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銀行最終會不會離開香港?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熊媽媽

圖片來源:路透社

瑞士新聞網Finews報導,2020年11月,瑞士選民將對一項擬議法律進行公投,該法律主旨是“瑞士公司要對在國外的業務活動中發生侵犯人權的行為負責”,這也可能適用於香港的情況。

民眾常常指責瑞士銀行控制鬆懈,在選擇商機時採取過於自由的做法。廣受歡迎的試圖讓瑞士公司在全球範圍內直接對與其業務有關的侵犯人權行為負責的舉措增加了瑞士金融公司的壓力。該舉措不僅適用於瑞士,而且包括涉及中共國的業務和香港業務。

香港當前的狀況使西方民主社會難以理解,中共通過並在香港實施的《港版國安法》將人們置於一個全新的控制水平,其中也包括外資銀行。 《港版國安法》使許多人都感到壓力,中共要求審查機構與客戶的聯繫,並終止所有與可能觸犯中共內地法律的人的關係,中共這些新要求可能使瑞士銀行在惡法的基礎上陷入困境,因為這有可能導致侵犯人權的行為。反過來,如果不聽從中共,則將損害銀行在亞洲特別是在中共國享有的特殊特權以及中共國的經濟增長帶來的利益。

瑞士與中共國外交層面針鋒相對,瑞士外交部長伊格納西奧·卡西斯(Ignazio Cassis)質疑香港的局勢,認為中共濫用人權和對香港的嚴厲鎮壓將在國際上引起強烈反對,中共國已經偏離了開放的道路,要求瑞士能夠對中共做出更有力的回應。他要求根據其他歐美國家的要求,中共不要推遲香港立法會選舉。瑞士外長的表態引起了中共的強烈不滿。

北京的反應迅速而明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戳到了瑞士的痛處,並表明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在如何敏銳地打經濟牌。如果西方選擇公開批評中共國事務,那麼不僅會面臨中共政府的憤怒,更重要的是會面臨一個在快速增長的國家的商業風險。汪說:“中共國始終堅持打開大門搞建設,在中共國新一輪開放特別是金融市場開放中,瑞士瑞信銀行等金融企業率先受益。”

瑞士所有強大的全球金融公司都在香港擁有主要業務,包括瑞銀(UBS)、瑞士瑞信銀行、朱利葉斯·貝爾(Julius Baer)以及Pictet和Lombard Odier。由於CCP病毒的爆發使瑞士銀行在歐美市場業務衰退的情況下,他們幾乎沒有放棄任何香港的業務。

瑞士一些觀察家表示,儘管香港目前情況很糟糕,但瑞士銀行業並未像預期的那樣受到影響,這主要是與他們為富有的亞洲企業家及其家人進行財富管理的業務類型有關,瑞士銀行可以為其資產提供額外的保護。例如,瑞士的私人銀行朱利葉斯·貝爾(Julius Baer)上半年在全球經濟下行的情況下,旗下管理的資產卻增加許多,香港是所涉及的市場之一,為集團管理的資產總額貢獻了強勁的力量。總部位於日內瓦的競爭對手Pictet上半年也呈現淨資金大量流入的狀態。

瑞士瑞信銀行和瑞銀等公司一直是中共政府決定允許外國資本在這個巨型經濟體的金融合資企業中擁有多數股權的早期受益者。他們不太可能冒險為“中共在香港侵犯人權行為”盡快採取行動。

如果瑞士民眾投票支持目前看來很可能實現的,就“瑞士公司要對在國外的業務活動中發生侵犯人權的行為負責”這項新法律,瑞士銀行可能必須要仔細研究他們在香港的業務運作。正如中國政府在受到瑞士的挑戰時所表現出的那樣,中共進行應對的平衡法則將會繼續發揮作用,並會要求瑞士要在政治上保持敏感性。

眾所周知,中共盜國賊集團在瑞士以及瑞士在全球各地相關的公司藏有海量的資產。瑞士將於11月份舉行的公投被認為是比美國對中共近期實施的一系列舉措力度更大的行動,如果公投通過,中共權貴藏於瑞士的資產可能會被凍結,這對滅共是利好消息。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newscanada

8月 08日, 2020