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323 zelenko療法·硫酸羥氯喹特

作者:VOG翻譯組 椰子哦耶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耶魯大學的病毒學家Harvey Risch博士在節目上呼籲美國一線的醫務工作人員為羥氯喹發聲,這是合法並正確的用藥,病人們迫切需要得知真相。底特律的研究針對的是住院病人,在住院前期服羥氯喹可以有效降低死亡率。但我們第一步應做的是用藥物預防病人發展到住院的階段,而羥氯喹就是有效藥物之一。在病人出現症狀的第五天就要用藥,尤其對於有其他慢性疾病的60歲以上的高危患者應儘早用藥 。 理論上的黃金標準在很多現實案例中都不具有效性。只有基於超大樣本的隨機檢測的結果才具備可靠性。隨機檢測本身就有瑕疵,所以人們必須考量其他因素。例如一位治療過400位或800病人的醫生,只有2例死亡比例,這就是真實可靠的證據。

Jack Maxey提到印度官方也積極推進羥氯喹的使用。有著12億人口的印度,新冠病毒死亡人數3萬8,而只有9百萬人口的紐約死亡人數已經達到3萬3。

Risch博士稱在西印度給30.4萬人服用三種不同計量的羥氯喹的研究發現,在安全劑量以內,服用劑量越多的人感染病毒的幾率越低,對於已感染的病人,每天服用劑量越大,他們因病毒致死率越低。這就證明了羥氯喹既可以預防新冠病毒,又可在感染初期有治療作用。在義大利和葡萄牙研究資料都表明,服用羥氯喹可以降低一半感染CCP病毒的風險。

Jack Maxey談到他覺得西方世界正在被欺詐,早期開始使用羥氯喹的地區如拉丁美洲和中東,死亡率遠遠低於美國,他認為美國應感到羞恥,沒有及時挽救那麼多人的生命。

Risch博士認為,在短時間內,應以藥物療法預防為主,因為疫苗的研發需要大量時間,在短時間內研製出疫苗不現實。

Jack問到,是否有研究來比對henry ford醫院使用羥氯喹和紐約其他未使用羥氯喹的醫院的就診結果?

Risch博士認為這樣的對比更難證明藥物的有效性。在同一家醫院,對進行藥物治療,和未接受藥物的病人進行研究,並考慮進他們為什麼接受或未接受藥物治療的原因,會更好的控制變數,更容易證明藥物的有效性。

Jack問到,鑒於美國一半的死亡都集中在80歲以上的人,我們是否可以考慮讓這部分高危人群服用羥氯喹來預防?

Risch博士表示贊同,且有些地方已經開始這樣做。這是很聰明且可行的辦法,觀測他們是否會產生心臟疾病(概率非常低)。同時給年邁的,患有慢性病的老人服用鋅,因為鋅可以防止病毒複製,羥氯喹只是幫助鋅進入細胞。所以從養老院非常適合推行這樣的預防措施,我們可以進一步觀察效果。

Jack問:是否需要進行隨機對照研究來證明羥氯喹對ccp病毒的療效?

Risch博士,面對當下這場危機,我們不需要。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對藥品有不同的批准機制。通常狀況下,藥物可能要經過5年的隨機對照試驗研究才能夠得以批准。但緊急用藥批准不需要長期隨機對照研究這項條件。在3月28日羥氯喹已經獲得藥品管理局對於住院重症病人的緊急用藥批准。而那時他們依據的證據還沒有我們目前掌握的前期治療的證據充分。藥監局現在對羥氯喹的新冠病毒前期治療效果要求隨機對照試驗與他們3月份直接批准羥氯喹成為醫院重症患者緊急用藥的行為根本不一致。現在的問題是沒有一線就診經驗的的學術醫生及有著利益衝突的官僚機構在指導一線救人的醫生如何用藥,這樣的荒唐行為無法讓人接受。

