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的中共病毒

作者:Claudia Rosett

編譯: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薇文

選自:【防禦生物威脅:我們可以從冠狀病毒大疫情中學到什麼,以加強美國對大疫情和生物武器的防衛】安全政策中心2020年7月

第四章世界衛生組織的中共病毒

2019年的最後一天,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世衛組織”) 通過間接渠道獲悉,中國武漢市爆發了一場”原因不明” 的肺炎,已經蔓延了數週。其後三天,經世衛組織兩輪請求,中國相關主管部門才最終確認了這起爆發。不過世衛組織為討好中國,在公開聲明中暗示,一開始中方就及時通知了他們,並全力配合。

世衛組織就這樣開始捲入現代最致命的騙局之一。事實證明,在疫情爆發的初期關鍵階段,聯合國衛生機構為中國提供的主要服務不是幫助中國控制疫情,而是幫助中國掩蓋疫情。在將近三週時間裡,中共執法者打壓中國醫生,下令銷毀實驗室標本,瞞報迅速上升的疫情數量,並堅稱無蔓延危險。北京分派給世衛組織的任務是,無論中共說什麼都要點頭,並向世界保證中共的謊言是真實的。

為中國撒謊正是世衛組織所做的,兢兢業業地進行了幾個月。世衛組織高官,尤其是總幹事譚德塞,稱讚習近平遲緩的行動是迅速的,其政權偽造的數據是準確的,其審查制度是透明的。假設世衛組織的頭頭腦腦有能力區分事實和虛構–他們當然有–他們的優先事項似乎與疾病控制無關,而是無論中共採取什麼行動,他們都把行動合法化。

肺炎疫情:特朗普批評世衛譚德塞反駁並指控台灣- BBC News 中文
圖片來源:BBC

援助和教唆中國掩蓋冠狀病毒真相

虛偽和瀆職在聯合國系統內並不新鮮。但是,鮮有像世衛組織在處理中國冠狀病毒爆發那樣,在全球範圍內造成毀滅性影響的失誤。世衛組織自1948年起作為聯合國專門機構開展工作,其任務是促進和保障世界健康。世衛組織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監測可能致命的疫情,迅速向世界發出警報,提供有用的信息,並協調應對措施。人的生命,很有可能就取決於此。

因此,在武漢疫情爆發的早期關鍵階段,當病毒仍能被控制在中國境內時,全世界都期待世衛組織提供信息和指導。世衛組織提供了危險的,誤導性的,包裝過的,貼上聯合國標籤的中共保證。最臭名昭著的例子是,它1月14日在Twitter上發布的一條消息:”據中國當局初步調查,沒有發現人與人之間傳播的明確證據”。

這句話既巧妙地進行了對沖(把信息歸因於為中國當局),又有深刻的誤導性(主訊息還是歸結為”不要太擔心,這個細菌的傳染性真的不強”)。最主要的是,世衛組織的謊言並不屬於中國宣傳本身,而在於貌似認可中國的宣傳,從而使謊言合法化。如果只是在中國微博上直接說病毒的傳染性不強,可能會引來更多的質疑。但通過世衛組織的渠道,中國那種致命危險的胡說,帶有一種盡職調查的味道。事實證明,他們說的是錯的。

當世衛組織許可中國政府的謊言發行時,這種疾病正從中國蔓延到全球,迅速成為百年來最具破壞性的流行病。鑑於我們現在對這種病毒感染率的了解,很明顯,中國當局–即使他們在1月上旬的兩週內沒有向世衛組織報告新的病例–也必須知道他們手上有一個燙手山芋。我們只能猜測,中國政府是否用十足的笨拙允許病毒傳播,就像他們通過指責省級官員表現出來的那樣;或者是否像章家敦的專著所建議的那樣,中國政府通過惡意設計來釋放病毒。其理論是,如果中國會在這場瘟疫中遭受巨大打擊,中國政府將通過要世界其他國家分享痛苦來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不管內情如何,1月7日的一個秘密步驟,也就是世衛組織得知冠狀病毒一周後,中國的獨裁者習近平主席最終還是讓人知道,他親自負責處理疫情。顯然,他隨後決定讓感染再持續2週,包括1月18日武漢約4萬個家庭的集體聚餐,以及在中國農曆新年假期前,大量人員離開武漢外出旅行。

這些從武漢出發的旅行者,有一部分是前往國外的,但如果目的地國家對這些遊客攜帶病毒有任何擔心,他們可以從世衛組織1月14日推文的音訊中得到安慰:沒有明確的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

