的醫藥「中間人」是阻止羥氯喹的背後勢力?

川普總統為了降低藥價,於7月24日簽署了三項行政令,其中之一就是宣佈取消中間商在藥物買賣當中的傭金及提成,以降低病人的藥物價格。這些中間商(或稱「中間人」)霸佔巨額醫藥市場的利益,癱瘓的國會用種種羈絆使這一現象愈演愈烈。川普總統最後終於利用DACA和國會達成交易,才能向高藥價開戰。由於川普總統在最近的演講中暗示他已經動了這些勢力的蛋糕,他們勢與川普總為敵,在大選前如火如荼的電視廣告大戰中充斥大量的攻擊川普總統的廣告即是他們所為,「所以每當你看到某制藥公司針對我的廣告時,你就知道這意味著藥品價格正在下跌。」

那麼這些中間人又是誰呢?川普總統在多次演講中說:「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可能比制藥公司還賺更多的錢。」 「他們幾十年來賺的錢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甚至無法估量。他們賺得太狠了。」 川普總統從年輕時剛開始關注政治時,就注意到了美國藥品市場的黑暗,他立志要改變這種黑暗,為人民謀福。在川普當選總統以後,可以想見,這些利益集團也想左右他,但是不同於以往的總統,川普總統是用自己的錢參加競選,還有草根百姓的支持。他說: 「藥品公司不參與我的競選活動。我不需要他們的錢。我沒有要他們的錢。」 但是這並不能阻止這股強大勢力對他的威脅。這種威脅在川普總統在8月4日的演講中可以強烈地被人感受到。

郭先生在7月30日G-TV直播中揭露,少數幾個家族卻控制了美國的大部分的醫藥產業,他們的巨額財富連比爾·蓋茨都無法比擬,為了賣新藥賺錢不惜讓美國人民在疫情中因無法使用廉價的羥氯喹而大量死亡。他還揭露他們「能讓總統閉嘴」 「是美國最大的醫藥集團,全世界黑社會都沒有醫藥賺錢。」他曾當面質問過他們:「就是你們這幫中間人,就是這種華爾街的金融巨佬,美國的西方的巨大的資本背後的黑暗力量,你們在幫助共產黨把火給扔到了你們美國家裡邊去。然後別人喊救火的時候,你要消防費用。不就是你們、不就是你們要乾的嗎?你們現在趁著這個人類的危機,想發大財。」

下面收集的這些川普總統的兩周多以來的,所有關於醫藥中間人的公開講話片段和郭文貴先生的直播講話片段供讀者閱讀和思考。

川普總統7月24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漢語全文翻譯

我今天要簽署的四個行政令,將要完全重新改造我們處方藥市場,並在價格和其它方面做出調整,以使所有美國人都能負擔得起這些藥品。

……

但是在我的政府中,我們挺身而出去反對藥品遊說者和特殊利益集團,並反對一個被綁架的系統。「綁架的系統」:你們以前曾聽說過這個詞。我正在解綁這個已有數十年歷史的系統。我們正在做早就應該做的事情。

我今天要簽署的第三項革命性的行政令將阻止中間商,防止這些中間人從中牟利。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可能比制藥公司還賺更多的錢。公平地說,制藥公司(大型制藥公司),他們在疫苗研發方面做得很好,他們在治療方法上做得很好。我可以告訴你,因為我經常與他們打交道。但是我認為中間商比他們賺更多的錢,而他們做的不多,也許他們什麼都不做。有人說他們什麼都不做。沒人知道他們是誰。但是中間商正在牟取暴利。藥房利益管理人員和人們只是用這種高昂的藥價欺騙醫保患者,而自己卻獲得巨大的折扣。巨大的折扣。他們幾十年來賺的錢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甚至無法估量。賺得太狠了。我可以告訴你,一些非常有錢的人今天會非常不喜歡我。我可能非常瞭解他們。我可能會在棕櫚灘碰見他們。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我聽了好幾年的關於「中間商」的事情。「中間商」 對吧,Alex?他也不知道他們是誰,但他知道他們很富有。不過他們將不會再繼續這樣富裕下去了,因為處方藥價格將會下降。

……

在我們已經破產數十年的荒謬制度下,我們甚至不允許對藥品價格進行協商。你相信嗎?我說:「我們要談判什麼?」 我們被禁止,我們受到國會對藥品價格談判的限制。你們能想象嗎?你們說:「我想要一個更好的價格。」 「對不起,先生。你們不允許這樣做。那是非法的。」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系統?您知道世界在看著我們,他們嘲笑說:「這都是些什麼傻瓜!」 但是他們對我們客氣。不過事實並非如此,這必須結束,好嗎?