Jack提到,現在很多違背主流聲音,支持羥氯喹的人被自己的同僚攻擊。一些醫生竟然因為為病人開羥氯喹被醫院的藥劑師威脅。

Risch博士稱,現在有醫院和醫療委員會竟然以吊銷執照為威脅,不許一線治病救人的醫生談論羥氯喹。這荒唐至極。

Jack提到這周的重磅新聞之一是,Henry Ford醫院已被禁止評論任何科學研究,因為他們的研究結果讓他們倍受攻擊。

Risch博士,紐約的一家醫院的包含6000個樣本的研究結果和Henry Ford的研究結果一致證明,羥氯喹在住院初期使用治療新冠效果顯著。他呼籲更多的醫生站出來為羥氯喹發聲。

Jack 表示,關於羥氯喹的使用,很明顯看出政治力量的較量和做祟。如果能夠儘早使用羥氯喹做預防及治療,我們可以儘快復工複產,讓社會重回穩定的狀態。

Jack問閆博士:新冠病毒毒性會不會自動衰減,最後像一代SARS一樣自己消失?

閆博士稱,這樣的推測是基於病毒來自自然。可SARS-cov2不同於以往我們遇到的任何一種病毒。像她之前所說,病毒序列和各種證據均表明,這個病毒完全不是來自于自然,是經實驗室技術改造的病毒——她和團隊的學術報告中會進一步向人們解釋;所以這個病毒不會像自然界的病毒,最終與宿主免疫系統進化到一個平衡狀態。目前世界各地已經出現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疫情,我們必須要尋找到病毒的起源才能知道這場大爆發是如何導致的,以及為什麼病毒對人的親附性那麼強——用常識就可以判斷證實,這些證據都指向病毒來自中共人民解放軍的舟山蝙蝠病毒這一資訊,而且一些特點被加強了——比如它們容易攻擊遍佈人類全身的ACE2受體,所以它們的攻擊目標很多,而且是致命的;因為病毒會和細胞結合,對身體下游造成損傷,細胞因數風暴誘發血栓。如果僅憑自然衰減,全人類的健康都將遭受巨大損害。所以我們必須找出病毒是如何被修改的,及病毒的生理特徵,從而開發出藥物或是用已有的安全藥物,如羥氯喹來進行預防及初期治療,並且開發疫苗;這些都是我們戰勝CCP病毒需要做的。

節目連線zelenko醫生,讓他談一下自3月份開始他就開始對病人使用的zelenko療法和效果。

Zelenko醫生稱,首先他想告訴美國民眾,對CCP病毒,我們是有治療及預防辦法可以終結這次疫情的。他所在的社區,居住密度很大。病毒到來後的一周內,大部分人都感染了。當時沒有現成的治療方法,全世界都是在忙於製造呼吸機。他認為這個方向是錯誤的,因為最先應做的是防止病人發展到住院階段。新冠病毒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病人開始出現一點症狀來社區醫院就診;第二階段,病人住院;第三階段,病人上呼吸機。他的目的就是在第一階段治療病人,讓病人免于住院。他搜集各方資料,結合臨床症狀進行快速治療,而不是等到出檢測結果後再進行治療。通常人們會在病症出現的第4或5天前去就診,立即治療可以免於病情發展到不可控階段。他開始這樣做後,他的病人便開始不用去醫院了。他的團隊在3月-6月間診斷了2200名病人,他負責治療800名60歲以上,有慢性病的高危人群——高危人群死亡率只有5%。這個前期治療的臨床資料是全球唯一的。在這樣的危機面前,要求隨機對照研究是在犯罪。治療新冠最重要的環節就是前期治療——正如你家著火的話,你會立馬滅火,而不是等到火燒遍了房子才去叫消防隊滅火。目前大部分醫生讓病人回家觀察三天,之後再去醫院——這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

Zelenko醫生稱,他的療法使得重症病人的死亡率降低了85%,如果美國可以在早期採用他的療法,就可以避免90%的人死亡。如果把人當作人看,治病救人要遠比從他們身上賺取更大利潤要重要。他的這種療法其實不止作用於新冠病毒,對於其他RNA病毒感染也同樣有效,但這樣廉價而有效的藥品會對暴利的製藥行業產生巨大利益衝突。過去65年的經驗證明,孕婦和兒童都可以長期安全服用羥氯喹,毫無疑問羥氯喹是人類歷史上最安全的藥物之一。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8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