1月20日,這時泰國、日本、韓國以及上海、北京、廣東省都出現了病例,中國當局突然反轉,宣布新的冠狀病毒還是會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三天后的1月23日,中國政府實施了那個階段史上最大規模的隔離,對擁有1100萬人口的武漢實施全城封鎖,隨後擴大到了影響數億人的隔離。

譚德塞讚揚習近平對病毒的處理,並抨擊川普

武漢封城似乎是世衛組織最終敲響世界警鐘,宣布所謂的”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的時刻。但是沒有,世衛組織推遲了,而譚德塞則飛往北京與習近平喝茶聊天。回到日內瓦世衛組織總部後,譚德塞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在會上,他沒有提及習近平誤導世衛組織和世界的嚴重性。相反,他為習近平推出了一個新角色(不再僅是把病毒控制在國內的海關官員),把他塑造成全球疾病控制的倡導者。譚德塞稱讚習近平有”非常罕見的領導力”,並表示,正是由於中國政府採取了”非常措施”,海外傳播才限制在當時”只有”15個國家的68個病例。譚德塞提出,中國的努力,”值得我們感謝和尊重”。

第二天,也就是1月30日–在中國承認病毒會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後,等了整整10天;在得知疫情后將近一個月–譚德塞終於宣布進入”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也就是拖延已久的PHEIC。當時,中國的確診病例已飆升至7726例,國外也躍升至18個國家的98例。這次,譚德塞對媒體表示,中國發現疫情並對基因組進行測序和共享的速度”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無法用言語形容”。

對待美國川普總統,以及美國的總體情況,世衛組織就不那麼包容了。譚德塞在讚揚北京迅速、嚴厲封鎖的同時,也在敦促世界其他國家保持與中國旅行開放。 2月3日,針對川普總統的中國飛往美國航班禁令,譚德塞表示,沒有必要採取”不必要地干擾國際貿易”的措施來防止病毒的傳播。聽從世衛組織建議的歐洲,開放的旅行政策,加劇了緊接著的疫情大爆發。直到3月11日,譚德塞才宣布爆發大疫情,提高了國際警報等級。當時,意大利北部已經取代武漢成為全球最嚴重的熱點疫區。

在美國,川普總統不顧世衛組織和中國政府反對,限制了與中國的空中交通,世衛組織對這一舉措的批評引起了巨大的爭議。與此同時,歐洲爆發的疫情波及到美國,使美國在冠狀病毒問題上遍體鱗傷。

譚德塞炮製病毒名稱以轉移中國責任

在之前的2月11日,譚德塞又幫了習近平另一個忙,世衛組織給冠狀病毒起了個其發明的專用名字,以避免將瘟疫歸咎於中國。譚德塞宣布,該病毒已正式命名為SARS-CoV-2,它所帶來的疾病刻意採用平淡易記的COVID-19(冠狀病毒病的簡稱,年份為”2019年”,即武漢出現疫情的年份)。

2月26日,譚德塞在世衛組織新聞發布會上,進一步將中國與COVID-19剝離開來,他宣布:”昨天,中國境外報告的新增病例數首次超過了中國境內的新增病例數。” 這話聽起來似乎很隨意,但就在同一時刻,中國官媒和官員開始影射病毒來源是在美國而不是中國。這導致了3月下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布一系列推文質疑病毒來源,顯然是為了煽動謠言,暗示美軍在2019年底參加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時將病毒帶到了中國。以下是趙立堅的一條推文。

圖片來源:Twitter

世衛組織在中國”波特金(Potemkin)之旅”的病毒調查

世衛組織2月中旬派出一個代表團到中國了解COVID-19情況,也表現了對中國專制政權的遷就。其實這並不是一個獨立的考察團,而是一個”世衛組織-中國聯合考察團”,由13名國際專家和12名中國衛生專業人員組成。從行程和產生的報告來看,它與前蘇聯旅行社為欺騙外國人而提供的”波特金之旅” 或許有太多共同之處,那些外國遊客希望自己能看到真實的蘇聯生活。這支隊伍,或者說各個小組,在9天內至少跑遍了7個地點,期間他們會見了數百名提供信息的人–但所有人實際上都是被押送的(在中國大規模控制的監視狀態下)。世衛組織團隊中有兩名美國派遣的專家,但只有三名世衛組織成員被允許訪問疫情中心武漢,而且只訪問了兩天。美國人不在其中。他們沒有花力氣去調查病毒來源,沒有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當然也沒有提到武漢的博主們穿越中國防火牆偷拍的地下視頻。視頻中人們倒在街上,被焊在家裡,或者尖叫著從公寓裡被拖出來,被迫群體隔離。中國為這次巡遊編排所行的賄賂,換來了世衛組織團隊負責人、加拿大人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的盛讚。他對採訪者說:”如果我有COVID-19,我想在中國接受治療。”