川普總統7月27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

記者:總統先生,關於行政令,您在週五簽署的行政令降低了處方藥的價格,為什麼您要等到總統任期三年半之後才簽署這些行政命令?

總統:降低藥品價格是很大的事情。 我國的藥品價格將大大下降。 是DACA的決定使我可以乾這件事。 DACA的決定使我可以做一些人認為總統無權做的事情。 我被賦予了這種權利。 藥品價格將大幅大幅地下降。 沒有其他總統被允許這樣做。 沒有其他總統能夠做到這一點。 沒有總統能做到我在處方藥價格上所做的事情,順便說一下,在其它許多事情上也是如此。

川普總統7月28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

我們將做巨幅地(我們三天前才簽了字)降低處方藥的價格。巨幅地降價。可能是50%以上,無論是受惠國家條款還是其它條款。我的意思是,我們正在談論的可是個巨大的數字。您知道,您去一些國家以10美分的價格出售一粒藥,而在美國的價格是2美元。而且這是出自同一家本工廠,藥一摸一樣。你在全世界各地看到的低藥價,成本都是由美國人承擔的,人們要到加拿大買美國生產的處方藥。我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因此,約翰,我認為令人興奮的事情之一是(沒有什麼媒體報道,不過沒關係,人民都懂的),我們將大幅降低處方藥的價格,這是前所未有的數字。51年以來第一次降價。現在,根據我上周簽署的行政令,我認為在某些情況下,藥品價格可能會下降50%甚至更高。

川普總統7月31日登海軍陸戰隊一號前答記者問

白宮英文全文

我們正在努力進行的另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處方藥的價格。 制藥公司可不高興。 實際上,我認為他們會在打廣告[抹黑我]。 但是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正在搞一個處方藥的法案,我們其實已經簽署了該法案,很快就會生效,這將使我們與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藥價保持一致或更低。 目前,在美國,由於多年的積弊,我們擁有世界上最高的處方藥價格。 我們很快就會把價格降到最低。

川普總統7月31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漢語全文翻譯

我們正在做的另一項非常重要事就是調整處方藥價格。

到目前為止,我們支付的費用是世界上任何國家中最高的。您看德國,看英國,加拿大和其他國家,它們所付的錢只是我們所付錢的一小部分。我們正在做一系列(相關醫療法案的)指定和簽署,並且很快就會生效。我們同時也在做配對資金和各種各樣的事情,這將使我們的藥品價格下降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我們正在做的是沒人想想象過的事情。

壞消息是,制藥公司並不喜歡唐納德·川普,他們會做廣告(來反對我),他們已經開始了。我已經看到他們(對我負面宣傳)的廣告。(但是)每當你看到某制藥公司針對我的廣告時,你就知道這意味著(他們)藥品價格正在下跌。而且他們藥品的價格將下降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水平。

……

藥品公司不參與我的競選活動。我不需要他們的錢。我沒有要他們的錢。如果他們這樣做了,無論如何對我來說都沒有關係,但我不是依賴制藥公司的人。我們稱它為「大型制藥公司」。大型醫藥公司可能是所有說客中最有說服力的說客。也許,我不知道。也許律師遊說團體也很強大。但是大型制藥公司也會在那裡(遊說)。我們必須做正確的事。

自從我記得,他們就一直在談論降低藥品價格,自從我真正感興趣關心政治以來,實際上當我還年輕的時候。我們一直在談論降低藥品價格和減少處方藥。

我會告訴你,您將會看到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大的降價。我們並不是在說1%。如您所知,去年,藥品價格下跌是51年來的第一次。自從我當了總統,藥品價格在51年內首次下跌。現在,您將看到甚至不相信的數字,這將是公平的。

