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言論自由已經被扼殺—— 是時候採取行動了!

新聞來源:CapX|作者: Benedict Rogers;

翻譯、簡評:文明明|校對:沐子璐璐|審核:海闊天空|PAGE:玄天生;

簡評:

這兩天,黎智英先生的被捕和保釋引起了香港和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並得到了來自世界各地對黎先生聲援和對中共的譴責。

前香港總督彭定康(Lord Patten)昨日說:“這是對香港新聞自由最殘酷的打擊”,表明“香港朝著北京的警察之國又進了一大步”。而香港的市民則紛紛以購買《蘋果日報》的方式來聲援黎先生,有的市民早早地排隊購買《蘋果日報》並表示就算報紙出白版,也會購買。與此同時,《蘋果日報》的市值也從2億躍升為21億,充分體現了香港市民的民意。有位網友評論說: 香港市民把股票當作選票來投。

香港警方對《蘋果日報》的突襲以及對民主人士的抓捕也使國際社會更近一步看清了中共的本質和它對全世界的威脅。國際社會紛紛呼籲聯合國和各國政府採取行動支持香港,制裁中共以及香港的所涉官員。前《華盛頓郵報》記者、現任香港大學新聞與媒體研究中心主任基思•里奇堡(Keith Richburg)告訴香港電視台:昨天是“新聞自由正式死亡的日子,它不是自然死亡,它是被殺死的,它是被北京、林鄭月娥和香港警察殺死的。”

本文的作者對此也作了深刻的總結:這已經不僅僅是為爭取香港自由的鬥爭,北京已經宣告對自由本身發起全面的進攻,如果讓中共得逞,它對自由的進攻不會止於香港,台灣已經納入它的視線,我們的自由也將成為它要攻擊的下一個目標。

所以,是該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 !

香港的的言論自由如今已經被扼殺——是時候採取行動了

香港媒體巨頭黎智英(Jimmy Lai)在200名警察突襲他《蘋果日報》辦公室時被戴上手銬的照片,象徵著香港正在迅速蒸發的公民自由又一次遭到殘酷的打擊,同時也敲響了新聞自由的喪鐘。正如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Lord Patten)昨日所說:“這是對香港新聞僅剩自由的最殘酷的打擊”,表明“香港朝著北京的警察國家又進了一大步。”

現年71歲的黎先生在過去幾十年一直是香港最受矚目的民主運動支持者之一,並經常參加和平抗議活動。他的報紙《蘋果日報》一直是該市唯一的大發行量的、支持民主的中文報紙。簡而言之,是新聞自由的最後堡壘。

去年,他與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和國務卿邁克·彭佩奧(Mike Pompeo)會面,引起了國際社會對香港自由受到侵蝕的關注。僅在2020年,他已經被冠以非法集會的罪行而兩次被捕。但是昨天他的被捕—— 是在香港新的峻法國家安全法實施後的首次被捕,是北京對這位勇敢的企業家的迫害行動所達到的一個全新水平。面對與外國政治力量勾結的指控,他可能會被判處無期徒刑。中共國官方媒體指責他“煽動仇恨,散佈謠言,並對香港當局和大陸進行多年誹謗”。

更危險的是,黎先生的兩個兒子以及他的媒體公司Next Digital的高級管理人員也一起被捕,同時《蘋果日報》新聞編輯室的記者也被騷擾和威脅。

前《華盛頓郵報》記者、現任香港大學新聞與媒體研究中心主任基思•里奇堡(Keith Richburg)說,他從未見過像這樣對新聞編輯室的突襲,即使在世界上最專制的一些國家。他告訴香港電台(RTHK):昨天是“新聞自由正式死亡的日子,它不是自然死亡,它是被殺死的,它是被北京、林鄭月娥和香港警察殺死的。”

香港的外國記者俱樂部表示同意:“逮捕和對新聞編輯室的突襲是對香港新聞自由的直接打擊,標誌著正被侵蝕的香港全球聲譽正進入黑暗的新階段。”

昨天警方的鎮壓行動不僅襲擊了《蘋果日報》,英國ITN的自由撰稿人威爾遜·李(Wilson Li)也是眾多被抓捕人員中的一員。著名的年輕活動家周庭(Agnes Chow)也被捕,被指控“煽動分裂”。北京在7月1日對香港實施的新國家安全法意味著審判可以由北京任命的法官秘密進行,甚至有可能被押送到中國大陸境內。

世界,尤其是英國,必須對北京破壞香港自由的進一步升級作出迅速而有力的反應。

首先,必須明確全世界的目光都要集中在每一位被捕者身上,盡可能確保他們不受到虐待。同時,必須明確要求將他們立即釋放。

我們現在應該知道,僅有口頭聲明,北京是不可能做出回應的,必須要有實實在在的壓力。

現在,英國和其他有相同理念的盟國必須跟隨美國用麥格尼茨基法案對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其他香港政府和警察的高級官員以及中共領導人實施有針對性的製裁。

在香港警察中服務的英國籍警察不應被豁免其國際責任。對那些在過去一年中對侵犯人權行為必須負責的人及其同謀、以及強制執行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峻法的人,必須追究其責任。英國應考慮對他們在英國的資產採取措施,並且應該支持由香港觀察員盧克·德福德(Luke de Pulford)提出的一項提案,對他們個人進行起訴。

聯合國也應該加緊努力,香港需要接受這個世界組織的密切關注。應該任命一名聯合國人權事務特別報告員和一名聯合國特使,以確保對香港鎮壓的加劇可以被監測、報告和揭露。讓北京屠夫最痛恨的一件事,就是將他們的黑暗行徑曝露在刺眼的陽光下。

作為一名在香港政權剛移交後就開始在香港工作的前記者,我了解新聞自由的重要性。這本身就是自由的試金石,當它受到攻擊時,就意味著自由的最後痕跡都消失了。

世界應該竭盡全力阻止(中共國)對香港自由的破壞。但是,我們必須為這樣的現實做好準備:在這個曾經是亞洲最自由的城市之一,生活將會變得無法忍受,我們要準備好幫助那些需要離開的人。有相同理念的國家應該協作制定一個國際救援計劃,以確保我們共同迎接那些需要庇護的人們。

這已經不僅僅是為爭取香港自由的鬥爭,北京已經宣告對自由本身發起全面的進攻,如果讓中共得逞,它對自由的進攻不會止於香港,台灣已經納入它的視線,我們的自由也將成為它要攻擊的下一個目標。

新聞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mitofo
1 年 前

香港是耶路撒冷民主聖城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