譚德塞遵循北京的命令避開台灣

控制COVID-19疫情的典範,最突出的例子不是中國,而是台灣。一個擁有近2,400萬人口的華人民主國家,他們成功地抑制了COVID-19,卻沒有交換掉自由。截至本文撰寫之時,台灣在經歷了由中國引發的冠狀病毒大流行的多個月後,COVID-19確診病例不到450例,死亡7人,異常低的數字。台灣人始終記得2002-2003年從中國開始的SARS爆發–另一種致命的冠狀病毒–吸取的教訓。在那時候,中國把疫情爆發隱藏了幾個月,直到病毒最終蔓延到香港和全球二十多個地方,包括台灣。 SARS感染了8000多人,774人死亡,然後才逐漸消失。

SARS的傳染性比COVID-19低,但引起的重症肺炎死亡率更高。無論它在哪裡發作,都讓人們感到恐懼。當台灣衛生當局在2019年12月看到網上流傳的關於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條目時,他們立即採取措施,準備應對SARS或類似東西的複發。他們開始對從中國大陸入境的航空旅客進行篩查,並準備採取進一步措施。 12月31日,台灣疾控中心快速有效地向世衛組織發出了中國沒有提供的警報。在一封包含爆炸性細節的電子郵件中,台灣要求世衛組織提供更多信息:

“今天的新聞資源顯示,中國武漢至少有7例非典型肺炎病例被報告。他們的衛生部門回复媒體說,這些病例相信不是SARS;但樣本仍在檢驗中,病例已被隔離治療。如果你有相關的信息分享給我們,將不勝感激1 。”

當台灣提到武漢非典肺炎病例被隔離,任何一個熟悉SARS的人,包括世衛組織,應該發出警告,這是一場潛在的高度危險的疫情,不容掩蓋或推脫。台灣這種直截了當的處理方式和遠見卓識,證明了2009-2016年在世衛組織擁有觀察員地位的台灣,將是世衛組織有價值的成員,比起中國大陸的掩蓋、宣傳、掠奪的野心和令人不安的製造殺手級冠狀病毒的記錄,台灣在很多方面更有價值。但中國不希望世衛組織有一個不受約束的台灣,因此,為了取悅北京,世衛組織拒絕接受民主台灣–卻為朝鮮、伊朗和中國等國騰出了空間。世衛組織的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也就是那個說如果他得了COVID-19就希望在中國治療的加拿大人,4月份接受了香港電台電視台採訪,記者多次問他,世衛組織是否會重新考慮台灣的地位。艾爾沃德拒絕回答,先是掛斷電話,當記者回電時,乾脆置之不理。

4月8日,譚德塞對台灣的態度更加惡劣。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他稱讚世衛組織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取得的各種成就,並呼籲”世界各國和合作夥伴讓世界團結在一起”,譚德塞隨即做了針對台灣的侮辱和攻擊。他的言論暗示,因為他來自非洲,所以台灣人一直向他發送種族主義言論。他沒有呈現任何證據,所以台灣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可以反駁。台灣總統蔡英文在臉書上發文回應,邀請譚德塞訪問台灣。她給譚德塞寫道:”台灣一直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她還說:”多年來,我們一直被排斥在國際組織之外,我們比任何人都清楚被歧視和孤立的感覺。”

習近平試圖在2020年5月世衛組織年度會議上改變關於大流行病的說辭

到2020年5月,中國因對冠狀病毒處理不當而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批評。美國官員,特別是川普總統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聲稱,北京對病毒信息的欺騙和隱瞞是導致病毒在美國傳播的原因。當時,澳大利亞呼籲對武漢病毒來源進行獨立調查。美國、德國和英國都呼籲中國為其對疫情的疏忽處理支付數十億美元的賠償。

中國官員試圖在2020年5月18日世衛組織年度大會上改變全球對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說法(網絡大會:COVID-19時代),以積極的形象來描繪中國,在病毒起源一事上,阻止對中國進行獨立和強制性調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作為明星發言人出現在世衛組織的會議上,他表示中國將在兩年內提供20億美元”幫助應對COVID-19″,成為新聞焦點。但習近平並沒有說這些資金將交給世衛組織。而是說,中國計劃將這些資金用於”受影響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抗疫鬥爭以及經濟社會恢復發展”。以習近平的中共運作方式,這些資金如果沒有用在貧困和患病的人身上,而是用在中國獲得更多的債務陷阱外交上,比如說,用在一個港口上,是不會讓人感到非常驚訝的。習近平的提議聽起來更像是為了推進中國走向世界霸主的夢想,而不是幫助世衛組織促進健康的使命。