其他國家只付一小部分錢,這是不公平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支付我們所支付的一小部分(價格)。我們負擔著所有研發和促銷費用以及其他費用;這些成本都由美國來承擔。他們不付錢。沒有付出什麼。除此之外, 他們說:「這就是我們要付的,這就是它(藥品)的價值。美國將支付剩餘的差額。」

我的意思是,這就是他們的購買方式。他們去了-我不會提到有關公司和國家的名字。但是他們說:「這就是我們要付的。美國將彌補差異。」 這種事情將不再發生。

川普總統8月3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漢語全文翻譯

正如您可能已經注意到的那樣,大型制藥公司用大型廣告抵毀我。但與此同時,他們正在打電話給我。他們想知道是否可以達成協議。我對人們說:「發佈這些廣告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我使藥物價格正在為你們下降。」 他們明白這一點。我認為我們的人民理解這一點。

……

現在,制藥公司將要做什麼,也許他們會提高價格,也許他們會降低價格,或者他們只是放棄並直接便宜得多地賣給我們。所以發生了很多事情。

同樣,折扣我們有非常富有的人,沒人聽說過他們。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我猜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可以是制藥商。在某些情況下,他們是個人。我們正在做折扣,而回扣歸人民所有。它降低了藥品的價格。

因此,我們簽署了一系列四項內容(行政令)。您會看到,在相當短的一段時間內,藥品價格將以沒人能想到的速度下降。

在51年中,我們唯一一次藥物價格下跌是在本屆政府期間。五十一年了藥價一直上漲。那是去年有了一點小小的下降。但現在這是一個巨大的下降。這是沒人相信的下降。參議員給我打電話,國會議員給我打電話:「請不要這樣做。」 但是,除了我們希望他們做得很好之外,大型制藥公司對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我們希望他們制好疫苗。我們希望他們做必須做的事情。

因此,我認為您將在接下來的四、五、六個月內看到藥品價格下降的情況,這可能需要花費一些時間才能實現,而未來價格將是您無法相信的。但與此同時,他們在星期五下午打來電話,他們想見面,看看是否還有其他事情替換。他們不喜歡最惠國國家條款。我明白那個。

川普總統8月4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漢語全文翻譯

很久以來,我聽說中間商有錢。他們稱他們為「中間商」。他們非常富有。沒人知道他們是誰,但他們是非常有錢的人。

我們正在做回扣。我們正在從其它國家購買,例如加拿大,在非常糟糕的制度下,該國以比美國允許的價格少得多的價格購買藥品。我不稱其為「古老」;我稱其為「不好」,因為這實際上意味著制藥公司獲得更高的價格。

但在跟我們類似的系統下,如果德國有10美分的藥片,我們的價格是2美元,我說我們想要最惠國待遇,我們希望得到的藥片價格與最低的國家相同。如果他們賣給某個國家的價格低於其它國家,這就是我們想要的價格。制藥公司對此不太滿意,大型制藥公司。

川普總統8月6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漢語全文翻譯

有一種人被叫做「中間人」。我不知道都誰是中間人。我不知道。他們從來不說「中間女人」所以他們政治不正確。但我很久以前就聽說過「中間人」這個詞,他們非常有錢。他們太有錢了。沒人知道他們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他們比醫藥公司賺得還多。你知道,公平的說,醫藥公司至少還生產了產品,而且還得是個好產品。但是中間人….. 好吧,我把中間人的回扣砍掉,然後藥就降價了,錢又回到買藥的人的手裡。

所以我有很多敵人。這可能會是你們最近最後一次看到我了。很多非常、非常有錢的敵人,他們對我做的事很不高興。但是我認為我們有機會這麼做,而且沒有其他總統會像我這麼做。沒有其他總統會做優惠國這樣的折扣,以非常少的價格從其他國家採購。沒人能這麼做。很多人不高興,他們是非常有錢的人,他們很不高興。

川普總統8月11日發佈會

白宮英文全文漢語全文翻譯

我們聽到了頂尖科學家、政府和制藥公司領導人的最新彙報,而現在他們對我不太滿意。 他們花費了數百萬美元打廣告 (攻擊我),因為我創造了藥品最惠國的事情,將使藥品價格降低40%、50%、60%甚至70%,這樣的數字以前都沒有人想象過。 因此,當您看到這些廣告時,請記住:這意味著您的藥品價格正在下降。 當您看到廣告攻擊總統時,這很簡單,這意味著藥品價格將很快下跌。

郭文貴先生7月30日直播

樸昌海先生:羥氯喹是治療中共病毒的目前最有效的藥品,在各國推行並不是太順利,後面是否有利益集團在控制這方面的問題?

