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外交上虛張聲勢,但中共的國有銀行正在悄悄地遵守川普的香港制裁措施

編撰:Tyler Durden、下午茶、文佑(荊棘不鳥)、文肯尼

從表面上看,中美之間每天都在不停地上演著外交大戲和不斷升級的唇槍舌劍,至少在11月3日大選結束之前,雙方都會互相掐架。 然而,在幕後,人們可以辨別出究竟誰佔了上風。

據彭博社報導,在香港經營的中國最大的國有銀行已經採取”試探性措施”,以遵守美國對該城市官員的制裁,尋求保障他們獲得關鍵的美元資金和海外網路,並將他們的金融未來置於愛國責任之上,以捍衛在衝突中落敗的香港”嫌疑”人。 需要提醒的是,上周川普制裁了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和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在內的中國和香港官員,原因是他們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中的作用。 這些官員在美國的財產和資產將被凍結;他們也將逐步地被自己的金融機構凍結

中國的銀行巨頭,其中大部分在美國有業務,包括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和招商銀行,在為包括林鄭月娥在內的11名近期被制裁的香港官員開立新帳戶時,已經變得非常謹慎,其中至少有一家銀行暫停了此類活動。 彭博社消息稱,為了避免川普的怒火,在一些銀行,通過美國進行的交易被禁止,而合規部門現在必須對其他一些交易進行審查和簽字,以前這些交易是會立即處理的。

與此同時,花旗集團等在香港經營的外資銀行也已經採取積極措施,暫停帳戶或加強對香港客戶的審查。

中國最大貸款機構的迅速投降再次凸顯了川普的能力,美國必須利用美元在國際交易中的主導地位作為與中共對峙的關鍵壓力點。 而由於中國的國有貸款機構需要保住他們進入全球金融市場的機會–在人民幣距離考慮成為全球儲備貨幣還有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情況下,他們已經悄悄向川普屈膝,以保住美元的准入權,而此時北京已經依靠他們來支撐經濟,擺脫冠狀病毒的影響。

截至2019年底,中國”四大”銀行擁有1.1萬億美元的美元資金;這1.1萬億美元給了川普總統對抗中共幾乎無限的想像空間,迫使CCP讓步,儘管北京方面發表了憤怒而好戰的言論,但中共國別無選擇,只能原地踏步。

並不是說這些對中共來說都是意外:正如我們上周報導的那樣,中國央行前顧問余永定在本周的一個論壇上表示,中國面臨著與美國潛在的金融戰帶來的一系列威脅,包括對銀行的制裁、金融贖回、凍結中國離岸資產以及推動資本外逃。 余永定回憶說,2012年華盛頓制裁崑崙銀行與伊朗的石油融資交易時,切斷了這家中國小貸款機構與美元支付系統的聯繫,使其跨境業務窒息。

為了在外交上挽回面子,中國周一進行了報復,制裁了包括美國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泰德-克魯茲(Ted Cruz)在內的11人,但這一報復被視為紙老虎,因為北京沒有將任何美國政府高級官員列入其名單。 其最高外交官楊潔篪週五表示,與美國談判的大門仍然敞開。 它沒有澄清對任何與被點名者保持業務往來的金融機構的潛在影響。

當然是這樣,但這都不重要,因為美國擁有世界儲備貨幣,而中共沒有。 中共現在能玩的只是政治戲劇,充滿了謊言和憤怒,毫無意義。

為了緩解緊張局勢,上週六,香港金融管理局(即該城市事實上的央行)表示,根據當地法律,該市的貸款機構沒有義務遵循美國的制裁措施,敦促銀行評估是否繼續在提供服務時公平對待客戶。 然而,正如彭博社的報導所言,沒有一家貸款機構敢冒著風險挑戰川普的決心。

原文連結:

https://www.zerohedge.com/markets/despite-diplomatic-bluster-chinas-state-run-banks-are-quietly-complying-trumps-hong-kong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8月 1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