習近平主席還在世衛組織會議上表現出態度的扭轉,同意包括世衛組織在內對病毒的起源和全球應對措施進行”客觀公正”的調查。但習近平實際上並沒有做出任何讓步,因為世界衛生大會成員投票通過了一項決議,批准由世衛組織進行調查–世衛組織對中國政府負責,而不是澳大利亞和其他國家要求的獨立調查。這項決議中既沒有提到中國,也沒有提到任何其他國家。習近平同意”一旦衛生緊急狀態結束”就配合這項調查,這或許是幾年以後的事了。

習近平還提議,中國與聯合國合作,”在中國建立全球人道主義應急倉庫和樞紐”。假如習近平打算釋放更多的大流行病,這對他可能會很方便,但不清楚為什麼要聯合國參與–除非他希望通過美國對聯合國系統的捐款,幫助支付這筆費用。

習近平利用2020年5月的世界衛生大會為中國製造正面新聞,提出了對抗病毒的欺騙性援助,並同意了一項明顯淡化調查病毒起源的建議。習近平的努力至少取得了部分成功,因為他利用了世衛組織成員國,來反對川普總統停止資助世衛組織並退出該組織的威脅。

川普稱世衛組織是北京的走狗

到了4月,在看著世衛組織作為中共代言人表演了三個多月後,對支持這個組織的益處,川普總統產生了懷疑。 4月14日,川普宣布暫停美國對世衛組織的資助,等待30天的審查,看看出了什麼問題。 5月18日,他給譚德塞發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指出,譚德塞遲遲不宣布疫情大流行,直到病毒”在全球至少114個國家造成4000多人死亡,10多萬人感染”。川普的信寫得合情合理:”世界衛生組織若能真正表現出獨立於中國,是它唯一的出路。” 川普警告說,如果世衛組織未”承諾在30天內做出實質性改進”,他將永久凍結美國的資金,並重新考慮美國在該組織的成員資格。

5月中旬的世衛組織大會期間,川普總統在談到世衛組織時說。 “他們是中國的傀儡,他們以中國為中心。”

5月29日,世衛組織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要弱化中國的主導作用,在此情況下,川普宣布終止美國與世衛組織的關係。他詳細介紹說:”中國完全控制了世衛組織,儘管中國每年只支付4000萬美元,反觀美國,每年一直支付約4.5億美元。” 他說,美國將”把這些資金轉用於其他世界性的、值得支持的、緊迫的、全球性的公共衛生需要。”

有很多人為此手足無措,他們認為世衛組織是永久的、應該支持的固定機構,僅僅因為全球健康聽起來很美好–尤其在大流行病期間。但也許今天的世衛組織並不是實現這些目標的理想工具。在任何短期或中期內,都不太可能對世衛組織進行改革。譚德塞目前的五年任期要到2022年才會結束。鑑於他在本次大流行期間的表現,中國可能很樂意幫助他再贏一次。中國對世衛組織的控制顯然已經到了只有北京政權更迭才會鬆動的階段。

世界衛生組織已被中國占領

早在譚德塞掌權之前,中國就已多年忙於對世衛組織殖民統治。這是北京控制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更多地盤的廣泛努力的一部分。在習近平的領導下,這場運動現在已致使中國掌管了聯合國15個專門機構中的4個:世界糧農組織(FAO)、國際電信聯盟(ITU)、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和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

以世衛組織為例,2007-2017年,譚德塞擔任總幹事之前的10年時間裡,中國一直是世衛組織的實際掌門人。世衛組織之前的大老闆是來自中國半自治區香港的陳馮富珍(至少在北京違背中英條約,用新的國家安全法直接碾壓香港法律體系之前是這樣)。在2002-2003年SARS從中國蔓延到香港期間,陳馮富珍擔任的香港衛生署長並不算成功。 2004年,香港立法機構投票譴責她,因為她對香港邊境以北SARS危機醞釀的”軟情報”,沒有作出足夠迅速的反應。

作為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審查了習近平夫人彭麗媛作為世衛組織親善大使的任命。 2013-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大爆發,她主持世衛組織的應對,被災難性地搞砸了。世衛組織當時的失誤包括–就像今天的COVID–19一樣–對宣布”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有難以彌補的延誤。而世衛組織埃博拉應對小組的負責人,就是那個不喜歡回答有關台灣的問題,把中國視為世界疾病管理領導者的布魯斯·艾爾沃德。 2015年,世衛組織調查該機構在西非埃博拉疫情中的表現,專家小組報告說:”小組認為,世衛組織目前不具備提供全面緊急公共衛生響應的能力或組織文化。”