郭先生:樸先生好!百分之百的在西方國家,它絕對不是完美的,就是西方的人權、法治、自由,它付出的代價也是非常大的,沒有一個完美的制度。當時二戰之後,羅斯福和丘吉爾說,資本主義制度不是最好的,但是和獨裁的共產主義比,它還是可以接受的。

現在的資本主義社會里,誰要資本?資本就是爹,資本就是正義,有資本有主義,沒資本沒主義,這就是我第一天爆料說的。在西方,你幹什麼事都看資本。

……

那你想想羥氯喹,羥氯喹影響了兩個利益,誰的利益?知道嗎?兄弟姐妹們,大家都在罵,說影響了誰的利益啊?大家你們知道嗎?誰最不想羥氯喹讓你用啊?你想想。

……

真正的不讓你發聲的,能讓總統閉嘴,總統天天我吃藥,都不讓你發聲的,美國最大的醫藥集團,全世界黑社會都沒有醫藥賺錢。我告訴你,就在這對面,你查一查,就我對面的這家,全世界第一個上市的,就是咱們叫芬太尼的毒品公司,就是對面這家,家族四、五代了,千億美元的資產,現在你知道他面臨著什麼問題嗎?出事了,芬太尼死了那麼多人,所有人都在起訴他家族,所有資產都查封,這是唯一一個房子,我惦記了十來年了,這個地方最大的一個房子,是在一個(  **  )空著,這個房子現在沒被收走,他家還住在這兒。你知道這很可怕呀,兄弟姐妹們,你不知道他當年有多牛啊,什麼比爾.蓋茨,哪輪得著你啊,人家當年醫藥是美國,比黑社會、比黃金、比什麼都賺錢,西方國家,藥永遠被壟斷的。所有的醫藥股,是美國總統選舉必要去的,必須參與的,現在他面臨著家破人亡,全部都完蛋。隔壁那一家你知道是誰嗎?全美國第一家合法大麻上市公司老闆,你知道發生啥事了嗎?因為這倆我都認識,我不好意思說私事,家裡邊突然死人,然後破產。這些公司背後的政治力量是多大,你知道嗎?

你要是說現在這個羥氯喹,你要說羥氯喹開放了,非處方藥,大家都可以買,非常便宜,這是多大機會?大家算一算,一萬億到兩萬億。這幫人可聰明瞭,這幫人可聰明瞭,很多人都來自於以色列那邊的聰明人,99吧,他一算賬,老子花五億、花十億我都能搞一個總統出來,我憑啥我讓你的兩萬億、三萬億啊?這個力量大了去了,較量,這個力量背後,你誰也不敢說。因為美國,你去看看,FDC 【注:FDA】,美國整個的CDC,醫療局,你看看那些人是幹嗎的?最早給共產黨P4實驗室拿錢的,武漢實驗室,最大的錢是他們給的,這個世界上荒唐的事情可不是你們想像的,都是華爾街跟共產黨,共產黨很多事它摟著哪,它也是傀儡。這些醫藥集團,醫療科技巨頭,最怕你把處方藥給開放了,你能想像到嗎?小小的幾個人在拿全人類的命開玩笑,就不讓你吃這羥氯喹。