2017年陳馮富珍執掌世衛組織的最後幾個月,在日內瓦總部,她接待了習近平夫婦對該組織的首次訪問。譚德塞是埃塞俄比亞前衛生部長和外交部長,當時他作為中國看中的候選人,競選成功接替陳馮富珍的職位。譚德塞還得到了一批非洲和亞洲國家的支持。

譚德塞·阿德哈諾姆·格布雷耶蘇斯是一個頗具爭議的世衛組織負責人人選。他喜歡被稱為”譚德塞博士”,但他並不是一名醫生–他擁有社區衛生學博士學位。譚德塞是世衛組織72年曆史上第一位不是醫學博士的總幹事。他在2017年當選世衛組織總幹事時被形容為”齷齪”,另一位候選人指責在他擔任衛生部長時掩蓋了埃塞俄比亞的三次霍亂疫情。譚德塞否認了這一指控。

2017年,譚德塞試圖任命時任津巴布韋終身總統羅伯特-穆加貝為世衛組織親善大使,以表彰他對公共衛生的所謂承諾。譚德塞當時稱讚津巴布韋是一個”將全民健康保險和健康提昇放在首位,為所有人提供衛生保健。” 的國家。由於國際社會對津巴布韋獨裁者糟糕的人權記錄和多年來對國家的管理不善導致醫療系統崩潰的憤怒,譚德塞被迫撤回了這一提議。據《衛報》報導,對譚德塞所做的決定,”世衛組織幾位前任和現任工作人員私下表示,他們對譚德塞的糟糕判斷和錯誤估計感到震驚”。

除了他們管理擁有7000名員工和20多億美元年度預算的世衛組織的風格受到中國政府欣賞外,陳馮富珍和譚德塞至少有一個共同點。他們的管理作風,似乎都容易引發媒體對世衛組織奢侈旅行的新聞報導。

據美聯社(AP)報導,2017年陳馮富珍任期的最後幾天,世衛組織”每年常規性地在旅行上花費約2億美元–遠遠超過其為應對一些公共衛生的最大問題而發放的費用,包括艾滋病、結核病或瘧疾”。美聯社文章敘述說,世衛組織工作人員公然無視差旅費用限制的規定。陳馮富珍本人在一次祝賀幾內亞衛生工作者戰勝埃博拉病毒的差旅中,住在一晚花費1,008美元的一個套房裡。

在譚德塞領導下,情況稍有改善,但幅度不大。許多世衛組織工作人員仍然想方設法乘坐商務艙,即使未經許可進行旅行,仍將費用計入世衛組織的賬單。據美聯社2019年報導:“世衛組織去年在差旅費上花費了近1.92億美元,工作人員時常違反該機構自己的規定,乘坐商務艙,在最後一刻預訂昂貴的機票,並在未經批准的情況下旅行。” 美聯社指出,這比陳馮富珍時代減少了4%,還援引倫敦瑪麗皇后大學全球衛生教授索菲·哈曼(Sophie Harman)的話說:“該機構無力控制開支,會損害其信譽,並使其更難籌集資金來對抗衛生危機。”

結論

川普總統對世衛組織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中的嚴重失當、做中國傀儡的行為和腐敗感到厭倦,他切斷了美國資金,並從該組織中撤出,向世界發出了一個強有力的信息。目前還不清楚,川普的政府官員是否指望世衛組織實施改革,以解決川普的擔憂,或者他們已經得出結論,世衛組織不可救藥,應取而代之一個新的國際衛生組織。

由於種種原因,美國退出世衛組織不會使該組織癱瘓,也不太可能出現一個替代組織。美國每年向世衛組織捐款4.5億美元,僅佔該組織預算的16%左右。其他大型的、腐敗的聯合國組織,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在美國退出後存活下來。此外,美國的撤資行為也不為世衛組織成員歡迎,很少有成員會跟隨美國退出。川普總統的退出也遭其政治對手的強烈批評,他們中有些人承諾要推翻他的決定。

儘管如此,作為全球醫學研究的領頭羊,美國的缺席將成為世衛組織的痛點,很可能導致許多成員施加改革的壓力。世衛組織是否會實施嚴肅的改革,停止與中共政府的合作,以說服川普政府重新加入該組織,還有待觀察。

參考鏈接:

https://www.centerforsecuritypolicy.org/wp-content/uploads/2020/08/BioDefense_Rosett_080720.pdf

中國外交官趙立堅發推質疑新冠病毒來源:或與美軍有關

習近平在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視頻會議開幕式上致辭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newscanada

8月 1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