羥氯喹,現在我可以告訴你,絕對管用,這是為什麼最近我在全力推進,美國要開放處方藥,開放處方藥這一粒多少錢啊?嚴格講就是200克的那個十版的,共產黨是一板的,十版的等於咱國內的十盒,大概真實價格是20美金就可以了,甚至是8美金,成本大概在3美金左右。他們想賣多少錢?他想賣50美金到100美金,這比毒品的利潤還要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所以這個背後的利益太大了。這些利益大到的程度是要顛覆全人類,但我相信他是弄不了的,最近這種較量,由於咱們天天的通過各種渠道在分發,說救命要緊,而且現在讓他們知道了,下一個目標,要乾掉的不是別人,乾掉的就是以色列,乾掉的就是你美國,你必須把這個處方藥開放了。那麼各種證明、各種技術,經過六個月,全人類幾千萬人感染,和在前線數以幾十萬、百萬的醫生和護士的證明,和死而復生的病人的親身經歷,以命換回來的結果,羥氯喹、阿奇霉素,絕對管用。

但是這就是資本在西方的邪惡,社會主義叫權力主義,有權力有主義,權力是你背後的黑手,在美國,資本主義,所有的壞事也是資本背後使的黑手,資本主義,現在資本的力量在控制著真相,控制著人,不讓你去得到救助,不讓你得到救治,這就是事實啊,所以第一力量的核心就是美國華爾街和華爾街背後的老大,科技股、醫藥股背後的巨頭,資本力量,可悲啊,這也是這次病毒能帶來的好處。

我相信財富、科技、資本主義的形式都將得到巨變,所以我們這些人很幸運,我們是走在人類最前端的這一拔人,看到了全世界最大的政治、經濟、資本各種遊戲的這種最後一次較量。然後將誕生人類上,過去公元2000多年了,我覺得公元也好,公元前也好,我覺得萬年的人,這個地球將面臨著新的選擇,我不相信社會主義會存在了,我也不相信資本主義還這樣存在,所以我們的人生將豐富多彩,每時每刻都在巨大的變化。從這個對面,25家全美國最有錢的猶太人,還有兩家中國人,中國人人家是三代前都來了,現在看,90%的房子在賣,破產,家族後續無人,突然家裡死人,都這事。所以說,我幾乎看了幾家,我跟他們說,我說我們中國人是佛教徒,我相信輪回,我說你們這些人都是作惡多端,賣芬太尼,賣大麻,你家不死人誰家死人啊?為啥別人死人啊?對不對啊?然後那個哥們,美國的一個最大的藥廠,我不能說出名字,最大最大的藥廠,專門跟我說,MILES,你能不能不提我們家名字?我說我就是提你家的名字,我下一步就專提你家的名字,我說你掌握了最大的藥廠,你為啥不呼籲羥氯喹開放?

他說羥氯喹開放,我們吃啥呀!所以說那你就要面臨著上天的審判。我說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共產黨家房子著火了,這個病毒是來自共產黨的家的。他家著火,咋你家死人吶!為啥你家死人吶?誰都能、為啥樸昌海家著火了,哈恩家出事了。那啥原因?你樸昌海乾的。你這個著火是你點的,你為啥燒到哈恩家呀!對不對呀!這很簡單的道理嘛!我說現在幫助共產黨家著火,你家死人,那就是你們這幫中間人,就是這種華爾街的金融巨佬,美國的西方的巨大的資本背後的黑暗力量,你們在幫助共產黨的火給扔到了你們美國家裡邊去。然後別人喊救火的時候,你要消防費用。不就是你們、不就是你們要乾的嗎?你們現在趁著這個人類的危機,想發大財,他不吱聲了。

他說你這是幻想沒證據,我說世界上需要證據的都是愚蠢的貨,我相信事實,西方法律裡面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話,當你一個個人和國家機構在一起的時候,我不需要出示證據。按照法律,我控告方、指控方,政府機構要出示證據說,證明我說的是錯的。我說是你出示證據。第二當事實顯而可見,可第三方認證的時候,不需要證據,事實高於證據。我說現在人在死,羥氯喹管用,你們不讓用。然後你是這幾個大醫藥的控股方,美國醫藥,你們這幾個家族控了百分之六七十。你說誰是放火的?共產黨是放火的,你是助火的,把火給放燃,燒人家家的中間人。這就是很簡單的事實嘛!對不對呀!

翻譯:【戰友之間玫瑰園小隊】整理:【Michelle】校對:【JoyJoy】【GM31】編輯:【Michelle】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相關新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Isaiah4031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8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